首页 第29章 踹着气轻笑 下章
 “都说了小农不是白马王子!”卫瑶急切地解释,“我只是在学校里跟他碰见过一次而已。”她不懂,他明明知道光是理清她对哥哥、对他的感情,就已经耗去她全部心力了。为什么还要开这么恶意的玩笑?

 “还害羞了呢!我拿了些东西过来。”卫琮伸出两手指弯了弯。沈行青赶紧把托盘里的东西一碟一碟放在桌上,但下一刻他做的事让她瞪大了眼睛…他把一颗小药丸当着她的面丢进了牛中,她在他够到牛之前低着头后退了一步。

 头顶的视线似乎都带了温度,能把她给烧出个来。手臂被用力拉住,她立刻有些腿软,眼睁睁地看着那杯下了药的牛被拿走。“喝点牛。”卫琮把杯子递过去。

 “还要你费心照顾瑶瑶。”女人是感激地看着他,“要不是你跟小琏,我们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卫瑶毫无所觉地接过,喝了好几口。

 “小事。我去那边打个招呼,随意一些就可以了。不用那么紧张。”沈行青呆愣愣地站着。卫琮走到她旁边,低声道:“走吧。”她机械地跟着他走到宴会厅外。没了里面的暖气。

 她被冻得回过神来,喃喃道:“你当着她妈的面…”“那又怎么样?”他手里拿着两杯从里面带出来的香槟,递了一杯给她,“青琮分队第一次团体任务成功,干杯!”

 喝之前,他停下来,“不知道你酒量,小小喝一口就好。”沈行青脑袋都是空白的,狠狠灌了一大口下去。

 “奇散,无无味,入水即化,‮效药‬持久强劲。吃了它,贞洁烈女都会变成妇。”卫琮勾起角,心情正好。“你给她下的是药?”她光听名字就觉得这药很没下限。“不,”他转头看着她。

 黑色的瞳眸里映着远处的灯光而显得熠熠生辉,“是你那杯香槟里加的药。”***沈行青顿时没了悲天悯人的心情,对着他拳打脚踢:“你去死!”

 “三分钟起效。”卫琮一把抓住她的手,扭过来反扣在她上,“据说发作的时候连走路都成问题。现在还有两分半,你确定你有打我的时间?”

 她一刀捅死他的心都有了。“阿琏在男宾休息室。”他松开她,“直走左拐…”沈行青一行动自由就反手甩了他一巴掌。

 “第二扇门。”他面不改地说完,她狠狠地瞪着他:“这事不算完!你给我记住!”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他摸了摸‮辣火‬辣的脸颊,自言自语:“皮条客也不是这么好当的。”

 男宾休息室里,卫琏刚换上服务生拿来的新衬衫,正对着镜子系领带,看到身后的门悄悄打开了。沈行青闪身进来,他有些惊讶,上去:“你怎么来了?刚才不是让你…”她紧张地打量着房间:“这里没其他人吧?”

 “没有。”卫琏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颊,伸手去摸,“脸怎么…”沈行青拉住尚未系好的领带,抬头吻上他的嘴口沉甸甸的,又酸又,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一路上走来,内不断‮擦摩‬着。引得爱一股接一股地出,浸透内,连‮腿大‬部都漉漉的。

 ‮处私‬像是有什么在不断向里面咬噬,那种细细密密又挠人心窝的瘙让她难受得想哭。卫琏下意识地抱住她,回吻了之后,放开她的嘴:“出什么…”她再次贴上来,勾着他的舌头到她嘴里。

 然后吻,甚至主动牵着他的手贴在脯上。血气方刚的少年自然不会拒绝这怀的温香软玉,他反客为主,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用力吻住柔软的红,一手从裙摆下面伸进去。要被发现了!

 紧闭的双眼蓦地睁开,眼眸是慌张与不安,他动作太快,她根本来不及阻止,只能由着手指探进‮腿双‬间,沾染了一手滑。眼前的黑瞳因为过于清亮,而显得有些冷淡,她急促地呼吸着。却没有任何动作,怔怔地跟他对视。卫琏放开她。

 她已然站不住,跌坐在地毯上,他走到茶几前了几张纸巾擦掉手上的体,转身看她:“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沈行青低下头。说什么?说这么多天她都罔顾他的需求,现在来找他只是因为她被他堂哥下了药,不得已来借他的当解药?她自己想想都觉得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很渣,他回到她面前,蹲下来,侧着头看她:“嗯?”

 他的语调缓和,听不出任何负面情绪。沈行青没有来的阵阵心虚。这算什么?精神迫吗?她又没做错事,干嘛要被他这样对待?她咬咬牙,开口道:“是…药。”卫琏捧起她的脸,郑重其事道:“很严重呢,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她口一窒,无话可说。这种时候了还去个线的医院啊!她都已经舍下脸皮对他这样那样了,他还不懂她的意思吗?他拿出‮机手‬开始打电话,还在安慰她:“车子应该就在门口,你再忍忍。”

 念像是干柴遇到了烈火,高涨得无法压制,炙烤着她的意志力,她抖着手拉住他的袖子:“#%amp;*…”

 “什么?”卫琏没听清,把耳朵凑过去。“我不去医院…”稍嫌冷漠的眉眼间突然如回大地一般。染上了暖意:“你说的。”

 卫琮正把“设备损坏”的警示牌移到男宾休息室的门口,却见卫琏横抱着沈行青出来了,她身上盖着卫琏的西服外套,脸朝里埋入他怀中,并未看见卫琮。

 两人视线汇,卫琮先低下头来,侧身让道。卫琏若无其事地离开。卫琮把警示牌扔到一边,悠闲地折回宴会厅:“搞定大火猛炒。我的小火慢炖估计也快好了。”

 沈行青在电梯里就热得有些受不住。卫琏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随着她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一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临到房间门口。

 她的心脏开始狂跳。房门打开,又关上。卫琏开了灯,一路走到写字台边上,把她放下,站在‮腿双‬中间,手指拉下嗒嗒的内:“直接进来也可以吧?”沈行青猛地抬头看他,几乎只用了气音:“套子…”

 “当然。”他去头柜的抽屉里摸索了一阵,拿了一盒‮孕避‬套出来,放在她手边,他第一次跟沈行青来这个房间时买的,那次只用了一个,还剩了很多。

 “我的意思是,这里,”他伸手的花,“没必要再用手指扩张了吧?”她嘴微张,快速而小幅度地点头,极力忍耐感处被玩而产生的惊人快慰,他低下头,靠近她的脸颊,鼻似碰非碰,气息在一起。火热的块缓缓挤入紧致而润的甬道。

 “唔…”沈行青双手攀着写字台边缘,发出呜咽一般的呻,随着器的深入,那些让她抓心挠肝的瘙统统变成快,堆积在下腹。

 “好夸张!”顶到深处的软,卫琏就不再入,停滞在原处,着气轻笑,“好像要把我吃下去一样,”她没多余的精力应付他的调笑,他一停下。

 那些密密麻麻的瘙又重新出现,惹得她几发狂:“别停…”声音带了哭腔,有着别样的风情。卫琏心甘情愿地被惑:“会让你舒服的。”他用手臂架起她的两条腿,边把部拉向自己,边用部用力撞击着‮腿双‬间的柔。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