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一章 下章
 “有什么话不能现在就说吗?我已经不会再跟你单独出去了。”倩云说的很直。在认识胡佑伟之初,她还为他斯文的长相稍稍心动过。不过现在,她一看到他就觉得恶心。

 “嗯…也不能说是单独啦,就是晓贞打工的那家咖啡屋,所以晓贞应该也会在场的…”胡佑伟口吃的很严重,他约不出倩云来,难道就要在倩云家强上吗?虽然他还有一个补救的方案,然而他还是希望以自己的努力达成:“其实,我是有事要求你…”“有什么事,现在不能求吗?”倩云对胡佑伟真是刻薄到了极点。“我想你能不能高抬贵手,让“回妙缩凝”过关呢?毕竟,你也是它的受惠者之一呀。”胡佑伟又趁机瞄了一下倩云滑顺的秀发和滑的肌肤。

 “嗯,说到这个我就更不能谅解了。你怎么可以拿没通过药检的药品给我使用呢?你明知道我在药检局里做事的…”“这个…”胡佑伟脸一阵青一阵白的急了起来:“我想好好跟你解释一下,你我都念过化学“回妙缩凝

 里面的成分并非违,只是目前的化验方法无法将其归类罢了…”“对不起,今天我没空,也不想听。你如果真的想解释,就叫晓贞传话给我好了…总之,我不会请你进来坐,也不会跟你去喝咖啡的。”

 “可是晓贞她根本不懂化学,要如何传这样专业的话呀…”胡佑伟话还没说完,倩云已经把门关上了,让他实实在在地吃了一个闭门羹。胡佑伟傻愣愣地看着被关上的门,半晌说不出话来。他真是气愤到了极点,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彻底失败。

 于是他打了通电话给丽容。“是的,失败了。换你上场了。”胡佑伟已经准备好惹来一阵笑。

 “哈哈…你真是逊毙到可以了,用‮力暴‬都不会吗?…好啦,看我的吧。”果然丽容没让他失望,从电话那头先笑了他一番。挂上电话,胡佑伟叹了口气,不过他随即又阴险地笑了起来。等他笑到很开心的时候,他起?离开了倩云的住所。

 倩云打发走胡佑伟后,整个上午都很无聊。她想尝试一些希奇古怪的食物,晓贞在的时候,比较没有这个自由度。主意打定后,她换上轻便的休闲外衣,便准备上路。哪知,就在她正要踏出门时,电话铃声又响了。

 “真是多事的一天。”她心想。这回打来的,是她的顶头上司。说有要事要与她商量,请她回药检局一趟。倩云虽然无所事事,可是她也不太喜欢好好的假期被人家硬生生地打断。

 只是这回打断她的是自己的老板。无奈之余,她还是答应了。半个钟头后,倩云出现在局长的办公室内。

 “我看“回妙缩凝”那件案子,你就让它过了吧。”局长一见到她,劈头就说。“什么?可是那成品含有不明药的成分呀?”

 倩云目瞪口呆地看着局长,没想到星期天中午召她回局里,竟然是谈这件事。这跟刚才胡医师的来访,不免有些巧合的成分在内。“嗯…药到底要有什么样的效果才算危险,这本来就很模糊…而且,我们又有来自情报局高层的压力…”

 局长咳了几声,暗示他也无可奈何,就希望倩云在药检报告中能够网开一面了。“局长,这些成分是不会伤害到一般人体的健康,只是…”

 要中规中矩的倩云撒谎,实在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她想了想,不由得气愤起来:“又是那情报局的丽容‮姐小‬吗?”倩云并没有见过丽容。不过丽容前来胁迫药检局伪造报告却时有所闻。

 只是倩云没想到这次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头上来。“这位‮姐小‬太过分了,这背后一定有些利益输送的关系存在…药检局是‮府政‬位国民健康把关的重要关卡,岂可容她来…有机会我要当面会会她。”

 嫉恶如仇的倩云,说着说着便慷慨昂地正义陈情起来。“话是这么说,可是自己的官位还是要保住的…像这个案子,不过是定义成美容保养用品有些牵强罢了,可是并没有什么毒害的成分呀…”

