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章 下章
 我也不清楚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有的记忆,印象中是4岁的时候。该曾经说我妈生我的时候很是麻烦几个钟头才把我生出。大家都说我肯定是个福将,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把我闷死。

 我是村子里‮生新‬儿中比较幸运的一个,虽然已经是81年,但是那时我们村子的条件不是那么好,所以‮生新‬儿的死亡几率比较高。我出生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是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

 可是,先天普通不算什么,因为我有一个不普通的后天成绩,就是我的小茎。因为有个偏方说童男的是一味很珍贵的中药,可以清咽,去火,润肺。

 所以,每天都有很多人等着我的,可是我也不是时刻都要的呀,所以他们就干脆把我举过头顶,然后用嘴来嘬我的小茎。

 一直到我4岁,有记忆开始。按道理说4岁了,应该没有什么人在来求了吧,可是求的人反而多了起来,‮女男‬都有。

 因为我的头上的道口两边各有一小块胎迹,看起来我的小茎好像是有眼睛和嘴一样,于是一些好事的人就说我的茎是条龙,村子里的人都管我叫做小龙,久而久之,小龙就成了我的小名儿了。

 我的更成了好东西,想想龙嘴里的东西还能差吗,所以来找我求的人有增无减。更奇怪的是已经有人给我提亲了,他们说哪家的女孩可以得到我的,全家都会一辈子幸福平安。

 那个时候的人新迷信呀。妈妈也是哭笑不得,我才4岁。记得一天,我的表姑来找我的妈妈,表姑30多了,有一个孩子,姑父在城里法庭做庭长。

 “嫂子,我最近有点儿烦躁不安,不知道怎么搞的。”“你呀,想你老公了吧。是不是几天没有做那事儿了?”表姑脸一红,点点头。“你呀,来找小龙求的吧。”妈妈说的很直接。“嗯…”表姑的声音有点紧张。

 “行吗?”“自己家的亲戚你咋见外呢,以后想要就来吧”妈妈到是很大方,大方的把我卖了。

 “我出去一下,小龙过来”我走了过来。表姑见妈妈离开了,就把我抱了起来。然后她躺在上,把我举高,张开最就把我的小茎含在嘴里。

 我感觉热乎乎的,可惜我没有。表姑等了一会,见我没有,就开始玩起我的小茎来。她重新把我的小弟含在嘴里,用舌头我的头。

 我感觉很舒服,小茎一下子就立了起来。表姑用她的舌头在我的头上划8字,然后舌尖抵住我的眼儿,用力的嘬。一边嘬,嘴里还发出声音:“唔…唔!”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这声音,我的小茎就越来越硬,也越来越翘,头紧紧的顶住姑姑的上鄂。

 姑姑把我放在头上一边我的小茎,右手放向两腿之间,来回的动着。另一只手在自己的房上不断的动,‮体身‬也来回的‮动扭‬。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我突然感到小弟一热一股热涌了出来,同时也有了意,一股在姑姑的嘴里。姑姑眼中闪出惊异的神色,然后把我的小茎从嘴中了出来。用舌头在嘴边了一圈。

 “小龙,刚才是你的童子呀!”我的言语能力还不是那么清楚,但是我却记住了那几个字。这时候妈妈回来了。

 “嫂子,小龙刚才出了童子呀!”姑姑激动的说。“真的?太好了。4岁半就有/你没有错吧!”

 “你自己看呀!”妈妈用手在我的小茎上一末然后仔细闻了一下。“真的呀。小龙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呀!”

 “妈,我要。”妈妈一听。赶紧拿来一个杯子,放在我的弟弟前,我一放松,一股放了出来,整整一杯。

 后来听说那杯被妈妈拿到村子里卖了,卖了一百圆。因为里面混有龙呀…姑姑从此就病了,当然是上火了,每次就来我的家,用舌头替我‮摩按‬小弟,来换取我的

 我很舒服,当然乐得接受服务了,只是以后每次姑姑都是‮摩按‬了我好长时间我才施舍给她我的龙。就这样我的故事开始了。

 ***4岁就这样,到了我6岁的时候,来找我取的人终于少了。我被全村的人轮我的茎,就这样在大家的照顾下,我的茎茁壮成长,大概起的时候有8cm了,一年1cm呀。

 中秋节的前天,我的爸妈去祭拜我的爷爷了。在我出生后不久爷爷就去了,临去前送我一个名字,振宇,意思是震动寰宇。

 呵呵,很有魄力的名字。不过大家都习惯叫我小龙了。我还小,不能和爸妈一起去,只有在家里,表姑当然来照顾我了。北方人睡炕,大家都清楚。

 那天晚上我睡在炕的左面,姑姑在右边,当天的炕特别的热。“姑姑。我这里好热呀…”“不要怕,来和姑姑一起睡。”说完,姑姑就掀开了被子,出她那娇人的‮体身‬。

 我的年纪毕竟还小,于‮女男‬之间的事情还不懂,因此也没有什么反映,就钻进了姑姑的被子里。以前我和妈妈一起睡总是摸妈妈的房,因此我也自然习惯的摸姑姑的房了。

 我的手一放上去,就感觉到姑姑的‮体身‬一震,大概是很久没和姑父做了,所以对异的‮摩抚‬特别的感。我用手指在姑姑的头上绕圈圈,感受这晕与指间‮擦摩‬所带来的细腻的感觉。

