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十七章 下章
 “啊,你将倩云找回来了。”胡佑伟望望晓贞、倩云赤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在丁字、丝袜,和高跟鞋下的优美曲线,心生意地望向了丽容。

 同样是丝袜美腿高跟鞋的丽容,只不过外面多了件套装窄裙罢了。然而有了上两位‮女美‬的示范,更让胡佑伟疯狂地遐想丽容套装底下的模样。

 “是的。那马超然虽然厉害,可是我也有我的方法。”丽容将胡佑伟推出房间,带上房门:“你还想送倩云回马超然的身边吗?我们可以调整她的记忆,植入更完善的任务规范,然后重新出发。”

 “嗯…倩云回来就好。”胡佑伟叹了一口气:“我倾向不再让倩云去冒险了…我想也许我们真的斗不过马超然的。”“什么?”丽容急的快要跳脚起来:“你要放弃那心裂音波了吗?不派倩云去,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呀…”

 “丽容,有件事我没告诉你…”“什么事?”““飞天长象””丽容准备倾听胡佑伟谈话的注意力在瞬间消散于无形。不但她不能集中注意力,就连精神也在迅速的消退中。更精确的说,那不是消退,而是异常飘飘然的感觉。

 当她感受不到有任何地心引力作用在自己的身上时,意识也随着精神一起漂到一个不知名,却又很舒服的地方。

 “爱奴隶丽容听候主人的指令。”丽容现在的模样,就像百货公司橱窗里的模特儿一样。“丽容呀,我忘了告诉你…”胡佑伟实在觉得丽容只有在被催眠下,才显得有些和蔼可亲。

 他望着丽容这般木讷的模样,开心地笑了:“我其实已经拿到心裂音波所有的资料了,而且也证实是真的…我不会拿这玩意去害人,而我也希望你也不会,所以…请你等下醒来后,遗忘掉所有有关心裂音波的事情。”

 丽容知道自己将会遗忘一件很重要的事,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可是很奇妙的,她想自己应该会紧张,然而心情却依然放松平稳。

 “心裂音波”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在被催眠状态下的丽容是无法细想的,只知道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而她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祈祷自己不会醒来,或是在醒来前胡佑伟会改变心意。

 “我是想和倩云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不过在那之前…”胡佑伟不怀好意地打量着丽容:“请你先掉身上这高雅的套装吧。”话才说完,丽容已经开始解开上衣的钮扣了…

 ***这里是城郊一片宁静的别墅住宅区,沐浴在晨曦中,自有一番说不出的甜美温馨。也许是所有想要有家的青年‮女男‬,心目中的一个梦想画面吧。社区中的一栋新宅,刚刚搬进一对新人。男的清瘦斯文,女的高雅贤淑。

 他们如胶似漆,恩爱有加的模样,羡煞不少社区内其他的住户。问起他们的关系,他们总是相视而笑,所以虽然左邻右舍常来串门子,可是却没有人知道他们已是夫,或是喜事将近。

 不过,光看他们忙进忙出布置新家的模样,就够喜气洋洋了。倩云起了一个大早,神清气地准备着早餐。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没什么不好的:一个贤慧的家庭主妇,从早到晚忙着打理家务,就是为了给老公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

 除了家务外,其他的时间她都花在打扮自己身上,为了让老公赏心悦目。除此之外,她的体贴细心、娇柔顺从,也是胡佑伟随时随地都想和她爱爱的主要原因。

 胡佑伟一直以为,这是催操控器调教后的结果。然而他不知道,倩云早就违背他的命令,偷偷地拿掉了催操控器。

 现在的倩云,比谁都更投入地享受爱。她真的爱上了胡佑伟吗?其实也不尽然,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无尽地顺从他,照他的意思而活,她会得到非常丰富的报酬…属于方面丰盛的飨宴。

 对于自己的一频一笑、举手投足,和穿着打扮上的感妩媚,能够一直不断地起胡佑伟无穷的望,倩云有种无法言喻的成就感。所以,她也无意要改变任何现状。她随时随地将自己妆扮得美美的,非常有女人味的。

 而这女人味,也尽量符合胡佑伟的口味。像今天,即使没有任何要出门的打算,她仍为自己上了淡淡的妆,梳理了漂亮的发型。

 然后是一袭纱绢半透明的贴身薄衫,若隐若现着里面感‮丝蕾‬的罩。下半身那短到不能再短的百褶你裙,就连鞠躬弯,抬腿俏都不容易穿帮走光。为什么呢?因为那小到不能再小的丁字,再短的你裙都可以遮掩得好好的。

 当然,少不了胡佑伟最钟爱的肤几近全透明的尼龙丝袜。倩云那双几近完美无瑕的玉腿,是全身上下最具杀伤力的勾魂武器。

 事实上,在不知不觉中,倩云早已爱上了穿着丝袜。那种风传来丝丝入扣的细滑触感,亲吻着她的肌肤,随时‮逗挑‬着她属于女人特有的一份感。

 这样的感觉,加上罩和丁字那似有若无的束缚般的‮抚爱‬,使得倩云只在日常生活的坐卧跑跳间,就能尽情享受当女人的乐趣。

 当然更好玩的,是这也包括了勾引男人无穷望的乐趣在内。也许,她在偶然间会想起马超然。不过,那都好像是数个世纪前的事了。马超然是个‮情调‬圣手,他的眉目传情,他的玉树临风。倩云觉得这世上不会有多少女生能够逃过他眼神中的笑容。

 她分不清楚心里上还依恋着的,是马超然真正的本我,还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形象。就像她分不清胡佑伟的心,是着于她完全被他塑造而成心目中女人的典型,还是有一丝丝属于“倩云”的自然成分在内。

