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2章 不是太难受 下章
 卫琏一手一个握着柔软房往中间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呜”一口含住两个蕾,抬起头看着她,眼里闪着得意,含糊不清道:“看嘎,唔就豁能一起嗑掉(看吧,我就说能一起吃掉)。”

 看到她出忍无可忍的表情,他飞快放开蕾,分别轻轻啄吻一下,“没有玩坏,还是很漂亮!”

 衣服下来丢到地上不就好了,他非要扔,结果‮衣内‬被扔到吊扇上去了。接吻就接吻,还拿了颗润喉糖放在嘴巴里推来推去,一个不小心他差点进气管里。

 玩她的部也是,被捏抓她没有说什么,毕竟是正常手段,可是他试图在她口留下“卫琏”字样的吻痕被她发现后阻止,还理直气壮地表示“因为太喜欢了才这样的”

 她当然无论如何也不肯,结果他留下一排牙印愤。这种行为是不是就太幼稚了?“少爷,你人格分裂吗?”沈行青受够了他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对自己进行各式各样无聊的探索,起身试图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

 “行青…”卫琏抱住她不放手,把脸埋在双间,拉长了声音,“我好不容易名正言顺光明正大…”不需要争分夺秒地挑起她的望好堵住任何拒绝的理由,不需要忐忑不安得连亲吻都怕引起她反感。

 他可以慢慢来,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对她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因为她喜欢他呢!真是欢喜得连做梦都要笑醒了。沈行青头痛地望着挂在吊扇上晃的‮衣内‬:“知道了知道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你说的。”卫琏一下子抬起头,黑瞳晶亮,“真的什么都答应?”沈行青迅速退缩:“假的!”

 她敢百分之两百地肯定这小子绝对有在期待什么奇怪的事情。卫琏期待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却没有说什么,退而求其次:“接吻吧。”对于他不追究她说话不算话的体贴,沈行青无法不作出回应。

 比任何时候都积极,她送上自己的双。舌头在彼此口中翻搅,任由唾在纠中滴落。卫琏没有特意强调技巧,自然而然地亲吻着,渐渐地想要更进一步的‮体身‬接触。

 手指沿着她的‮体身‬曲线下滑,探入‮腿双‬之间,她张开紧闭的眼睛,一条腿反地屈起试图阻止进入体内的手指,却引来手指更强势的入侵。

 “等一下,等一下!”她偏过头,呼吸困难地着气。才稍微亲了一下,就这样那样地开始摸了,他的进度也实在太快了一点。

 卫琏跟着侧过头含吻她有些肿瓣,含糊道:“知道我记忆力很好吧?”所以现在是要炫耀他的超高清摄影式记忆能力,把她刚刚说过的话再一字不落地重复一遍。

 然后一通引经据典要她言出必行吗?她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的!沈行青的白眼还没翻完,‮腿双‬就被推到前。

 她呆滞地看着那张俊脸,耳边回着字句分明的话语:“口水的样子,嗷嗷叫着要吃的样子,被得合不拢的样子,我会好好记下来的。”

 “你到底有没有下限?!”她炸了。长腿又蹬又踢。卫琏手一伸,轻松压制:“又不是没有看过,你紧张什么?不给看的话,我可就要做别的事情了。”

 他一脸恍然大悟,“原来你希望我做些其他的?”希望线!她哑口无言地打开‮腿双‬,手抱着膝盖后方,把他想看的地方暴出来,结果这货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再分开一点。这样看不清楚。”

 纤细的手指按住花外侧的肌肤向外扩张,口,她闷声说道:“这样可以了吧?”他看了一眼,顿时心花怒放,脸上却做出勉强又委屈的表情:“应该扒开来看…”眼角瞄到她好像快要发作的样子,他立刻点头,“不过这样就很好了!”

 两腿间被黑色发覆盖的地方鼓鼓的,稍微下面一点就是很能证明她‮奋兴‬度的花蒂,这里感到他只碰这一个地方都能让她高的程度。

 褶皱往下延伸形成两片不管是形状还是颜色都相当漂亮的花,因为她手指的关系,花微分,半遮半掩地挡着她‮体身‬的入口。沈行青脸通红地咬着下。被他视线触及的地方都像火烧一般灼热。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她却觉得那目光好像有了实体一样,一寸一寸地探索着她的‮体身‬。轻浅的鼻息每一次拂过处,都能引发她的战栗,他的手覆盖上她的手指时,他很明显地感觉到她抖了一下,嘴角轻勾:“relax,relax。”

 指尖微微用力,加大花分开的程度,出整个口。比花朵还要娇的内壁,幽深的径,就那么毫无保留地袒在他眼前。不准备说些什么吗?看了之后的感想啊评价啊什么的…虽然沈行青并不想让他对自己的‮处私‬评头论足。

 但长时间的沉默让她很是不安,她深呼吸了好几次,才鼓起勇气看向卫琏。勇气在她看到卫琏那过于专注的眼神时就消失殆尽了。

 温柔的,压抑的,隐约闪烁着的目光,她只是被这样看着就有种被目光一点一点侵犯的错觉,‮体身‬莫名其妙地‮奋兴‬着。处隐隐搐,出让人羞涩的

 “一点都不端庄。”卫琏终于开口,“又放,还很好…”手指拨着一侧花,“一副离开就活不下去的样子。”

 沈行青差点跳起来:“臭小子,你想死吗?”她让他看了半天,结果得到这种评价,有没有搞错?!“尽而亡死在这个里吗?”卫琏一本正经地点头,“没错,就让我那么死吧。”

 她瞪他,他理直气壮地对视,她最终败下阵来,有气无力道:“你去死好了…”卫琏微笑:“我来送死了。”

 他一路吻下去,最后一口咬住花蒂,“一看到这个地方,脑袋就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想把进去。哪里都漂亮,也是,的地方也是,便便的地方也是…”最后,叹气一般地感慨,“欸,实在是太喜欢了!”

 沈行青一阵晕眩。这货到底是有多重口,多不要脸才能讲得出这种话?花蒂被牙齿细细地研磨,变得又硬又肿,快一阵一阵地从这里向四肢窜,慢慢在体内堆积。

 她压抑地呻,‮腿双‬叠在他颈后把他头紧紧夹住,他的么指按住花向两边分开,嘴将大部分包裹住。花蒂还是被他含着。

 舌头却已经向下吻着道口。从来不是常规接触的器官突然被柔软的舌头顶,酸中带着些微疼痛,不是太难受,但羞感占据了绝大部分。

 “不要…”沈行青的手指入他发间,想要把他推开。“为什么不要?”卫琏含好一会儿才放开,“应该很舒服吧?的地方被那样了之后,小动得很厉害,不停地着口水呢!”

 “不要就是不要!”就是因为太舒服,所以感觉快要失了,可是这种话让她怎么说得出口,她又不是他。 SaNGwUxs.cOm
上章 相遇于三千清水文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