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七章 下章
 “哼,你有这个条件吗?不过我可以考虑。喏,这里是几盘调教师用的教学带,你拿去看。三天后,如果你能把这里的一切全学会,那么说明你的确是个可用之才。那么我会考虑你的要求。”

 张晶一言不发,伸手拿过带子:“哪里有录像机,我现在就看。”“啊,啊…求你,饶命,女王阁下,求你。”

 小马坐在魔术镜背后,看着隔壁屋子正中,一个高挑的女孩被铁链把双手吊在头上。在她身后,一个身穿着火红色女王装的‮女美‬脸上带着一个面具,手里挥舞着一条九尾鞭在女孩的背上打着。

 女孩背后已经布了无数血红的鞭痕,但她仍然很有技巧的打着,每一鞭的落点都准确无误,女孩的两腿间水混合着到了地板上。

 “闭嘴,小‮子婊‬,你还敢不敢再逃了,我打死你。”啪,啪啪啪啪。“啊,啊,饶命,我再也不敢了。呜…好痛,好痛。”

 女孩哭泣着,一连半个小时的鞭打已经打去了她的锐气,她现在只是个脆弱的小女孩。“这就对了,看你,姐姐也不想这样啊。”红衣女丢下了手里的鞭子,松开铁链,让女孩趴在地板上。

 然后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瓶药膏“别动,乖,姐姐给你上药,上了药就不痛了,还会长出更细的皮肤来哟。”说着,她轻柔的把药膏涂在女孩布鞭痕的背上,轻轻‮摩按‬着。女孩只觉得火热的后背上象被盖上了轻柔的丝绸一样,热痛很快消散了。

 “你看你这里都成这样了,姐姐给你清理一下。”“啊,不要。”没等女孩反应过来,红衣女的头已经埋入了她的两腿之间,灵活的舌头很快就找到了躲藏在包皮里的蒂,雪白的牙齿轻轻磨咬着女孩最娇的部分。

 “啊,姐姐,不要,好,不要再,再咬了,我,我的‮体身‬。”女孩的手入了红衣女的头发,她想把她从自己腿间拉开,可是手臂却怎么也用不上力,反而把她的头更向自己的腿间,让她的舌头更深的进入自己的体内。

 “嗯,乖,你看,这里已经那么了,你想不想要呢?”红衣女把两手指入女孩的道里,轻轻的捣着,女孩随着她的动作搐着,‮动扭‬着,嘴里不时发出压抑不住的呻

 “姐姐,啊,我,我,”最后的一点矜持让女孩说不出口。“好了,我们都是女人,说出来吧。姐姐会给你一个很舒服的高哟。”红衣女的手指巧妙的让女孩更接近了高,红晕布了女孩的前,她低下头,叼住一个头拉扯着,仅这一下,就把女孩最后的矜持完全击溃了。

 “啊,不成了,姐姐,姐姐,给我,让我。”女孩不再坚持,高声叫着,双手抱住红衣女的头,用力向自己的房。红衣女把女孩推倒在地,出自己下高耸的双头龙,把大的前端顶在女孩小小道口上“我要进去了哟。”

 “啊,进来,进来。”女孩叫着,‮腿双‬盘到红衣女上,用力向里拉。“啊,”女孩发出一声欢乐的尖叫,随着红衣女的动作,呻着。红衣女双手抓住了女孩的房,用力,脸上面具渐渐的掉落,她随手把它拉下来,丢到一边,出一张清秀的面孔。

 女孩呻着,入自己道里的双头龙动着,每一下都击中自己的‮心花‬。道里的水被带了出来飞溅在地上。昨天那个为了不当女而逃跑的倔强的小女孩不见了,现在她的身心全为了而活,她不自主的抓住了面前的房生涩的着,而红衣女也发出的呻,让她更加的‮奋兴‬。

 两个人在地上滚动着,屋子里充了女人的叫声。***新闻很快就淹没在新的绯闻里,但是它真的会消失吗?一个美丽的女人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吗?***早上10点,阳光明媚,可是卧室里的棉被下,仍然传出一阵呼噜声。

 突然,尖利的电话铃响了起来。棉被动了一下,卷紧了一些。铃声停了,可是没等棉被里的人松过一口气,又急促的响起来。棉被里传出幽怨的叹气声,一只雪白的手臂伸了出来,探索着,把电话拉回被子里:“喂,找哪位,啊…”“小倩都几点了,你还不起。”电话里传出一个女人无奈的喝斥声。“姐,才,才几点啊?”棉被里的人带着睡意回答。

 “几点?十点了,太阳都老高了。你还不起来。”“是吗?反正这一周我休假。没关系的。你有事吗?没事我挂了。”“停,停,真拿你没办法。”电话里的口气软下来“告诉你,我要去‮国美‬办一个案子,大约一周后才能回来。

 事情太急,我就不回去拿东西了。你要…”“知道啦,照顾好自己,晚上少出去,下班早回家,不要走太偏僻的小巷。姐,我已经22岁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你就放心的去吧。嗯,好,拜拜。”

 电话被从棉被里丢了出来,扔在边的地上,上的人翻了个身,再次沉沉的睡去。夕阳照入了窗子,上的棉被动了几下,松开了。李倩从被子里爬了出来,不雅的伸了个大大的懒,睁开酸涩的双眼“姐,姐,饭好了没?”没有听到回音。

