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五章 下章
 丽容与局长夫人的座车,来到马超然的豪宅时,宴会已经开始多时了。和晓贞第一次到这边的印象一样,丽容不私下赞叹这山庄别墅的豪华与气派。

 尽管她阅读的资料再多,马超然的身世背景仍然犹如雾一般。沈不住气的丽容,等不及胡医师提出任何有建设的计画,决定亲自出马,先探敌营再说。

 况且,这种宴会的场合,是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其实,挥金如土的马超然,为了与上社会建立良好的关系,这种社型的正式的晚宴时常在家举办。而情报局长和夫人则是他的照例的座上嘉宾。今天,局长刚好有事不能前来。

 无意间得知消息的丽容,便遂自荐作陪。她是局长的心腹,跟局长夫人也很谈得来,局长看不出让她来顶替自己的位置有什么不妥。

 事实上,丽容更担心的,是万一局里探听到马超然关于“心裂音波”的秘密后,是会去销毁,还是列管成为国家机密。无论如何,在局里发动大规模调查前,她一定要抢先得到情报,占为私用。

 这一切的一切,局长夫人是毫不知情的。她只知道有人能陪她出来游玩,又能见到帅气十足的马超然博士,是令人‮奋兴‬的一件事。

 局长夫人是局长的第二任子,虽然实际年龄可能比丽容还大,可是年轻时当过超级模特儿的她,风华绝代的姿态,并没有随着岁月而有任何的退减。不过,丽容的打扮,却比她更炫。一袭深紫的亮片薄纱晚礼服,低背,感万分。

 她将头发盘髻在后,让她修长的颈部曲线,一览无遗。当她落脚下车,紁高的裙摆出淡紫几乎全透明的丝袜美腿时,霎时惊四座,引起一片哗然。

 看在比她先行下车的局长夫人眼里,不免心生妒忌。当然,她的出现,一样逃不过马超然的眼睛。尤其他特别欣赏的,就是拥有整双丝袜美腿的感女神。

 丽容下车后,及地的薄纱长裙使她的美腿若隐若现,而只有在她行走的某个角度里,才能又窥探到那美丽的曲线。马超然被这样的‮逗挑‬,到一时气血上升,无法制止。他随手拿了一杯尾酒,大口灌了下去。

 穿梭在人群中,丽容受的程度,令她自己的略感意外。今天宴会的名目是庆祝稍早一项慈善捐款的活动成功落幕。

 到场的人士,不论是高官还是名,都是富翁级的人物。当他们知道丽容其实没有什么来头时,第一个直觉的反应,就是应该有价码可谈。

 不过他们的术语过于礼貌花俏,没有这方面经验的丽容,分不清他们是在奉承赞美,还是另有目的。一轮社下来,她有点累了。正当她想找位子坐下来休息时,她看到了马超然正与局长夫人在闲聊。

 玉树临风,英气迫人的马超然,远比档案资料里的照片要来得更有魅力,更有男人味。马超然所到的地方,女嘉宾就自动吸引聚集。

 “原来夫人您在这儿呀,玩得还开心吗?”丽容心想机会来了,便一股脑地剥开人群,加入马超然与局长夫人的话题圈内。

 “开玩笑,马博士所办的宴会,会有不成功的吗?”局长夫人是在回答丽容的话,可是仍然目不转睛地望着马超然。丽容虽然已经离开了少女情怀总是诗的年纪,然而当她与马超然正式面对面接近时,心却不自主地“扑通、扑通”

 加速地跳了起来。于是,局长夫人介绍丽容和马超然认识:“这位是马超然马博士,就是这座“跃马山庄”的主人…这位是丽容‮姐小‬,现在是局长面前的红人。升官发财,是指可待的事,不是吗?”局长夫人的介绍,颇有挖苦的意味,显然她为刚才丽容抢过她的锋头,还有些残留的醋意。

 “呵呵…夫人好说。”丽容尴尬地笑着:“马博士,您的人气还真旺呀。”“丽容‮姐小‬,玩的还开心吗?”

