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十三章 下章
 李茜看着自己的‮体身‬,多年来的锻炼造就了强健的‮体身‬,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

 虽然常在头下暴晒,但皮肤没有丝毫的糙,仍象上好的的丝绸一般细腻,不大的房尖,即使平躺着也不会变形,修长的‮腿大‬上强健的肌更增添了一种力量的健美。

 一头乌黑的短发现出她好强的个性。李茜的手慢慢的‮摸抚‬着自己的‮体身‬,当摸到部上的一块疤时,她的手指微微的发抖,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那是一块不大的圆形小疤,就在左上,颜色暗淡,可以看出那是很久以前的老伤了,在她雪白的皮肤上,那就象是白玉上的一点微疪,十分的醒目。

 李茜摸着那块伤痕,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那个恐怖妈的夜晚,父亲抱着妹妹,母亲拉着她一家人欢乐乐的从剧院里走出来,爸爸不停的逗着妹妹,妈拉着自己,边笑边说,然后是一声响,把这一切全打碎了,‮弹子‬穿过了父亲的肩膀,把他打了个跟头,就在倒地的一瞬间,他猛的转身,让妹妹在他身上。

 然后是连续不断的声,李茜被妈妈紧紧的抱在怀里,她什么也看不到,只是一个劲的发抖,低声的啜泣。

 父亲的声很快就停止了,然后又是几声,接着她只觉得上一痛,紧抱着她的母亲的手渐渐的松了,她那时只有十几岁,当‮弹子‬击中她的那一刻,她突然长大了。

 她随着母亲的‮体身‬倒在那里,双眼微闭,咬牙硬忍住上的疼痛。在昏暗的灯光下,她一一记住走过来的凶手。那些人看了她几眼,以为她死了,就转身离开了。李茜并没有哭泣,只是抱住了妹妹,爬到街边求救。

 那几个凶手后来都落到了她的手里,被判了死罪,为父母报了仇。但是那颗穿过母亲‮体身‬中她的‮弹子‬在她身上留下的一道伤痕却常常让她想起那一幕。

 “姐姐,你洗好了没?快点,饭要凉了。”李倩的叫声打断了李茜的回忆,她连忙把身上擦干,穿上李倩放在筐子里的换洗衣服,走出了浴室。“好慢啊,姐姐。我知道你最爱吃我作的饭,今天多吃一点。”说着,李倩盛了一碗饭放在桌上。

 “哟,今天你怎么这么高兴啊?每次让你做饭,你都不情愿,今天怎么会这么…嗯,告诉姐姐,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李茜说着,坐到桌边,夹了一筷子鱼“不错,有长进,味道比原来好多了。”

 “姐,”李倩娇嗔的叫了一声“也没什么大事,我找到一个新工作,后天就上班了。”“真的只有这些?”李茜斜瞟着李倩,笑着问。“当然,当…然只有这些,不是…不是这样,还有什么?”李倩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红了脸。

 “哼,我看是上次那个,那个谁来信了吧?”李茜咬着筷子,笑问。“姐…你,你看你,说什么啊。”李倩的脸更红了。“唉,你都这么大了,我还管你吗?不过,他长得怎么样,你说过要带回来让我看一下的。”李茜说。

 “还说我,姐,你比我大好几岁,你还不着急,我急什么。”李倩偏过头说。“别打岔,说,他是干什么的?姐姐也想早一点看到你穿婚纱的样子。”“不要说了,姐,我这次的工作就是他帮忙找的,过几天我会把他带来给你看的,好不好?求你了,姐,别再问了。”李倩哀求道。

 “好,不问了,你啊,等你走了,就剩下姐姐一个人了,你可要多回来看看我啊。”李茜说。“姐,看你说的,好象你已经几十岁了。姐,你也早点找个心爱的人啊,我可想早点从姐夫那里要点红包呢。”李倩笑着说。

 “坏丫头,再说,看我不打你。”李茜少有的红了脸,笑骂道。两人高高兴兴的吃完饭,李茜又说起这次去‮国美‬的训练,李倩说了一会,就催李茜早点睡觉,她帮李茜铺好被子,点起一支细细的线香,一股淡淡的幽香飘散在空气中。

 “嗯,好香,这是什么香啊?”李茜了几下问。“这是我新买的,怎么样姐姐,好闻吗?”李倩问。

 “不错,谢谢喽。”李茜说着躺在上。李倩走到门口关上灯,在微弱的光线中,她盯着上李茜娇好的曲线,脸上现出一丝冷笑。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李茜回来已经两周了,当她回来的第三天,李倩就到新的电视台上班,了。五天前,李倩打电话回来说,自己将参加一个节目的制作,要出去几天,李茜也没在意。

 这天,当她正在办公室里整理最近的档案时,突然电话铃响了。“喂,你好,我是李茜。”李茜抓起电话问。“姐姐,是我,你一定要救我。”电话里传出李倩的哭音。“小倩,怎么了?”

