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十二章 下章
 每每只要她耍个小计俩,就能窃取胡的利益,甚至左右胡的事业前途。他是没法子征服她的。然而,在属于她的意气风发的年代中,又有谁真正征服过她呢?那天第一次与马超然手,那深遂明亮的双眸,才又在多年以后,唤起她尘封已久的记忆。

 原来情的宣,不必找同,而在男身上,并非只有无尽的征服与被征服的可能。心裂音波…秘密的背后有她想要的答案吗?“丽容,过来,坐下。”一声令下,丽容顺从地拉张椅子,到胡佑伟面前坐了下来。她打直杆,并腿斜靠的坐姿,令人有说不出的高雅妩媚。

 而如今除去了套装窄裙等外衣后,整双的丝袜美腿和‮丝蕾‬雕花的‮衣内‬,在这样的坐姿下,更增添了些许惹火感的气息。

 胡佑伟弯‮身下‬来,嗅吻着尼龙丝绢独有的气息和触感。那是高中的舞会呢,他第一次约丽容出来,半透明薄纱的连身洋装下,就有整套感款式的‮衣内‬,而他又怎能忘了那飞舞的‮裙短‬下整双的丝袜美腿呢。

 那是丽容啊,那是他得不到人而衍生物恋倾向的时刻啊。至此之后,这成了他梦中倩影的标准打扮。在偶然的机会里,他结识了与他拥有相同嗜好的马超然。

 这也是他为何要求丽容将倩云洗脑改造成钟爱这样的装扮。不只是为了女人味而已,为了他自己,也更能使马超然印象深刻。

 “这一刻,我等好久了…你知道吗?”胡佑伟要求丽容换了好几个坐姿,翘脚、叉‮腿双‬、并腿斜靠、屈膝张开、侧坐翘…每一种能够展现她丝袜美腿的姿势,胡佑伟都要求她做到了。

 而且,在每一个姿势间,胡佑伟又吻又摸地直到他足为止,才准丽容换姿势。“是吗?我以为你喜欢的是倩云…”

 不断被胡佑伟隔着丝袜‮抚爱‬
‮逗挑‬的丽容,已经恨不得马上将‮衣内‬和丝袜都除去,紧紧地和他抱在一起。然后,享受他的进入…“我是会和她在一起的,她现在是如此听我的话…”胡佑伟的话在喉头打转“不过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这句话他始终没说出口。原本想要淩辱丽容的心情,随着她放弃顺从的态度,消失地无影无踪了。这种心情上的转变,使胡佑伟对这次的胜利顿觉失味。

 “为什么?为什么你永远淩驾在我之上?就连我在支配你时,都像在被你支配…”他在心中呐喊着。

 “说你是我的奴,你是我一生一世的奴!”胡佑伟长啸一声,将头埋入了丽容的双峰之中,并用手狠狠地狂拉丽容的丁字,使丁字的细绳裆更深陷于丽容的股沟之中,做更无情的束缚‮擦摩‬。

 “呜…我是你的奴,我是你一生一世的奴…”狂中,丽容分不清这句话是在敷衍、臣服于,还是发自内心的解放。

 丁字‮擦摩‬的疼痛,带来更多‮态变‬的快。一听到丽容将这句话说出口,胡佑伟的小弟弟煞时膨肿大起来,他再也顾不及丽容‮衣内‬的品牌有多高级了,整个人跳上了丽容的身上,疯狂地磨挤遍吻起来。

 “啊…”大量的水自丽容的‮体下‬狂了出来,浸了整条丁字裆,也晕开在‮腿大‬的尼龙绢丝上。

 说也奇怪地,胡佑伟都还没进入,丽容已经有了高的感觉。马超然心神一凛,痴痴地望着倩云,久久说不出话来。然后,他拉起倩云的手,朝着豪宅二楼长廊的尽头走去。

 ***胡佑伟上下其手地狂扯下丽容的罩和丁字,他用的力道太猛了,两人跟着椅子一起仰倒在地。

 丽容股一顶,胡佑伟后脚一踢,椅子便飞离了好远。丽容飞开的‮腿双‬,被胡佑伟强挤的身躯撑得更开了,然后他扭了扭,向丽容的‮体下‬猛力一送。

 “啊!”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带给丽容这样的尖声叫。倾刻间,丽容全身的肌崩到了最紧,包括她的幽径。那紧缩的刺,让胡佑伟没有选择的再奋力推进。

