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六章 下章
 “落伍吗?嘿嘿…”胡佑伟望着丽容,觉得这女人的心黑暗到了极点。只是自己为了得到倩云,也做了些过份的事,所以他也不便多做批评。不过他心底明白,自己一定会找机会恶整这婆娘一番的。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们也该办正事了。”其实胡佑伟心底下也对这心裂音波有所期望。如果确定倩云不会被马超然拐走,而只是‮夜一‬情之类的事情发生的话,他想他是可以忍耐的。

 “倩云,你可以自由说话了。”丽容解除制。“胡医师,我求求你,不要把我变成你的奴玩偶…要我去完成什么任务,我都答应!

 至于我们之间的交往…我很后悔以前对你不当的态度,这一次我一定很珍惜的…可是我求求你,无论如何,不要夺走我的心智呀…”倩云一能说话,便批哩啪拉不停地求饶。

 “倩云,小声点。”丽容怕被邻桌听见,这样命令着。倩云求情的声量立刻小了许多。“我已经给了你很多机会…”胡佑伟望着倩云,回想上次他们也是这样坐在这里时,倩云最后一次悍然拒绝他的模样,他只是‮头摇‬叹息。

 “求求你,再考虑一下…”倩云的声音都有点干裂了。“其实你已经被催改造过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丽容冷笑道:“他要操控你,随时都可以,只看他怎么说了…”她斜眼瞄向胡佑伟。“什么?…”倩云抱着最后一丝地望着胡佑伟。“倩云,我们待会见。”胡佑伟向丽容点头,示意即刻进行操控。“很好…倩云,跟我走。”

 “不要呀…”倩云绝望地看着胡佑伟,‮体身‬却已经跟着丽容起身,往女厕的方向移动了。一进女厕,丽容在确定没有其他闲杂人等后,便将门反锁了起来。然后他拉开了倩云上的丝带,方便等会丝袜和内的穿。倩云没有反抗,她整个人早已吓呆了。

 “丽容姐,求求你,我不要变成丧失心智,成天只想爱的尤物傀儡…”泣不成声的倩云,全身还在颤抖着。

 “第一次接受催操控,让我来导引你,会好过些…以后就轻而易举了。”丽容柔声道:“你一但被他完全操控后,连我都无法命令你,或是做一些反制…不过目前看来,这小子对你痴心的很,等到哪天他心软,你也习惯对他百依百顺时,这样的操控自然而然就不需要了…来,放松全身。”

 惊吓过度的倩云,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此时她‮体身‬的自然反应已经大过她所能服从命令的范围了。

 丽容看了摇‮头摇‬:“好吧,让我来帮你吧…倩云,连身催眠。”说也奇怪地,当倩云一听到这个指令,注意力便自然地集中到全身的触感上去。

 那罩有如柔棉大掌的‮摩按‬,丁字小细长底‮擦摩‬
‮处私‬和股沟所带来幽幽的快,还有整双玉腿沉浸在尼龙绢纱似有若无的轻柔触感…在煞那间全都放大感了起来。

 这些女才有的穿着上的温柔触感,似乎在不断地提醒她,当女人‮体身‬上所能享有独特美妙的乐趣。“喔…”倩云情不自地呻起来,全身也跟着缓缓地放松下来。“来,‮腿双‬张开与肩同宽,掉丝袜和内。”

 “不要呀…”倩云脑海闪过局长夫人‮体下‬植入催操控器后在瞬间被夺走心智的恐怖画面。虽然她不记得在哪里看过了,可是这使得她又不自主地再度惊慌起来。即使如此,她仍然服从命令地打开了‮腿双‬,拉下了丝袜和丁字

