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6章 手指扣住下巴 下章
 沈行青不得不感叹,顶着这样的皮相,配着那慵懒的表情,即便是个中二病少年,也依旧很让人心动,她回望他:“回家洗洗睡吧。”她用力把手回来,转身时又想起什么似的低声说道,“喂,生日快乐。”

 ***接下来几天,沈行青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结果“作者”没来,倒是又看见了卫琏一次,她翘了整个下午的课,买了包糖炒栗子在广场晒了半天的太阳。回家时她站在四岔路口等红绿灯,一长溜卫英高中的校车从她面前开过。

 她也是百无聊赖地那么一看,结果就看到车窗里的卫瑶,脸上是那种会让人无端端产生破坏的幸福表情,紧接着就闪过卫琏的脸,他闭着眼睛,脑袋略歪向卫瑶的方向,似乎睡着了。

 原来‮女男‬主角已经在一起了嘛。沈行青自言自语道:“怪不得没找我算账。”对于能这么迅速而平静地接受这个世界的本质并且认同自己的角色定位,她自己都觉得很惊讶,但她是个善于展望未来的人,所以把那天的事抛诸脑后,继续自己的高中生涯。

 午休时间,沈行青照例去学校田径场解决午饭,才刚坐下就跑过来一个小太妹。“青姐,大姐叫我们放了学去后巷。”她拿出商场贩卖的便当盒,掀开盖子:“去吧,注意‮全安‬,别太晚回家。”小太妹愣愣地:“你不去啊?”

 “我也要去?”“因为大姐代…”沈行青有些头痛地眉心:“我会过去看一眼的。”以往她是绝对会去的,但自从部升级成d杯之后,重量骤增,她连走路都觉得部上下晃动得很厉害,扯得口隐隐作痛。

 所以这种有随时奔跑可能的活动她不是太想参加。沈行青并非不良,只是遇人不淑。“大姐”是从小学开始就一直跟她同桌,出了名的五好学生,名叫陈思雨的女生。

 一开始还是沈行青拖着罪恶感深重的陈思雨逃课,陈思雨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小太妹,做些吸烟喝酒、染发纹身之类叛逆少女必做事件,当然也少不了早恋。

 在沈行青继续一个人间歇地逃课时,陈思雨已经收服市立第三中学的大部分不良少女,成立“野猫帮”自封大姐头了,尽管两个人的人生像是分叉的火车轨道通向了不同的方向,其实却没有疏离多少。

 一来,不管怎么样,近十年的情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二来,她们除了是同桌之外,还是邻居,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实在是疏远不到哪里去。沈行青在她们人手不够时还会过去客串一下不良少女。

 放学以后,沈行青咬着糖拐进学校后巷,巷子里三三两两地站着“野猫帮”的成员,她探头往里面一看,巷子很深,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只隐约听到几声闷哼,她问站在巷口的几个:“怎么了?”

 “高一的小‮子婊‬不长眼,勾引姐夫。大姐叫过来教训一下。”“那货哪是不长眼,根本就是发,天生欠!”沈行青听着少女们用烈的字眼表达对那个被拖进巷子里的女学生的不

 鉴于陈思雨七八糟的恋爱史,她也没兴趣去了解现任姐夫是哪位,抱着双臂往墙上一靠,彻底贯彻“滥竽充数”的精神。站了差不多快一刻钟,她估计一时半会儿还结束不了,就跟旁边的人打过招呼说要先走。这天放学,她才走出校门没几步。

 就看到几个穿着本校制服的少年从一辆豪华私家车上下来,她在见到其中卫琏的脸时,心中顿时涌起一种“这货魂不散”的感觉,那几个少年一下车就分散开来,朝着不同方向走去。

 只有卫琏双手袋,站在原地东张西望。想来其他几个也都是卫英高中的学生,特意换上三中的制服,是打算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沈行青没有想太多,因为卫琏的视线已经朝她的方向转过来了,她迅速转身,尽量步态自然地朝远处走去。基于什么原因目前还说不上,但她直觉地不想跟他碰面。

 走出老远她才回头往后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时才稍微放下心来。“又不见得是来找我的,我紧张个线!”她耸耸肩,暗骂自己自我意识过剩,事实证明,她放心得太早了。

 沈行青在超市里买好明天的午饭去付钱时,一只修长的手从后面伸出,把几盒‮孕避‬套连同一张‮行银‬卡放在她的盒饭上面,一起推向收银员:“麻烦你。”着收银员见怪不怪的表情,她当场就石化了。

 卫琏付完钱,拿起装东西的纸袋,回头看她还是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便极其自然地搂过她的肩:“别挡着人家。”还对后面的人道了个歉。

 两个人站在超市外面的角落里。沈行青跟他保持五步远的距离,做出不冷不热的样子:“什么事?”卫琏晃了晃纸袋:“这不是很明显吗?”

 “回家找你妹解决。”沈行青深了几口气才能保持平静的语调,“我回去了。”她的手被一把拉住,按在他间。

 手下的物体鼓得好似要把制服破一般,她瞪大了眼睛,惊讶于他不分时间地点的发情状态。卫琏上前几步,把她到墙角,膝盖顶进‮腿双‬间,低头凑到她耳边:“我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的错。”***卫氏东方酒店18层。

 “酒店套房要留给客人,所以卫家人从来不住,不过那间是专门给我预留的房间,没有别人进来过。”卫琏在前面带路,沈行青在后面跟着。结果还是变成了这样子。卫琏一句“我不介意在这里侵犯你”就让她乖乖跟着走了。

 一路上她寻找着逃跑的机会,眼睛不过那么一转,他便道:“你不会想见到我那些保镖的。”脚下的地毯又厚又柔软,踩上去一点声音都没有,曲折的走廊里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出现过其他人。

 就在沈行青以为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时,卫琏停下了。磁卡进房门,发出“喀喀”的声音。

 进到房间,沈行青不安地站在玄关处,看卫琏把纸袋随手扔在上,开始外套,她越来越觉得不妥,转身握住把手,打开门。

 一只手突然从她身后伸出,撑在门板上。沈行青心里突地一跳,看着打开的门越来越小,最后“喀嗒”一声,门完全关实了。

 她紧盯着门把手,完全不敢看身后的情况。卫琏贴近她,迫得她不得不贴住门板:“我好像没有给你拒绝的余地。”手指摩挲着脖颈,轻柔的抚触让手下的肌肤起了一片小疙瘩。指尖从领口往下,一颗一颗地解着衬衫扣子。

 沈行青心惊跳地看着指甲修剪得很干净的手指在第三颗纽扣的位置停住,把文一点点拉下来。一侧房整个出来时,她下意识地抬手去遮掩,他的手先她一步贴住口,食指逗着小巧的蕾,其余四指慢慢收紧,从张开的指中漏出。

 “心脏跳得这么快,”手指扣住下巴,他转过她的头,线条优雅的嘴缓缓靠近,“看见部被男人玩就这么‮奋兴‬?”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