 马超然犀利的眼神盯着她上下打量。“当然。从刚才到现在,应酬不断…有些口渴了,马博士,要来一杯吗?”丽容见局长夫人手上还有酒,便没有再问她是否也需要。

 “自然由我来为你效劳。”马超然准备动身去取酒,却被丽容拦了下来:“陪陪夫人吧,我自己去拿就可以了。”

 丽容摸索着来到了餐点桌前,拿了两杯尾酒。确定无人在注意她后,在其中一杯里面,参放了私下带来的“强力催眠暗示剂”无无味的“强力催眠暗示剂”入酒即溶。她若无其事地端着两杯酒回到马超然和局长夫人的面前。

 马超然瞄了丽容一眼,忽然取下局长夫人手中的剩酒,把丽容递给他的那杯转递给局长夫人:“我知道夫人向来只喝红酒,不过今天你一定得尝尝我们特地调配的尾酒,我保证带给你不同风味的口感。”

 “是这样的吗?”局长夫人笑着接过来,丽容还来不及想法子警告,她便已经一口饮尽:“啊…果然香甜,再来一杯如何?”“夫人,您拿我的吧,我还没喝哩…我自己再去拿就是了。”丽容赶紧打了退堂鼓下来。这下糟了,她把局长夫人给昏了。

 马超然会如何处置?本来她已经想好台词如何支开局长夫人,然后趁马超然在神智不清时,多探听一些情报。然而现在的局势,完全超出她的掌控范围了。她正在苦思对策时,状况发生的比想像的要快很多。

 局长夫人已经出现了头晕目眩的症状,马超然在一旁关心呵护着。接着,他便带着局长夫人离开大厅上楼去了。

 “这下该怎么办呢?“她想聪明的马超然,一定会想到这是她下药的结果。她观察了一下周遭人的反应,有人会询问一下,可是并没有人跟着上楼。

 显然楼上是马超然的私人地,平常是不开放给大家走动的。丽容打开皮包检视了一下,里面还有一管“强力催眠暗示剂”的注针筒。她估计马超然也许头脑聪明,但是四肢并不见得发达。

 以她的武艺要制服他,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于是她吃了秤陀铁了心,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大胆上楼去了。宾客中偶有少数发现她也上楼的,虽然觉得奇怪,但终究没人追问。这山庄楼上的格局,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两旁尽是房间。

 丽容有些纳闷,马超然家中成员究竟有多少,需要这么多的房间。还是说,这些房间别有用途。

 不过,当下比较困扰她的,是如何在这些房间中,找到马超然。忽然间,有一个声音清楚地告诉她,应该去的房间。

 丽容觉得不可思议,声音本身很清楚,可是她却分不清楚,这声音是来自那房间,还是自己的心底。丽容小心翼翼地接近。那房间的房门只是虚掩着,并没有完全关上。她悄悄地推开了一到细,一窥究竟。

 这房间非常地宽敞,在远程落地窗旁,有一张超大尺寸的双人。而在右手边的墙下,居然还有张袖珍型的吧台。丽容同时也注意到,房间内的地毯异常地柔软细长,好像才从某种动物身上剪下来而已。

 然后她发现局长夫人正趴跪在缘,股翘个半天高。而马超然就站在她的后面,演出一幕不折不扣的后庭花。

 落地窗的窗帘并没有完全地拉上,虽然这房间面朝大厅的反方向,只是哪位宾客若一不小心逛到后花园,很有可能就会看到这一幕了。不过显然马超然不担心这些。他的很有技巧,忽快忽慢地,像是有韵律节奏充其中。

 看着局长夫人一脸媚态的足模样,丽容的手不自觉地向自己的‮体下‬摸去了…“喔,马博士…有空也到我家坐坐呀…我的老公常不在家的…”