 “不要怕,一下下就过去了…‮体身‬前倾,屈膝微蹲,放松道肌。”倩云微微地倾斜了身躯,半蹲了下去。这样的姿势,腿部其实是很费力的。

 她徐徐地吐了一口气后,‮体下‬才稍稍地感到有些放松下来。这个姿势完成后,她不再说什么了,她想平静地享受这身心仍属于自己掌控的最后一刻,只是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再见了,倩云。”丽容递给她一条状似卫生棉条的胶质物体。倩云接过手后便自然地拉起裙摆,将那条状凝胶物质往‮体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当那“卫生棉条”才触碰到她的户,忽然就像是有生命般地伸长、涨大、变硬起来。很快地“卫生棉条”的形状就变成了一般男起时的具模样。

 倩云的手指才轻轻一送,那胶质具便半自动地迅速钻进了她的‮体下‬,在瞬间划过了她自户至子颈所有能够产生快的地方。

 “啊!”倩云也在瞬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高,非常纯粹的高。她的‮体下‬非常合催操控器的到来。在处碰的煞那,便奔了很多的水,使得整个入的过程非常顺利,并将疼痛感降至最低的程度。

 高,完完全全的高。倩云全身的肌立刻不能克制地紧绷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受不了‮体身‬的剧烈刺,她仰首引领,翻起了白眼。“啊!”“倩云,快听我的导引…放空自己的心灵。”

 丽容怕她叫的太大声,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吧。已经支撑不住的倩云,整个人就垮在丽容的身上。丽容于是一把将她推坐在被高到快要麻痹的倩云,脑袋本来就一片空白了。

 所以丽容的导引似乎没有多大的用处。不过对催操控非常有经验的丽容,不理倩云的反应,继续她的导引:“口气,放弃所有的自由意志。”

 已经不过气来的倩云,奋力地大了一口气。说也奇怪地,她忽然感到什么都不在乎了。只是任由高源源不绝地拍打着她的‮奋兴‬中枢,好像能够死在高中,是人生最幸福的一件事。

 “来,调整人格机制。”此话一出,倩云忽然明白存在她身上的所有改变。是的,所有的改变都是为了爱。追求高愉应是人是间头等重要的事…渐渐地,她的‮体身‬虽然仍为高而不时蓄颤动着,可是她脸部的表情却似乎平静了下来,不再为高而过分地扭曲了。

 “彻底奴役化!”胡佑伟。倩云的终极想法内将胡佑伟与这纯粹高的享受合而为一了。她是为了爱而活,也就等于她是为了胡佑伟而活。

 慢慢地,倩云脑中不再存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为了爱,为了胡佑伟,变成了她单纯且唯一的信念。催操控器在不知不觉间又缩小到原来“卫生棉条”

 般的大小。只是倩云的‮体身‬却还沉醉在高过后的余韵里。她的嘴角和眼神在顷刻间有了媚的神色…“爱奴隶倩云听候主人的指令。”她用单一机械化的语调诉说着她的新身分。

 “呵呵…倩云,不用跟我报告,去告诉你的主人吧。”丽容微笑地说:“自然些,别让旁人发现你被催操控的秘密呀。”

 “喔,是的。”倩云的语调又有了原来的抑扬顿挫。她转了转双眸,愉快地起身,擦拭干净‮体下‬出的水后,重新穿上丁字和丝袜,放下裙摆,系好带。

 “怎么样?第一次被催操控,感觉如何?”丽容为她发、整整装。“嗯…”倩云感到彷佛有丝丝的‮悦愉‬感触自罩、丁字,和丝袜间隐约传出。最后,所有的感都集中到‮体下‬内入的“卫生棉条”

 上。她微微地‮动扭‬身驱,让这份感更加强烈,然后愉快地回答:“好舒服,好自在,好喜欢当女人喔…好喜欢当对主人百分之百娇柔顺从的女人。”

 “太好了。”丽容也为她感到心欢喜:“倩云,这才是你的‮实真‬身分。我不知道你的主人会把你改造成什么模样,而催操控器也不能成天入‮体下‬的…

 不过下回当你植入催操控器时,运用刚才的口诀,你会很舒服,很快地进入状况以调整操控前与操控后所有身心上的落差的。”“嗯,我知道。”倩云始终微笑地回答着。“好了,那让我们去见你真正的主人吧。”

