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八章 下章
 李倩跟在胡大夫身后向后院走去。他好眼啊,但我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呢?李倩想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过了宽敞的中院,来到了病房。

 这里和一般的精神病院是一样的,铁栏杆把病房和外界分隔开来,寂静的楼道反向着惨白的光,虽然外面还是阳光灿烂,但高大的拱形窗上挂着厚重的窗帘,楼道里森森的,泛着寒气,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走进这里,李倩不打了个寒战,她摸了摸藏在衣袋里的跟踪器,跟着胡医生走上了楼。“我们这里主要收治一些比较奇怪的神经病人,比如受狂,待狂,过旺等等。

 为此我们专门从国外进口了一些特殊的设备和‮物药‬,可以让人冷静下来或是让她发。你想看一看吗?”胡医生边走边说。

 但李倩摇了‮头摇‬,不想看那些,从紧闭的房门后传出隐约的呻声,那声音听上去并不是十分的痛苦,其中欢乐和哀求的成分占了更多的比例,李倩现在有些后悔不应这样冒失,但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胡医生向里走。

 “就是这里了,请进。”说着,胡医生打开了一间病室的门,让开‮子身‬请李倩进去。“啊,”

 李倩一进屋门,忍不住吃惊的叫了出来。屋子里只有一张,张晶仰躺在上,赤着,身上绑了麻绳,两只手却没有被绑住,修长的手指却入了道里,随着手指不停的一股股水不停的出来,张晶身下单早已是渌渌的,上面浸了汗水和水,屋子里混合着汗水和水的味道,让李倩一阵阵的作呕。

 “张姐,你这是怎么了?”李倩扑到边,抓住张晶的手,用力摇晃着。“啊…不要,给我,让我,让我我。”

 张晶挣扎着,嘴里叫着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啊,是你,你是来我的吗?太好了,只这个不让我自己用,只能别人给我,快点,进来,进来啊。”说着,张晶从枕头下出一大的‮摩按‬到李倩手里,自己趴跪在上,用双手拉开两片,摇晃着自己雪白的股,嘴里叫着,让李倩进来。

 “这…”李倩看着手里的东西,再看看上呻的张晶,痛苦的叫了一声,转过身用力把‮摩按‬向胡医生丢了过去。“你,你到底对张姐作了什么?啊,我认出你来了,你,你是胡律师。”“哈哈…小丫头还有点眼力嘛。”

 胡啸天一边接住李倩丢过来的‮摩按‬,一边笑着摘下了自己的眼镜“怎么样,我戴眼镜是不是更帅,还是摘了更帅?”

 “呸,你们这些家伙,我知道了你和张议员是一伙的,你们在法庭上陷害了张姐,再把她送到这里来,然后让她当…当…给你们赚钱。”李倩愤怒的指责着,但她还是说不出女这个词。

 “对,不光是我,还有小马,孙鹃,我们都是一伙的。”胡啸天笑着靠在门上,听着李倩的指责。“你们,你们还算不算人,还知不知道有法律。”李倩叫着。

 “哈哈哈哈…法律,你太天真了。什么是法律,在这里我说的就是法律。我说让你把股撅起来,你就得撅起来,我说要干你的眼,就你就得把股掰开。”胡啸天狂笑着说。

 “呸,你…你真不要脸。”李倩被他这种下的话说得脸通红。“哈哈…这算什么,过几天你也会和在你身后的人一样了。”说着胡啸天一步步的近。

 “不可能,我就是死也不会作的,”李倩紧张的说,胡啸天的眼里闪动着慑人的寒光,李倩觉得自己就象老虎面前可怜的小鹿一样无助。她咬了咬牙,从口袋里出暗藏的小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你再走近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嘿嘿嘿…”胡啸天并不着急“死?在这里,没有我们的允许,你死也是不允许的。动手!”

 随着他的命令,李倩突然觉得脖子后面一痛,一针刺入了脖子里,强力的‮醉麻‬剂立即起了作用,她只觉得‮体身‬开始发麻,手脚也迟钝了。

 “不,不要。”李倩想到自己将会受到的侮辱,让她恨不得立刻就死,她用力把刀子向脖子下去,可是一双手抓住了她,用力一拧,注过‮醉麻‬剂后软弱的手指再也握不住刀子,小刀被从手里夺走了。

 李倩只觉得头一阵阵的发昏,她用尽最后的力气转过身去,虽然她知道身后只有张晶一个人,但她还是不相信自己最敬爱的张姐会对付她。

 但她看到自己的小刀就握在张晶的手里,而张晶的脸上不再是那种迷茫的神色,挂着嘲讽的笑容:“你,我的小妹妹,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张晶温柔的‮摸抚‬着李倩光滑的脸,李倩看着张晶的脸越来越近,耳边的声音渐渐远去了,然后就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嗯,嗯,啊…”李倩猛的惊醒,她一翻身坐了起来,向四周看去。这是间宽大的健身房,到处放了健身用的器材,但看上去它们又好象和一般常见的不同,到底什么地方不一样,李倩也说不出来,不过总觉得它们森森的,让人害怕。

 她就躺在房间正中的地板上,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又软又暖和象一张大一样。“你醒了。”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李倩一跳。“嘎,是你。”

