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8章 七分相似五官 下章
 “平安夜我叫了你很多次,你都不来。今天卫琮一叫,你就来了。怕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来看我?行青,你没那么喜欢我。”

 卫琏看着她游移不定的视线,不紧不慢地问道,“那么,发生了什么让你受制于他?”怪不得姓卫,一家子都是让人胃疼的家伙!

 “…”她沉默。!“…”他也没有说话。沈行青组织了一下语言:“我穿成这样,还在楼梯间里偷偷摸摸地吃饭,不是为了听你来责问我的。你要是怀疑什么…”可恶,她干嘛觉得这么心虚?她被紧紧抱住了。

 又立刻被松开,卫琏似乎松了一口气:“我只是吃醋了。没有不相信你。”“…”沈行青无言地看着他,他用勺子拨着饭粒:“很幼稚吗?”

 “…不会。”被他这么一出,她感觉自己都要减寿十年了。“她们来不来,我其实无所谓,可是你来了。我觉得很好。”

 向氏特意另外给她们派送请柬的理由,向亦农对卫瑶什么想法…有点脑子都知道卫家绝对不会失礼,偏偏所有人都‮奋兴‬地关注着这些结果显而易见又极端无聊的事情,他不在意那些。

 但时不时过来一个人跟他表明立场,次数多了。难免觉得烦躁,然后他看见了沈行青,她默默地吃饭。过了一会儿,卫琏又问:“那个把柄跟我有点关系吧?”虽然是在问。

 但语气很笃定,她抬眼看着他。“好吧,我不问了。”他托着盘子,一口一口吃得很。眼见一半食物都被他消灭了。沈行青忍不住开口:“你不是被请来吃饭的么?”

 “本来是这样的。”卫琏咽下食物才说话,“你来了,当然跟你一起。”也不是什么甜得发腻的情话,她却听得心里一阵悸动。***吃完饭,沈行青跟着卫琏把东西一样样还回去,餐盘是厨房的,矿泉水跟坐垫是西餐厅的。

 “今天是自助餐会,每个食物区都会有固定的工作人员,机动的服务生只是应付一些突发状况,要一直站着。可能会很累,或者你去我的房间里休息一会儿,看看电视上上网什么的,困的话就先睡好了。”

 卫琏边把西装穿回身上,边叮嘱着。“我尽量早点回去。”沈行青翻了个白眼:“那刚才干嘛要在楼梯间里吃饭?”去房间里吃不就好了。还搞得跟做贼似的。

 卫琏似笑非笑,把磁卡给她:“进了房间,你觉得我还会出来?”她装作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暗示:“我衣服怎么办?”“我会去拿的。卡片上面有房间号码,沿着走廊直走,第一个拐角有电梯。”他抬腕看手表,“我先走了。”

 结果沈行青连电梯都没找到就被人给截住了。“里面都快忙死了。你还在这里闲晃悠!”西装革履的青年风风火火地走过来,拉着她就朝宴会厅的方向走。“…我来上洗手间。”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借口了。

 “上完就赶紧回去。董事长、少爷、堂少爷都来了。千万好好表现…”青年狐疑地看着她的脸,“你怎么这么眼生?”这下她身上汗都出来了:“呃…”

 “新来的?”“对。”她几乎是一路被他扯着走的。“长得漂亮,反应就差了点。现在招工都只顾着看脸蛋,所以说素质一年比一年差!”青年眼鄙夷,“你潜规则了吧?”

 “…”你才潜规则,你全家都潜规则!都到门前了。沈行青只好推门进去。“等一下!”那青年又把她扯回来,“工号牌摘了吧?”“摘…了。”卫琮好像一开始就没给她那东西。

 “嗯。”青年又检查了一遍,“今天来的哪一个你都得罪不起,万一出了差错,问你名字,什么也别说,就说‘对不起’,剩下的交给组长来处理。组长不行,还有经理呢,再不行还有我呢!千万别说名字,听到没?”

 “听到了。”虽然有点罗嗦,但似乎是个好人。“去吧。”他把门开了一条,她侧身挤进去。

 卫琏正跟别人讲着话,眼角好像扫到沈行青的身影,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还果真是,她手里托了一个托盘,上面放着杯果汁,果汁晃动很得厉害。

 她怕晃出来,又要看着周围不撞到人,所以走得很慢,在一众服务生中无比显眼,他看了看她周身,发现有个女孩正朝着放置食物的柜台上走去,再走个几步就要跟她撞上了,他赶紧找了个托辞离开,朝着她赶过去。

 “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孩子撞进他怀里,手里的饮品全倒在了他身上。小小的惊呼引来旁人围观,那女孩连连道歉,从手袋里取出手帕:“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不碍事。”卫琏推托掉她试图擦拭衣服的手,眼睛朝着沈行青的方向望去,发现卫琮已经接过果汁正站在她身边,见卫琏看过来,就比了个ok的手势,他放下心来:“没溅到你身上吧?”

 沈行青看着卫琏被服务生带着往宴会厅外走。“别看了。换个衣服就回来了。”卫琮在托盘里放了个餐盘,往里面夹了些水果,“这种场合不被人撞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有女孩子喜欢,她们想结你的方式也就这么几种,运气好点就只是被撞,踩个几脚,运气差点衣服就要报废了。”

 他眼珠子转向她,“我是没期望你能跟这里的服务生一个水平,可你也业余得太明显了。”沈行青跟着他转来转去:“我一进来,就有人问我要东西,总不能不去拿吧?”

 “你让别人帮你啊…我都打好招呼了。”他又装了蛋糕跟一些小点心,“这些‮姐小‬少爷又不记你长什么样子。”“没人告诉我可以找人帮忙。你怎么没跟卫瑶一起?”“被男小三上了。”

 卫琮走到寿司区,对着厨师说道,“一份金鱼手卷。”他离得稍微远了一些,“我就没见过谁家的少爷这么不要脸,简直像块牛皮糖一样!”她低声音:“你用词很犀利啊!”

 “这算什么!向氏做的那才叫不给面子。向氏本来就事事都要跟卫家争上一番的,见阿琏在国内吃得开,向氏怎么肯放任那些关系都被卫家收拢了去,把独生子兴师动众地召回来。”

 卫琮边留意着周围走过的人,边说道,“还特地给‮妇情‬跟私生女派了请柬,根本就是在当面扇卫家的耳光,顺便敲打各家看看清楚谁才是老大。

 向氏算准了我们不会来,就等着看笑话呢!你没看见阿琏来的时候向氏那帮人的脸!谁想得到二叔都不来,阿琏竟然能忍得下。”“…”她听是听进去了。就是没完全理解,被向氏卫家,卫家向氏搞得有点晕。

 “您的手卷好了。”厨师把手卷装盘,递给沈行青,她接过放在托盘里,跟着卫琮穿过大半个宴会厅,途中又端了杯牛

 最后在一张不是那么显眼的桌前停下。一个女人站起来,有些拘束地笑着:“小琮。”她眉眼弯弯,很容易让人生出亲近的感觉来。卫瑶站在她旁边,七分相似的五官,却远比那女人精致,声音里带了明显的雀跃:“琮哥哥!”

 她穿了式样简单的公主蛋糕裙,头发卷了松松地斜紮在一侧,只别一个闪亮的蝴蝶发卡,可爱灵动像个小精灵。卫琮对那女人点点头,对着卫瑶道:“你的白马王子呢?”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