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4章 搂住脖子 下章
 【卫瑶头痛裂地醒来,发现自己与向亦农被绑住了,忙叫醒他。向亦农醒后表示,因为向氏企业是亚洲第一企业,他常常被绑架,卫瑶是被自己所连累。向亦农被灌下强力药,为了救他,卫瑶主动献身。第二天被解救时,卫瑶与向亦农赤身体地躺在一起,向亦农向卫家求婚,卫家长辈为了得到向氏的助力,同意将卫瑶记入家谱。】

 【卫瑶成了向亦农的未婚,向亦农常常在学校各处与卫瑶发生关系。】写到这里就没了。文笔略嫌矫造作,但勉强能看,逻辑则是完全经不起推敲,人物性格模糊。

 唯一吸引沈行青一页又一页往后翻的动力是大段大段想象力极其丰富的h。哎妈,简直闪瞎她的眼!文里的男主男配们完全把卫瑶的道当收纳箱,什么都往里面放。

 沈行青对于写文姑娘的想象力只剩下惊叹,平时看的重口味小说跟这篇比起来简直弱爆了!沈行青对这文的评价只有两个字…慎入!

 ***基于便秘的原因,沈行青闲着无聊把笔记本又从头翻了一遍,等腿都蹲麻的时候,她放弃了。站起来整理裙子准备回教室去。起来的一瞬间。

 她眼前一黑,‮体身‬摇摇晃晃地有些站不住。女孩子们常常有一个经验,就是蹲久了站起来会眼前一黑。沈行青习以为常地等待视力恢复,当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时,她小小惊吓了一下…有个人正跟她鼻尖对鼻尖。

 “你哪位?”沈行青往后退了一步,发现是个长相很惊人的少年。“卫琏。”更惊人的是那个少年简短地回答之后直接吻住了她的嘴,她的头发被风吹到前面,罩住了两个人的脸。

 搞线啊!沈行青立刻用力推开他,揪住他的衣领,冷笑:“不知道我是谁吗?敢对我耍氓…”

 风?厕所哪来的风?沈行青扭头往后看去,呼吸一窒。偌大的落地窗,外面是半月台,望出去是无边无际的海,目光再远,海天一,依稀可见海鸟飞过。

 她慌乱地四下张望,书柜、、落地窗、台、电脑…这绝对不是厕所!做梦?沈行青毫不犹豫地捏了一把自己的脸,疼得全身寒都竖起来了。做梦论排除。

 沈行青的目光转向眼前的美少年:“该不会是你暗恋我不成,然后绑架…算了。没什么。”都是刚刚那个玛丽苏文,搞得她也神经兮兮的。

 失忆?不是经常有那种“先是失忆,恢复记忆之后反而把失忆期间发生的事忘光”的事情发生吗?虽然只是在小说跟电视上看过。

 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吧?“喂,现在什么时候?”细长手指着被掐红的脸颊,带着手表的手抬起:“下午3点半。”她的声音提高了一半:“我问年月!”

 卫琏的声音没有半丝不耐:“2020年11月12。”期没有偏差,下午第二节课打铃是3点钟,她在厕所蹲了差不多也有半小时,时间也吻合。失忆论排除,难道是灵异事件?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我是怎么出现的?”

 “我刚刚在看书,没留意。”事实上,卫琏立刻就注意到了。怀里凭空冒出一个软绵绵而且长得不差的女生,不管是那个男人都很难不注意到吧?更何况他这种并不处在坐怀不年纪的少年。唔,她皮肤的触感真是很不错,手指在细腻的肌肤上连忘返。

 “怎么能没留意呢?”沈行青失控地大叫,“房间里多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你不奇怪吗?不诧异吗?不报警吗?”她是猪头啊!干嘛说这个!

 “啊,那个,我其实不是坏人,所以报警就…”“我说。”卫琏打断她,他的表情太过一本正经,她以为他要说什么:“嗯?”

 “我们来做吧。”沈行青茫然道:“做什么?”“爱。”这人脑子进水了吧?沈行青这么想着。刚想回口说“你神经病啊”时。突然出现了个萝莉声音:“答应他。”

 “谁?”她警觉地扭头。“不用找了。你看不见我的。我是《忌灰姑娘》的作者。”“哈?”沈行青发现那个少年好像被定身了一样一动不动,连刚刚一直吹着的风也停了,她向外看去,除了这个房间里面的东西,外面的一切竟然都失去了色彩。

 “刚刚不是已经把大纲给你看了吗?你们都是我创作出来的角色,这里是我创造出来的世界。剧情需要,你才出现在这里,由于%¥#amp;¥的因素,个别角色不受控制…”

 那个声音含含糊糊,吐吐,“虽然都是些不重要的小角色,但若是引起蝴蝶效应后果也是难以预料的。

 我千挑万选,终于选中了你来协助我。你的主要任务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既是帮助卫琏在卫瑶面前伪造你们两个在做的假象,并且在关键时刻推动剧情按大纲进行。”沈行青快速在房间里走动,试图将发出声音的人找出来:“你当我三岁小孩啊?”

 被子明明很柔软却不能掀起来,门把手转不动,衣橱打不开,椅子像是在地上生了…房间里的摆设她完全不能改变。

 “你到底在哪里?”“说了你看不见我的,虽然很难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我稍微显示一下能力让你相信吧,部增大两个罩杯!”沈行青低头看着一瞬间鼓起来的部,她的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这到底什么情况?!

 “我没有骗你吧?那个大纲就是未来的六七八九年,等于让你看见未来了。我不能在这里久留,好好干的话,会给你更多好处的。如果不听话的话,会有很严重的惩罚喔…让你不明不白地消失掉也不是没有可能!”

 “等一下,喂…”沈行青有一种好像睡觉睡到一半突然惊醒过来的感觉。头发仍然随着风在飘动,她看看少年:“你是…卫琏?”她的声音并非多么动听。

 但是那两个字被她念出来却莫名其妙引发了他更多恶的念头:“不需要再报一次家门了吧?咦?”他的视线集中在她的部,“刚刚没有这么大。”他用的是肯定语气。沈行青忙把手叠在前,语气复杂:“本来就这么大。”

 卧槽!她的部真的变大了!这世界太疯狂了!卫琏对自己的记忆向来很有信心,但他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眼下有更重要的事:“做吧?”

 “做你妹啊!”沈行青想都不想就把话顶回去,“姐不玩了!”她大步朝着门口走去,握住门把手…她惊悚地发现自己半截手臂消失了。“让你不明不白地消失掉也不是没有可能!”她突然忆起那句起初听来可笑,现在只觉恐怖的话。

 “做!”沈行青朝着卫琏奔去,跳到他身上,搂住他的脖子,“当然一定绝对要做…”她坚定地吻住他的嘴。卫琏笑弯了眼睛,任由柔软双在自己脸上啃,只不过没了只手她就怕成这样,他很早就注意到自己身边。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