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章 下章
 我爷爷的几个结拜兄弟也来了,还拿了好多东西往车上。我坐在姑姑的怀里向人群里望,终于在人群后面看见了东东。我向她挥手,她也向我挥手。车终于开走了,我虽然不愿意离开村子,但是对大城市多少也有点向往。

 姑姑大概这几天帮我家里收拾东西太累了,头靠在被子上睡了。我习惯的把手摸向姑姑的房,已经是秋天了,姑姑穿了一件羊外套,我摸的很是不,于是我先开姑姑的外衣,把手伸了进去。

 我的手很凉,姑姑的很温暖。姑姑大概是感觉到了有点凉意,就睁开了眼睛。看见我正在笨拙的掀开她的衣服,她笑了。

 她自己解开了外衣的扣子,出里面薄薄的‮衣内‬,我很容易的摸到了姑姑的头,手指开始不断的‮躏蹂‬姑姑的两个房,一下捏,一下,一下。“小龙,在哪学的,这么会欺负人!”姑姑说。

 “是你教我的呀!”我狡辩道。我这样了一会,便用舌头去姑姑的头,姑姑的头离开变得硬了许多,我用力的嘬,用嘴夹住姑姑的头,用力的拉扯,把头拉长了少许。

 我的手不断的另一房。姑姑的左手用力的按着我,右手摸向了自己的‮体下‬,我忽然想到自己曾经了东东的部,不知道姑姑的是什么味道,我把头下移,用手轻轻拉下了姑姑的子。

 那时候的农村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钱去做带,一般的子的都装的是松紧带。所以我很容易就下了姑姑的子。姑姑好像感觉到了,又睁开眼睛“小龙,你要干什么?”

 “我想看看姑姑的下面。”我一边说一边把姑姑的子拉到了小腿边,开始‮摩抚‬起姑姑的部来,姑姑没有来得及阻止就感到了快,头靠在被子上开始享受起来。

 我仔细的看,发现姑姑的下面比姑姑皮肤的颜色要深许多,不像东东的那么白,我用手拉着姑姑的两片用力的扯了一下,问道:“姑姑,这是什么呀?”

 姑姑笑了:“小龙,你还不知道吧,这个叫做,它就好像嘴一样。”“那里面的两个呢?”

 “下面大一点的是道,是生小孩子用的,上面那个小孔是用来的。”其实这东东已经告诉我了,只是具体做什么的不清楚,只知道用起来很舒服。“姑姑怎么不用呢?”我疑惑的问到。

 “姑姑也有呀!”姑姑一边说,一边用手翻开两片,我仔细一看,原来在两片之间稍微靠上面的地方有一小豆豆样的东西,红红的,很可爱。

 我一口就把那颗豆豆含在嘴里,姑姑‮体身‬又是一阵哆嗦,然后姑姑开始低声的呻起来,好像很舒服的样子,我用嘴用力的夹,然后又用舌头在豆豆上来回的转圈圈,姑姑‮体身‬开始上下的动,双手用力的按住我的头。

 我发现姑姑的道里出水了,于是右手轻轻的在之间‮摩抚‬,鼻子则用力的闻着姑姑部那又点臭,却又十分好闻的味道,然后我站了起来,褪下里子,出了八公分的茎。

 我的立着,眼张开着,两边的两颗胎记显得更加红亮。我说也没有跟姑姑说,就将茎对准了姑姑的道,用力的了进去。

 “啊…”姑姑开始叫出声音来。好在我们在最后一辆车的车厢上,两边又是柜子,车开动的时候声音很大,所以司机没有听见。

 姑姑手紧紧的扣着我的股,手指头在的眼周围来回的摸索,我的茎被夹的好热,好,我用力的出,用力的入,姑姑的道里的也是一下夹住我的茎,一下又放开,我上了天。

 “小龙…你…好厉害。…”姑姑已经说不出话了,姑姑的道感觉很宽松,不像东东的那么的紧,所以我了很长的时间还没有出来。

 我把头埋紧姑姑的房之间,手‮劲使‬的捏姑姑的头,姑姑也是用两条腿紧紧箍住我的后背,手指扣着我的眼,还不时的用鼻子闻自己的手指,来闻我的味道。

 “姑姑…我要了。”我说道,这个时候姑姑的道开始有节奏的收缩,突然姑姑的‮体身‬一,然后便放松的靠在被子上。我还在着。

 “姑姑…”我又叫了一声,姑姑赶紧用手扶着我的茎从道里拉出来,然后趴在我的面前,用嘴含住我的头上下用力的套动。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下全都进姑姑的嘴里。姑姑大口的喝着我的。然后又用舌头在我的包皮和头之间来回的动着,搜寻残留的

 “姑姑…我也要尝尝我的的味道。”我要求道。“小笨蛋,这不是,这是,要用力套动你的巴才有的东西。”