 光头局长觉得倩云有些过分激动,不过他的话让倩云更感意外:“只是你要找丽容‮姐小‬理论,没有问题的。因为她现在就在会客室内等你。”

 “什么?”倩云终于明白要她来局里的不是局长,而是来自情报局的这位丽容‮姐小‬的压力。她隐隐感到自己的恐惧之心,正在逐渐扩大当中。也许胡医师跟这位丽容‮姐小‬有什么挂勾,也许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去见她就是了。”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该发生的就会发生。这不能怪她摆高姿态,只是面对死滥打的胡医师,她实在不知道要用什么方法甩开。这下好了,胡医师的背景很硬,她这回是踢到铁板了。

 “还有,倩云。”倩云临走时,局长还有事情代:“从明天开始你放假一个月。情报局好像要请你协助办案的样子。等那边的工作结束了,你再回来上班吧。”

 “啊…”倩云哑口无言。她被设计了。他们要绑架她,还是要软她?她无从得知。唯一肯定的,这是胡医师的报复行为。她不认为自己可以拒绝这样的调派。

 不过不管怎么样,先会会这传说中的丽容‮姐小‬再说吧。倩云怀着像胡佑伟早上找她时一样忐忑的心情,来到了会客室。

 丽容就站在会客室的正‮央中‬,背对着门口。她那高挑的身材,再加上三寸的纯皮高跟鞋,站在倩云的面前,就像是老鹰抓小的态势;尽管倩云的身高在女生里,已经是高于一般的平均值了。

 她听见会客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便转过身来笑脸人:“倩云‮姐小‬,我们终于见面了。幸会,幸会。”凹眼高鼻的丽容,在浓妆的粉饰下,就像是刚刚雕刻出来的古典希腊‮女美‬一般。

 被惊住的倩云,不自主地退了两步。她那完美波形的“主播头”和两件西式的暗红色套装窄裙,加上闪烁丝光的全透明丝袜,和深红色的三寸高跟鞋,看在倩云的眼里,实在是美到无可挑剔了。

 “的确是个美人。难怪我们的胡医师会被你到神魂颠倒。呵呵…”没想到丽容反而先开口称赞自己。会客室虽然没有镜子,不过倩云想想自己,早上头发也没梳,衬衫也是随手捡来穿上的,皱折不堪。

 休闲西虽然还算合身,不过和脚上的那双平底淑女鞋一点也不配。脸上更是连粉底都没打,随便勾了两道眼影就出门了。这样的装扮,如果还有人会称赞,倩云觉得那人不是在恭维,就是在抬举自己。

 然而丽容并不觉得自己全是在恭维,她看到了倩云天生丽质的一面,并也打从心底地佩服胡佑伟的好眼光。

 若说她自己是雕细琢的美钻,那倩云则是未经雕琢的璞玉。她幻想经过妆扮的倩云,可以有无限可能至美的方向。这使同样身为‮女美‬的她,燃起了心中一丝对倩云的妒意。

 “丽容‮姐小‬,久仰大名。”恢复镇定后的倩云,大方的伸手回礼。“倩云,我想你也知道我的来意。除了“回妙缩凝

 这个案子外,情报局也有别的事要找你帮忙,相信你的局长已经跟你说明过了…如果不会太麻烦的话,现在就请你跟我走。胡医师正在咖啡屋那边等我们呢。”

 工于心计,却又心直口快的丽容,说话虽然没有什么说服力,却简直像在命令别人行事一般。“什么?胡医师连情报局的事都有份,该不会跟“回妙缩凝”也有关系吧?”倩云有些讶异胡佑伟参与的程度,这下祸真的闯大了。

 “严格说来不是很有关系。”丽容斜眼瞄她:“不过,我有你非得参加的理由…”“什么理由?”倩云觉得来者不善。丽容拿出一个资料夹,从中出几张照片给倩云看。

 “这…怎么可能…”倩云看了当场花容失。头几张是晓贞在舞厅勾引辣妹的经过。后几张就更采了,是她在上用‮摩按‬的全部过程。

 “我不只有照片,还有影片档案…如果你不想让这些图片曝光,最好还是跟我走。”丽容淡淡地道。倩云知道晓贞很豪放,可是她无法想像这些照片在网路上传的后果。她不知道晓贞对自己人格守的要求程度。但是起码站在一个好友的立场上,她有必要保护晓贞的隐私和清白。

