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三章 下章
 局长夫人惊慌失声,花容失。可是她的动作却没有因此而慢下来。她从自己的皮包中掏出一条类似卫生棉条的胶质物体。“呵呵…每回忘记就得每回问一遍。倩云,你放心吧,我会要求胡佑伟将你“调整”到比她好很多的阶段。”

 丽容受够了局长夫人的虎假虎威,之所以让局长夫人出糗,纯粹是她的报复心理在作祟。这时,只见局长夫人微弯起膝盖,人往前仰,然后一只手拉起了裙摆,另一只手拿起那类似卫生棉条的胶质物体便往自己的‮体下‬去:“为什么我会…天啊…”说时迟,那时快。当那胶质“卫生棉条”

 一碰触到局长夫人的‮处私‬,便立刻涨大成一般男具渤起时的大小模样,并且似乎在瞬间带给局长夫人无比的高享受。

 “我…”局长夫人娇叫了起来。她的眼珠上翻,头往上后仰,全身不住地颤抖着。倩云倒是有点担心她会因此而跌倒。不过好在时间不长。很快地,整跟胶质具便没入在局长夫人的户之中。

 “呼呼…”局长夫人还在息着。不过她的白眼又重新恢复正常,并且在眼神中多了一丝勾魂的妩媚,而嘴角也扬起一丝足的笑:“装备完毕。”

 她用机械式的单一语调向丽容报告,然后重新穿上内及丝袜,并放下裙摆。“很好,局长夫人。知道我要代你做的事了。”

 “是的。”局长夫人像是电脑般地重复着刚才丽容要求的事:“我会让局长批准你可以任意取用局里的各级监视、听器材,而不需要通过任何申请管道。”“很好,今晚就进行。局长夫人,回复正常吧。”丽容命令着。

 “是。”局长夫人的神情举止立刻又回到原来自然高雅的模样,连语气也听不出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

 她转了转双眸,然后微笑着说:“丽容呀,别考虑太久喔。我很希望有你陪同,最近我老公有点怀疑我是不是在爱慕马博士了…有任何决定马上告诉我。”

 她转头望望倩云,叹了一句:“唉,可怜的女孩。”便转身离开了实验房。倩云看的是目瞪口呆,久久无法言语。她的泪已经干了。最后,她才一字字地道:“丽容‮姐小‬,我求求你…我不要变成她那个模样。”

 “你不会的,倩云。”丽容柔声安慰:“我是故意让她出糗的。你以后的表现一定会比她好,因为我会把你洗脑洗得更彻底些…嗯,现在让我来想想,要帮你剪烫一个什么样的发型呢…离子烫好不好?贴顺直落,又有层次飘逸,适合你的脸形的。”

 于是她又调整了一些控制台上的控制装置。“不要!求求你…”倩云惊慌到疯狂叫起来。“其实呀,催操控男生要远比女生来得容易…只要延长他们在前的高阶段,他们会成为最服从的奴隶的。”

 丽容还在调整仪器,干脆跟倩云闲聊起来:“不像女生,要做一大堆洗脑的功夫,连操控装置也不能一直置入体内;女器太容易藏污纳垢了;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拿出来清洁,保持卫生。

 这也提高了女生逃脱操控的危险。”倩云呆呆地望着丽容,不知如何反应。这有点像在做白老鼠实验时,还跟白老鼠解释要怎么进行实验一般。

 “不过你放心。”丽容微笑地准备按下“启动”钮:“你被催洗脑的越彻底,这种危险就越低…倩云,我们待会见。”她按下了开关。原本处于“待命”阶段的仪器“嗡嗡”作响的频率忽然提高了许多。

 “什么…不要…”刚才丽容的东拉西扯,某种程度上转移了倩云的注意力,而达到了些许安抚的效果。这让倩云对“烫发器”的突然运转有些措手不及。这时,烫发器内降下了一组眼罩和耳罩,在瞬间阻断了倩云所有的视觉和听觉。