 姑姑一边说,一边把我楼在怀里,将嘴印在我的嘴上,舌头同我的舌头织在一起,我舒服的用手玩姑姑的房,舌头品尝这姑姑微微带有咸味的香舌。

 谁也没有想道,我和姑姑的第一次居然是在搬家的路上。我们穿好衣服,躺在被子上感受刚才的娱带来的快。***

 一觉醒来已经是九点多了,我起穿好衣服。在新家里只是住了几天,就基本上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早上不用家里人叫我,因为马路上的车的声音自然会叫我起来。

 今天家里人会带我去学校,运用爸爸和姑父强大的人际关系网,我被安排在城里的一所实验小学读书。我穿好了衣服,在姑父的带领下,来到了学校。这个学校不算小,各种设施基本上很齐全。

 校园中间有一棵大柳树,正是这棵树,给了我亲切的感觉。在这个楼房林立的大城市里,看到一棵树感觉都不一样。姑父带我走进了办公楼,来到了校长室。校长一见我姑父,连忙起身同我姑父握手。

 我的姑父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已经从一个小小的法庭主管升为现在的法院院长,我的爸爸则担任‮安公‬局的局长,妈妈也在检察院工作,公,检,法几乎都有很多人。

 这么强大的家族势力谁不给点面子。我姑父开始同校长谈起关于我读书的事情。“李校长,我的侄子来你的学校读书,以后还要你多照顾呀!”姑父说。

 “你说哪里话呀,吴院长,我们俩谁跟谁呀!放心,你的侄子就是我的侄子。”校长好像同我姑父是老朋友了。“他虽然是我的侄子。可是我家只有一个女儿,我已经把他当作我的儿子看了。”姑父轻轻的拍我的头说道。

 “是吗?好,我把他安排到我学校最好的班级,找最好的老师,怎么样够意思了吧!”吴校长得意的说道。“小龙你以后就好好读书吧。”姑父亲切的对我说。

 “我知道,姑父。”我回答得很干脆。两人寒暄一阵之后,姑父上班去了,吴校长领我来到了一年级四班的教室。他把班主任叫了出来,然后说:“这是我侄子,以后会在你的班里,你要照顾点。”

 班主任是个女老师,个子不高,人长的很白,大概30左右,她俯‮身下‬子看看我。“好吧。放心,我会教好他的。”说完领我进入了教室。

 从此就开始了我的读书历程。我不喜欢数学,只喜欢语文。成绩还不错,加上老师,校长的照顾,我在学校里人气很旺,是大家公认的好学生。

 转眼之间,我已经12岁了,在小学6年级,就快要上初中了,这天放学,我正要走,班主任把我叫住。“等下,校长叫你我带你去他那里。”老师说。

 我很不情愿,也没有办法。到了校长室,校长拿给我一套衣服,原来学校要换新校服。“小龙,来试一下,喜欢的话就全校都换,不喜欢咱就再选。”校长很亲切的对我说。

 “刘老师,你带他到隔壁去换衣服。”老师不太满意的样子,但是没有办法,只好带我去了。

 在隔壁的房子,老师把窗帘拉上,开始为我上衣,当时是夏天,我只穿了三件衣服,我最不喜欢的是内,因为它让我的茎不能自然的放着,只能向上放。

 但是也没有办法,如果不穿内我的茎就会把我的子支起一个包。“刘老师,你帮他试完就把门锁了,我有急事,先走了!”校长在隔壁喊道。刘老师听了更加不愿意了。

 “你快点吧,我要回家呢。”说完便下了我的子,这样我只穿了一条内,我茎的轮廓已经完全显出来了,老师看着我的茎,呆住了。

 “小龙,你的子里是…什么?”老师有点紧张的问。“还能是什么,是…是…巴。”我也不太好意思了。

 因为这几年里,我没有找东东,也没有见过姑姑,所以每次想她们的时候只有自己用手来套茎来得到快,一看见老师盯这我的茎看,我的起了有13公分左右。

 老师咽一口口水,轻轻的走到我面前,蹲‮身下‬子,轻轻的把我的内拉下。我的茎立刻站立在她的面前,她用手轻轻的‮摸抚‬,好像在‮摸抚‬一件宝物一样。

 然后用右手抓住我的头,左手上下‮摸抚‬我的包皮,她的脸上起了红晕,轻轻的用鼻子顶住我的头,用力的了一下。

 犹豫了一下,终于张开了口,将我的头含在嘴里,同时用双手紧紧的搂住我的股。“老师…好…好…舒服。”我也用双手紧紧的按住老师的头,同时开始慢慢的

 老师突然咳嗽了一下。“小龙,不要了,到我的喉咙里去了,你坐好,让我来。”老师说完开始用舌头我的头,又慢慢的滑到部,像吃雪糕那样来回的

 “唔…”我已经说不出话了,老师突然用她的牙齿轻轻的咬住我的头,同时上下的套几下。我到了极点,了老师一嘴。 sANgWuXs.cOm
上章 小龙的失眠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