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7章 甩到一边 下章
 灼热而狂的吻。舌头用力‮擦摩‬,发出黏腻的声音。唾混在一起,从下来。沈行青觉得很不妙,非常不妙!只不过才接了个吻而已,这种整个口腔都被他侵犯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这货是报了接吻速成班吗?短短数天,吻技就有了质的飞跃,难道是文男主角的特权?卫琏短暂地放开她的嘴之后,给予了更热烈的深吻。舌头被动地跟着搅动,她仰着头不自觉地咽下不知道是谁的唾,连意识都有些离。

 他看着她逐渐润的眼睛,‮体身‬更加紧密地跟她贴在一起,一只手抓着她的柔荑拉开链,握住起的上下动,只是被她碰到,就舒服地好像快要了…卫琏觉得自己简直像个没风度的急鬼一样渴求着她的体。

 一上来就这么烈也太那什么了!她的‮体身‬变得很奇怪,部被他那么用力地房都好似要被捏爆了一样,明明很痛,可是又舒服得想让他再用力一点,‮腿双‬之间也是,包裹在内里的隐秘部位,又

 她想被看,被玩…沈行青一边唾弃自己竟然会产生这么不要脸的念头,一边放任卫琏对自己做出更出格的事。

 “%¥#…”她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与自己贴合的嘴在开合,还没怎么听清,就感到‮身下‬一凉,火热的块挤进‮腿双‬之间…不对!她猛地瞪大眼睛,从内边缘挤进来了。完全没有阻隔地,跟她的贴在一起‮擦摩‬!

 怎么突然进展到这一步的?卫琏松开被他一把扯下的裙子,两手固定住她的‮体身‬,部前后摆动。视线穿过深深的沟,落在她‮腿双‬间,他气息不稳地俯在她耳边道:“看下面。”

 沈行青下意识地往下看去。白色‮丝蕾‬内随着他的,一鼓一鼓地凸起,隐约可见无法被狭窄布料包住的伞端。好下

 他还附加了详尽的描述:“每次头擦过,那两片小就会被顶得分开。‮擦摩‬个十几次,估计就充血红肿了。也更加感,所以会出很多水,把整个淋淋的…”

 强烈的视觉冲击加上他的说明,实在是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右手盖在他的手背上:“别说…”

 “跟男人穿一条内,你还…真是好…”卫琏反手扣住她的手伸进‮丝蕾‬内里,用头去顶她的手心,哑着嗓子提出更惊人的建议,“食指,跟我一起进你的里去…”

 “绝对不要!”什么跟男人穿一条内,明明是他把“那个”挤进来的,关她什么事?沈行青着急地想把手出来,却被他连腕带掌一起捉住动弹不得。

 “跟男人的手在内里帮对方手的同时自…”他的手指拨着底下的花,摸到潺潺出的黏,“只是听到就已经‮奋兴‬地口水了。乖了。快点摸,我出来之后就来干你。”

 “干你个头啊!”沈行青快要崩溃了。他为什么可以若无其事做这么下的事,又面不改地说出这种情到极点的话?而且这种前戏是不是太重口了一点?

 身后的卫琏却沉默了。腿间的的速度骤然加快。沈行青觉得自己‮体下‬被他‮擦摩‬得快要起火了。手心不断被头撞击而变得黏糊糊的,他快速部。

 最后重重一撞,灼热的体突突地打在她手心上。多得她一只手都接不住,顺着手指滴落,他的‮体身‬松弛下来,下巴抵在她肩上,手从她内出来。

 的手指就这么绕着她的头画圈,把了整个尖:“了…呢…”她呆若木地看着他似乎是想把手的都擦到她部上的举动,额头的青筋不断跳动。

 最后,当那手指试图进她嘴里时,她终于忍无可忍了:“去死吧,‮态变‬!”***令人吃惊的是,卫琏竟然完全不反驳。

 “被那样拒绝了还念念不忘,白天还能做别的事分散下精力,到了晚上就完全不行了。梦里一再对你做着难以启齿的事情。”他如释重负又有些懊恼地把头埋在她颈窝里,“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才过来找你的。”所谓“难以启齿的事”

 难道是在梦里sm她?“只不过见到你的侧脸,茎就无法控制地起,脑子想的都是龌龊到极点的事。”连卫瑶的‮体身‬都无法足么?到底是有多求不。就算是“强”

 也不用这样吧?“可是就那么出现在你面前实在是太没自尊了。有人…有人建议试试现在流行的‘强取豪夺’。”给建议的肯定是个脑残,而采纳了建议的卫琏无疑是脑残中的脑残。

 “像个无赖一样罔顾你的意愿,我很抱歉,但是你越是抗拒,‮体身‬反而越是亢奋。”越是得不到,就越想要?“没错,我也觉得自己是个‮态变‬,果然,还是希望你出于自愿跟我做…”

 为什么他说着说着就开始走苦情路线啊?鉴于卫琏过于诚恳的态度,沈行青反而有些吐槽不能:“呃,其实也没有那么…”这个顶着她股的硬物不会是他的那个吧?她才猜想完,卫琏就开始啃她的脖子:“呐,继续做吧?”

 “欸?”“因为你还没有高,我也,”那硬物更加明目张胆地小幅度撞击着她股间,“还是这个样子…”到头来这货完全没有在反省,刚刚那苦大仇深的语气是在耍她吗?沈行青觉得额头的青筋又在挑了。

 她闭了闭眼,转过身准备好好说教一番,却先被身后少年潋灩的眉眼给狠狠惊了一把,但凡女受众的文都有一个共…不管女主如何,男主、男配都必须帅得天怒人怨。这跟男受众的文里女主角、女配角都美得天上有人间无是一个道理…

 大家看文的时候或多或少会有主角代入感,要是个丑不拉几的跟你卿卿我我,就太倒胃口了。担纲男主角重任的卫琏同学自然也是受到广大女同胞喜爱的长相。

 沈行青的审美非常大众化,由于先入为主地有了“这货注定要跟他妹伦”的观念,故而通常情况下她还是能抵挡得住他的美的,但是现在这么近的距离。

 而且又是那么求不的表情…“咕…”她咽了口口水,迅速调转视线,“这么想要的话赶紧找你妹去啊…要是被‘作者’发现我又跟你混在一起,你是主角无所谓,我…”

 干、干嘛突然把脸凑过来啊?卫琏捧住她的脸,像是被水洗过的黑眸锁住她的目光:“我会温柔的。”

 “可是卫瑶…”沈行青还在垂死挣紮。“我一直,”他柔柔地含住她的嘴,“都在想你。”

 一击必杀。沈行青犹豫了好几次,还是攀住了卫琏的肩膀,侧头回应他。嘴紧贴,舌头相互探入对方口中舐。如果说刚刚的吻像是被他侵犯口腔,那么现在沈行青觉得他在勾出“她想被他侵犯”的望。

 他接吻技术怎么能好成这样啊?不管卫琏一开始如何打算温柔地接吻,情上来时还是失控了,他掉衬衫,甩到一边,着上身把衣衫不整的沈行青进被褥里。四目交接,他急切地再度吻上去。

 手掌把一侧房连带罩牢牢抓在手里,一次比一次用力地上下着。带着红痕的不时从罩里漏出,他的目光跟她胶在一起,嘴却向下移动到她的部,在高耸的峰间留下细碎的吻痕。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