 的动作,在胡佑伟顺利的进入后便随即展开。“啊…”“啊…”蔓延在彼此心中绕窜升的火焰,将胡佑伟和丽容两人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这是一个没有谁支配谁的世界,一个遗忘所有复仇与怨恨的地方。一种原始、最初相遇时少男少女的悸动,经过岁月的洗礼,转化而成一个男人与女人间对求的礼赞。

 胡佑伟不能停止的,似乎要将自身生命所有的华,全数注入丽容的体内。而丽容像是索求无度地紧缩着‮体下‬,和她全身所有能动的肌

 来自大口大口的允,不但在胡佑伟对的朝圣,更起他全身所有能够表现旺盛斗志的雄力美到极限。

 “啊…”狂暴猛烈的奔放着快堆砌的肆意。“啊…”紧缩允的索求弹跳着高翻越的狂喜。狂痴醉之间,胡佑伟和丽容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了…和对倩云很不一样地,胡佑伟并没有在担心的事情。

 甚至可以说,他几乎遗忘了这件事的存在。在息的时候,他暴地翻着丽容的身躯,换了个姿势后便继续翻云覆雨。反观丽容,她也不在乎胡佑伟什么时候暴洪,这狂风暴雨不论何时骤止,她都‮魂销‬到无以附加了。

 监控密室的地板虽硬,可是有这么一瞬间,两人都双双感到,地上好像被他们的烈火烧熔了一个大,而他们便滞黏在中,无法动弹,除了做更紧密的合外…

 密室外的警卫,动也不动地严密把关。从外面看来,一切是如此的祥和、宁静。就像外貌庄严肃穆的情报大楼,不知有多少炙手可热的机密案件在其中运转着。

 倩云从自家公寓的窗前,眺望着这城市的街景。雨,在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地飘了下来。

 她愣愣地望着窗外发呆,专心一致地发呆。上静静地躺着一套高雅的上班女郎套装,还有那件感款式的连身‮衣内‬丝袜。

 那晚舞会结束后,马超然邀请她去他的公司上班,一样是跟药品开发有关的部门,不过需要接触客户,所以并不容许有太随便的穿着。

 她不记得自己是否答应了,不过今天是上班的第一天。最近发生一连串的事,让她找不到生活的节奏。

 她还在药检局休假的期间。难道就这样再也不回去了吗?她望着窗外,没有答案。当她一想到“没有答案”

 时,马超然高大英的身影,便立刻浮现脑海。不知怎地,她有一种背叛马超然的羞感涌上心头。可是,她无论如何不能背叛“组织”呀!“组织”有她所有生命愉──特别是方面的泉源。

 难道马超然就不能给她吗?还是说,马超然能够给她的,还有另外的东西在里面…倩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决定不去想“组织”的事情。

 可是,她却无法不想马超然。雨,继续无声无息地飘着,漾着倩云悠柔且又细密的情怀…一阵大作的门铃声,将她从梦中惊醒过来。她离开窗台,回到现实中走去应门。

 “胡医师,原来是你呀,一大清早的。”倩云没好气地请胡佑伟进来。“呵呵…搞定你和丽容后,接下来就要看我们的马先生是否是真的也被搞定了。

 当然这部分还要有劳你去负责验证…我稍微看过了那“心裂音波”的资料,应该不假。”胡佑伟一进来就劈哩啪啦说了一大堆倩云听不懂的话。

 “你在说什么呀?”倩云一头雾水地望着胡佑伟。胡佑伟这才发现倩云还没穿上‮衣内‬。然后他瞥见倩云身后的房间内,上还摆着那件连身‮衣内‬丝袜,于是他扬起了嘴角的一丝微笑。

 “倩云,快去换装吧。”一声令下,倩云竟然无视胡佑伟的存在,马上进房门也不关地开始更衣了。她既惊讶又羞愤地吼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而,当她的肌肤一触碰到丝袜的尼龙绢柔质地,她的心神霎时漾起来:“喔…”

