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4章 下裑一丝不挂 下章
 “你就算跟我说。其实你爱卫瑶爱得要死,我也不会尴尬。”她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如果真的是猜测的那样。

 或许她还更轻松一些,目标顺利达成,以后就没她什么事了。“你可以怀疑我喜欢你,但是你不能怀疑我对她无感。”卫琏的说法很绕脑子,可她居然听懂了。

 “对于你不喜欢频繁的事,我说了要尽量改…”沈行青差点绊了一跤,伸手阻止他:“我知道了。你可以不用继续。”果然很尴尬,他挑眉:“你懂了?”她点头:“我懂的。”他微笑:“那好。嗯…知体贴。”

 沈行青拿出花盆底下的钥匙,打开门,互道晚安之后,正打算关上。卫琏突然一把抵住门板:“亲爱的,我现在仍然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把你在身下。魅惑狂狷?”

 “…”沈行青呆滞地看着他,“哦…好。”***当天夜里卫琏终究没做什么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的事来。

 他回去之后,沈行青躺在上,‮夜一‬无梦。上学,放学,回家,偶尔逃课,她依旧照着原来的规律过着日子,只是增加了每天晚上跟卫琏的视讯。

 有时坐在电脑前聊一两个小时,有时一句话也不说各自做着各自的事。两人一星期大约见个三四次,上的频率控制在一星期两次。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

 她跟卫琏确实是在一天一天地络起来,精神跟体两方面都是。萝莉音没有再出现,历平淡又迅速地翻过,很快就到了圣诞节前夕。街上节日气氛浓重,到处可见圣诞老人头像,不少店家都摆放了圣诞树做装饰。

 卫英学校举办平安夜晚会是传统,而且是全校质的。场地选定、舞台搭建、节目编排、现场控制等等所有的一切全都由学生主导。

 学生们各个非富即贵,自然少不了各种攀比,家长们也卯足了劲赞助。其中尤以大学最为盛大,高中次之,不过大学有各个校区,分得散。

 在b市还是以卫英高中为主。再加上晚会对外开放,几乎整个b市的上社会都聚集在此。平安夜晚会的意义早就不只是学校活动这么简单了。沈行青以前还没什么想法,现在回想萝莉音给的大纲里对平安夜晚会的设定,只觉得蛋疼酸。

 不仅是平安夜,校庆、元旦、中秋、万圣节、情人节,卫英学校都要来这么一次晚会,其中情人节还分了情人节、白色情人节跟七夕。每逢上述节日,b市上社会人士就要聚这么一次。

 不免给她一种上人士很廉价的感觉,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卫琏自然也在必须出席的名单上,他提前一个星期跟沈行青报备,两个人或许没办法一起过圣诞节,并且各种明示暗示希望她能过来看他。

 对此,沈行青只是很冷淡地表示:姐很忙,你自己玩儿去。三天前,沈行青被告知陈思羽怀孕了。是她前任男友的。据说他们一见钟情,迅速爱得如胶似漆。

 不到一个月,他就被发现除了陈思羽以外,还跟三中高一女学生有染。陈思羽教训了高一女生一顿,沈行青还去打过酱油,他闻讯带人赶到,两人当场撕破脸。于是陈思羽顺手把他跟他带来的人一并收拾了。利落分手,没多久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沈行青知道陈思羽情史不是一般的复杂,所以也习惯了她超高的男友更新率,但搞出人命还是第一次。所以陈思羽找来时,她一下子就懵了。陈思羽只是很平静地让她陪自己去医院拿掉孩子:“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找谁。”

 “不用跟那个人商量一下?”沈行青觉得她冷静过了头,“这是个孩子,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说拿掉就拿掉,也太儿戏了!”

 “商量?”陈思羽点燃一支烟,了一口,浓重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得多,“是我自己爬上他的,是我坚持不用套。

 而且他是卫英的,找过去除了自取其辱,你觉得我还能得到什么?”“卫、卫英?怎么…”要不是那坑爹的萝莉音找来,沈行青这辈子都不会跟卫英的那帮少爷‮姐小‬有什么牵扯。

 “觉得我下?不自量力,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结果偷不成蚀把米?”她弹了弹烟灰,一脸的不在乎,“那又怎么样,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个人了么?别想背着我去找他,被我知道的话,我们就不是姐妹了!”

 “我不会找他,也不做评价。因为跟我无关,那是你的人生。如果你希望我陪你去医院,我会去的。”陈思羽成为不良少女。

 她可以客串小太妹。陈思羽想途知返,她必定会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她尊重,但从来不干涉。陈思羽怔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她失笑,用手支着额头:“我都忘了你是这样的人。”

 “哪样的人都无所谓。”沈行青走她手里的烟,丢在地上,用脚尖碾了碾,“既然怀孕了就少点。”口袋里的‮机手‬开始震动。

 她拿出来一看,是卫琏:“我先回家了。”“这也是我喜欢你的地方。”陈思羽对着逐渐远去的背景轻声说道。直接,伤人,‮实真‬,跟一点点的言行不一。沈行青按下通话键:“喂。”

 “卫星传送过来的最新气象云图显示,今天有寒。”“我会加衣服的。”“别挂电话!我还没说完重点。”沈行青把手指从按键上移开:“重点是?”“沈女士今天晚上需不需要人暖?”“…不需要。”“今天以后我会比较忙,可能圣诞节以前都没办法见面。”

 “那就不见。”“我想见你。”“…”沈行青不想见他,她没忘记陈思羽教训高一女生那天,亲眼看见卫琏跟一群男生从一辆车上下来。不用说,那个脚踏两条船的前男友自然也在其中。

 那么,他们起码也是认识的关系,她不评价陈思羽,不代表她对劈腿的人渣不反感,在事情结束以前,她不想跟人渣以及人渣的关系者接触,包括卫琏。

 “我挂了。”她率先结束通话,关机。***12月24,星期四,晴。沈行青请假,陈思羽逃课。两人搭着公车到了c市的一家医院。

 任何节日似乎对医院来说都没有意义,候诊大厅依旧人为患。沈行青手里捧着一杯茶,坐在妇产科门诊的走廊里等待手术结束。

 尽管脸上化着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大浓妆,身上的衣服是向陈思羽借的,她仍然觉得每一个走过的人都在看自己,不知什么时候都有可能从随便什么地方跳出一个人认出自己,每一道无意的目光都能让她紧张半天。

 “陈娟的家属,陈娟的家属…”柔和但公式化的声音叫了好几次,她才反应过来这是陈思羽伪造的姓名:“在!”

 “手术好了。你扶她去旁边的观察室躺两个小时,她有什么不舒服马上跟那里的护士说。”沈行青被带进手术操作间。

 陈思羽躺在手术台上,两腿被支架架起分开,‮身下‬一丝‮挂不‬,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两鬓的头发漉漉的,嘴轻微地颤抖着。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