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章 下章
 “是吗?”少女发现自己不在看别的地方时,就是盯着马超然的双眼看,要不然就是口渴猛灌饮料。她为自己的行为不好意思地又低下头去。

 “你叫什么名字?”马超然又问。“我叫晓贞。破晓的晓,忠贞的贞。”少女很自然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吗?晚上什么时候得回家?”马超然开始问到重点了。“是的,我是一个人来的。我自己一个人住,所以多晚回家都没关系…”

 晓贞忽然住口,她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等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我才刚认识你而已…你这神秘客,换你介绍你自己了。”

 “哈哈…我如果介绍我自己,就称不上是神秘客了。”马超然笑道:“况且你不但会有问必答,还会跟我走…因为从刚刚到现在,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催眠了你。”

 “什么?”一股热气冲上晓贞的头顶,她晕眩了一下,思考和反应便整个停顿了下来。舞厅里热闹喧嚷的鼎沸人声,似乎渐渐在远离她。“是“强力催眠暗示剂”!”晓贞挣扎着想要清醒:“可是这怎么可能…”

 “你倒识货。”马超然很讶异晓贞居然知道自己中了什么药:“我练过“魂锁”的眼功,所以你会只专注地看着我,而丝毫没有察觉到我在你杯中下药的过程…由此可知,你的催眠功夫还有待加强。”

 “你…想怎样…”晓贞慌乱地用快要不听使唤的手,去翻自己的皮包。“在找这个吗?”水晶球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到了马超然的手中:“你以为以你现在的状况,还有能力催眠我,不让我对你怎样吗?呵呵…果然天真的可以了。

 不过你放心吧,我下的剂量很轻微,你不会失去意识,也仍有自主运动的能力。下药的目的,不过是为了省去催眠你的功夫,直接让你进入状况接受我的“心裂音波”的操控。”

 说着说着,他便闭上了眼睛。就在同时,晓贞脸上失去了所有的表情,双手自然下垂,全身松弛地呆呆然地面对着马超然。她感到有股暖暖的炭火在她头部周围烘烤着,然后慢慢接近,越来越近…最后,这股炭火好像烧熔在她的脑中。

 她昏了过去,大约只有一、两秒的时间。然而当她恢复意识时“强力催眠暗示剂”的‮效药‬似乎不见了,她只感到自己无比的平静,好像丧失了所有的念一般地心如止水。

 她的心没裂,只是好像从她的身上分开了,然后整颗完整地交给了马超然。“晓贞。”马超然重新睁开眼睛,轻轻地唤她。“嗯?”晓贞柔柔地回应着。“我们走吧。”“是。”

 晓贞立刻起身,飘然地跟着马超然,走出了舞厅。马超然住的地方比晓贞想像的要大很多。很豪华,很气派,就像是在皇宫一般。

 如果说马超然是数一数二的大富豪一点也不为过。像这样的一位富家子弟,身旁的女人应该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为什么还要到舞厅去泡马子呢?晓贞不想想太多。思考对现在的她来说,是一件困难的工作。莫名其妙地,她感到听话服从,令她的身心都有一种愉快的感觉。

 马超然带她来到一间圆形的房间。面积之宽敞,在放了一张双人和小小的吧台后,仍不嫌拥挤。晓贞同时注意到房间的地毯绒绒地比一般的要长很多。如果在上面打滚,应该会很舒适吧。

 马超然到吧台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了她:“放心吧,你现在已经完全听我的话了,我不会再对你下什么药了。”晓贞一口饮尽。

 烈酒穿肠的烧灼滋味美妙极了。她的酒量很好,这杯下去,只有暖身的作用,并不会醉她。只是如此一来,她更放松了。

 “我喜欢一见钟情的感觉,也喜欢品尝不同女子对爱享受的角度。”马超然黄酒下肚后,话开始多了起来:“喜欢的感觉有了,却因为不而不能直接上享受,那是多么扫兴的一件事啊…不过,有了“心裂音波”的发明,这种因为不而产生的心防距离就不复存在了。”

 他放起古典音乐,室内的气氛一时不但温暖,还更浪漫了起来。晓贞只是呆呆地望着他,没有任何的反应。的确,马超然对她而言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然而她此时此刻,她却没由来头地对他完全地信任。

 似乎只要他开口,她都会马上去做,而且尽量做到令他满意的地步。这样的感觉,很舒服,也很奇怪。舒服的是,她不用多想,只要完全照着马超然的话动作,就会感到非常的幸福愉快。

 奇怪的是,人与人的关系因为疏远或亲密,会有不同的互动行为产生。如果她跟马超然不,为何会对他言听计从?除了刚才在舞厅的一瞬间,她忽然将心交给了马超然外,晓贞得不到更好的解释。

 “一见钟情跟一见有冲动不一样喔。”过了好久,晓贞才开口:“最好对方也对你一见钟情,才会有爱的火花。否则现在的女生都很开放,像你这样的帅哥,相信有很多女生想和你发生‮夜一‬情的。”

 “呵呵…说的好。”马超然很欣赏晓贞不同的见解:“不过我只想将这一见的冲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罢了。况且,你是随便的女人吗?”

