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5章 手指微凉 下章
 或者他本身时不时出现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状况:比如卫家昨天还是全国第一黑道世家,今天就变成了全球第四旅游企业,明天也可以是宇宙第五食品加工厂。

 比如卫家族宅地址也是几天一换,全世界七大洲四大洋基本都跑了个遍。比如卫钰上午是他大哥,下午就成了堂弟,到了晚上可能又是他三叔。

 再比如他上一刻还在哥伦比亚大学准备法律系毕业论文,下一秒就能坐在德国慕尼黑大学做实验,再下一秒又可能身处其他世界名校里…但似乎除了他以外,所有人对这些七八糟的变化都接受得理所当然,没有任何不适应。

 他起初对这些装作视而不见,一方面年纪小,说的话万一没人信反而被当做精神错就得不偿失了。

 另一方面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感谢父母给了他一个相当好用的大脑,目过不忘的能力,不管多晦涩的书翻过一遍就能懂,知识在实践运用上完全没有遭遇任何障碍…

 托他不断更换学校以及专业的福,他学到了相当多的东西,等他最终回到卫英学校体验高中时。

 终于有了闲暇时间研究身边发生的奇异现象。只不过研究了没两天,就有个自称“作者”的少女声音警告他停止这种行为,并乖乖地按故事大纲继续剧情,不然会有严重后果。卫琏怎么可能理会。

 随着研究深入,那看不见的少女警告次数也逐渐增多,他不时地缺手少脚,心脏麻痹,得了癌症之类之类的。

 但到最后他还是好端端地活着,而那少女也已经不再出现了,他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得了精神方面的疾病,但综合各项测试结果。

 他非常正常,而眼前这个少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先是部变大,再来手突然消失。两者都发生在他提出做的要求之后,而她答应他是在手消失以后,而不是部变大以后,可以推测出手的消失跟她答不答应跟他做有某种关联。

 结合女对自己特征器官的特殊要求,又推翻了上述推测。所以,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她的‮体身‬变化跟她同他做与否存在某种关联。

 结合以上,他给出一个推测…她与那名自称“作者”的少女也有了接触…起码他从未见过旁的人出现过‮体身‬无端缺失的情况。

 他托住她的部,倒在上,一手勾住她的膝盖后方:“那么就来做做看吧。”***卫琏重新踩着脚踏车:“不如我们来聊一下‘作者’?”

 “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所处的世界大部分被‘作者’掌控是事实。所谓的‘大部分’,是‘作者’可以决定某些特定事物的存在与否及其发展趋势。

 具体实例参见‘卫家’,而那些不被‘作者’顾及的方面则按照各自原有的轨迹发展。能听懂我的意思?”“完全不懂。”沈行青否认地很干脆。卫琏很快高度概括:“主要人物的命运作者掌控,边缘人物的命运自身把握。明白?”

 “明白。”浅显易懂的说明方式才是王道。说这么多晦涩难懂的词语难道会显得他比较专业?又不是要开研讨会,专业有个线用啊!

 下了山就是宽阔的六车道公路,柏油路面印着白色车道标识,干净而整洁。夕阳沈了一半,将海面染得一片殷红。卫琏照着她的指引,沿公路往市中心骑去。风吹过,柔软的头发便扬了起来。

 “因为某个人的意愿而遭受无妄之灾,只是拒绝跟我做就消失了手的你应该能够充分体会这种感受吧?”

 “你你你你看到了?”沈行青差点跳起来,那种恐怖的经验她这辈子都不想再体验一次。“看到你没了半只手?”卫琏的语气很无所谓,“又不是瞎子,当然看得到。”

 “你都看到了。还跟我…你也太镇定了一点吧?”她忍不住大叫起来。见过大世面的富家少爷心理承受能力跟她这种平民果然不在一个档次上么?卫琏被她的音量震得偏了偏头:“与其说是镇定,倒不如说是‘习惯’。”

 接下来他简述了他短暂而曲折的人生…出车祸,失忆,被绑架,得过全身不同部位的癌症不下12次,瘫痪,失明等等。“这也得太超过了!”沈行青突然无比同情‮女男‬主角,“你真是身残志坚的好少年,我刚刚错怪你了。”

 “志坚没错,至于‮体身‬,我觉得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我的‮体身‬状况。”脚踏车轻巧地拐过弯,进入闹市区,在红绿灯前停下,“早些年被折腾得够呛,不过,年纪渐长,也产生了抵抗力。

 这几年,身边的人事都还是在变,但我本身似乎已经不受影响了。”“那么,违背‘作者’意愿,”卫琏一脚踩着脚蹬,一脚支在地上,探手整理她的校裙。

 连膝盖都遮不住的长度,让他觉得她随时有走光的可能,“引我与你发生了关系的你到现在还没被抹杀的理由是什么?”

 “引?”沈行青冷汗涔涔地意识到了某件很不得了的事,“我哪里…”这绝对是明目张胆的栽赃陷害,明明从头到尾都是他在主动好吧?

 “跳到我身上强吻我又放地勾引我的人是你吧?”卫琏说的好像是事实,但他慢条斯理的语气让她觉得自己似乎落入了某个圈套:“虽然是有跳那么一下,但强吻、放地勾引什么的…”

 “用腿圈住青春期少年的部,隔着衣服‮擦摩‬生殖器,如果这不叫放地勾引,那我真是好奇你还能做到什么地步。把‮体下‬贴到我脸上吗?”

 卫琏毫无自觉地继续在大马路上用骨的话语荼毒她的耳朵。沈行青忍无可忍地打断他:“你讲话含蓄一点是会死吗?”卫琏角上扬:“我跟你之间不存在那种无聊的东西。

 怎么都好,按照‘作者’的设定,我第一次经验的对象是卫瑶,可是你跟我做了些什么,”红灯转绿,他握住车把,附到她耳边,“你不会不记得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偏头躲过他的气息。“因为你跟我有了关联,体关联也是关联,‘作者’暂时没办法对你做些什么,当然,这都是我的推测。既然已经违背了剧情,你要不要试着相信我呢?”这货竟然是个二中病少年!沈行青沉默下来。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除了指引方向,没有再多说一句。车行至夜市区,摊位上的小贩三三两两地开始出来摆摊,不时有穿着清凉画着浓妆的年轻女人冲着卫琏吹口哨。

 卫琏一边萌生出“我的长相果然很受女人”的想法,一边好奇她喜欢的男人类型。沈行青让卫琏在街上停下:“谢谢你送我回来。”“这是拒绝让我知道你家地址?”“对,这里就可以。”她回身看着拉住自己手的少年。

 “那么,你的回答呢?”卫琏看着她,“我,还是‘作者’?”“动机?”为了报复“作者”这些年在他身上的所作所为?不甘自己就这么被玩在鼓掌之间?无法认同自己已经被限定的命运?固然有以上原因,但绝对不是主要因素。

 “大概,”她的手指微凉,头发被夕阳笼着一层金黄,怎么看都觉得妩媚的五官正摆出一种不耐烦的表情,他突然有一种“如果是她,说不定可以理解自己”的微妙想法,“是太无聊了。”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