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十八章 绚烂的夜(大 下章
 搬家后,倩云虽然跟晓贞有通过电话,可是却一点也没有印象自己曾经告诉她新家的地址。然后倩云又回来望望那位有些西洋‮女美‬轮廓的套装女郎,的确是个熟悉的影子。

 为什么会没有任何记忆呢?她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在这方面又被胡佑伟催眠洗脑过的事实。

 “呵呵…从你对我们的反应就知道,我们的胡先生似乎想要抛开旧的一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啊。”套装女郎也不管倩云的反应,侃侃而谈:“可惜他可以躲过一时,却不能躲过一世…他能瞒得过所有人,却不见得能瞒得过丽容我的。”

 “晓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倩云对那套装女郎的狂言感到莫名的恐惧,然而晓贞对她的质问却无动于衷,只是面无表情默默地跟在那套装女郎的背后。这时,胡佑伟刚好盥洗出来,看到丽容和晓贞的现身,当场吓了一大跳:“丽容…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丽容狰狞地笑着,发狠地道:“别怕,今天我只是来讨回我所应得的,你大可跟倩云继续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我不会拆穿什么的。”

 “丽容,我已经跟你没有任何瓜葛了…这边也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你为何不能就此收手,让大家都过平静的生活呢?”

 胡佑伟悻悻然道。他才跟倩云完事,还没足够的时间累积任何的望,只是情感的向,让他不愿意再次面对丽容…

 “哼,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么?再睁眼说瞎话只会让彼此更难堪的…你走了之后,我一直觉得不对劲,好像少了什么似的…好在我还有最后的法宝…晓贞。”

 “什么?”众人同时望向晓贞。“胡佑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呀…那天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把倩云从马超然那边找回来的?你难道不知道我催操控着晓贞吗?”

 丽容的笑里藏着无尽的爱恨:“你太急着想要将事情结束掉了,匆匆洗去我对“心裂音波”的记忆,就想带着倩云远走高飞…”

 ““飞天长象。””胡佑伟忽然对丽容说出这样奇怪的名词。丽容怔怔地看着胡佑伟,然后放声大笑:“哈哈…胡先生,还没清醒过来吗?我已经请晓贞将魔咒解开了…现在,请你出“心裂音波”的资料吧。”

 “倩云,我们走。”胡佑伟忽然一把抓起倩云的手,便往后门冲。““钻地短鸭。””丽容见胡要撤退,立刻这样对倩云说。

 只见倩云‮子身‬颤幌了两下,人便松弛地站在原地不动了。胡佑伟急忙启动催操控器,可是倩云一点反应也没有,他这才知道倩云早将催操控器拔除了。

 “嗯,倩云…不,我应该说是胡夫人吧。”丽容走上前去,轻抚着倩云的脸颊,倩云动也不动地像是商店橱窗里的模特儿般地任丽容调戏:“我还没有好好享受过你呢。等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后,再来找你开心…晓贞,去向胡先生要东西吧。”

 “是的,主人。”一声令下,晓贞便迈步向胡佑伟走去。胡佑伟被她退了两步,慌忙道:“晓贞,你不认得我了吗?”“认得…”面无表情的晓贞,忽然扬起嘴角的一丝微笑:“你是我的爱奴隶。胡佑伟,我好想要你啊…”“啊,主人…”胡佑伟莫名其妙地口而出。刚才才和倩云享受过云雨之的小弟弟马上又有了反应,而且就在骤然间上升到难以自拔的地步。

 是的,他想起来了,晓贞曾经对他动过手脚。可是这一切已经太迟了。植入在他龙珠囊内的催操控器,在晓贞的启动下,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快的讯息。

 这种望大过一切的男本能冲动,很快就让他完全臣服于晓贞的指挥之中。“我的好奴隶,快将“心裂音波”的相关资料交给丽容姐吧。”

 “是的,主人。”胡佑伟呆然地应着,然后走进房内,拿出了一份文件。丽容接过手后,喜出望外:“经过这么多曲折后,终于到手了…好了,晓贞。你要怎么玩你的奴隶,我可管不着。不过别来打搅我和倩云的好事呀。”

 她收好文件后,准备染指倩云。“…”胡佑伟无言,正想要说什么,晓贞在他膛绕指‮逗挑‬,他的魂立刻就飞了起来。“来,倩云。客厅让给他们,我们进房吧。”丽容得意地挽起倩云的手,准备拉她进房。

 “全都给我站住。”忽然间,门口有人喝止。马超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在大门口前。“你…怎么会在这儿出现?”丽容的手还拉着倩云,目瞪口呆地望着马超然。“呵呵…丽容‮姐小‬,好久不见。”

 马超然向她微微鞠躬:“上回‮姐小‬顺访寒舍,在下未能和‮姐小‬好好叙叙。这回可不能放过机会了。”

 “你…怎么会在这儿出现?”丽容只是再次重复刚才的话,还无法做出进一步的反应。“呵呵…你能利用晓贞找到胡佑伟,我为何就不能利用你找到倩云?”

