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十二章 下章
 李倩泣着,她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事情,但她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了,而这一切为什么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呢?她不清楚,也不想清楚,因为刚刚注的药水让她最感的头和蒂传出无数蚂蚁啃咬的强烈麻,那种深入骨髓的已经占据了她的脑子,让她彻底的失了自我。

 (下面以胡啸天的视角来写,我即是胡啸天)“各位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大家好。下面有请康乐精神病医院的胡啸天医师来演讲,他的题目是‘亢奋与神经分裂’,请大家。请。”

 主席说著作了个邀请的手势,我站了起来,在热烈的掌声中走上了讲台。“谢谢主席先生,谢谢大家。我的题目是‘亢奋与神经分裂’。亢奋是内分泌系统紊乱造成的,而神经分裂多是由于遗传或是社会经历造成的,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样的联系呢?请听我一点点的解释…”

 我说着,看着台下那一排排坐椅上的人们,这些人当中有不少都是我的未来的客户呢,我想,听了我这个报告的人至少有几百了,每次演讲完后,都会有些大富豪以学习为名,到我的医院里去,在那里,地下五层的宴会厅里,他们会体会到真正的亢奋者的乐趣,大把大把的钞票也会送到那里,然后他们会把自己的秘书、太太,甚至是女儿送来,让她们也变成听话的亢奋者,哼,伪君子,都是伪君子。

 我嘴里说着,眼睛开始扫视台下的人们,那个白头发的教授前天才去研究过那个歌星的道,说是检查一下她的‮奋兴‬程度。

 啊,赵总,我认得,货运公司的大老板嘛,怎么,身边又来了个新秘书,嗯,看样子还没调教过,怪不得他预约了后天进行检查。呀,李局长也来了,堂堂‮察警‬局长却是个‮窥偷‬狂,上次那一套顶级的针眼摄影机用得如何呀。

 吴社长,你这个著名晚报的社长居然会来这里,嘿嘿,谁会知道,你这个大文化人居然把老婆和女儿都调教成了奴呢?你们这些人个个都有‮份身‬有地位,却是我这个见不得光的人的坐上客,哈哈,真是可笑。

 “理论就是这样了,这次我带来了一个‮实真‬的病例。李护士,把她推进来吧。”随着我的话音,李护士把一张盖着白色布单的诊疗椅推到了台上,她向大家点头示意后,就退了出去,当后台的门关上前的那一瞬,我看到一只手抓向她圆润的股,一声低低的女人的笑被快速关闭的隔音门打断了。

 “现在,我就用‮实真‬的病例给大家解释一下,如何判断这种症状。”说着,我走到诊疗椅前,抓住被单,忽啦一下,单子被我一把拉了下来,嗡,台下立即爆发出一阵嘈杂的,低低的议论声。

 被单下是一具完美无比的体,年轻的肌肤雪白细,一对丰房上两颗紫红色的头立在上面,象一双新鲜的草莓,平坦的‮腹小‬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中间圆圆的肚脐更加了一点娇媚,两条‮腿大‬修长笔,弯成M形后,两腿间的花园吸引住了在座的所有人的眼光。

 两片鲜间半透明的水正缓缓的出来,随着她的呼吸,两片也一张一合,在呼唤着有人来安慰,淡紫核完全翻出了包皮之外,上面沾水,反着灯光,下面褐色的‮花菊‬一收一放,细密的皱纹表示那里还没有人真正的开垦过。

 只是女人的脸完全被面具遮住了,除了一头乌黑的长发什么也看不到,不过从面具下传出的微弱呜声,让台下的人都明白如果没有口球,他们将会听到完美的叫。

 “请大家放心,这是我最新的一个病例,”也是你们今晚最新的‮物玩‬“她送到我们医院已经三天了,我们对她进行了多种检查了治疗。”调教已经完成了,你们可以出价了。

 “这个病例很特别,一般来说亢奋多是由内分泌失调引起的,造成女过于旺盛,不过很少会使人失去自我意识。不过她却是由外因引起的,直接原因就是大量药的使用。”