 当眼罩和耳罩完全罩住倩云的眼睛和耳朵后,忽然有七彩的漩涡图案,伴随着奇怪频率和节奏的音乐,从眼罩和耳罩一起播放出来。

 那七彩闪动的漩涡,和诡异旋律的音乐,让倩云感到非常地晕眩。没多久,她甚至晕到恶心想吐的程度。就在她快要受不了的时候,漩涡停止了闪动,速也缓慢了下来。

 而诡异的音乐也渐渐转为柔和的旋律。倩云感到舒服极了。虽然单调的漩涡图案,和不断重复的旋律不会为她带来任何的愉快,可是比起刚才头晕想吐的痛苦深渊,同样的图案和旋律,却让倩云飞向舒适放松的天堂。

 这样的落差,是倩云享受舒服的主要原因。柔和的音乐,彷佛在催促着她,往漩涡的中心无止无尽地坠落,放松,再放松…放松,再放松…坠落,一直地坠落…

 不知过了多久;倩云根本没有察觉到;七彩的漩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美丽的银河星空。而如海摇摆舒服的旋律声量也越来越小,越来越远…最后,她分不清是否还有音乐,还是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这时,她的身、心都处在一个极为平稳的状态。真的就如丽容所说的,她分不清自己是睡是醒。这状态平稳到连她的脑波都是固定无杂讯的。

 “烫发器”于是越包越紧,并且开始分析她的脑波了。首先,在眼罩内播放的图像会夹杂一、两幅宫的画面,而耳罩里传来的声讯会参杂一些猥亵的话语。这些图像和声讯闪过的频率很快,虽然倩云在意识上并没有察觉出来。

 然而,她的脑波却反映出她在潜意识中对某些画面或话语的‮奋兴‬征兆。然后“烫发器”便迅速纪录下这时的脑波模式。

 很快地,千百幅宫图片和相应的声秽语闪过去了,内容几乎涵盖了所有可能形式的勾‮情调‬。于是“烫发器”很快便有了倩云在“发”时脑波的完整模型。这时,眼罩内不再播放任何影像,耳罩里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让失去视觉和听觉的倩云,停留在无穷的黑暗内。不过这时她的内心世界,就像一面平静无波的清湖,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也没有任何的烦恼想法。忽然间“烫发器”

 发出了强烈的电,刺着倩云的脑波。当倩云的脑波形式被整到和刚才纪录下来“发”时一样的模式时,电增强能量,加强刺

 “啊…”倩云惊叫了出来。在身、心都处于极为平稳状态下的她,忽然没由来头地大发,好在有金属环扣固定住四肢,要不然倩云差点没从躺椅上弹跳了出来。

 没多久,倩云便浮沉在不断冲击拍岸的海中。她不知道这究竟怎么一回事,她也不想知道。她现在唯一想做的,是如何发这源源涌上的,或者是说,有人能够足她…

 又过了一阵子,倩云的身、心又达到了一个崭新的平稳状态。和刚才不一样的,是这个状态是建立在她都是望渴求的念头之上。

 如果有一个时候“烫发器”的电不够强烈,她反而会感到有些空虚难耐。她的思想已经被体的望所掏空,现在的她,只是一具没有灵魂,只想的尤物躯壳而已。

 这时,眼罩内的图像和耳罩内的声讯又重新恢复了播放。不过,播放的内容和以前大异其趣。不再是杂乱无章的宫图片,却像是有系统的介绍各种的姿势和取悦男器的技巧和方法。

 随着影片的播放,倩云所受到的也越强烈,甚至偶尔有些近似高的快产生。到最后,她已经分不清是因为高涨想看这些影片,还是因为看了这些影片才导致‮奋兴‬。

 不过她已经学会了只要沉浸在影片的内容中,就会有‮奋兴‬,甚至是高足。对于目前只想,没有任何其他念头的她来说,这是最简单合理的解释。

 在这些的姿势和各种取悦男器的方法已经深深烙印在她脑海中之后,影片的内容忽然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变成一些介绍浓妆抹的打扮技巧,和妇女美姿美仪有关的社礼节,然后便是很多美丽的模特儿穿着感‮衣内‬和丝袜,以及‮裙短‬洋装等极富女人味的服饰画面。

