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2章 既然不喜坎 下章
 “费了点功夫。”卫琏摘掉护目镜,下脚蹼,“确定没受伤?”他是对着沈行青问的。“是…是吧。你抓了龙虾吗?”沈行青探头想看看龙虾,却被卫琏拦住,“干嘛?”

 “那个不急着看。你,跟我去里面洗澡。”他转头对着卫琮道,“她的衣服…”卫琮立刻接上:“刚才在水里了。我等下去捞,船上没放备用的衣服,先穿浴袍将就一下吧。”沈行青简直要抓狂了。

 在场这么多人没一个都听出卫琏的话很不对劲吗?这货要她跟他去洗澡啊啊!卫琏的脸皮一向厚得堪比城墙,可是为其他人也都这么淡定?卫瑶甚至在一旁嘴:“青姐姐要赶快去洗个热水澡才行。”

 不管沈行青怎么不情愿,结果还是被卫琏带回房间,他把她推进浴室,进了淋浴房开始调水温:“水热了。快过来。”她望着天花板:“你先出去。”“你明知道我不会答应。”

 “那我出去。”“那接下来就不是洗澡那么简单了。”卫琏转过头来,笑容很纯良,话语间带着隐晦的暧昧,“你可以选择明天不去上课。”

 沈行青站在原地,披在肩上的浴巾被他拿下来,t恤的下摆一点点掀起:“行为上的妥协只是暂时的,我的精神永远不会屈服。”

 “当然。”他掉她的t恤,黑色‮衣内‬紧贴着雪,勾勒出线。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被包裹在罩杯内的娇有多么柔软,他在她左前轻轻落下一吻,瞳眸亮如星辰:“我的灵魂已匍匐在你脚下。”沈行青觉得很恼火。

 有一种人,永远保持风度,胜不骄败不馁,他们会向对手大方承认自己的弱势,但那只是更加凸显他们的气度跟坦

 毫无疑问,卫琏是个中翘楚,尽管她不断自我强调,他的话只是习惯使然,不能当真,可心底还是有一丝无法抑制的怦然心动。

 “你好像不会相信,我也确实没到达那种程度,”他解开‮衣内‬暗扣,拉下肩带,“但你的‮体身‬让我恋。”失去了‮衣内‬的支撑,双峰依然展现美好形状,顶端的粉尖微微上翘,很是人。

 他抬眸:“现在,精神不屈的沈女士,想吻我了没有?”还主动把嘴嘟起来,这个卖萌的二百五!

 沈行青一边把嘴贴过去,一边在心里鄙视又一次被美惑的自己。地上扔着潜水衣,潜水衣上面丢着一条黑色‮丝蕾‬内。水汽氤氲,把淋浴房的玻璃得一片朦胧,隐约可见两个模糊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你说只洗澡的…”沈行青靠在玻璃门上,抓着卫琏探入她腿间那只手的腕部,脸上红久久不退。

 “我也没干别的事啊。”他一手顺着沟摸进她‮腿双‬之间,两指分开,暴,另一手从前探入,指尖绕着毫无遮掩的一圈又一圈地打转,“重要的地方要洗干净一点才行。”

 手指入一个指节,浅浅地送,缓缓推进,直到连没入。“…”她的气声渐重,甬道里的感点无一幸免地被按戳刺,酥麻持续窜向四肢,支撑着‮体身‬的脚开始打颤。

 “咬这么紧,就只能进一手指了。”卫琏凑过来索吻,“一,不够的吧?”***手指贴住了卫琏的嘴,对上他黑柔的眼眸,沈行青像是全身气力被耗尽一般,艰难地开口:“够了…”

 卫琮对卫瑶的所作所为给她带来的不适感还没有完全消退,她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毫无顾忌地跟卫琏做,尤其在卫琮跟卫瑶都还在的这艘船上。

 卫琏握住她的手指,从嘴上移开,温和地把刚才在甲板上的问题又问了一遍:“行青怎么掉到海里去的?”

 “被鱼竿绊了一下,然后就摔下去了。”她不清楚卫琮对卫瑶意图不轨的行为背后,自己的话起了多少推动作用,就算这些本来就在卫琮的预计之中。她的心理负担仍然很重,所以她把这一部分给隐瞒了下来。“怎么会被鱼竿绊?”

 “不小心就…”她被他看得心虚,“你在审犯人吗?这么不相信我的话,问卫琮去好了!”“我只是想听你说,说什么都可以,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不疾不徐,“也许你有了心理阴影需要点开导。”

 “只是掉下水而已,哪会有什么阴影?”显然她理解错了他的意思。言语劝说无效。那么就‮体身‬力行好了,他对着抿起的红轻轻啄了一口,然后深深地吻下去,舌尖分开贝齿,有一下没一下地‮逗挑‬四处避闪却无处可躲的软舌,她和他的唾混合在一起,在舌的中发出黏腻轻响。

 狭窄甬道内的手指倏地勾起,摸到那块软,指尖对着中间的小孔顶进去。原先断断续续积累的快突然放大了数倍朝沈行青袭来,她立刻推拒着他的手臂,脚踮起来。

 想要把内的手指与‮体身‬分离,她是真的不想要,任何亲密动作都能让她的脑海里闪过卫琮把卫瑶在地上的画面。快变得罪恶而难以接受。

 沈行青并没用很大的力气就把长指拉了出来,还没等她意识到不对劲,微曲的手指已经再一次全部进入内。指尖一路刮过皱襞,顶住甬道尽头的软

 “够了!”她含糊不清地说道,别过头,想摆他的亲吻,一手撑在玻璃门的把手上,好不容易才让自己不往他手上坐。

 他自然不肯,轻咬着她的下,追吻过去。高悬的心还没来得及放下,他又有了动作…指尖无比精准地堵住了颈口。

 再也维持不住踮脚的姿势,沈行青的‮体身‬往下一沉,部立刻被稳稳托住,一小截指尖不可避免地刺入那个小孔。快来势汹汹,不自主地紧缩。

 她顾不得舌头还被他着。急急偏开头。软舌被拖出口外,他怕扯痛她,赶紧放开。“我说够了!”她低吼,手脚并用地拉开距离,恼怒多过羞,“脑袋里每天除了这个想不了别的吗?一独处就必定要做,一次两次三次都是这样。恋我的‮体身‬?不如直接一点。

 说是人形器好了!真是完全贯彻了‘强’的特点,文男主角当得相当称职啊!想必不久之后也能跟卫琮一样毫无芥蒂地上你妹了吧?”

 …一室静默中,沈行青惊觉不妥,大大的不妥!她特么的就是个脑残!超级无敌大脑残!今天已经脑残过一次了。怎么还会有第二次呢?!

 “对不起”三个字哽在喉咙里,沈行青甚至没胆量去看卫琏的表情,低头推开玻璃门,捡起衣服,拉开门往外走。一股力把她拉回去,浴室的门又被关上。“虽然预想过你对我会有不,”卫琏把她手里的衣服放在梳洗台上。

 她则被拖进淋浴房,“但没料到是在那方面。”原本只想让她说出卫琮的事情,没想到还有额外收获。言辞是烈了一点,不过好歹知道她的想法了。

 沈行青完全不敢有所动作,任由他摆布。卫琏开了热水:“我当然喜欢你,可你总是不表达,我只能多加熟悉你的‮体身‬了。因为喜欢,才老是想跟你做

 又不是发情的野兽,对着谁都能求,不过既然你不喜欢,我尽量改。”他看了看异常乖顺的沈行青,把她的手放到自己上,“至于卫瑶,虽然也姓卫。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