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十四章 下章
 李茜猛的冲上一步,手紧紧顶在男人的下“说谎的话,我就让你下面没有了。”“别,别动手,我,我还你,还你。”钱维生双手高高举起,脸色苍白的说。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李茜收起,钱维生踉踉跄跄的走到柜子边,取出一盘录像带,递给李茜。“小倩,是这一盘吗?”李茜把带子交给李倩。

 “嗯,看样子象,不过姐,我想还是看一下比较好。”李倩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说。“对,”李茜点点头“嘿,你家里应该有音响吧,在哪里?”“在,在,在这。”钱维生擦着头上的汗,把两人带到隔壁一间屋子里。

 屋里放着一套高档影院,李倩把带子进了录像机中,钱维生哆里哆嗦的站在一边,让李倩和李茜坐在正中的椅子上。

 “小倩,这家伙还真懂行,我看这套影院真不错,等下次津贴来了,我们也凑钱来一套。”李茜在柔软的沙发椅上调整了一‮身下‬子,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看着屏幕说。等了几分钟,屏幕上仍然是一些滚动的条和块,李茜有些不耐烦了。

 “小倩,这家伙是不是在骗咱们。”“没有,绝对没有,您再等一等,我的带子片头比较长。”钱维生急忙说。“姐你仔细看,注意到了吗?那个红块的运动,它好象有规律。”李倩说。“是吗?我没注意。”李茜盯住了在屏幕上移动的红色方块。

 “是啊,姐,你要注意,它的运动是多么的规律,让自己的呼吸也跟上这种规律。”李倩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而有惑力。“嗯,的确是的。”李茜的眼神被块牢牢的吸引住了,不知不觉地跟随李倩的导。

 “对,当块到达左边时,呼,到右边了,。对,呼,,呼,。”李茜半躺在椅子上,按照李倩的话,调整着呼吸。“每一次呼吸后,‮体身‬都会更轻松一点,对,放松,什么都不要想。放松。全身心的放松。”

 李茜的‮体身‬随着妹妹的声音渐渐放松,原先绷紧的肌也松弛下来。“姐姐,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什么也想不起来,你最关心的就是找到录像带。”

 “录像带?”“对,就是眼前这盘。你看着那个块,它会带给你最深的舒适感。”“舒适…”“好,听着,当我倒数到0时,你会陷入更入的睡眠中,你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不能想,只是能听到我的话。听懂了吗?”

 “为什么?”李茜突然问。李倩吓了一跳,她没想到李茜居然会在这时反问,但当她看到李茜的眼睛还是闭着的,而且声音中也没有丝毫的不快,知道这只是李茜多年来的自然反应而已。

 “没有啊,这样你才会舒服,姐姐,我是你最关心的妹妹啊,我是不会骗你的。睡吧。”“嗯,嗯。”李茜不再说了,呼吸更加的迟缓。“5,4,3,2,1,0。”李茜的呼吸平缓而舒长,眼球在眼睑下微微的转动着,‮子身‬一动不动。

 “你现在正在作一个好梦。”“梦,嗯。”“对,一个你最想的好梦。你又回到了5岁,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很高兴,因为你今天5岁了。”

 李倩向站在门边的钱维生投去一个诡异的微笑。钱维生站直了‮子身‬,脸上猥琐的表情一扫而光,笑着回应李倩。

 “我5岁了。”李茜‮奋兴‬的回答。“对,当我数到10,你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妈妈,记住喽,妈妈就站在你眼前。”“妈妈…”李茜喃喃的说。“1,2,3,…8,9,10。小情,看看我是谁。”

 李茜睁开眼,看着眼前的李倩,嘴抖了几下,没有说出声来。“叫妈妈啊,怎么,想不起来了。”李倩温柔的说。

 “妈妈,可是你怎么这么漂亮呢?”李茜奇怪的问。“你忘了,妈妈才去作过美容啊,来乖,妈妈带你去乐园玩。”李倩拉住她的手,笑着说。“哟,好啊,我们去乐园玩。”李茜高兴的说。“小情,叫爸爸。”钱维生走过来,笑着说。

 “你?”李茜回头看了一眼李倩迟疑着。“爸爸出国去了好久,还不叫。”李倩催促说。

 “爸爸。”李茜扑到钱维生怀里,甜甜的叫着。“乖,乖,好女儿。”钱维生抱着高大的李茜,手不自觉的捏着她丰股“长这么高了。”

 “讨厌,爸爸,你好坏。”李茜叫着,不依的‮动扭‬着‮体身‬。“好了,不要闹了。我们快点走吧。”李倩打了钱维生的手一下,瞪了他一眼,把李茜拉过来,向外走去。

 “是,是。”钱维生悻悻的回答着,跟在后面。三个人来到楼来,钱维生驾车,车子一直向郊外开去。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车子来到了郊外的一所大楼前。

 李茜被李倩哄下了车,来到了楼里的一间大会议室里,在长长的会议桌后,背对大门坐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小胡,看,我把这个丫头带来了怎么样?”李倩‮奋兴‬的说“这下你服了吧。”“呕,是吗?”