 从薄纱‮丝蕾‬的罩、丁字小,到各种剪裁的超透明丝袜,从洋装、你裙、套装、窄裙,到旗袍、晚礼服…一套接着一套,像是在欣赏服装走秀一般。倩云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对待男人的态度,和对穿着打扮上的品味要求。

 只是随着影片中传来的导引暗示,让她越发觉得对男人娇柔顺从才是正确的态度,穿着打扮越接近影片中介绍的服饰才是越好的品味。

 因为唯有这样做,才能起她无穷的,而这些,是她目前脑袋中唯一仅剩的念头。要对男人百依百顺,要做感妩媚的装扮勾引男人…这些想法渐渐成为倩云的基本信念了。

 然而,做了这么多,高涨到无法忍受,没有男人,仍然无法足高的,男人,喔,我的男人,主宰着我的,也就主宰着我的一切的那位至高无上的主人是谁呢?她曾经嫌厌过很多男人,也否认自己曾经有心仪的男士。

 不过这些她都不在乎了,更精确地说,在目前的状况下,她根本是完全遗忘了她的过去。此时此刻,她只想知道她的主人是谁,好让她把腔的都发在他的身上,为他感妩媚,对他百依百顺。

 就在影片快要结束时,倩云彷佛看到胡佑伟斯文的长相和英的身影。***“你看,这样的发型不但合时下的流行,也非常适合你的脸形。”

 倩云还朦朦胧胧地,却被丽容的声音彻底醒了。她张开眼睛时,丽容正拿着一面镜子在她面前后头绕呀绕的。丽容说的没错,批落的直发加上层次的飘逸,使她脸部的整体感觉有着后现代浪漫的气息。

 她同时也注意到,发丝间闪烁着深褐色的光彩。倩云不由得赞叹那部奇怪的“烫发器”不单有离子烫顺直柔贴的功效,还兼具剪发挑染的功能。

 拥有这样万能功用的机器,哪里还需要理发师这种行业的人呢?对了,说到“烫发器”倩云试着回想起她目前的处境。她还躺在那张躺椅上,她的身上仍然一丝‮挂不‬。

 “你…到底把我怎么了?”虽然经过离子烫后,脸蛋已经美到自己都无从挑剔了,但是倩云却没有心情享受。在她回想起自己的处境后,她又害怕起来了。

 “呵呵…看来你已经完全清醒了。”丽容收起了镜子,又站回控制台前:“休息够了吗?我们可以第二阶段的洗脑工程了。”

 “什么?”倩云心理想挣扎逃跑,人却仍然非常放松地躺在躺椅上。这种不能控制自己‮体身‬的感觉,恐怖到了极点。“第一阶段的催改造,让我们可以任意地控制着你的,并将一些我们想要你有的基本人格信念,植入你的潜意识中。”

 丽容看出倩云的心思,便主动帮她解答疑惑:“但是你的意识,还不能理解所有存在其中的改变。”“你是说…我已经被改造到必须完全听话,只是我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改变而已?”倩云觉得自己像在做科幻小说的对白。“可以这么说。

 不过目前你不会逃跑,是我对你做后催眠暗示的结果。”丽容微笑道:“当第二阶段的洗脑改造工程结束后,你的自由意志会被彻底摧毁,你的思想行为就会完全为你的主人所掌控。

 那时,再反催眠你,让你以为这一切都没发生过。使你平时看来依然正常无异,直到你‮体下‬入的催操控器重新唤起你的“‮实真‬身分”为止…不过,我并不是你的主人。”

 “哦,那我的“主人”是谁?”倩云似乎已经承认自己奴隶的身分了。“当然是那位非你不娶的胡佑伟医师啰。”倩云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sANgWuXs.cOm
上章 迷滛倩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