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十五章 愤怒而无奈( 下章
 李茜猛的向大门扑去,可是太晚了,门锁咔嚓一声,死死的锁住了。李茜这才发现,向内开的房门上没有把手,光溜溜的,别说是已经锁死,就是没有锁自己也没有办法把门打开。

 正在这时,唰的一下,屋顶上的灯全亮了起来,把屋里照得雪亮。在昏暗灯光下呆了这么久,猛的一亮,李茜几乎什么也看不到了,就在她眨眼时,忽然听到李倩惊恐的叫道:“小心,姐姐。”

 李茜只觉得从左边一道冷风飞快袭来,她飞快的向后一缩,模模糊糊地看到一大的铁打在身前的地上,发出‮大巨‬的金属撞击声,震得她耳朵嗡嗡直叫,她这才发现地上是一整块钢板。

 她眨了眨眼,让自己适应强烈的灯光,然后伸手想捂住耳朵,就在这时,灯光突然全都灭了,才被强光刺过的眼睛,一下子什么也看不到,眼前只是一片白茫茫的,耳朵里还是刚才的嗡嗡声,李茜现在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

 在一片嗡嗡声中,她隐约听到李倩的惊叫声,但已经晚了,李茜只觉得拿的手一震,不知什么东西重重的打在手里的身上,她虎口一麻,手从手中飞了出去,不知掉到了什么地方,然后灯光再次全亮。

 李茜一手遮在眼前,让眼睛尽快习惯强光,另一只手握紧挙头,准备可能到来的袭击。“哈哈哈,李‮姐小‬,怎么样呢?你现在已经变成了我的阶下囚,老老实实的听话,我不会让你受太多的苦的。”

 房子里传出胡啸天得意的声音。李茜没有回答,她用眼睛搜寻着被打飞的手。“不说话?哟,你想要你的?哈,她就在左边的墙角下。刚才只不要给你一个教训,手里有并不代表你什么都能成。”

 按照着胡啸天的指示,李茜在左边的墙角下果然看到了自己的佩,她走过去,捡起自己的,走到屋门前,用把敲了敲,这才明白胡啸天的意思,原来不但是地板,连房门也是钢板制成的,看来这次自己的确是太大意了。

 “好,算你羸了。”李茜把手扔到地板上,走到李倩身边,低头看着锁住她手脚的铁环“你想怎么样?”“李队长果然是个爽快人,好,那我告诉你,你要你们姐妹作我的奴隶。”胡啸天说。“呸,你,你做梦。”

 李茜虽然从警多年,也有几次被人胁迫过,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下的要求,脸涨得通红。“怎么,你不想吗?我看你早就被无数个男人上过了,下面那张嘴就象公车车门一样,不过不卖票。哈哈哈…”胡啸天故意用下话来刺李茜。“你…”李茜气得说不出话来,索不去理他,专心观察李倩手脚上的铁环。“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李倩内疚的说。

 “别这么说,”李茜拍拍妹妹的脸蛋,趴在她耳边说“反正他们暂时不敢进来,过会一旦有人进来,我就抓住他们一个,我们再冲出去。”

 “李队长,别费心了,我们不会有人进去的。过一会只要你能听我们的话,按我所说的作,只要我手里有了一点能让你闭上嘴,不告发我们的东西,我们就放你走。毕竟让一个刑警队长消失,嘿嘿,动静还是太大了。”胡啸天猜到了李茜的心思,冷笑着说。

 “哟,这么简单。”李茜知道李倩身上肯定有‮听窃‬器,站起身来问。“对,只要你听话,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一定放你们走。”胡啸天说。“我能相信你的保证吗?”李茜问。

 “你必需听,因为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手里已经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本了。而且,如果我这样…”李茜发现从锁着李倩的椅子下,出一股白色的烟雾。

 “毒气。”李茜吃惊的叫了一声,连忙用袖子挡住自己和妹妹的鼻子。“哈哈哈,不要紧张,这不过是普通的干冰而已。如果我想倒你,有的是无无味的药,让你根本察觉不到。”胡啸天戏耍着李茜,大笑着说。

 “哼,你说,你要我做什么?”李茜问。“就是这个。”说着,在李倩对面升起一张边的放着一个小箱子。李茜走过去打开箱子:“啊,你混蛋。”

 她一把把箱子丢在地上,箱子里滚出一大的假具,形状与男人的茎完全相同,上面还布了大大小小的突起。“哼,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胡啸天哼了一声。突然,在李茜和李倩之间升起了一道大的铁栅栏,把两人分隔开来。

 “姐。”“小倩。”两人都惊叫起来,李茜扑到栅栏前,用力摇着,可是根本摇不动。这时随着一阵嗡嗡的响声,李倩那边的天花板裂开了,一支大的机械臂伸了出来,在机械臂的尖端有一个飞速旋转着的钢锯,尖锐的锯齿旋转时发出尖利的声音。

 “姐姐,”李倩惊恐的看着锯片缓缓的向自己移过来。“小倩,小倩。”李茜叫着,拼命摇晃着铁栅栏,但冰凉的铁杆一动不动。

 “住手,住手。”机械臂在离李倩的左臂不到30公分的地方停住了“李队长,怎么样啊,如果你不按我所说的作,过一会,你就会有一个象蜘蛛,啊不,章鱼一样的妹妹了。

 哈哈哈…放心,我的手艺很好,不会有两条腿细不均的。”胡啸天的声音在屋子里回着,轻松的语调更现出无比的残酷。

 “你,你这个畜生。”李茜骂道。“畜生,不,是猛兽,记得吗,我是老虎。”胡啸天笑着说“现在,你自己决定,是听话还是我动手。”“你,好,说,你要我作什么。”李茜咬着牙,恨恨的说。