 马超然悠然地关上大门,走到丽容面前:“所以我做的功夫并不多,就是在倩云失踪后,想办法找到晓贞…最后我知道你才是关键。”

 “那…你到底要什么?”“和你一样,要回该属于我的而已。”马超然瞄了瞄在催眠下的倩云,然后缓缓道:“不过就我所知,这“心裂音波”好像也不属于阁下您的…所以我也决定一并收回。”

 马超然话还没说完,丽容便向他挥掌砍劈过来。马超然从容闪身后,‮头摇‬叹道:“女人家还是淑女一点的比较好,气质一点才能衬托你这身高雅的装扮。”

 丽容一击未成,便更发狠地连续进攻。马超然不但不慌不忙地躲过,还不急不地继续说话:“好吧,看在你这么喜欢“心裂音波”的份上,我就再示范一次好了…况且,在场被你夺去心智玩操控的人,也需要你来解咒唤醒。”

 丽容本以为连续进攻可使马超然无暇使用“心裂音波”可是看到他这般从容应付的模样,自知双方武艺实在相差太远了。于是在虚幌一招后,她快快拿起档资料,准备趁机逃逸。

 只可惜她再快,仍快不过马超然。当她感到全身酥麻使不上力,有股暖暖的炭火烘烧着她的脑子时,她知道胜负早已分明了。

 “真不甘心…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晕眩中的她,缓缓地将档递给了马超然。可是说也奇怪的,嘴上前一秒还在抱怨不甘心,当档手后,她似乎感到自己并不在乎了。

 “呵呵…真是一场混乱呀。丽容,可否请你将在场的人之间所有纠不清的主人与奴隶的关系,全都解开唤醒吗?”

 “嗯…”微醺中,丽容也觉得应该这样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她为夺取“心裂音波”而起。

 现在都过去了,也该让他们的关系“恢复原状”了…丽容以后会不会又心有不甘,再来挑战他呢?马超然不得而知,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看看小别胜新婚的倩云。***

 秋风送睌,月上眉梢。倩云穿着细肩带丝质睡衣裙,和低的比基尼三角小足地依偎在马超然的膛。刚才,她才和马超然结束一场烈的爱。严格说来,那不算是一场非常烈的爱。

 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玩彼此‮体身‬感的部位上。马超然非常尊重倩云的感受。所以,除了时‮体身‬自然反应的“烈”

 外,倩云的心思其实是很平静的。这跟她和胡佑伟在一起时很不一样。她不敢说马的上功夫比胡好,但是胡霸道地想要主宰一切,暴的斯文动作令她印象深刻。

 尤其在最后要高时,胡佑伟总是强迫她承认自己是奴隶的卑下地位。这不是谁好谁坏的问题。

 只是感受很不一样罢了。不管是主动或是被动,现在的倩云,只要是品质好的爱,她都欣赏,她都享受。

 “不知道胡医师和丽容‮姐小‬现在怎样了?”倩云开启了聊天的话题。这种经验就跟和胡佑伟在一起时很不一样了。胡总在鱼水之后匆匆地离开,从不多言半句话。

 “听说是在一起了吧。”马超然望着天花板喃喃地道:“有了感情依靠的丽容,不知道野心会不会收敛些。”

 “哼,无可救药的大男人主义。”倩云白了马超然一眼。“呵呵…我只是在实话实说而已,换做是男人,也是一样的…怎么,你在想念胡佑伟吗?”

 “没有…”倩云口是心非地虚应着。她从胡佑伟想到了丽容,然后从丽容想到了晓贞…“很奇怪,胡佑伟拿到了“心裂音波”的秘密后,怎么不实际操作一番?”

 倩云像在自己思考,又像在问马超然。“嗯…不是每个人看过后都会使用的…不过也有可能胡在看过后就决定不用了。”马超然像在回倩云的话,又像在自己思考。

 “为什么呢?”倩云不解。“这个…你就要去问胡医师本人了。”马超然自地道:“我提供的可是‮实真‬版本呀,只是每个人的悟性是有高低之分的。”

 “哦,是吗?”倩云不怀好意地看着马超然。煞那间,一股暖暖的炭火在马超然的脑中轻烧起来。他所受到的惊吓非同小可:“倩云,你…”他不敢多言,立刻集中精神,反攻回去。

 “别反抗,超然。如果真爱我,就别这么超然了…”倩云在他耳边低语,娇柔的音量似乎声声贯穿直达他的心湖中底。

 僵持了一阵子后。倩云感到自己头上的微醺晕眩在逐渐退却。她知道马超然放弃了:“很好,超然。忘了“心裂音波”

 和它为你所带来的一切吧,你能拥有什么,不能拥有什么,和它一点关系也没有…”“是啊…”马超然若有所悟地附和着。

 “来,闭上眼睛,好好地睡上一觉吧。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不是吗?”马超然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没多久,便传来微微的酣声。倩云轻吻了一下马超然的额头,为他拉上棉被后,起到梳妆台前,浓妆抹了一番。

 她为自己换上紧身的皮衣‮裙短‬,镶有亮片的网状丝袜,和一双感长靴。当她蹑手蹑脚地走出马超然的豪宅时,晓贞在大门口前早已等候多时了。

 “这么久,我还以为马超然不让你出来哩。”晓贞见到倩云的打扮,有些意外。只能说她好像见到另一个晓贞似的。

 “呵呵…不会的。”倩云笑答:“抱歉,让你久等了…今晚的目标在那儿呢?”

 “是一家新开的很高级的夜总会喔…听说里面的帅哥多金又潇洒哩。”晓贞眼睛一亮,‮奋兴‬了起来:“不过你已经有了马超然,这些条件大概吸引不到你了吧。”

 “那儿的话,男人,当然是多多益善呀。”倩云眼中燃烧着熊熊的火:“只要告诉我你盯上的猎物,我保证让他对你服贴。”

 “说什么话呀。”晓贞嘟起了小嘴:“好像我的魅力就不如你,非得靠你不可似的…”“哈哈…我们见机行事吧。”倩云挽起晓贞的手,向自家轿车停放的位置前进。

 踏着月,奔放绚烂的夜,正无声无息地慢慢展开了。【大结局】 sAngWuXS.CoM
上章 迷滛倩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