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七章 下章
 就那么一次,有位‮女美‬级的明星来拜访他,暴的装扮让胡佑伟在整个诊疗过程一直在她感的‮衣内‬、丁字小,和整双丝袜美腿的刺下。终于,他忍不住了,对她下了“强药丸”

 以逞兽。有无胆的胡佑伟,虽然发明制造了很多药。可是他都拿来赚钱,不敢自己使用。就用了那么一百零一次,而且效果还不错,那女星被醒来后,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竟然丽容会知道这件事的存在。一想到那位女星身上的感‮衣内‬和丝袜,胡佑伟把自己的小弟弟捏得更紧了。如果将那女星的头换成了倩云…喔,他不但捏得紧,更上下动起来。

 具更是越来越硬,越来越硬了…是否,丽容每回的名牌套装下,也是这样的穿着呢?“喔…”

 胡佑伟自到自己都受不了的境界了。如过这回再加上倩云也是同样的穿着在场…在烈的动中,胡佑伟在自己意幻想世界中,得到了暂时的解

 胡佑伟用卫生纸擦拭着地面被他神的结果后,便去冲了一个澡。结果才刚从浴室出来,门铃就响了。他整肃了一下仪容跑去应门,竟然是丽容站在门前。

 “这么晚了,这婆娘到底还有何居心?”胡佑伟不敢揣测丽容的妇人之心。跟平常不一样的,是丽容今天没有华丽高贵的套装,而是一派轻松的家居便服。

 可是不管丽容怎么穿,她永远是如此的感妩媚。胡佑伟不敢怠慢,赶紧招呼丽容进来。丽容才一脚进门,就不由分说地把刚才她在马超然家的奇遇批哩啪拉地全抖了出来。

 “这下全靠你了…马超然已认识我了,要再跟他有正面锋的机会,只怕是难上加难了。”对于自己与马超然再手可能也没有多大胜算的把握,丽容倒没说出口。

 “哼,你就是你,永远是这样沈不住气…不过我还没收到马超然的基本资料呀。”经丽容这些日子的洗脑,胡佑伟也对“心裂音波”产生了极高度的兴趣。

 “咦?晓贞那小姑娘还没把东西交给你吗?”丽容假意问道。“我跟她失去联络了,她只是我的好友,不是我的部下。

 她现在在哪里,我根本管不着…其实,你愿意像以前这样私下来找我,我们也就不用依靠晓贞跑腿了。”胡佑伟苦笑道。“你现在到底有什么计画呢?”丽容其实觉得有没有看到马超然的基本资料根本是无所谓的一件事。

 因为马超然的能耐,她已经领教过了。那些所谓的个人档案只是让你了解他的厉害是其来有自的,而不是空来风的。

 “既然你说他好,我们当然可以好好利用这点…嘿嘿…再强的人,也有他的弱点存在。”胡佑伟的心思和丽容一样。此时,门铃又响了。

 平时这么晚了不会有人找他,现在不但来了一个,还有第二名访客的出现,他于是好奇地从门上的窥探孔检视来访的人物…也许他真该去买奖券的。来访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朝思暮想,废寝忘食的伊人─倩云。

 “糟了…我的大‮姐小‬,能否请你暂时躲一下。”胡佑伟一看到倩云的倩影,立刻手足无措起来。他怕倩云误会他和丽容的关系,于是赶紧要求丽容隐身藏匿一下。

 “唷,没想到我们胡先生也有心上人了。”丽容挖苦他,然后才慢地躲了起来。胡佑伟处理掉丽容后,赶紧再整肃一下仪容,这才去应门。

 “胡医师,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搅你,我是刚好路过这里,才临时起义来找你的。”倩云站在门口,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她一袭水袖凉衫,薄纱百褶裙。

 飘逸的模样,像是落入凡间的仙女一般。胡佑伟一见到她,全身就已经酥软了下来,她再一开口说话,胡佑伟所有的心思,除了摸她、抱她以外,再也没剩别的了。

 这些日子以来,由于使用了胡佑伟的“回妙缩凝”倩云的青春痘不但全愈,秀发更是异常地亮丽有光泽,柔顺富弹。而肌肤也显得格外光滑柔,掐指滴,如芙蓉出水一般。这样的成果站在胡佑伟的面前,简直就像一尊完美无瑕的瓷娃娃。

 胡佑伟看的是目瞪口呆,叹为观止。他差点忘了要做回应:“喔,是倩云‮姐小‬呀…有什么事进来详谈吧。”

 “谢谢,不过不必了…我只是想问一下,最近晓贞有和你联络吗?”原来晓贞不只和胡佑伟失去联络,就连她最要好的朋友倩云也没有她的消息。

 倩云知道她和胡医师走的很近,所以过来关心一下。“没有啊…不过这个古灵怪,行为总是不按牌理出牌…我想应该不会有事的。”经胡佑伟这样一说,倩云更担心了。

 “倩云‮姐小‬,要进来坐一下吗?”胡佑伟见倩云站着不发一语,便接着说:“还是…我们明天一起吃个便饭?”

