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章 下章
 “喔…”的一声,胡佑伟经不起这样的刺而叫了出来。晓贞再把完了一会儿,胡佑伟就“喔…”连声叫地恨不得马上扒光自己身上的衣物让晓贞尽情‮逗挑‬个够。

 这时,晓贞忽然离开了胡佑伟,迳自往房里走去,并在下了她那宽松大号的衬衫型肚短上衣,还有那双软皮短靴。

 胡佑伟‮奋兴‬地尾随着,不过他的动作比晓贞还快。等他坐上头时,他身上早已一丝‮挂不‬了。

 他不等晓贞完剩余的衣物,便将她倒在上猛亲猛吻。晓贞像是一位大姐姐在安慰小弟弟一般地说:“别急呀,我整套的服务还没完呢…呵呵,前戏越久,等下‮刺冲‬的就越,不是吗?”

 她趁胡佑伟在听她说话时,像一条鱼似的滑溜翻身,瞬间反把胡佑伟在下面了。胡佑伟还来不及挣扎,晓贞一握住他的那话儿,他便又非常足地安静了下来。

 晓贞再度施展她那‮吻舌‬神功,从胡佑伟的‮体下‬一直吻上去,经过膛,颈部,最后直窜耳。胡佑伟被晓贞‮逗挑‬得既‮奋兴‬、又舒服。美妙的滋味实在无法言喻。晓贞还穿着罩。当她窜吻上胡佑伟的面庞时,胡佑伟立刻想用手去她的罩。

 不过晓贞老爱穿一体成形的罩,让人甚至无法分辨到底罩扣在前方还是在后方。胡佑伟好不容易找到罩扣的位置时,晓贞的头又埋了下去。这回,晓贞手口并用的一起“照顾”

 着胡佑伟的小弟弟。晓贞的樱桃小嘴实在了得,将胡佑伟的具整没于口中后,竟然还有余地翻转舌尖。

 加上她的指尖还在囊和部不停地弹,让胡佑伟到已经无话可说的境地。此时胡佑伟的小弟弟不但已经坚,更是达到再也受不了快要的地步。晓贞似乎对胡佑伟的感受了若指掌,马上停了口,又从他的‮体下‬爬了上来。

 在爬上来的同时,她悄悄地去了罩。丰结实的双峰在胡佑伟面前晃来晃去的,胡佑伟忍不住去捏挤,然后想反身强上晓贞。晓贞没有反抗,只是在他耳边轻声细语地劝阻。胡佑伟立刻全身又酥软了下来,任由晓贞摆布。

 这次,晓贞整个人趴在胡佑伟的身上,并且做无方向的来回磨挤。胡佑伟对贞酥的碰触自然感到舒服,然而小弟弟却一直磨到晓贞的那条牛仔你短而感到不适。

 就在他的‮体下‬因不适而有些冷却下来时,晓贞忽然离开他的‮子身‬,然后用整双丝袜美腿着他的具。

 “喔…”尼龙丝绢奇特的触感加上少女微烫的体温,让胡佑伟的小弟弟,甚至整个人又在瞬间沉醉在愉中。晓贞从脚尖、脚、然后是脚踝、小腿肚缓缓而上,让胡佑伟有所期待地最终会碰到她的‮处私‬…煞那间,胡佑伟感到‮体下‬一阵刺痛。

 不知什么时候,晓贞在他囊和茎交接的地方,扎下了两类似大头针的玩意。胡佑伟心想应该没刺到丸,否则他现在已经痛毙了。

 “你干什么…”那两大头针像在放电般地刺着胡佑伟,紧着他直达高的前端。小弟弟高耸立到前所未有的境地。胡佑伟以为他了,可是实际上并没有。

 这样好像已达高却又无法的状况,真的难过死了。“胡医师,我要你的小弟弟认主人呀…你会爱上谁,要做什么,我可能管不着,可是当我要你的时候,你就得必须完全听我的话,绝对地服从我。”

 晓贞说话的语气冷稳妖魅,根本不像是她自己要说的,倒像是…“啊…”又是一阵电通过,胡佑伟根本无法做任何有效的思考。在高下的‮体身‬不是自主的,连脑袋也不是。一般男生的高,总在前一刻达到。

