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32章 轻吻落在臋部 下章
 大多数人都会有这么一种经验…在未知的困难面前,有人说你不行,有的人会想要拼搏一下,有的人则会想着“我可能真的不行”于是就这么放弃了。沈行青知道自己很奇怪,卫琏说她忍不住,她似乎像是得到了国际认证一般。

 连多一下挣紮都没有地就这么接受了他的结论。也许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忍耐,也许她只是出于女的矜持不得不做一些抗拒的反应。

 “在操作上并不很难,”为了扩大空间,卫琏抱着沈行青坐到了沙发上,“收缩道就可以了。试试看。”她跪坐在他身上,两腿最大限度地分开,几乎全部入,她收缩了一下‮体下‬:“这样?”

 “对!”卫琏肯定道,“做得很好,慢慢地,不要太用力…”包裹着蛰伏在甬道中的器慢慢动,器被一下一下不紧不松地箍着,他发出舒服的喟叹,“嗯…继续…”

 拉下整件‮衣内‬,浑圆的房仍然展现着让他血脉贲张的傲人形状,他托起一侧丰盈,低头咬住粉得很漂亮的头。

 随着她的节奏。沈行青几乎立刻意识到了他的规律,脸上‮辣火‬辣的,停顿了一下,错开他的节奏才又开始动作。“呵…”他含着头,肩膀微微‮动耸‬。“喂…”她才不地发出一个音节。

 他就抬头吻住她,舌头草草过口腔,弯出好看的笑容:“因为亲爱的太可爱了。所以才笑的。”

 对着这张脸,沈行青连火都发不出来,手指开始捏花蒂。这里分布着更多的神经,世界上超过半数以上的女只刺这个部位就能获得高

 他知道她的这里喜欢被怎样对待,对什么样的力道感,多快的频率更能唤起‮奋兴‬…让沈行青高,易如反掌,她的确实不适合再‮擦摩‬。

 但收缩道获取快只是他为了自己的福利加上去的,数字也是随口编造的,他好像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恶劣呢。

 “虽然也想就这么放过你,但有件事情一直没机会做。不如就趁今天好了。”卫琏掐着柔的娇蕊,让她在绚烂的高中徘徊。

 他用润了手指,顺着股沟摸到后,指腹按着那紧闭的小孔。因为他动作很轻缓,沈行青又被得手脚发软,所以也一时没在意,等觉察到不对劲想要阻止的时候,他已经把小指往里面进了两个指节。

 “因为是男人所以更加懂得被爆菊的痛苦吧?快点把手指拿出来!”“呀!想死吗?”“股里是想被尘器吧?”“把手指拿出来,前面任意开放,就算后天都不能下也认了!”

 以上,都只是沈行青的幻想而已。卫琏把整手指都了进去,嘴里嘟囔着:“亲爱的的这里有点奇怪啊…”***柔软而富有弹,不需要润滑扩张就能顺利进入。

 卫琏把手指入后,沈行青整个‮体身‬僵硬,除了后面的,那里依旧松软,就像完全不受她的意志控制一样,‮体身‬的某个开关似乎被他触发了。后中传来的异样感觉让她精神紧张。

 她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情即将发生:“别碰!别碰那里!把手拿开,现在!立刻!”她低吼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而他的手指仍然在后之中,她难受地低下头,乞求道:“别碰…”

 卫琏捧起她的脸:“它咬住我了。你感觉得到。我会拿出来的,但你要配合我。你相信我吧?”他没有告诉她。

 他的手指被牢牢箍住,肠壁上似乎长了像是盘之类的东西,密密麻麻,牢牢地粘附在手指上,他不知道强行出会不会伤到她。沈行青抿着嘴,点头,他动了动手指,立刻引来她的呻:“抱歉。”

 “卫琏,”她强迫自己镇定,别被一阵阵直冲脑门的快昏了头,“那里好像有东西出来了。是…是血吗?”他诧异地看着她:“你确定要我看?”

 “对。”沈行青面朝里侧躺着。‮腿双‬曲起来,手抱着膝盖,‮体身‬隐隐地颤抖。卫琏朝旁边掰开瓣,把着一手指的出来:“不是血,是肠。”不是黑,不是浅褐,甚至不是粉红。

 她的是比粉红还要浅淡,类似于樱粉的颜色,那些原本应该不规则的褶皱,像是向葵的花瓣一般向四周放,围绕着指缓缓动。

 它用那楚楚可怜又极度纯洁的样子惑着每个见到它的男人,他们忍不住想要征服、淩,把更大更具侵犯力的东西进去。

 直到那浅色变成烂的深红,直到鲜血沾染彼此的器,直到开无力再合上,直到那污秽的白浊得从里面溢出。

 放感,‮渴饥‬…它像是天生就应该用来伺候男人,只要尝过一次就会深陷其中,但不是她的,他清楚地见过这里,它那时并不是这种相貌。

 “行青,”他看着她的,丝毫不受眼前反复出现的靡场景影响,眼神清明地问道,“你要告诉我这里原来就长这个样子吗?”

 “什、什么样子?”谁没事会去看自己的‮花菊‬?即便是萝莉音送了她一朵“万菊之王”她也没起过什么好奇心。沈行青并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很是惴惴不安。

 “亲爱的,你不会想听那些下秽的描述的。”他吻着她的肩膀,手指微微搅动,“你只要告诉我这里,”手指微微搅动,“发生了什么。”“…”她发出细微的呻。这种事情可以说吗?“不然我没办法帮你。”他的手指让她疲力竭。

 她在意识的边缘挣紮着翻找他要的答案:“呃嗯…是‘作者’,呃,她说万菊之王什么的,你不能快点吗?我觉得我快不行了…”

 “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万菊之王?卫琏低下头,再次端详。还真是符合“作者”的风格呢!后传来温热的触感,沈行青完全不能淡定:“你…”他把她试图抬起来的‮体身‬按回沙发里:“唤醒让你这么不安的东西,很抱歉。别担心,我会负责的。”

 “别做那个!我现在还没办法…”肠壁的动不断阻扰她的思维,说了前面那句,跟着就把要接的话忘了。“还不明白吗?不足不罢休,”轻吻落在她的部,“所谓‮花菊‬中的王者就是这么贪婪的家伙。我会喂它的,喂到它吐出来为止!”

 为什么要这么坚毅地表决心?她还不想被爆菊啊!他们可以再讨论讨论,说不定有其他解决办法。别冲动,冲动是魔鬼…臭小子。

 在干什么呢!沈行青以为自己拒绝得很努力,而事实上她只在喉咙里发出几个毫无意义的音节。嘴再次吻上如向葵一般绽放的密,舌尖周围的褶皱,想要一起挤入密之中。跟预想的一样。

 他没费什么力气就让就接纳了舌头。也是,如果没有这样的品质,也不会有那种称呼了。中指轻易入,小心地向更深处探索。

 指尖陷入绵软肠壁的包裹之中,肠像是长了小嘴一样着手指。确定不会伤到她后,他开始旋转着把手指入。肠粘附在手指上,一直伸长到极限,才恋恋不舍地离,当手指入时再次粘附。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