 “都不必了。”倩云心里挂念着晓贞,无法再和胡佑伟玩表面功夫,嫌厌的神态,溢于言表:“胡医师,如果有晓贞的任何消息,麻烦通知我…我先走了,掰掰。”

 “啊,这么晚了,还是由我送你回去吧。”胡佑伟无法放弃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根本就忘了还有丽容躲在家里。“不必了,我住的地方还算热闹,没什么危险的。”倩云非常的不耐烦。

 “那…倩云‮姐小‬还有什么时候有空呢?”胡佑伟还不死心。“唉,好吧。胡医师,今天我就把话跟你说清楚吧。”

 倩云实在忍无可忍,于是把心一横,决定摊牌:“我们之间因为晓贞,可以有友谊的存在。但是如果要往前发展任何进一步的关系,是毫无这个可能的…胡医师,晚安。”说完,她掉头就走。

 这句话,硬生生地撕裂了胡佑伟腔的爱意。他心碎了。就像他现在对丽容的心情一样,一股想要以征服占有来发的恨意,正逐渐地占领着他的心灵…其实,他曾经有机会的。

 “回妙缩凝”的神奇功效,一度使倩云对他这位长相斯文,又文质彬彬的医生产生无比的好感。

 然而在交往的过程中,胡佑伟自己搞砸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暗示倩云,自己喜爱女生浓妆抹,穿着窄裙套装,或是‮裙短‬洋装等违背倩云本的装扮。

 最近更变本加厉地,将希望看到倩云穿着感‮衣内‬、丁字,和丝袜来‮逗挑‬自己的幻想也常挂在嘴边。***

 这些要求在情侣之间原本也无可厚非,只是在交往之初就让倩云认清他属于狼的真正本,不免要令倩云怀疑他的真心诚意。久而久之,倩云就对他越来越感到嫌恶恶心了。

 “唷,我们的大情圣心碎了吗?呵呵…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娃你都搞不定,真是丢脸啊!”丽容从房里出声走了出来:“你的“强药丸”呢?你的“强力催眠暗示剂”呢?丢一颗在她的饮料之中,就什么都解决了呀。”

 “不…我不要逞短暂的兽。”胡佑伟愤愤然地道:“我要真‮实真‬实地占有她,我要她永远属于我的。”“唉…没想到你还多情的。”丽容‮头摇‬叹道:“不过长的也太像了。”“你说什么?”

 “这位倩云‮姐小‬长的跟马超然画中的那位女孩,几乎是一模一样。”不认识倩云的人,在与她擦肩而过时,都会忍不住地对她回眸。而认识倩云的人,更觉得她待在药检局当一名小小的药检师是一种可惜的浪费。

 拥有天使般的面孔,和魔鬼般的身材的她,姿丝毫不逊于任何当红的明星或模特儿。尤其是她那双修长的玉腿,曲线美到会令人不过气来。不过友谨慎,又行事低调的她,认识的人并不多。

 而她也多以休闲装等既中化又不会过分突显身材优点的装扮进出工作场所,尽量不引人侧目。药检师的工作很单纯,就是检验或复检出产的‮物药‬,是否符合国家‮全安‬的标准。

 这个工作大半的时间是待在化验室里,不需要什么化妆打扮。然而,不打扮并不代表她不爱美。像最近,她就抱怨自己的头发太常分岔,也没有什么光泽,而皮肤更是造不堪,到处冒痘痘。

 经好友晓贞的介绍,倩云认识了胡医师为她解决问题。胡医师算是小有名气的美容整形外科,有不少影视红星找他过刀。在他眼里,烦恼倩云的是微不足道的小问题,连吃药打针都不需要,只要按时涂抹外敷药膏就可解决了。

 胡医师长相斯文,年纪尚轻。未婚的他,对倩云是一见钟情。虽然他的病人顾客中,有一半是美的明星或模特儿,可是胡医师大都高攀不起,常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股。

 久而久之,他对追求‮女美‬的热诚逐渐退烧了,直到倩云的出现,他的热情又被点燃起来。除了外表,倩云清新可人的态度和单纯典雅的气质更令人映象深刻。

 胡医师对她不仅是心动,更是深深地着着。为此他特地拿出了他的箱法宝供倩云使用:“回妙缩凝”反观倩云,她对胡医师的心思并不是很清楚。

 热衷工作,目前暂不考虑与异交往或论及婚嫁的她,只觉得胡医师是位对自己很好,很谈得来的好朋友。

 所以胡医师有什么活动邀请她参加,只要有空,她大都不会拒绝。在使用过“回妙缩凝

 两个星期后,倩云的肤质和发质都回复到原来应有的品质了。除了遵守胡医师的叮咛:少吃油炸类食物和减少不必要的熬夜外,胡医师有时想单独与她见面,她也会赴约的。不过胡医师坚持,要她继续使用“回妙缩凝

 下去。就这样又过了两个星期的某一天。当倩云早上醒来准备梳洗上班时,照着镜子她吓了一跳。她的秀发不但乌黑亮丽,光泽富有弹,她的肌肤更是到达了光滑柔,掐指滴的境界。

 更奇特的是,她的双峰和部,比之前更浑圆翘实了许多。配合她原本就婀娜多姿的身材和美动人的脸蛋,现在的她,就像一个男人眼中无可挑剔的感尤物,又像一个自己心目中完美无瑕的可爱瓷娃娃。

 倩云忍不住又多照了几下镜子,满意到连自己都有点心动起来。面对这样神奇的功效,身为化验师的她,兴起了想分析这“回妙缩凝

 成分的念头。天下无巧不成书,就在她拿着药膏到化验室准备分析时,赫然发现“回妙缩凝”的名字出现在待验的药单中。换句话说,胡医师拿未经检验合格的药品供她使用。

 而她也真大意,身为药检人员,虽然不会完全清楚所有合格的药品,但连最起码检查包装上是否有合格验章的动作都没有。

 化验出来后“回妙缩凝”的成分并没有违的‮物药‬在内。然而其中某些成分是药的合成元素。那会使使用者的肌肤与器更为感,更容易被挑起

 无怪乎倩云最近在穿着上面,越发讲究质料的柔软舒适程度。药的合法与非法的界线本就模糊。可是倩云更想知道的,是胡医师拿这样的药品给她,到底是有何居心。 sAngWuXS.CoM
上章 迷滛倩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