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8章 跟在后面 下章
 “走过来么?”“少爷,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计程车’的交通工具!”卫琮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奈,“你也没有与世隔绝吧?”

 “我当然知道。”卫琏把她淩的长发都拨到一边,手指绕着发尾玩,“很贵嘛!”“哈?你刚刚是要我出车费的意思吗?”

 “我都已经卖身抵债了。你觉得我出得起车费吗?”沈行青听到“卖身抵债”四个字,剜了他一眼,手正准备掐向他的,却被他一把拉住了。想挣脱也挣脱不了。

 “你的脸皮已经厚到前无古人的地步了!”“谢谢夸奖。”“知道了。知道了。我会给钱的。别迟到!”

 “没问题。”卫琏挂了电话,把沈行青拖回怀里,“怎么又想去了?”“不去白不去。”废话,照着他刚刚说话那种少儿不宜的语气,她要是真的跟他在家里呆上一整天,她明天能不能下都是个问题!

 到上了计程车,沈行青才发觉卫琏给自己设下了陷阱…他说得好像她只能出海或者跟他呆在家里,于是她就陷入了二选一的境地。可事实上,她完全可以把卫琏赶回家,自己一个人呆着!

 “出海”看起来是她选的没错,但卫琏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结果,只不过让她照着他的剧本演一遍而已!所以说,高智商真是各种讨厌!

 ***几抹浅淡的白色点缀着湛蓝的天空,海鸟时不时地在上空飞过,轻缓吹来的风里也带着大海的气息。明明在一个市里,这片天在码头看起来显得尤其高远。

 主干道很长,每隔一段距离便延伸出一条支通道,数十艘游艇整齐停泊在支通道两侧,不时有穿着统一制服的工作人员在甲板上走动。

 “这些都是你们家的?”这种除了电视上看到,在日常生活中无缘得见的场景让沈行青再一次深刻认识到,卫琏所生活的世界跟自己是完全不同的。

 “当然不是,基本上都是别家的艇。因为不常用,维修费又高,家里人普遍觉得不划算,所以卫家有游艇的人很少。”

 “有钱人家也在乎维修费?”他的说明让她有些惊讶,“那些对你家来说只是雨吧?”“持续不断的雨也会让人头疼。我这一代从小被教育要像下一秒就负债累累那样过日子,所以我跟你没什么不一样的。”卫琏朝窗外看了一眼,“他们到了。”

 下一秒就负债累累…沈行青觉得豪门的思维方式果然不是她能理解的,她远远地就看见站在长堤上的两人,车驶近了。

 视线一下子被站立的少女拉过去。卫瑶带着一顶亚麻阔边太阳帽,乌黑的头发编成两条麻花辫柔顺地垂在前,身上是白色抹小‮裙短‬,出的细腿又白又直。

 她抿嘴一笑,两个梨涡便浅浅地显现,娇俏得让人自惭形秽。卫琮走的是休闲海滩路线,衬衫、背心跟沙滩,样式简约,看起来干净利。反观车里的两个,她因为听信了卫琏“海上的风吹过来还是会冷”的说法,穿了学校上体育课时用的运动服过来。

 卫琏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上面纵横错的褶子严重影响气质。纵然沈行青没有攀比的想法,但这种大差距的对比让她心情很微妙。

 “应该穿裙子来的。”她气地靠在车窗上。结果就听到旁边的家伙一本正经道:“裙子又不挡风又不防晒,风一吹就飘。好看有什么用?你这种才是秋季出海正确的穿法。”

 “…”尼玛,她就是处在不管对错只追求漂亮美丽的年纪好吗?一下车,卫琮付完车费,果然一转头就看着她,笑眯眯地:“这么专业的穿法一定是卫琏教的吧?”专业线!别以为她听不懂卫琮在调侃她。

 沈行青一眼横向卫琏,后者毫无压力地牵住她的手:“女孩子当然要注意保暖,不然年纪大了会吃苦头。”视线转移到码头甲板上,“怎么这么多东西。”

 卫琮的脚边堆了好几个旅行包。“要换洗的衣服、渔具跟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有备无患。”

 卫琮扶着卫瑶的肩,“这个姐姐是哥哥的朋友,叫沈行青,瑶瑶去问个好。”卫瑶瞄了眼卫琏,怯怯地对着她:“青姐姐好,我叫瑶瑶。”

 这个时候应该点头吗?好像不太礼貌,鞠躬太隆重,招手太装…沈行青犹豫着伸出手:“你、你好,我是沈行青。”虽然握手好像是三四十岁的人之间才做的事。

 但眼下也想不出更合适的。卫瑶把手藏在身后,眼睛望着卫琏。手僵在半空,沈行青有些尴尬地回头问道:“不对吗?”

 “没有不对。”卫琏牵住她的手,收到臂弯里,回以温柔笑脸,“她有些怕生。”目光移向卫瑶,“多相处一会儿就好了。对吧?”那边立刻传来细细的有些过分激动的声音:“嗯…我会跟青姐姐好好相处的!”真好,哥哥跟她说话了呢!

 “呀…”卫琮扶住卫瑶的肩,把她向前推去,“我们遥遥真是个好孩子!走走走,我们先上船。”

 沈行青看看勾肩搭背而去的两人,又看看已经在提包的卫琏。“这很正常。”卫琏似乎是习以为常的样子,“他出钱,我出力,公平易。”她赶紧也一手拎了一个包。

 卫琏见状,按住包,不让她动手:“我来就可以了。”“这么多包,你要怎么拎?”她受不了地看他一眼,“这种纯体力活上没有必要耍帅。”

 卫琏没有再阻止,跟在她后面:“那么,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理解你的行为吧?”“纯粹是因为车费我也有份,没有其他意思。”也不是非得解释。而是感觉要照这货的思维十有八九会被理解的南辕北辙。“这句话我会当你在害羞。”

 “…”害羞你妹啊!与后面两个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卫琮才低声道:“别再笑啦,嘴都要裂开了。”卫瑶赶紧摸摸嘴角,小手拍了一下他:“哪有?琮哥哥骗人!”

 “我天天跟你说话也没见得你乐得跟朵花似的。跟亲哥哥一比,堂哥哥就是草啊!”卫琮故作哀怨,与卫瑶拉开距离,“养了个小白眼狼,真是心都要碎了!”

 “没有没有!”卫瑶紧张兮兮地连连摆手,“琮哥哥对我最好了!”“真的?”卫瑶见他有些松动,再接再厉:“真的!”“比亲哥哥还好?”

 “比亲哥哥还好!”“那为什么亲哥哥一出现,遥遥的眼睛里就没有堂哥哥了?”卫琮冷不丁地问道。笑容凝固在脸上,她沉默下来。

 她比任何人都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是因为血缘羁绊,也许是刚到这个家时那个人第一个牵住了她的手,也许是因为那个人冷言冷语下不经意的温柔,也许是因为仰望了那个人太久,已经变成了习惯。

 “开玩笑的。”卫琮摘下她的帽子,把脑袋搂进怀里一通,“小孩子家家别总哭丧着脸。难得出来玩就开心一点,何况亲哥哥可不喜欢有小孩在旁边破坏气氛。”

 梳好的头发被糙糙,卫瑶扁着嘴伸手要帽子:“还我。”卫琮把手举起来:“不还。”

 “还我啦!”卫瑶踮脚去够,整个人几乎贴着卫琮,却怎么也够不到。帽子在两手之间换来换去,他还时不时地拨她:“拿不到,拿不到,小丫头长得漂亮,可惜是个小短腿!”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