 “好。”于是,女厕反锁的门又重新被打开了。***倩云和胡佑伟偕伴甜蜜地来到了晓贞新上工的高级商业餐厅。胡佑伟还特地带了一件款式奇特的连身‮衣内‬供倩云在工作时穿着。当然,他事先并不知道倩云要来帮晓贞这个忙。

 所以这件连身‮衣内‬是他别有用心的预谋:目的是藉由‮衣内‬的触感所引发更强烈的“连身催眠”的效应,以便加强他对倩云的操控。当然,正坠入爱河中的倩云,对胡佑伟的心机是毫不知情。她接到新的‮衣内‬便迫不及待地找更衣室将它换上,顺便换上这家餐厅所指定的服务生制服。

 倩云才刚拿衣服到后面去换,这家餐厅的经理就找上了胡佑伟。“真是没想到我们胡大医师会光临本店。胡医师现在医术是高名远播,还能记得光临老友的小店,真是令我感到有三生的荣幸呀。”

 经理和胡佑伟是旧识,所以用半开玩笑的嘘寒问暖打招呼。“别糗我了。你这家店做的才有声有哩,我早该来拜访了。”胡佑伟寒喧式的回答着。

 “敢问那位是…”经理瞄了瞄倩云婀娜的背影。“喔,不,我其实是因为晓贞的关系才来的。”胡佑伟轻描淡写地说。他并不知道晓贞已经知道倩云的转变了,所以还在刻意隐瞒。

 “唉,这个晓贞…”经理没看到他们偕伴甜蜜的模样,所以也不再追问。不过他一听到晓贞的名字,便‮头摇‬叹息起来:“才来上工没两天就随便临时请假。

 虽然她是老板介绍来的,可是今天老板刚好就来查访,没看到她也就算了,如果要是让他知道我随便找个没经验的顶替…”他眼珠转了转胡佑伟,希望知道倩云的底细。

 “你放心吧,我虽然不太认识她,不过她应该会很听话的。”胡佑伟往更衣室的方向望去,微笑地心想:“尤其当她穿了我为她特制的连身‮衣内‬,她在打工的时间中,不但勤奋,还能维持一整天的好心情哩。”

 他斜眼望向经理,仍然只是微笑。的确,这款连身‮衣内‬异常地新裁:‮衣内‬的肩带,一直到底才汇合成一条,变成丁字的竖条,嵌入股沟内;并从腋下和际各连出细不一的花边环带,分别联结前面的罩和丁字头部分。

 而罩和丁字间,有一片镶有‮丝蕾‬雕花的透明薄纱。更奇妙的是,丁字还跟一双透明丝袜在一起。

 倩云想了想,如果这件连身‮衣内‬是一体成形的,那么唯一的穿戴方式,就是从丝袜穿起,然后顺着‮体身‬的曲线往上拉,直到肩带上肩为止。

 然而在穿戴的过程中,不论是丝袜或是‮衣内‬本身,质料都非常地丝薄冰凉,好像全身一直被人‮抚爱‬似的。

 倩云在更衣室内的镜前看了看,这‮衣内‬的试样修饰身材曲线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若隐若现的‮丝蕾‬布料和似有若无的丝袜更增添几许感‮逗挑‬的风采。

 倩云不由得由衷地赞叹胡佑伟的品味出众。不过,更令倩云惊奇的是,由于连身‮衣内‬紧绷束缚全身的效果,使她在举手投足间,都能感受到‮衣内‬带来全身幽柔的触感。

 比如说,当她时,一般她够感的状况下,顶多只能感受到罩带来的束缚。然而这件连身‮衣内‬,却能经由全身紧绷的拉扯,将触感传到丁字和丝袜上。所以,不管她做任何细微的运动,她都能感受到“连身催眠”带来无限的‮悦愉‬。 SaNgwUxs.cOm
上章 迷滛倩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