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30章 呼昅明显急促 下章
 口被撑成了一个圆口,花毫无羞感地含着不断进出着。甬道里是丰沛的爱,随着器‮擦摩‬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被带出的汁顺着口往低处,滴落到桌面上汇成小小一滩。***卫琏轻而易举地让沈行青达到了高,他器,代以手指入。

 正在痉挛的立刻密密地上来,一下一下绞着手指。“好一点没有?”他手肘撑在桌面上,俯身啄着她的角,手指在中搅动。

 “嗯…”她还没回过神,无意识地抬手抱住他的脖子,侧头把嘴贴过去,“唔…”嘴轻触又分开,两人吻着彼此的双,一点点加深亲吻的程度,他把略微伸出外的舌尖纳入口中,不轻不重地含着。

 她配合地张口,抵着他的舌头来回‮擦摩‬。没一会儿,甬道里的悸动让沈行青无法再平静,她吃力地上下挪动部,套着他的手指。“又想要了么?”卫琏出手指,只留了两个指节中。两手指缓缓分开,扩大甬道跟口。

 “唔…”她仰起头,左右摇晃着。表情痛苦却又难掩愉。紧贴的嘴终于分开,粘稠的唾拉长成细细的银丝,连接着两人的舌头,最终随着距离变长而断裂。一条腿挂着内架在卫琏肩头,另一条腿无力地垂在桌下。

 他掀起旗袍下摆,原本应是最‮密私‬的地方顿时失去了所有遮掩。情的花朵已然绽放,合让两片小花充血肿,沾染了她的汁,贴在被拍打成嫣红色的娇皮肤上。口被两手指撑开着。

 出内里娇源源不断地顺着手指出,早已了他整个手掌。“呃啊…”比上一波更加强烈的瘙向沈行青袭来,恰到好处的充实也顿时变得微不足道起来,她微晃着部,把‮体下‬向他。无尽的空虚让她寻求着超乎寻常的感,好像不被填充得不留一丝空隙就无法足。

 卫琏反而嗒嗒的手指,轻咬着她的脖颈:“听说吃了药,‮体身‬会诚实。行青,我都不知道你的‮体身‬原来这么喜欢我。”他漫不经心带着调笑的语气让她羞得无地自容。不用他说。

 她也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是个多么丑陋的德行。体屈服了,但精神永远屹立不倒?这种话也只是她用来自欺欺人的。

 如海一般一波又一波,似乎永远也不会停止的情轻易击溃了她的意志力,为了足‮体身‬的望,她可以像个妇一样向卫琏求,毫无尊严地打开‮体身‬乞求着他的玩。说到底,她也只是个软弱又虚伪的家伙而已,正因为知道,所以心里才更加无法接受。

 “想嘲笑的话…”就算再怎么想忍住也没有办法,她阻止不了‮体身‬自动向他,“就嘲,嘲笑好了…”‮大硕‬器的入让她的声音变得支离破碎。

 “我很喜欢。”卫琏深深地入,一手勾住她的脖颈,一手扶在她后,拉着她的上半身贴近自己。被情笼罩却又带着明显懊恼的漉漉的脸庞近在咫尺,他忍不住吻上去:“如此渴求着我的你,我很喜欢。

 就算只把我当成解药也没有关系。所以亲爱的,别哭了。”原来他知道。沈行青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品德败坏的人渣,她只顾着自怨自艾,却完全忘记了他的感受。很少有人被拆穿之后能镇定自若地承认,她也一样:“不,不是你想的…唔啊…那样…”这种苍白无力的辩解有没有效果她不知道。

 她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他没有说话,一手捧住她的脸颊,视线从眼睛缓慢移到嘴,用么指摩挲着瓣。

 然后探入她口中,搅动软舌。跟上半身几乎静止的动作截然相反,快速戳刺着,囊袋也一并拍打开的口,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体身‬的感点被精确地一再顶,快在‮体下‬迅速积累。舌面被指腹轻柔地‮擦摩‬,刺更多的唾分泌。

 她被强势侵入的‮大硕‬夺去全部心神,无暇顾及手指的玩,只能任由唾顺着口角出,即使隔着一层‮孕避‬套,卫琏也能感受到一阵一阵不规则的收缩。

 他很清楚那代表着什么。被缩紧的甬道束缚,从部到顶端,密密地绞,以一种不把他榨干就不罢休的姿态,他不退反进,器的顶端重重撞上软

 “啊…”脑海中依次绽放五彩烟火,她一下抓住他的手腕,僵硬地弓着背,脚趾用力蜷起来,疯狂地收缩,却因为甬道内停留着入侵者而只能越发地箍紧,汁倾泻而下,顺着贴合的出。

 “呃啊!”她猛地拱起脊梁。体内的器一下子全部,在她高的时候,然后没有任何缓冲的,不断滴落着她的再次连没入。

 颈被连连撞击,似乎要把颈口给顶开一般,那种不间断的极致快像是毒药,让她既恐惧,又无法不沉溺其中。

 熟悉的战栗感窜过际,卫琏用力动几下,深埋在她暖的里释放了。沈行青精神有些涣散,耳朵嗡嗡直响,向前靠在他身上休息,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在跟自己说话:“什么?”

 “你说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么,”他拿下内外都漉漉的‮孕避‬套,随手丢在写字台上,又拆开一个,“你是喜欢我才这样么?”

 “…”她无言以对。他却不肯就此放过她:“能在随时都会被人撞见的地方勾引我,连衣服都不就急着要,随便就接二连三地高,下面的水多得要水灾一样!

 跟发情的野兽一样的你,愿意让我看见这样的你的理由!”他抬起她始终低垂着的脸,“我可以理解成是因为你喜欢我吗?”

 “…”体快并不能掩盖她心中像是沙尘暴一样遮天蔽的愧疚,眼里慢慢聚集起水汽,泪水终于滚落眼角,“喜欢,我喜欢你。”***卫琏跟她对视很久,叹了口气:“我说过吧,别哭了。没有必要对我这种人觉得抱歉…”是报复。

 对她的冷淡的报复,对她跟卫琮亲近的报复,对她只把他当成药解药的报复,为了听到自己想听的,表现出一副大度的假象,装作不明白她的想法,毫不犹豫地利用她的内疚,把她的情绪玩鼓掌之上。

 他变得卑劣又无聊。沈行青鼓起勇气,主动吻住他,一颗颗解开衬衫扣子。“…”现在显然不是谈论什么卑鄙无聊这些煞风景的事情的时候。卫琏轻咬住她的嘴,配合着掉衬衫,一手揽住细,一手隔着绸料捏丰盈。

 她把他推进靠椅里,跪在地上,沿着脸颊、脖颈、口一路向下亲吻。眼睛瞄到光膛上的浅褐突起,嘴缓慢地移过去,含住了那硬实的小点。

 俊脸上霎时红遍布,呼吸明显急促,握住她的手,放在另一侧自己上。绕着尖打转的手指与其说是敷衍,力不从心可能更加贴切。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