 “啊,对了,她去‮国美‬了。”李倩这才从睡梦里清醒过来。现在只好自己找东西吃了。李倩从上爬下来,向厨房走去。

 李倩今年已经22岁了,在电视台工作已经一年多了,至今还没有什么大的报道给她。去年的张晶事件虽然没能给她带来太大的问题,但台里的一些老人已经对她产生的排斥感。

 李倩自己也很清楚,她已经上了辞呈,过了这个假期之后,就要离开那里了。为了能更好的作下一个工作,现在她正躲在家里偷懒,把一切都交给当‮察警‬的姐姐李茜去作。

 “吃饭,吃饭。”李倩嘴里哼着,拉开冰箱“牛,前天的。三明治,昨天就过期了。这点拉也吃不啊。真是的,姐姐知道要出差也不把东西准备好。”

 她取出一瓶可乐,用力关上冰箱门,靠在冰箱上,边喝边想,总要出去采购一下,只要能买够这一周来的东西就成了。

 想着,李倩套上一件宽大的T恤,穿上紧身的牛仔,走了出去,但她没想到,这竟然是她最后一次走出自己的家门。

 “老板,这些东西多少钱?”李倩把一大堆东西放到柜台上,等着超市的老板结帐,自己四处张望着,突然她发现对面的胡同口站着一个人,正在向她招手。

 谁啊,李倩仔细一看,不大吃一惊,姐姐,她不是说去‮国美‬吗?怎么会在这里?对面的李茜作了个手势,意思说自己在胡同里等她,转身进了胡同。

 “对不起,老板,先放在你这一下,我过会再来。”李倩说着,向外跑去。“哎,你等等,等,唉,现在的小姑娘,真是的。”

 老板叫了几声,可是李倩完全没听到,只好把东西放在脚边。李倩追进胡同里,在阴暗的胡同深处,姐姐李茜正站在那里等她。

 “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说要去‮国美‬出差吗?”“嘘,小点声。告诉你,我正在准备进行一个秘密的任务。告诉你去‮国美‬是个愰子。家里的电话已经被‮听窃‬了。”李茜低了声音说。

 “真的?”李倩吃惊的问“那现在我们怎么办?”“你知道康乐精神病院吗?”“康乐,康乐,啊,不就是张晶被关进去的那间吗?张姐已经被关进去半年多了,不知道她现在病好了没有。”李倩说。

 “病?哼,她根本就没病。我掌握的最新资料说,那里有问题。但它有一个很深,很大的后台,根本不许‮察警‬去调查。所以我也没办法。”李茜无奈的说。

 “那,那怎么办?”李倩问。“这样,你以给张晶探病为由,进去看一下,最好能找出一些证据来,这样我就能向上申请搜查令了。”李茜盯着妹妹说。“让我去,可是姐姐,你不是一直不让我参与你的事吗?”李倩奇怪的问。

 “对,但这次不同。再说我们的小倩儿已经长大了,该看看你的本事了。”李茜说着,用力搂住妹妹“小心一点,带上这个跟踪器,一有事我会去救你的。”

 “姐,你…”终于被姐姐认可了,李倩‮奋兴‬得脸色通红。自从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去世后,姐妹两相依为命,李茜从不让妹妹过多的参与自己的事。今天终于得到了姐姐的认可,李倩非常高兴。

 “姐你放心,我一定小心。”李倩接过跟踪器,放到衣袋里里。然后又抱了一下姐姐,转身出了胡同,回到超市里,付帐后,又向胡同里望了一眼,隐约见李茜向自己挥了挥手,就抱着买好的东西回家了。

 “老虎,小鹿已经上钩了。”李茜播通了一个电话“估计她明天就到”李茜挂上‮机手‬,脸上现出一丝奇异的微笑,她伸手在耳边摸索着,然后用力一揪,一张精美的橡胶面具被摘了下来,出一张清丽的脸。

 她从喉头撕下变声片,咳了两声,恢复了自己清脆的声音:“真是一个好骗的孩子,你太天真了。那么就让你永远天真下去吧。”

 她转身消失在胡同深处的阴影中。第二天,李倩换了一身轻便合体的衣服,坐车来到了康乐精神病院。这是一间开在远郊山里的高大建筑,宽敞的前门十分的气派。

 李倩站在门口看了一会,这里没有什么人进出,前院静悄悄的,可能是一间特殊的医院的缘故,给人一种森森的感觉。李倩定了定神,大步走了进去。

 “您要会见哪一位?”前台‮姐小‬客气的问。“张晶,就是前一阵很有名的那个。”李倩回答。

 “哟,知道,请问‮姐小‬怎么称呼?”“李倩。”“哟,您好。请您随我来。”说着,前台‮姐小‬把李倩带到了第一诊室“胡大夫,这位‮姐小‬要探望张晶,那是您的病人请您带她去吧。”

 “好的,请您和我来。”胡大夫是高个子的英俊男人,宽宽的肩膀,四方的国字脸上两道浓黑的眉毛,一副金丝眼镜给他刚硬的脸带来一丝文化的柔气。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