 胡啸天回过头来“就这么容易。”“嘿嘿,我在她房里撒了魂香,她的意志力脆弱极了,现在,哼哼,我可是她妈呢。来叫妈妈,好女儿。”李倩得意的说。

 “是啊,我的好妹妹。”李茜清醒的声音在李倩身后响起“你,得意得太早了。”***李倩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她缓缓的转过身。李茜的手正指着她,而钱维生又是一脸油汗的站在一边,嘴里哼哼叽叽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你妹妹的。”李倩问。

 “开始我还真的被你骗过了,但就是刚才,在咖啡厅里我就认定你不是小倩。第一,小倩从来不喝酒,不论是如何劝也不成,因为她有酒疹,闻到酒气就不成。

 第二,如果真发生那种事,她会先将那个家伙打个半死,然后再打电话给我,让我把他抓起来,而绝不会哭。

 第三,当你扑到我怀里时,我闻到了淡淡的药香,这是经常和‮物药‬打交道的结果,小倩是不可能有的,第四,你的围要比小倩大得多,这一点我能确定。所以当时我就发现你不是小倩,所以我就加了小心。”李茜说。

 “那你怎么会躲过我的催眠?”李倩不干心的问。

 “你知道这一个星期以来我在‮国美‬学什么吗?反催眠。因为最近催眠作案急剧增加,尤其是上次的张晶事件,我从录像带中发现张晶很可能被人催眠,所以我才专门前往‮国美‬FBI训练营,进行反催眠训练。没想到才回来就有用了。”

 李茜说“说,你到底是谁?”“哈,算我失策,你羸了。我叫凯曼,想必李队长有所耳闻。”凯曼靠在桌子上,悠闲的说。

 “想不到是大名鼎鼎的黑曼巴,看来我这次还真是备受关注呢。”李茜看了一眼桌子另一头的胡啸天“既然她叫你小胡,那你就是老虎喽?”

 “不错,老虎胡啸天,请多指教。”胡啸天优雅的一欠身。“好了,话都说完了,说,我妹妹呢,你们把她关在什么地方了。”

 李茜一摆手里的,大声喝问。“不要着急,你看,我们现在手里都没有武器,既然计划失败了,我们服输,现在我就带你去找你妹妹。”胡啸天说着站了起来。

 “慢着,”李茜从口袋里拿出手铐,向钱维生一招手“过来。”“啊,啊,什么事?”钱维生忙不迭的跑过来。

 “你把她铐在那里。”李茜把手铐丢给他。钱维生接过手铐,走到凯曼面前,尴尬的看着她。凯曼什么也没说,伸手让他把自己铐在了桌子上。

 “好,你过来。”钱维生走到李茜身边“转过身去。”他才一转身,李茜用手把重重的打在他头上,钱维生哼了一声,软瘫在地上。啪啪啪“好,好,果然够果断。”胡啸天坐在那里,看着李茜把两个人都打倒,一动不动,反而鼓起掌来。

 李茜走到他身边,用一指:“起来,少废话,带我去见我妹妹。”“可以,不过你不要后悔。”胡啸天顺从的站起来,向外走去。

 “哼,后悔的是你们,你们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李茜推了胡啸天一把,然后回身把会议室的门牢牢锁死。隔音的房门使别人无法听到屋里凯曼的求救声。胡啸天领着李茜来到楼阁尽头,伸手在墙上一按,墙上裂开了一条

 胡啸天拉开暗门,回头说:“李‮姐小‬,虽然令妹就在下面,但我劝你还是回头吧。否则走下去,你会后悔的。”“呸,你别想骗我,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有什么技俩,都拿出来吧,我不会怕的。”李茜摆了摆手“带路。”

 “哼哼,那就别怪我了。”胡啸天说着,走了进去。李茜紧紧跟在他后面,阴暗的通道里泛着气,昏黄的灯光把两人的影子映在墙上,拉得长长的。

 走了好一会,来到走廊尽头的一间屋子门前,胡啸天把手放在门口的识别器上,一道蓝色的光芒扫描过后,门咔的一响,向内打开了。“进去。”李茜在他背上推了一把,两人走进了房里。“小倩,小倩。你在吗?”

 屋里灯光阴暗,李茜一叫一边找。在屋子正中,放着一张宽大的诊疗椅,在白色的被单下,一个人发出呜的叫声,回应着李茜的呼唤。

 “小倩,别怕,姐姐来了。”李茜扑到椅子边,一把掀去被单。被单下,李倩的四肢被大的铁环牢牢的锁死在椅子上,她还穿着那身淡黄的休闲装,苍白的脸上泛出激动的红晕,她挣扎着,摇着头,被布卷堵住的嘴里发出呜的声音。

 “姐,小心,别让他跑了。”李茜一把李倩嘴里的布卷掏出来,李倩就大声叫道。“糟了,”李茜知道自己犯了个大错,只顾关心妹妹,忘了胡啸天。她回身看到屋门正在缓缓的关闭起来“住手。”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