 李茜大吃一惊,大声叫道。“姐姐,你身边没有人吧?”李倩问。“对,怎么了,你快说。”李茜着急的问。

 “你不要告诉别人,先请假出来一下,我在第六大道的问情咖啡馆等你。姐,我求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求你了,你一定要答应我。”李倩哭着说。

 “好,小倩,你别急,我这就去。”李茜放下电话,想了想,拔出里的手,把‮弹子‬顶好,套里,然后穿上大衣,对同事说了一声,就急急忙忙的赶向咖啡馆。

 李茜一走进咖啡馆,就看到角落里李倩正在向她招手,连忙走了过去,李倩已经点了两杯咖啡,当送咖啡的‮姐小‬走了以后,李倩只是低声的啜泣,不肯说话。

 她头发蓬松,脸色苍白,眼圈发黑,明显已经几天没有睡好了。“怎么了,小倩,告诉姐姐,出了什么事?”李茜柔声问“是不是老板欺负你了?”

 “嗯,”李倩点了点头“姐,我好笨,我好傻啊。”“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茜拍拍她的肩膀安慰说。

 “那天,我们总编说我们要拍一部广告,说是去北边的温泉取景。到了那里后,先是拍片,前天晚上,吃饭时,总编说为了庆祝拍片结束,大家都要喝一杯,我本说不喝,可是总编说如果不喝就是看不起他。”李倩低声说。

 “那你就喝了?”李茜问。“嗯,喝完后,我就觉得头昏眼花,他说送我回去休息,可是,可是,”李倩说着,又哭了起来。

 “说啊,别哭。”李茜坐到妹妹身边,搂着她,轻声安慰着。李倩哭了一会,把眼泪擦干说:“当我醒来时,却发现他就在我上,我,我被他‮暴强‬了。”

 “什么?”李茜不高声叫道“那你为什么现在给我打电话。为什么不当时就报警。”“姐,姐,你小点声。”

 李倩害怕的拉着李茜的胳膊“我当时说要去告他,可是他却拿出一盘录像带。原来他在我的酒里下了三人份的药,我当时就象个疯子一样和他做。他说,如果我去报警,他不但要把录像带公开,还以此为证据,说我诈骗。

 我没办法,想回来找你,他却把我绑了起来,然后他把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打发走了,说是要和我加班,所以我才一个人和他留下的。

 等大家都走了,他才放开我。为了不让我跑,他把我带到他的公寓里,把我所有的衣服都锁了起来,每天都来强我。昨天趁他睡了,我才逃出来。姐,我…我不想活了。

 “李倩说完,一头扎在李茜的怀里大哭起来。“小倩,我可怜的妹妹。”李茜拍着妹妹的背,眼眶也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讨回这个公道。”“姐,你能不能先把那盘带子要回来,不然一公开,我,我还怎么活啊。”李倩泪眼婆梭的说。

 “嗯,对,只有这样才成。”李茜想了想说“好,我们就去那家伙的公寓,你给我指路。”

 “好的。”李倩把钱丢在桌上,拉着李茜的手,走出咖啡馆,上了李茜的车,向城外开去。按照李倩的指点,车子停在一幢豪华公寓楼的地下停车场里。李倩带着李茜来到了14层。

 “小倩你先去按门铃,等他开门后,我们再一起冲进去。”李茜小声对妹妹说。“嗯,”李倩点点头,按响了门铃。“哪位?”门边的应答器中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总编,是我,李倩。”

 “你?回来了。好,我这就开门。”随着话音,门锁卡的一声打开了,一个男人拉开门,探出头来“你怎么才回来?咦,那个女人是谁?长得好漂亮啊。”

 “你让我进去。”说着李倩推开门,带着李茜走了进去。“哎,哎,你要干什么?”男人连忙锁好门,追了进来“李倩我告诉你,你给我好好听话,不然,哼哼,你知道我手里有什么。”

 “这位先生,请问你怎么称呼?”李茜淡淡的问。“我,钱维生。”男人高傲的回答。“钱维生,生为钱,嘿嘿,果然是人如其名。”李茜不屑的冷笑“钱先生,我劝你还是把东西出来,然后老老实实的跟我到警局去打官司,不然小心吃苦头。”

 “哈,你当我姓钱的是吓大的。你也不打听打听,这一带老子有多少小弟。”“小倩,他是电视台的总编,不会吧?”李茜无奈的看着妹妹。“是啊,他还说他台里的片子传播到各处,卖得很好呢。”李倩说。

 “哈,知道吧,我台里个个都是好货,象‮姐小‬你这样的也来拍个片子如何,片名就叫姐妹情深一乐,一定能大红大紫。”钱维生不知死活的说。

 “小倩,我,唉,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这是‮VA‬电台啊,你也来,你傻了啊。”李茜一脸无奈的看着妹妹。“人家只是听说薪水高,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嘛。”李倩委屈得几乎要哭出来了。

 “好了,‮姐小‬,我不说什么了,你的带子还在我手上,只要你能说服你姐姐也和我们拍一部,我就…啊,你干,干什么?”钱维生才说了一半,李茜一把把出来,在他嘴里。

 “闭嘴,笨蛋。知道我是谁吗?我,姓李,李茜,道上的兄弟应该告诉过你吧。”李茜慷懒的声音里,透出无限的迫力。“李,李茜,红阎王。”男人含着管,哆嗦着说,脸上冷汗一颗颗的渗了出来。“对,看来你还上道。”

 李茜把拔了出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脸“现在,乖乖的把带子出来,和我去‮察警‬局,自首后我会让你在狱里有个好位置。不然,嘿嘿,你就打着石膏出庭吧。”

 “我,我,”钱维生一张肥脸上是油汗,手哆嗦着,不知说什么好“带子,带子我给那个老板了。不在我这里。等一回来我就给你送去。啊,不要。”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