 随着我不断的‮擦摩‬,姑姑的头变硬了,我掀开姑姑的衣服,用最含住一只头,用力的嘬,想丛姑姑的房里

 “小家伙,姑姑都断好几年了,还这么用力的吃呀。”姑姑虽然这样说,可是并没有阻止我,而是仰着‮体身‬,把我放在身上。

 我就趴在姑姑的身上,一只手摸着姑姑的头,嘴里还不断的用力。姑姑的手摸着我的茎,轻轻左右‮摩抚‬着。我的脚刚好够到姑姑的部,那里已经了。

 姑姑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脚,便用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小脚,不断的在她的部不断的‮擦摩‬。摩的我脚好,好舒服。不一会,我就自动的用脚不断的‮擦摩‬着姑姑的部。

 突然,姑姑的‮体身‬一直,紧接着又放松下了,然后就一直的在。我松开了一直含着的头问到:“姑姑。你累吗?”

 “不累,小龙,你接着吃吧!”说完把手放在我的头上。就这样,我在姑姑的部睡了一晚。早上,我被憋醒了,于是就站在炕沿上往地下。姑姑也醒了,看着我因为憋大的茎,脸上出了吃惊的神色。

 毕竟上次见到我起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了。后,我又躺在姑姑的身边,茎一直着,没有下去,姑姑用手摸着我的茎问我:“小龙,我这样摸你,你舒服吗?”

 “很好受,姑姑,多摸一会吧。”姑姑用两只手换的摸我的茎,突然,她张开嘴,一口含住了我的茎。

 “姑姑!脏,我才完”“没关系,姑姑喜欢。”说完便开套我的茎,舌头不断的在包皮和头之间来回的,然后像我那样用力的

 我舒服的像上了天堂,我残留的和姑姑的口水混合在一,从我的头上下,又落到了丸上,还有一部分顺着姑姑的嘴到了她的房上,看上去就像早晨的鸭梨,挂着珠那样。

 不断的套使我的头发红,茎也不断的变热。终于在一阵快速的‮擦摩‬后,我出了我的在姑姑的口里。

 姑姑张开嘴,,口水了出来,落到了我的茎上,在我的头同姑姑的嘴之间形成了一道丝线。姑姑足的亲了我一下“再睡一会儿吧…我去做饭”说完穿好衣服下地去做饭去了。

 我躺在炕上继续享受着残留的快,又进入了梦乡。***中午的时候,我爸爸同妈妈回来了。他们同姑姑好像要商量什么事情似的,叫我出去玩。

 我走出了自家的院子,忽然听道有人叫我:“小龙,叫你呢!没听见呀?”我回头一看是我的堂姐东东,其实她也比我大不了哪去,爸爸就让我叫她姐姐,我的心里一直不服。

 “做什么呀?”我不情愿的回答。“我带你看好玩的去,去吗?”她眼中带着一丝神秘。“去就去,什么好玩的?”“马和驴打架了。”“什么?打架?”

 我来了精神“快走去看看。”说完,我和她走在了一起。就这样,我被东东拉着进了一家大发院子,我认识,这是我四爷爷的家。

 他是我爷爷的结拜兄弟,平时很疼我的。院子里一大群人正在吆喝:“把马牵过来!”一匹灰色的马被拉了过来,然后人们有牵来一条大黑驴。

 “好大呀,那是什么?”东东指着驴的跨下问我。“巴呀,我也有,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没它的大罢了。”“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正说着,那头驴行动了,它走到马的股后,轻轻的闻着马的部的味道。

 不一会就见它的起了,天!又,又大,又黑。像子一样。然后驴子猛的用后面两条腿站了起来,前腿搭在了马的‮体身‬上,跨部猛的一拱,整条茎就进入了马的‮体身‬了。

 我这时候开始为马担心,担心马会不会被拱死呀。不多是就听见驴子一声嘶叫,拔出了它的茎并带出了一滩黏,接着便开始撒了,那匹马也是一阵叫声后,开始排了。

 我突然有个想法,马可以这样,那么人不知道可不可以,我拉着东东的手,茎开始起了。我赶紧拉着东东跑出了四爷爷的家。“那马和驴看起来很舒服的样子。”我对东东说。

 “是呀,可是那马的眼怎么那么深,可以放进那么大的东西?”东东问我。“也许人的眼也一样呀!”“不一样吧,我那里有三个眼儿呢?”东东说。

 “我这里只有一个呀,让我看看你的眼好吗?”“在这里吗?”东东有些害羞“我妈说不能随便给人看的。”

 “那我也给你看我的巴,怎么样?”“好吧。”我拉着东东走进她家的羊圈里,靠着强站主了。东东慢慢下了子,没有完全,只是把拉道了‮腿大‬下。 sANgWUXs.cOm
上章 小龙的失眠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