 局长夫人已经到不知廉了。“呵呵…夫人有精神上的困扰,就常来找超然吧…我可是领有执照的心理医生唷。”看着马超然的具那副雄伟的模样,他应该在极度‮奋兴‬的情状态中,然而他的对答却如此的理性自然。

 丽容不暗暗佩服起这个人来。“啊…是的,我的心理有问题…我心里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天天见到你马博士呀…”马超然的韵律起伏,让局长夫人说话也有同样的韵律起伏。

 “呵呵…解决心理问题最佳的方法,就是先睡一觉…夫人您要高了,高会带来浓浓的睡意,也带着您进入甜美的梦乡…当我再度唤醒您时,您所有的烦恼便都已解决了。”

 马超然的频率在瞬间急速增高起来。“啊…是的…我要高了…”局长夫人的声越叫越尖,全身紧绷、肌僵直,并不住地抖动着。当她硬梆梆地连抖都抖不起来时,马超然出了具。“闷哼”的一声,局长夫人像是了气的皮球一样地软倒在上。“好好睡吧,夫人。”

 马超然温柔地‮摸抚‬着她的面庞,调整一下她的睡姿,然后为她盖上棉被:“为了财富和地位,而嫁给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老头子,日子是不会好过的。”

 他亲吻了一下局长夫人的额头,便下往旁边的小门钻去。原来这间是套房,有自己的一套卫浴设备。刚才马超然做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旁画架上的一幅未完成的画。

 从丽容‮窥偷‬的这个角度,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她趁马超然进浴室之后,偷偷地摸了进来,看个明白。画上是一名女子的肖像。这名女子带着浅浅的微笑,穿着打扮非常朴素,还不学生模样的清纯。

 丽容看不明白,被马超然玩过的上名媛何止数十,为何会钟情于这种看来就是埋没在人群中的无名小卒。不过那位画像中的女子,是美。丽容在冥冥中承认这点。每个女人都有她独特适合妆扮的方向,可是这名女子在丽容看来,是全方位的。

 想到这里,她彷佛闻道一股淡雅的清香,自画中飘逸出来。马超然就站在画的后面欣赏着丽容在欣赏画的模样。

 “这画中的女子是谁?”丽容心里问着,可是她没问出来。“我也不知道,在偶然的机会里,看到她的照片,就恋上她了…算是一见钟情吧。”马超然笑着回答,俊俏的脸庞,还依稀能够找到一些孩子气的影子。

 “你跟局长夫人又是什么关系?”丽容望望在睡的女子,甜美安稳的模样,与平常经风霜的局长夫人,判若两人。

 “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非常需要有人怜爱她。”马超然疼惜地望望她,却又嘻皮笑脸地回答:“虽然有些年纪了,可是那紧缩的道,滑有力。

 年轻的女孩中,没有几个能和她相比的。”“你这自以为浪漫的采花贼…你又怎么知道我想问你的话?”丽容失声道,她惊讶到有些恐惧了。

 “那你又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房间呢?”马超然笑着反问。马超然的话一语惊醒梦中人。为何她会如此轻易地找到这间房,为何她会大胆地进来,为何她心里想的问题不需要出口,马超然就能回答…这一切的一切,只有一个答案:她被马超然玩于手掌之中。

 “你…用“心裂音波”…”丽容吓到全身发抖起来。“你为什么那么执着地想要知道“心裂音波”的秘密?”马超然反用不解的眼神望她:“我更好奇的,是怎么会有人知道“心裂音波”的存在。”

 “你怎么知道我是为了这个秘密而来的?”丽容不愧是个狠角色,她在极短的时间内让自己镇静下来。论武功,只要这边没有什么致命的武器,她是不会把马超然放在眼里的。

 “呵呵…丽容‮姐小‬。企图心越强的人,音波越容易作用。越想掩饰的人,心是越容易被刺穿的。” SaNGwUxs.cOm
上章 迷滛倩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