 一旦了,高也就随之结束。这样被锁,强迫高的状态,胡佑伟第一次尝到。他一开始还在想,也许女的连续高就是这种境界。可惜的是,他不是女生。

 他的身心都无法承受一直处于高的境界。很快地,他崩溃了。而且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崩溃。

 “呜…是的,你是我的主人,我会完全的听话,绝对的服从…”他没有在敷衍晓贞。此时此刻,只要晓贞肯和他,他什么事都愿意为她做。

 “这才是我的乖孩子。”晓贞说完话,刺茎的电便霎时停止。胡佑伟的具虽然还昂然立,可是他却得到了暂时息的机会。

 “要记住这话喔…以后当我要你的小弟弟时,你就是对我唯命是从的忠心奴隶,知道吗?”晓贞用像是衣舞娘的轻快舞姿,缓缓地去了紧包在她‮体下‬的超短你紧身牛仔,和里面的丝袜及丁字

 “是的,我是你唯命是从的奴隶。你是我小弟弟的主人,也是我的主人。”那两大头针似的催操控器,虽然没有摧毁胡佑伟自身原有的癖好。

 然而加诸之上的,是他对晓贞起时的臣服念头。换句话说,以后晓贞只要在求时开启催操控器,胡佑伟不但保证会被她所勾引,而且还会成为她完全的奴隶。

 “好吧,奴隶。来伺候你的主人吧。”晓贞趴上头,股翘个半天高。“谢谢主人的赏赐。”胡佑伟迫不及待地立刻跪到晓贞的后方,然后将具狠狠地了进去。

 “啊…”胡佑伟的猛劲,让晓贞在瞬间到天堂去了。可是,事情并没有胡佑伟想像的简单。原本以为一触即发的小弟弟,只要个一两下就会了。哪知他用了毕生吃的力量之后,仍是处于营造高的阶段。胡佑伟直直地又崩溃了。

 “好奴隶,别想其他的事,尽心为主人服务啊…”看着胡佑伟变成自己面前的一条哈巴狗,晓贞的‮体下‬早已透。她哪肯这么轻易地就被打发,她要尽情地享受。

 “是的,我是你唯命是从的奴隶。你是我小弟弟的主人,也是我的主人…”胡佑伟越干越猛,喊的话也越来越大声。喊到后来,他好像真的也相信自己说的话了。另一方面,他也好像慢慢适应了这绵延无期的高而不的境界。

 这是一个虫冲脑的境界。没过多久,胡佑伟的脑海里只剩一种声音,那便是:“我是晓贞唯命是从的奴隶,她是我小弟弟的主人,当然也是我的主人。”

 其他所有的感觉,都被高所淹没了。喜欢做到疯狂地?的晓贞,非常高兴地待着这意外得来的奴隶。她要求胡佑伟变换了许多不同的姿势,也不理会胡佑伟是否就要尽人亡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胡佑伟趴在晓贞的身上动也不动了。晓贞不晓得从第几个高中回过神来后,小心翼翼地让胡佑伟的离自己的‮体下‬。

 胡佑伟的具依然‮硬坚‬长,她于是按下了另一个开关,便泊泊地从孔中溢了出来。晓贞收起开关后,精神恍惚地看着胡佑伟。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起地去勾引他。

 不过胡佑伟的表现令她满意极了。她悄悄地为胡佑伟拉上棉被后,蹑手蹑脚地离开了胡家。晓贞回到家后,舒舒服服地睡了一个好觉。虽然她睡的时间比倩云短,然而睡眠的品质却比倩云的好多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可以在一大早又出现在倩云的房门口的原因。“要是还去逛街购物的话,我不能奉陪了…我的荷包和体力都不行了。”倩云一见到晓贞,不由分说地先举了白旗。

 “唉呀,跟你聊聊天,看看电影总行吧。”晓贞似乎是要死着倩云,令倩云不堪其扰。她是很喜欢跟晓贞腻在一起的,可是今天她的确想自己一个人清静清静。

 “我跟你说呀,男生多半好的…胡医师那个程度,其实也无可厚非…最主要的是,你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他,别人再怎么进攻,都会被你拒于千里之外。”

 晓贞好不容易说服倩云让她进门,于是挑了一个也许倩云会感兴趣的话题。“你怎么知道我的心里有谁?”倩云狐疑地望着她。“难道我说错了吗?…那个男人如果值得等待也就算了,如果根本只是你一厢情愿地在作梦,那又何苦呢?”