 一气呵成地,她将丝袜完美地覆罩在‮腿双‬上,并将丁字小拉紧在‮体下‬间:“啊…”强烈的快窜升,使她更加快手脚地让双峰也挤进了‮衣内‬的罩杯之中。

 那‮衣内‬带来连身催眠的强烈暗示,使倩云的的确确地忽视了胡佑伟的存在,一直等到她扣好衬衫、套上西服、穿妥窄裙,脚入高跟鞋中后,才从‮衣内‬吻身的快‮逗挑‬中恢复过来。

 不过这回,换胡佑伟看呆了。倩云在套装下高贵典雅的模样,只怕比丽容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望着秀外慧中的倩云,不喃喃道:“快了快了,马上就带着你过幸福快乐的日子。

 只要你习惯一切听我的话,并远离那“心裂音波”的影响以后…或是说,我也拥有这音波绝技之后。”

 “你发疯了吗?我发神经了吗?”倩云仍为自己在胡佑伟面前更衣不觉羞感到不解,她更不觉胡佑伟的疯言疯雨有任何的有趣成分在内。

 “喔,对不起。让我来点醒你的‮实真‬身分吧。”说时迟,那时快。胡佑伟一个箭步便闪身到倩云面前,然后一手绕过倩云的背部,拖住她的后颈。另一手迅速下探,掀起她的裙摆,往‮体下‬钻去。

 “你要…干什么?”惊吓的倩云本能地后退。胡佑伟撑住她后颈的手,便顺势将她拉倒后仰。倩云重心不稳,双脚微微张开了些,胡佑伟便在第一时间内用手指上顶住她的‮处私‬。

 “啊…”胡佑伟的手指绕了几个奇怪的方向后,那催操控器便立刻启动起来。随即在瞬间将倩云所有的知觉都淹没在高之中。

 “啊…”只见倩云两眼翻白,全身不住地颤抖着。当她恢复过来时,她的神情、智慧,以至于她的灵魂,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所剩下的,只是一具完全服从体躯壳而已。

 “爱奴隶倩云听候主人的指令。”重新站稳后的倩云,在没有表情的语音下说话,活像一具完美无瑕的机器娃娃。望着倩云这般听话服从的模样,胡佑伟的冲动又来了。尤其看到她今天的打扮,简直比丽容还像丽容。

 “倩云,还记得我赋予你的‮实真‬身分吗?”在催操控器的强力驱动下,倩云转了转双眸,忽然兴高采烈地投入了胡佑伟的怀抱中:“喔,佑伟是你,想你想得好苦呀…”

 “呵呵…我也是。”胡佑伟嘴上是这样说,可是脑中老是萦绕着和丽容在密室中轰轰烈烈的那一幕:“不过呢,我的美人在出任务中好像也爱上了马博士了…”

 “没这回事…”倩云回答的很心虚。虽然她要当胡佑伟的奴玩偶的信念是如此的坚定,可是冥冥中,她似乎在心灵的深处,预留了一块田地给马超然…“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也不会再去想他了。”倩云悠悠道。

 “喔,是吗?那原本你准备这身的装扮,是要来找我吗?”胡佑伟笑道:“没关系,反正还有一点工作要做,你继续留在他身边也无妨。”

 “什么工作?”“呵呵…等一下我会告诉你。不过现在让我先强化你的忠诚度再说…倩云,高吧。”“啊…”在倩云的幽径不自主地收缩后,催操控器便在瞬间无情地发动一波又一波的震

 “倩云,说你爱我。”“我…爱…你…”源源不断的高,让倩云说话都有困难。她倒在上不停地扭曲着‮体身‬。经过洗脑改造的倩云,很快地便将高下所接受的暗示奉为不谛的真理。

 “我爱你…”持续绵延的高,更深蒂固了这个没有任何基础的信念。“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那的横,渐渐地阻断了所有想要通往心灵深处为马超然所留那块田地的思绪通路…***

 当倩云穿着套装窄裙出现在马超然办公室门口时,马超然整个人傻愣住了。倩云在套装窄裙下的成妩媚就像她在女服务生‮裙短‬制服下的感俏丽一样地动人心弦。

 这就是倩云,无论做何种妆扮,总能呈现出最美的一面。如果要晓贞做上班女郎的打扮,或是叫丽容穿上女服务生的‮裙短‬制服,容貌与身材上虽然还是美,可是就会有种不协调的感觉出现。 sANgWuXs.cOm
上章 迷滛倩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