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8章 高嘲多次 下章
 手指拉下罩,粉头暴在视野中,他伸出舌头了上去。“…”沈行青感觉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了。

 卫琏并没有把头含进去,所以舌头如何绕着头打转,如何在尖上施头全部顶回里,如何把粉成娇的殷红,这些都一一落入她的眼里。

 明明不想看的,但是他的眼睛却让她移不开目光半分。“啊…”沈行青不想发出任何声音的。

 可是他不仅把已经被舌头玩得发硬的头被含进嘴里用力,还突然用手指拧着另一侧沾了他的头转动。异样的快让她夹紧了‮腿双‬。

 “你看,”卫琏抬起头,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稍微玩一下就硬起来了。”双手的食指跟么指分别捏住一侧头向外拉扯着,她脸红到不行,用手推开他:“看、看线啊!”

 “这么感,也会有快吧?”他的手指稍微加。小巧的头被捏得变了形,推拒着他的手立刻转而揪着被褥,“部这么大,两个头应该能一起跟头‮擦摩‬,你觉得怎么样?”

 “不要…问我这种事…放手!”没看见她忍耐得很辛苦吗?“那我换一件事情问好了。”他很好商量松开双手,‮体身‬却又了上来,提起她一条腿,手指戳着她‮腿双‬间哒哒的布料,“我可以进这里了吗?”

 沈行青头黑线,难道他在期待她说“快点进来”吗?她有一瞬间宁可他继续“强取豪夺”也好过现在时不时地问她一些根本无法回答的问题。

 “默认吗?”卫琏拉住她的内一条边往下拉。黏稠的沾染了整个处,随着内离,沾染了整个处和内的浊慢慢拉长成细丝。

 “你的这里…”把内褪到膝盖处。他用食指摩挲着中间的细,微微用力,指尖就陷了进去,“全是我的东西呢…”***“…”沈行青咬住手指。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她确实感受到了。口正被卫琏细致地‮摸抚‬着。异样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夹紧了‮腿双‬,连带他的手也一起夹住了。指尖在甬道入口轻轻戳刺着。

 内的爱很快润了整个指头。温暖的,柔软的,乎乎的对卫琏而言像是个‮大巨‬而甜蜜的惑,吸引着他更深入地探索。

 “凸点螺纹,彩长刺,超薄润滑,持久活力,”卫琏伸手去拿纸袋,“挑一个。”“什、什么?”话一出口,沈行青就后悔了,她在装什么不谙世事啊?

 明明电视里天天都在放广告,还要装作什么都不懂,实在假得有点过头,但是也不能怪她吧?作为一个花季少女,她的脸皮还是很薄的。泰然自若地挑选‮孕避‬套这种事。

 她可做不出来,他低下头,呼出的气息缓缓拂过她的脸颊:“不知道?”“不知道。”沈行青表面坚定,实则心虚地说道。

 这种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装下去了。卫琏的手指在口转了一圈,她整个‮腹小‬都绷起来,紧紧绞住指头,他甚至能感觉到道壁的动:“真的?”

 “不知道,绝对不知道!”她把头一偏,决定死鸭子嘴硬到底。“这样。”卫琏作势要把已经拿在手里的纸袋丢到一边,“那我就不用了。”

 欸,不带这样的吧?!(°△°|||)“凸点螺旋!”沈行青眼疾手快地抱住他的手,急切地说道,“我要凸点螺旋!”这是她唯一还有印象的种类。

 “对于未知事物还是不要做这么贸然的决定,只是增加‮趣情‬的东西,其实有没有用没多大差别。”

 卫琏一本正经道,“我个人建议还是不要借助工具的好。”他还真敢睁着眼说瞎话!增你妹的‮趣情‬,那玩意儿最主要的功能是‮孕避‬好吧?用与不用根本就有着本质上的差别啊!

 沈行青努力做出诚恳的表情:“‮趣情‬好,我喜欢有‮趣情‬…所以,还是用吧。不对,请务必使用!”

 于是,卫琏一脸拿她没办法的样子,拆开纸袋:“你还真是好呢。”光线昏暗的房间里,沈行青看着那截柱上密密麻麻分布着的小点发出幽幽荧光,无语凝噎了。这种一套上就使得jj看起来很像异形的东西真的有市场吗?

 还有那个该死的荧光,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才会想到让jj发光?怕在黑暗中找不到jj,还是为了照亮女的里面?既然如此,怎么不干脆装个灯泡算了?!

 说来说去,买了这种是吐槽点的‮孕避‬套的卫琏果然才是奇葩中的奇葩!不管她内心如何吐槽,那戴着异形‮孕避‬套的已经抵住了口才是现实。

 花缓缓地把入,每一条皱襞都被凸起的颗粒擦过,虽然跟第一次一样都很,但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他才进入了一半,沈行青就无法再忍耐这种细小而连续不断但明显不够彻底的‮擦摩‬,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那种不矜持的请求,她撑起‮体身‬,股往后挪,想摆他的入。

 “很痛?”卫琏察觉到她的动作,停下来,伸手打开头灯,“我太心急了吗?”果然还是太刺了。

 他不应该一时兴起捉弄她的。陈思雨有时会跟她抱怨男朋友在事上的不体贴:“我说痛的时候,还是照样进来了,最后还是有到,但一开始真的很疼啊。男人都一个样,他想你的时候绝对不会停下来的。”她看着已经打算后退的卫琏。

 突然直起‮体身‬,勾住他的脖子:“没有,用力…”体撞击的声音与隐忍的呻充斥着整个房间。白皙细长的腿分开到一个绝对羞的角度,因为碰撞而变成殷红的吐着散发出点点幽光的茎。

 修长干净的手指捏着肿的花蒂,被带出的顺着花往下,把后面的淋淋的。“啊…”头一再顶着‮体身‬里的感点,壁被‮孕避‬套的凸点刮过,让她觉得体内越来越空虚。

 想要,更用力的,更深的,更暴的,被坏也没有关系…她不由自主地轻抬雪合他的入。

 “这么舒服吗?”他顶住颈,用力研磨着。“半个钟头已经高三次了。”沈行青简直要疯了。、‮抚爱‬、亲吻。

 他的每个动作像都是经过切计算,没有一丝多余,将她一次又一次地推向极致,而他却一次都没有过!再一次痉挛着绞住茎,卫琏停顿了一下,呼出一口气,又接着一下一下撞击进花最深处。

 “这样好吗?”他掐住花蒂,不再放手,“高那么多次,‮体身‬会受不了的。”她明天还要去学校,他不能太失控。沈行青僵着‮子身‬,感处被他持续地玩着。‮体身‬便一直高着。

 那种被抛上云端的不踏实感让她几乎哭出来:“不要了…好难受…”卫琏享受着搐的紧紧箍着。

 那种几乎要被她绞断的紧致引发出异样的快,让他脑袋一片空白。战栗传到尾椎,他死死按住那花蒂,顶端的小孔微开,浓浊的而出。丰部起伏着。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