 她不知道晓贞自己知不知道这件事,她甚至不知道晓贞和丽容互相认识。既然丽容和胡佑伟相约在晓贞打工的咖啡屋,那么她就有当面对质所有相关人士的机会。

 不过,当她跟着丽容来到咖啡屋时,晓贞并没有来上班。胡佑伟见到倩云,是又惊又喜,他立刻起身接。等到三人都鱼贯入坐后,丽容首先对胡佑伟开口了:“这个计画到头来还是要昏她,对她做催洗脑的功夫。

 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地说服她…不过说到说服力,我说胡医师呀,你的痴心我们的美人是不会领情的。最有力量的说服,就是握有那人的把柄。而倩云最大的“把柄”就在她没由来头的正义感,和她与晓贞间的亲密关系…瞧,我不必费吹灰之力,她就自动愿意前来和你“喝咖啡”了。”

 “胡医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倩云听到一些不利于自己的言论,感到有些骨悚然起来。“倩云,你听我说。”胡佑伟热切地望着倩云:““回妙缩凝”的案子只是一个幌子。当然其中有我和丽容的利益勾结,需要请你帮忙过关…”

 这时,服务生前来点单。胡佑伟已经有咖啡了,倩云警觉地点了一杯和丽容点的一模一样的咖啡。她看不出那女服务生是否认识丽容,不过起码这样一来,如果他们要动什么手脚,她可以在咖啡送来时要求与丽容对换着喝。

 等服务生走远后,胡佑伟继续话题:“还有是我和丽容有另外的事要请你帮忙,事成之后,你可以拿到“回妙缩凝”三成利润…你也用过这药品的,你应该知道它一但推出上市后,会热卖的程度。”

 丽容不屑地望着胡佑伟。三成利润?她当初和胡佑伟达成的协定,是她拿七成,胡佑伟拿三成。

 所以胡佑伟要拿自己全部的利润作为倩云的酬佣,这让丽容隐隐感到眼前的这位胡医师,迟早要栽在女人的手里,而成不了什么大事。

 “你们要我帮什么忙?”倩云并非心动于这三成的利润。首先“回妙缩凝”药检的案子还握在她的手中,她不认为她会放手让它过关。不过,面对丽容和胡佑伟的联合胁迫,她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全身而退。所以她得先听听他们的要求再说。

 “我们想请你一个情报局想定的目标,并尽可能地在他身上搜集一些极机密的情报资料。”丽容见胡佑伟久久说不出口,便接下去说。“什么?“”…”

 倩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应该不会到上的地步啦。因为事成之后我还想保有和你交往的机会…”胡佑伟越说越小声,他不敢想像“心裂音波”的威力有多大,马超然是否和他一样,会不择手段地得到自己心爱的女人。

 “你做梦…”倩云气到咬牙切齿起来。这时,务生端上咖啡来。她才刚刚放稳杯子,倩云马上将自己的和丽容的杯子对调。然后笑着对丽容说:“没办法,我对杯子的花有癖好。既然我们点的咖啡都一样,所以…”丽容双眉一扬,耐着子地看着她,然后沈住气地喝了口倩云对调以后的咖啡。

 倩云等丽容喝过后,自己才小心翼翼地举起杯子。倩云喝了几口咖啡后,脾气稍稍缓和下来,才又开口:“为什么是我?我没有情报员的专业背景,更没有义务为你们保守任何秘密…”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次行动的目标对你有极高的兴趣。当然也只有你才能接近他,帮我们这个忙…”丽容顿了顿,又拿出那迭照片资料夹:“叫你去勾引一个男人攫取情报,我相信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你拿了“回妙缩凝

 三成的利润后,会不会继续跟胡医师交往,这个我没有什么兴趣知道。不过,晓贞的名节和守,可能就决定在你的一念之间了。”倩云狠狠地瞪了胡佑伟一眼。心想你也是晓贞的朋友,怎么可以为虎做猖,陷自己的朋友于不义之中。 SanGwUxS.CoM
上章 迷滛倩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