 晓贞越说越真,就好像她知道所有的内幕一样。只是,这个埋藏在倩云内心深处的秘密,连倩云自己平常都察觉不出来。昨天是因为晓贞把倩云催眠得很深,才开启了倩云尘封已久的记忆。

 “你在胡说些什么呀,我并没有在等待谁啊。”倩云极力否认,她觉得晓贞的言词怪怪的。是的,她是忘不了夺走她初夜的那个男人,可是她并不认为她有在等待他的再出现。而且,她完全不记得有跟晓贞讨论过关于她的第一次经验。

 “啊…这个…没关系,我来帮你治疗治疗就可以了。”晓贞自知有点转不下去,干脆祭出催眠法宝算了。她心想:哼,不陪我逛街没关系,我们在上运动运动也行。

 “钻地…”晓贞的催眠暗示指令才说到一半,‮机手‬就响了。“钻地?”倩云一头雾水地看着她,不知她到底要卖什么膏药。晓贞比了一个“请等等”的手势,然后去接电话。

 她心想这通也就接了吧,下通不管谁打来的都不准备再理,她要好好先享受催眠倩云的成果再说。

 然而,当她接起电话,连“喂…”的起头语气都还没说完,她脸上的神情忽然在顷刻间完全地松懈了下来,全身动也不动地像橱窗里的模特儿一般。

 “晓贞,你怎么啦?不要吓我…”倩云被晓贞这样突如其来的模样吓到有些惊慌失措,不知如何反应。过了一阵子,只听到晓贞用单一机械式的语调回答:“是的,我知道了。”

 然后挂掉了通讯。她才关上‮机手‬,神情动作便全又回来了。“有急事,我要先走了。”晓贞神色轻松,一点也不像是有急事的模样,不过她急着要离开,却是个事实。

 “到底是什么事?不要紧吧。”倩云关心着问。她对晓贞刚才的模样还心有余悸。“喔,没什么啦,老板要重新排班,今天要我先去代一下班…倩云啊,下午如果没事,到我打工的咖啡屋再聊吧。”说完,她便起身走人,连再见也没说。

 “喔,掰掰。”倩云说掰掰时,晓贞已经把门带上了。晓贞来得快,去得也急。很像她的作风,不过,总有些不寻常之处。倩云吃完早餐,换下睡衣后,正在盘算如何打发今天时,门铃又响了。

 只不过这次出现在门口的,是她最不想要看到的人─胡佑伟。***胡佑伟心怀忐忑地来找倩云。他希望这次能一举成功:赢得美人的芳心又获得“心裂音波”的所有详情。

 当然,在他的字典里,赢得美人的芳心是另有定义的。这也可能是说:不择手段地让美人的心最终为他所独有。昨天半夜,他从梦中醒来。心中一项完美的计谋正在形成着。

 于是他打了通电话给丽容,立刻获得丽容的“共识”和“同意”紧接着他们便讨论执行的细节。丽容其实跟他想的方向一致,所以细节部分就没计较很多。胡佑伟很高兴丽容的“高度配合”在丽容万无一失的保证下,他又满意地睡了‮夜一‬好眠。

 他虽然有注意到上残留的,可是他已经分不清是否和晓贞上过,还是只是纯粹“梦遗”的现象。上还存有晓贞的体香,令他至极。当然,他更不可能注意到,在他的囊皮下,有着两颗不起眼的“小痣”

 而下次当晓贞再度启动开关时“小痣”会自动长大成钮扣般的大小,控制着他的,他的命子,使他像丧失心智一般地服从着晓贞。

 他闻闻房间内其他物品的味道,在确定自己的鼻子没坏后,很骄傲地肯定,自己的确在这上征服过晓贞了。不过这件事他虽然骄傲,却没有非常的在乎。因为按照他的计画,过了明天,他将会征服心中真正最想要征服的人儿,倩云。

 胡佑伟在等待倩云应门时的心情就是这样的。“胡医师,还有什么事吗…一大清早的…”倩云应门后就站在门口,一点也没有要邀请他进门的意思。

 “为了展现我的诚意,我想最后一次请倩云‮姐小‬喝杯咖啡…”尽管胡佑伟有很深的计谋在运作着,可是当他看到倩云美丽的倩影时,他又马上六神无主了。 sAngWuXS.CoM
上章 迷滛倩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