 或许,这就是“心裂音波”的秘密吧。懂得运用的人,可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出你所想要的形象,并在同一时间内塑造出一个形象大于一切的情境…最近胡佑伟也甚少提到心裂音波了。

 他是这场情报争夺战的胜利者,可是他却丝毫没有享受运用到胜利的成果。他只是依然运用丽容给他的那套催操控的老技术,沉在和倩云的戏之间,试图创造出属于他的“幸福”

 情境。这样的表像真是他所求的幸福吗?倩云无从得知,不过她却心于因为这样而带给她的“福”环境。像现在,她早餐还没做完,就隐隐感到背后有双贪婪的眼神在视着她…

 倩云有意无意地弯下,扭扭股。仅仅是非常普通的洗碗动作,就将胡佑伟媚惑到无法自拔的境地。冷不防,胡佑伟从背后一把将她抱住,用整个‮体身‬的力量,对她磨呀蹭的。

 自从她跟胡佑伟在一起后,胡的热情所转换成的,向来非常的直接。不过这也正是她所需要的。

 “嗯,干什么呀,亲爱的…”倩云发出撒娇式的抱怨:“一大清早的,我还在洗碗哩。”“谁叫你昨天晚上不洗好…”胡佑伟开始上下其手地‮摸抚‬着她的部和部,然后一直下滑到她的丝袜美腿;无论是曲线还是触感,对胡佑伟来说,都是最高程度的享受。

 瞧,他的小弟弟已经开始顶着倩云的背了。倩云也开始沉醉了,不过她还在情故纵:“哎呀,先让我做个早餐吧…吃完了才更有力气办事不是吗?”

 她用和胡佑伟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属于柔弱女的微小力道,试图将胡的双臂拨开。这样的‮情调‬,让胡的火更加狂妄了:“你是我的女人,我说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

 他一把将倩云拉推至餐桌前,就把她整个人倒在桌上。等他掀开倩云的‮裙短‬,看到埋藏在丝袜下的丁字‮丝蕾‬花纹时,他血脉张的程度,已经到达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阶段了。

 反观倩云,她对这样的‮躏蹂‬竟然感到无比的舒适。她为自己无须费力做任何的‮逗挑‬,就能让胡佑伟的小弟弟昂然立,油然升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成就感。

 她‮动扭‬着下半身,配合着胡佑伟的狂野,让他更容易地扯下自己身上的丝袜和丁字。胡佑伟熟练地伸进上衣的口,将倩云现在惯穿的前扣式的罩打开。

 然后大手将她的酥狂挤了一阵后,又把她整个人翻过身来,使她弯趴在桌上,再撇开她的‮腿双‬。这样的姿势,其实不甚舒适。

 不过随之而来的,是胡佑伟热腾腾的,从后面硬生生的烧入。倩云忍住进入时的那瞬间的疼痛后,快,便开始慢慢堆积起来了。

 “啊,太美妙了…”倩云的丁字和丝袜还束缚在腿上,虽然两样衣物的质料都超有弹,不过仍有效地限制住她‮腿双‬的张开程度;这使她不自主地将幽径收缩得更紧了些。

 她以为这样虽然能获得极大的快,却不方便胡佑伟的深入。哪知胡佑伟被她紧缩的驱使,属于雄的征服油然而生,便更猛烈地往内里去。

 倩云全身筋脔到快要晕死过去。于是胡佑伟开始了。这是他目前生活里唯一感到足的事。他的“回妙缩凝”不但可使女的肌肤光滑柔,秀法乌黑亮丽。更要紧的,是她们的幽径也会变得更加地紧绷有弹

 所以在长期使用下的倩云,说她的‮体下‬是女人中极品中的极品,一点也不为过。胡佑伟的越来越猛,也越来越快。

 带给两人的快也越来越高。她就要晕死在这片高海中了。她不经意的发现,从胡佑伟开始到她达到高的时间,是越来越短了。

 “啊,啊,啊…”倩云的声娇,更起胡佑伟全面征服的成就,他加倍卖力到自己体能的极限。

 “说…倩云…你是谁…”胡佑伟快要高了,不过他仍需倩云给她最后致命的一击。“啊…我是你的女人…你爱上永远的女奴…”强忍着阵阵的高,倩云说出胡佑伟最想听的话。

 “啊…”此话一出,胡佑伟的速度和力道又高了一个境界,几乎连他自己都难以想像了。没多久,他便高了。他很足。她更满意。他们并没有高后的空虚,因为在高后,他们各自又会马上恢复期待,下次寻的机会。

 胡佑伟了两口气后,回房盥洗去了。原来他醒来什么事也没做,起来找倩云,便一发不可收拾。倩云则瘫软在桌上好一阵子,才悠悠爬起,扣好罩,拉回丁字和丝袜,放下裙摆,若无其事地继续准备早餐。

 不过就在此时,门铃响了。倩云一惊,他们才刚搬到这个社区没多久,胡佑伟又隐姓埋名的,怎么会有访客。

 左右邻舍又习惯在茶余饭后才会串门子,这一大清早的…她狐疑地去应了门,门口站了两名女子。一位成高挑,做套装打扮,另一位娇小健美,妆扮却极为‮辣火‬。

 “呵呵,倩云呀,阔别多,别来无恙?”那位元套装女郎似乎认识倩云,不过倩云却对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倩云比较有兴趣的,是那位背心热身材‮辣火‬的少女,那不是她的好友晓贞吗?“晓贞,你怎么会知道这儿?” SaNgwUxs.cOm
上章 迷滛倩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