 晓贞不语。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此刻的她,根本分不清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冥冥中,她只想听话而已。

 “不过用“强力催眠暗示剂”或是“强药丸”去她人,就不对了。”马超然见晓贞的思绪有些紊乱,便自己开口接了下去:“至于我的“心裂音波”嘛…最起码不会让你有成为被害着的感觉,说不定,你还会享受其中哩…对了,说起“强力催眠暗示剂”知道这药的人不多,你是怎么知道的。”

 于是晓贞一五一十地把她和胡医师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原来你认识佑伟呀。呵呵…这下可有趣了。”

 马超然顿了顿,又堆起了笑容:“很高兴和你认识聊天…不过,现在先让我们好好地享受一下爱吧。”说完,他举起手掌在晓贞面前一挥,道:“晓贞,让你的幻想都奔放出来吧。”

 “你说什么…”经马超然这么一挥,晓贞还来不及把话说完,脸上的表情又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的心神也彷佛从这房间中飞离了出来,而进入了自己的情幻想世界中。

 那里有音乐,美酒,大鱼大,还有健壮高大的美男子。趁着晓贞沉浸在自己制造的幻境中,马超然开始上下其手地享受着这得手的猎物。这是他准备跟猎物翻云覆雨前,最钟爱的部分:晓贞动也不动地像座瓷娃娃般地任他触摸‮抚爱‬。

 他首先‮摸抚‬着晓贞的面庞,从脸一直摸到部。然后他把脸凑过去,恣意地闻着她的发香。少女柔顺有光泽的发丝和柔富弹的肌肤,使他的双手不愿有一秒钟的离开。

 晓贞虽然不胖,然而丰圆的体态和黝铜的肤让她看来有如运动员般结实的模样。马超然‮奋兴‬极了。***接着,他想除去她的小衣。

 马超然有些纳闷,小衣明明只有一颗纽扣,为何能够紧紧地包裹在身上。当他伸手解开它时,他得到了解答:原来在纽扣的后面,还隐藏着一排拉炼。

 这样的设计,的确让晓贞看来感无比。然而更让马超然‮奋兴‬的是,当他拉下拉炼的那一刹那,晓贞傲人的双峰,像是爆裂般地从里面蹦跳了出来。

 圆润而结实的形状,让马超然差点没掉出了口水。晓贞所穿的‮衣内‬,是前扣式一体成形的。强化尼龙纤维的质料,柔软而富有弹

 隔着罩,马超然尽情柔捏着晓贞的双峰,他还不急着把掉。在晓贞出现息反应前,他又顺势下摸到她的纤

 在丰的对比下,晓贞的柳显得更纤细了。马超然‮大巨‬的双掌几乎环捏住了晓贞整个部。要体会女人是水做的这件事,再也没有比柔捏没有丝毫赘的纤更来得清楚了。

 接下来的部位,是马超然看上晓贞的主要原因。一般东方女孩很少有这样高翘的丰。这使得她穿的丁字更深陷在股沟内,引人遐想无限。

 马超然足地挤了几下晓贞的股后,想要下探她的‮处私‬。无奈晓贞虽然全身放松,却仍直直站立,没有细让他染指伸手。马超然忽然心生一计。伸手钻进晓贞的七分紧身中,然后猛拉小后面裆交接的“丁”字部分。

 “啊!”的一声,受不了小细棉绳似的裆忽然缩紧深坎入股沟内,带来‮擦摩‬
‮处私‬无比快的晓贞,即使仍在幻境中,也忍不住地娇起来。

 这一声让马超然知道,晓贞已经完全进入状况了。于是他对晓贞说道:“是不是很愉快呢?”晓贞微微点了点头。她的神情依然呆滞,似乎沉醉在自己的情幻想世界中快要无法自拔了。

 “呵呵…最佳的药,其实就是自己的幻想啊…晓贞,告诉我你的美妙梦境吧。”马超然也碰过没什么爱经验或是情幻想的女生,不过显然晓贞不是这类型的女人。

 于是晓贞把她那酒池林的纵国度,巨细靡遗地对马超然描述了一遍。马超然听的是目瞪口呆,惊叹不已。晓贞果然是位不折不扣的豪放女,她所喜爱的爱场面,居然跟大部分较具攻击的男士不相上下。

 “晓贞,看着我…你在梦中想要了千百回的那位高大雄健的王子,不就是我吗?”他抓紧晓贞的肩膀,再度施展他那“魂锁”的功夫。

 霎时,晓贞原本茫然呆滞的双眸,燃起了熊熊的火:“啊…是王子殿下…原来这不是梦,王子殿下真的存在…求求您,殿下,快占有我。我想你想到快受不了了。”

 她的力道之大,不但挣脱了马超然的双手,还反过来紧抓他的肩膀。马超然运用“心裂音波”

 调戏妇女,也有一段时了。却从未碰到像晓贞这样狂野的女。不过在他的全盘控制下,晓贞依旧得听他的指挥:“晓贞,别急呀。如果你这样崇拜我,是不是该先崇拜一下我属于男的象征呢?”

 “这个自然,殿下。”晓贞对他猥笑了一下,立刻跪了下去,拉开了他裆的拉炼…从晓贞掏出马超然的具及把玩的方式,就知道她是很有经验和技术的。

 马超然很足于她的玩与‮逗挑‬。其实,从刚刚到现在,他的小弟弟已经有些蓄势待发了。所以晓贞只抚了几下,立刻翘起半天高来。马超然的茎既又长,差点没把晓贞吓呆过去。

 她鼓起了好大的勇气,才将它到自己的嘴里。茎没有味道,还有阵阵的芳香,马超然显然有备而来。 SanGwUxS.CoM
上章 迷滛倩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