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3章 要是不隐瞒 下章
 但没入家谱,在卫家其他人眼里就是野种。卫琮怎么招惹她,都不会有人手,就算出了事,自然也会有人替他摆平。

 别觉得卫瑶可怜,卫琮又没什么特殊癖好,若是她真的毫无暗示,卫琮干嘛巴着个野种不放?”语气里又多了一层鄙夷,“她挣紮两下,你就觉得她是贞洁烈女了,除了那层膜没捅破,两个人什么事没做过?”

 把她另外一只手也放上来,他心满意足地抱着她冲热水。沈行青目瞪口呆,他一次给的信息量太多,她一时消化不了。

 只能这么僵着,直到卫琏帮她擦干‮体身‬,裹上浴袍,她才结结巴巴地问:“你、你干嘛跟我讲你家的事?”这种豪门辛秘就这么随便跟她一个外人说了。

 不太好吧?“就算我不说,你不是也知道了?我现在只是补充部分事实而已。”他捡起黑色‮丝蕾‬内,捏住边边才撑开来就被她一手夺过。

 她把内连同‮衣内‬一起丢进洗手槽,挤了点沐浴当洗衣,开始放水:“看线啊!”水冲出一堆泡沫,把衣物给遮盖了。卫琏笑着靠在旁边:“你也可以看我的。”

 “谁要看你的!”沈行青犹豫又犹豫,“刚才,不好意思啊…”“说到底还是我不好。”为了让沈行青对自己坦诚,他连前戏都没有就直接那样了。

 对她来说,手段委实稍稍烈了一些,他有些郑重地说道:“以后有什么不,一定告诉我。”这个头,沈行青没法不点下去。

 “那么,可以接吻吗?”他望着她,笑容明朗,“只是接吻。”“我要洗衣服。”“我不介意。”“…”那她…好吧,其实没什么好介意的。少年倾斜过‮体身‬,眼里溢出笑意,把双覆盖在少女撅起的嘴上。

 ***沈行青在房间里吹头发,卫琏心情大好地提着洗干净的衣服去烘干…她顺手把他换下的也洗了。

 哎呦,洗衣服这种事只有过日子的平常夫才做得出吧?卫琮拿着从海里捞上来的衣服等在拐角处:“这么快就出来还笑成这样,沈行青给你下什么药了?”

 “给我洗衣服了。”卫琏另一手接过他递来的衣物,脚步轻快。“洗…”卫琮跟在他后面,觉得他无比掉价,“只不过洗个衣服就乐上天了。你是傻瓜吗?”

 脚跟一转就是洗衣间,卫琏把哒哒的外套丢进洗衣机:“说我傻瓜之前,先把厨房收拾干净。

 想要隐瞒事实却不记得毁灭证据,某些人的存在降低了你的智力么?”他的遮帽被随手丢在客厅沙发后面出帽檐,厨房里面摔烂的盆栽跟倒在地上的椅子,一个两个都当他是瞎子不成?卫琮不为所动:“根据我的经验,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洗衣服代表不了什么。”

 卫琏看完洗衣瓶身上的说明书,倒了一些进去,按下洗衣机的按钮:“无相关经验者没有参与讨论的资格。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你,”他竖起一手指对着卫琮摇了摇,“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我一点也不稀罕好吗?”卫琮实在受不了他毫无根据的炫耀心理,“只要我愿意,帮我洗衣服的女人能以百万做计数单位。”

 新手就是新手,一点点小事情就能被放大无数倍。“所以说,你不懂。”卫琏给他一个怜悯的眼神,自顾自地往外走。卫琮追上来,侧身越过他:“反正比你懂!”

