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9章 青琮分队成员 下章
 突然手上一空,他转头看见卫琏一手拎了包,一手正把太阳帽扣在卫瑶头上。少女细白的手着帽檐,水眸明亮得刺眼。

 而她所望着的少年笑颜以对的却是别人。画面令人嫌恶,心中刺痛如此明显,卫琮还是选择忽略,他撇了撇,跟上去。

 ***“船上还有两名驾驶员,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不会出现。”卫琮接过沈行青手中的包,“先各自整理一下,一会儿甲板集合。”他跟卫瑶率先进了船舱,留下沉行青跟卫琏面面相觑。

 “我们也下去吧。”卫琏在前面带路。穿过客厅,下了旋梯,正对着一条不长的走廊,四个客舱两两相对,卫琮跟卫瑶占了靠近船首的两个客舱。

 “你来挑好了。”卫琏帮她打开其中一扇门。沈行青站在门口往里看,整个房间以白色为基调,地上铺着厚实的灰白地毯,家具一律是泛着柔和光的深褐。侧舷上开了一扇几乎与同宽的玻璃窗,望出去,海景尽收眼底。电话、电视、电脑一应俱全。

 简单而明快的装修风格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一定要说有些什么的话,就是这张的规格稍嫌了大一些,似乎是…双人?这个房间绝对不能挑!

 沈行青脚跟一转,走进对门,心中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咆哮而过。卧槽!两张单人!这货肯定算计好了吧?她退出门外,故作平淡:“你先挑。”

 “我挑这间。”卫琏倒是很干脆。“嗯。”沈行青点点头,回到刚才的房间。谁知她前脚刚走进,卫琏后脚就跟了上来。

 “你来干嘛?你的房间在对面,”她神情戒备,“刚刚挑的,还记得吧?”卫琏显然完全没有把她的戒备放在心上:“当然记得,但是你真的要跟我讨论这个?”

 “…”沈行青没有吭声是因为这货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可以用十一种方法,从四十四个不同角度或层面来阐述房间的挑选与使用这两者之间不存在任何联系。”她可不可以不干了?

 这种怪胎摆明只有他征服别人的份,没有别人摆布他的可能啊!今天一天就在外面过,不回房间就可以了。

 反正又不过夜,她正在自我宽慰,结果看见这货把房门关上了,她差点跳起来,激动又刻意低了声音:“你关门做什么?”行李袋掉在地上,卫琏一个转身,把她困在门板跟‮体身‬之间,目不转睛地锁定她的双眸。

 “干什么?!”沈行青开始还能理直气壮地回看他,渐渐地心里开始没底,最后她干咳了一声,‮体身‬往后缩了缩,偏开了视线,“我警、警告你…”卫琏贴得更近,伏下头,嘴碰触到耳朵:“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换衣服。”

 “…”正常的事情情化,情的事情正常化,文男主角的必备技能之一,“这一点都不好玩。”所以沈行青只是闭了闭眼,推开窃笑的卫琏,开始察看房间。

 “现在不是很流行这个么?”卫琏打开行李,最显眼的位置放了一套布料少得可怜的比基尼,他不动声地把比基尼到旅行袋最深处,“明明是少女心跳排行榜第一位啊!”

 “不好意思,少女的‮体身‬,大妈的灵魂,说的就是我这种人。”沈行青打开房间里另一扇门,探头进去,原来是卫浴,“少女心跳什么的已经不适合我了。”卫琏恍然大悟道:“原来行青喜欢成的方式。那下次来真的好了。”

 “你这小子!”他老是这么得寸进尺下去,是个人都会忍不住的,何况她也是客串过几次脾气火爆的小太妹的!她转过身去:“你…”视野的背让沈行青措手不及,她用尽全身力量才让自己不发出高分贝的噪音,她跟他都已经到那种程度了。

 只是看见个背部就尖叫,显得很矫情,他正在把手从衣服里出来,凸出的肩胛骨线条优雅,身结实紧致,正中的凹陷从颈部一直延伸到际。

 他的‮体身‬她见过不止一次,印象就是比较结实的少年而已,但现在这个光线、角度跟背景,都让她有一种气血逆的感觉。

 “我什么?”卫琏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把无袖t恤套在身上,扭头一看,发现她盯着卫浴的门把手研究得很起劲。“你慢慢换,我…”沈行青忽略他放在子上的手,镇定地看着他的眼睛,“先出去。”说完。

 她完全不管卫琏在身后说什么,一股劲地往外冲,穿过客厅,两三步跨上楼梯,一脚踩在甲板上刚要松口气,就听到卫琮的声音:“沈行青。”她抬头,发现卫琮站在船头冲自己招手。

 游艇已经驶离码头很远,举目四眺,蔚蓝一片。隽秀的男子倚着栏杆,笑容亲切,连海风也眷恋他的容颜,离去了还要轻扯他的衣角。

 “热烈庆祝青琮小分队再次合体!”卫琮伸出手掌,“givemefive!”沈行青没理他,顾自靠在栏杆上。卫琮的好心情丝毫不受影响:“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这么合适的房间,我以为阿琏不会那么快放你。”

 那该死的房间是他搞的鬼?!在卫琏那吃的瘪一下子都膨起来,她皮笑不笑:“你能这么放过卫瑶,我也很惊讶。”

 “我们跟你们不一样,还是很纯洁地处在精神交流阶段。昨天你很不赖嘛,竟然让阿琏夜不归宿了!今天继续努力!”卫琮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只是跟阿琏多亲密一些,可不是让你欺负小丫头啊!”真是听不下去了!

 “纯洁”的精神交流?体关系很龌龊吗?还有,这家伙凭什么就这么笃定地认为她会欺负卫瑶啊?这种毫无根据的恶意揣度已经超出了玩笑的范畴,升级为人格攻击了,她今天就算游回去,也不会接受的。

 “明知道是伦,还打算让她喜欢上你。了之后拍下照,以此要挟她不断跟你发生关系,精神体双重‮磨折‬,让她无法面对卫琏的人好像就是你吧?”尽管心里的愤怒像是火山一样在发。

 但她仍旧语速中等,字句清晰地讲完了整段话。“好吧,”难得卫琮也态度平和地听完了。“如果我刚刚冒犯了你,我道歉。”

 虽然不是什么好话。但隐藏在其中对他的不认可,迂是迂腐了一点,她心底还算善良,他双手进口袋,第一次对她出纯然善意的笑容:“另外,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看看。”

 沈行青,市里第三中学学生,卫琏的体关系者,“青琮分队”成员,看起来要重新全面评估了。

 ***沈行青的声音里有着显而易见的紧张:“你真的没碰过她?”卫琮笑得非常和善:“我没去大学之前,瑶瑶只有15岁。过早的生活对小孩子生长发育不好,今年16差不多可以考虑。”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一方面因为“过早的生活”

 更多的则是因为自己的口不择言。按照萝莉音的构想,卫琮卫瑶是必然事件,但沈行青绝对不想自己成为此事件的推动者。卫琏换完衣服上去,看到站在船头的两人。卫琮显然也看见了他,举手示意。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