 李倩连忙爬起来,摆开架势,防备胡啸天扑上来。“哈…小丫头,如果我要吃了你,在你睡着的时候就可以了。还用得到现在。”胡啸天看着李倩一副紧张的样子哈哈大笑。

 “那,那你要干什么?”李倩知道他说得不错,从感觉上来说,自己的衣服还是完好的。“这样吧,我和你打一个赌,如果你羸了,我就放你走,如果你想告发这里的事也随你。”胡啸天悠闲的坐在一张椅子上说。

 “什么赌?”李倩提防的问。“这样,只要你能打倒我,我就放你走,你别咧嘴,你想说我是男的,你的女的,我在占你的便宜,是不是?”李倩点点头。

 “这样,我给你一个优势,我只用一只手,还不用脚,这样可以吗?”说着,胡啸天把自己的左手入衣袋里,晃了晃自己的右手“只是这一只手,还不用脚,你害怕?”

 “这…”的确这是个好机会,李倩同时和姐姐练过一些功夫,对付一般的小氓没有什么问题。

 她也知道胡啸天一定是个武功好手,但想到他不用脚,更只用一只手,觉得自己的羸算一定很大“好,一言为定。”

 “好,有胆量,不过如果你输了,就不要怪我了,我会把你变成乖巧的小奴隶的。哈哈…”胡啸天盯着李倩调笑说,满意的看到李倩的脸红了起来,气息也有些急促了。

 “呸,下的东西,看我把你打得地找牙。”李倩气得啐了一口,跳起来,上身一转,右腿飞起来直奔胡啸天的面门。

 “好,果然有两下子。”胡啸天嘴里说着,脚下一转,就闪到了李倩的背后,伸手在李倩的股上拍了一下“好,很,过会把了,摸起来手感一定不错。”“你,下。”

 李倩的脸更红了,一个肘锤,直撞向他的口。“嗯,来得好。”胡啸天脚下一转,又来到了李倩面前,右手一张已经抓住李倩的左,用力了几下。

 “啊,”李倩只觉得从房上传出一道电,瞬间就冲到全身,自己的两腿也有些发软,她连忙双掌下劈,这才让胡啸天放手,可是自己却再也不敢轻易发招了。“你的招术,下,无。”李倩双手护在前,瞪着面前嘻笑的胡啸天。

 “哈,下,水才往下呢。你这么快就水了。哈。”胡啸天故意调笑,李倩气得脸通红,可是却不敢轻易出手。

 “你不动?那我可要出手了。”说着胡啸天右手一晃,就欺近身来。虽然他只用一只手,可是手掌上下翻飞,让李倩防不胜防,如果不是他有意戏,早把李倩打倒在地了。

 胡啸天的手一会儿捏一下李倩的股,一会儿再房上掐一把,李倩一个不小心,他就在李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哈,好香,你认输吧。你打不过我的。”胡啸天退开了几步看着气吁吁的李倩,笑着说。“我…我不…不会,认输,认输的。”李倩息着,这才明白自己的功夫和他差得很远。姐姐,我该怎么办?李倩着急的想。

 动手时,人的眼睛会暴他的一切,只要你盯着他的眼睛,就能看穿他的招术。练功时姐姐的话忽然出现在脑子里,李倩一下子放心了,脸上浮起一丝笑容。“嗯,你还会笑,你信不信我这次把你的衣服撕开。”胡啸天吓唬道。

 “哼,你来吧。”李倩摆好架势,做好准备。这次胡啸天发现自己果然再占不到什么便宜,李倩紧紧盯住自己的双眼,看穿了自己的招式,加上她只求自保,不贪功冒进,让胡啸天不再象开始时那样容易得手了。

 看着我的眼睛来找我招术的方位,好办法,不过我等的就是这一刻。胡啸天心中暗暗高兴,一轮急功后,连退了几步,假装息,双眼紧紧盯住李倩的眼睛。李倩见胡啸天紧盯着自己,怕他有什么新的动作,所以也盯住了他的眼睛不放。

 她突然发现胡啸天的眼睛好象变黑了,瞳孔也不见了似的,就象两个黑色的深潭,吸引着自己的目光,她想不去看,可是已经有些身不由已了。

 “好,你很好,看到那深深的黑色了吗?”胡啸天的声音低沉而感,李倩渐渐的失于其中,‮体身‬微微的摇晃着,眼神完全被胡啸天吸引住了。“你已经打不动了,对,很累了,你觉得两条腿很沉,很酸,动弹不得,双手也抬不起来。”

 李倩的‮体身‬随着他的话摇动得更厉害了,她还努力想保持防御的架子,但很快双手就垂了下去,‮腿双‬也开始颤抖起来。“对,好累啊,坐下吧,坐下休息一会。”李倩挣扎了几下,但最终‮腿双‬一软,瘫坐在地上。

 “闭上眼,休息一会,对,这里的地多软啊,好想躺下睡一觉,是不是?躺下吧,睡吧。”李倩缓缓的合上双眼,‮子身‬慢慢的歪倒在地上,呼吸也逐渐平缓下来。

 “对,你听到我的声音就会觉得很亲切。当我开始倒数时,你会更深的进入睡眠状态中。听到了,6,5,4,3,2,1。”李倩静静的呼吸着,长长的睫抖动着,鲜红的小嘴抿了一下,嘴角微微的扬起,让人忍不住想重重的吻下去。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