 到了晚餐时间,沈行青穿着烘干的衣服再次走上甲板,正中架了一个烧烤炉,蔬果、类跟海鲜分装在器皿中,摆了一桌子。

 卫琏头绑白色巾,身穿天蓝格子围裙,依旧一副居家好少年的形象,他正在把食物串在烤叉上,见她来了便道:“中午还剩了一些食物,看着还新鲜。总不能再吃火锅,就打算烧烤了。抱歉,没事先跟你商量。”

 这货对烧烤还真是执着。沈行青没忘了前几天传短讯时他还问她周末有没有去烧烤的意愿,她无可无不可,站过去问:“有什么我能做的?”

 “嗯…”卫琏四处打量了一下,“叉子都用完了。好像也没什么要做的。实在无聊的话,可以抱着我玩一会儿。”

 “…”抱你妹啊!卫琏一边串着牛,一边往她身上靠:“不然我抱着你?”“你给我好好说话。”沈行青后退一步,躲开了卫琏,却撞到了另外的东西,她回头。

 只见卫琮一只手臂横在她背后,卫瑶半躺在他怀里,不由得眼皮一跳。卫琮见她看过来,眼睛微微上挑:“当心。”

 “不好意思。”沈行青垂下眼眸,让到一边。卫琏速度最快,食物烤的时间、火候、金属导热效应…各种计算,烤出来的味道只能说是一般,沈行青毕竟有一定的烹饪基础,味道还算不错。

 就是速度慢了点,一次只能烤一样,卫瑶在旁边撒撒调料,刷刷蜂,纯粹打下手。结果卫琮是四个人里面技术最好的。

 沈行青看着卫琮一边动作娴熟地拿刀撬开贝壳,把有的那面放到烤网上,一边兼顾翻转其他食物,还能分心照顾时不时要出点状况的卫瑶。

 甚至还有空暇吃掉她递给他的食物,顺带言语调戏。男的诙谐体贴,女的乖顺娇羞,相貌也登对,简直可以贴上“金童玉女”的标签,只可惜是堂兄妹。

 烧烤结束后,天也已经暗得差不多了。卫琮表示要搭乘七点半的飞机赶回美利坚,要先走一步,家里的车等会儿会过来接他们。“我不在,要好好照顾自己。”卫琮着卫瑶的脑袋,把梳好的头发又七八糟。卫瑶忍着眼泪:“嗯。”

 “有空想想我。”“嗯。”“等着我回来。”“嗯。”他捧着她的脸,在嘴上亲了一口,笑弯了眉眼:“走了。”高瘦的身影渐行渐远,卫瑶终于忍不住蹲下来,发出低低的泣声。沈行青转头去看卫琏,发现他正在看自己。

 “你要亲的话,我也可以。”“…”亲你个头啊!沈行青手在口袋里摸索,嘴里嘟囔着:“我没带纸巾啊…你别哭了…”黑色的轿车悄无声息地在旁边停下,卫琏走过去,路过沈行青时,一把牵住她的手:“视讯、电话、twitter,又不是不会用,走了。”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也不知在对谁说。

 沈行青被他拉进车里,眼睛还看着卫瑶:“她…”却见她慢慢地站起来。像只小猫一样蜷在前排副驾驶座上。卫琏让司机在离沈行青家还有两条街的地方停下:“不想这么快分开,至少一起散个步。”于是沈行青被他牵着往家里走。快到家门口时。她突然福至心灵:“卫琏。”

 “嗯?”“那个‘强取豪夺’是卫琮教的?”脚步一顿,卫琏迅速恢复镇定:“对。”“那现在你是什么路线?”卫琏小心地瞥了她一眼:“算‘纯’…”“纯情宜家?如果还不行的话,是不是还有‘魅惑狂狷’、‘知体贴’等等各种模式在等着我?”

 “其实是‘纯天然’路线,那个只有一开始,后面完全是自然状态。好吧。或许是有小小修饰,但鉴于你现在还只是一点点喜欢我的程度,相信我,那绝对是为了你好。”

 沈行青怀疑地看着他。卫琏把语气拿捏得很好,不骄不躁:“以我的人格保证,要是不隐瞒,沈女士你会非常尴尬。”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