 “很简单,请李队长象平常那样,自己找点乐子。”

 “乐…你无,我绝对不会作的。”李茜回头看了一下滚落在地上的东西,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脸涨得通红,愤怒声音里夹杂着一丝少有的羞涩。

 “哟,难道说我们的李队长没有手过,还是说这些东西不能足你。”“呸,好我这样作,我就,就‮杀自‬。”说着,李茜把顶在了自己的太阳上。

 “好,好吧。”胡啸天见李茜想‮杀自‬连忙说“那我们就换个条件。”他知道仅靠几段录像是无法控制住李茜的,刚才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伎俩,为了让李茜能更容易的穿进自己的圈套里罢了。

 “好,你说。”李茜放下,她并不敢真的开,毕竟那样可能会让妹妹受更多的痛苦。“只要你能保护好你妹妹,我就放了你们。”

 随着胡啸天的声音,那张重新沉入了地下,新升上来一个奇怪的装置,它就象一般的健身器,不过形状很特别,在地板上有把手和脚蹬,如果要把手脚放进去,人就会象狗一样撅着股趴在地上,而且在部还有一个小小的触杆,而脸前是一个奇怪的面具。

 “这是什么,”李茜警惕的看着那个奇怪的东西。“李队长,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能在这东西上站上二个小时,我就放了你们姐妹,不过你看好中间那个触发的开关了吗?如果你不能把它顶上去,那边的电锯就会落下来。

 只要你有足够的体力,我就放过你们。这个条件够优厚了吧。”“哼哼,你想把我骗上去,然后再把我锁起来,那样我就只能任你摆布了。我不会上当的。”李茜冷笑着说。

 “不会的,你看那些把手和脚蹬边没有什么的锁扣,你放心,我老虎说话算数,决对不会作那种事的。而且如果你不上去,嘿嘿。

 “说着,机械臂又开始下降。李茜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自己不马上站上去,妹妹的胳臂可能就会废了,虽然她也想过这只是一个圈套,胡啸天不一定会真的把李倩的胳臂劈开,但是她不敢赌,毕竟那是自己的亲妹妹,自己唯一的亲人。

 “好,我做。”李茜说着站到了那个东西上,双脚踩在脚蹬上,弯抓住了把手,然后用力提,将那个触发开关向上顶起来。

 果然,机械臂的下降缓缓的减慢了,但并没有停止。李茜看着眼前的面具,里面还有四个小小的触点,她知道如果自己把脸贴上去,就会完全丧失眼力,但是现在的情况让她不得不这样作,她咬紧牙,把脸埋进了面具里。

 李茜眼前一片漆黑,失去视线后,人的其他感觉变得更加的感,她听到锯片渐渐停止了,那令人心悸的声音消失了。“姐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李倩带着哭音说。

 “没什么,小倩。”李茜说着“告诉我,那东西距离你还有多远。”“嗯,已经升高了一点,大约还有20厘米的样子,然后就停住不动了。”李倩说“锯片也停了。”

 “是吗?”李茜说“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被他们捉住的。”“我是,啊,又动了。”李倩的声音突然又转急了,电锯的尖啸声也再次响起。

 李茜这才发现自己双脚的脚蹬下降了,上的触点也没有刚才那么有力,她连忙踮起脚尖,用力顶着那个触点,才让那声音停止,不过这个弯踮脚的姿势很费力,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小,小倩,不要说了。我问,问你,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李茜只着提着气,小声的说话。

 “他们没有对我怎么样。姐姐,你小心啊。不要管我了,你自己逃出去吧。”“别,别说傻话,我怎么,怎么会放弃呢。”李茜安慰着妹妹。

 “可是,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李倩突然惊慌的叫道。李茜听到身后的门打开的声音,她的心一沉,知道有人进来了,可是现在自己完全被固定在这个奇怪的架子上。

 虽然手脚上没有任何的锁链,但是只要自己的手一松就会给妹妹带来终身的伤害,自己甚至连动一下头都不成,这种完全的无力感,让李茜愤怒而又无奈。

 “嘿嘿,李‮姐小‬,不要叫了,你姐姐也是为了你好。”身后传来的是胡啸天的声音。“你要干什么,不过走过去。”李倩尖叫着,但是她自己也是被完全固定在诊疗椅上,丝毫动弹不得。

 李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左腿膝盖上重重的被打了一,她能感觉到膝盖骨已经完全碎了,‮子身‬一歪就要倒下,她连忙双手一撑,可就在这时,右肘上又是重重的一

 “啊,”李茜惨叫一声,她几乎听到了臂骨被打折时的声音,强烈的疼痛让她几乎要昏厥过去。但为了妹妹,她挣扎着想顶住那个背后的开关,但仅过了几秒,就力不从心的倒在地上。

 “啊,你,你卑鄙,无。”“对啊,我是罪犯嘛,你看到过不卑鄙不无的罪犯吗?”胡啸天笑嘻嘻的说着,手里的铁再次狠狠的打在李茜那只完好的腿上,满意的听着膝盖骨碎裂的声音。

 “啊,”李茜几乎要痛昏过去,但是‮体身‬的疼痛无法抵抗心灵的痛苦,她看到那只电锯正缓缓的向下移动着,飞速旋转着的锯刃即将入妹妹的手臂里。

 “姐,救我。啊…”李倩一句话没说完,那电锯就猛的落下,鲜血飞溅,李倩长长的惨叫一声,昏了过去。“小倩,不要,不要。”李茜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哀鸣,大口鲜血从口中出,眼前一黑也昏死过去。

 (全书终)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