 台下传出一阵嗡嗡声,我等待着,看到雪白的体再次‮动扭‬挣扎。

 “她是由于男友说她冷感而受了很大的打击,于是就到地下商店购买了不少烈药,不过由于不知道药的强弱,几种‮物药‬同时使用造成了极大的副作用,再加上没有及时造成整个人被完全崩溃,现在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对‮体身‬的控制。”

 说着,我抓住那对房,从四周向中间榨,紫头中,一丝白色的了出来“现在虽然她没有怀孕,但房已经开始少量分泌汁,这是亢奋的第一个特征,随着病情的加重,汁的分泌量会逐渐加大,房也随之变大,但由于她是‮物药‬催化而成,所以房不会象一般女人那样由于哺而变形,按现在的我的分析,可能会扩大到完美的37B的尺寸。同时,这里,”我拍了拍那圆润的股“也会变大,弹会更强。”台下的男人们个个呼吸急促起来,但是脸上还是努力保持着一种不在乎的神气,但他们的眼神中却出赤

 “在我的诊治中,”说着我走到诊疗椅前,背对着台下,挡住了那些人的眼光,一阵失望的叹息从背后传来,我没有理会,从旁边的盘子里取过一个透明的玻璃扩器,入了李倩的道,冰冷的玻璃的入,让她一连打了几个冷战,但空虚的道被的感觉稍稍缓解了她高涨的火。

 随着我拧到扩器上的螺丝,鸭嘴口打开,把李倩的道完全撑开,她也明白了,更加用力的挣扎,但却丝毫动弹不得,看着两条‮腿大‬由于用力而绷紧的一条条肌,我不由一阵‮奋兴‬,伸手把遥控摄影机拉了过来,对准大大的道,接着打开了强力的照明灯,明亮的光柱完全入李倩的道里,

 让那里一览无余,然后我走回讲台后,在转播台上轻轻一按,舞台上那面宽大的晶显示器就亮了起来,由于是玻璃制的扩器,李倩道里的每一寸都显示了出来,台下又是一阵轰动。

 “请大家安静一下,”我反复说了几次才让台下稍稍静了一下“请大家注意,由于亢奋,造成了她的道收缩能力加强,同时道收缩的频率也加快了,请注意这里,”说着我将遥控镜头对准了道里的一点“当她受到刺时,也就是这样,”

 我捏住李倩的一个头,用力扯着,道里的立即痉挛起来,向内动着,动作之大从镜头上都能看得出来“这说明道内的肌会主动将入的异物向内拉,这是一种比较少见的道肌运动行式,一般而言只有很少的女在受到强烈时才会发生这种反应。

 也就是一般小说里所写的所谓名器,但具体是什么由于我没有具体的研究,所以不太清楚。”

 这一次更大的轰动在台下爆发,我没有去压制,只是一再重复刚才的动作,忽而扯几下头,忽一下房,在大屏幕上,鲜红的不停的动着,顺着扩器的手柄,一滴滴水滴到了台上。

 “好,我们再往深处看,”我再调整了一下镜头,使子口出现在屏幕的中,道深处的肌动着,小小的子口象小嘴一样一开一合,仿佛在什么“根据我的测量,她子口的力达到了一般人的三倍以上,所以这根本不可能是正常人能够达到的,应该是药对‮体身‬的严重影响所致。”

 台下男人的脸都涨红了,我想现在可能没有一个从能站起来吧。“最后是这里,”我将镜头对准了褐色的‮花菊‬“正常情况下,一般女门的反应是厌恶的,但对于一个性亢奋者来说,这里却是她最感的地方,就象这样,”

 我的手轻轻的点了一下,门口立刻快速的收缩开合,镜头拉开了一些,可以看到道里的活动比刚才烈了很多,当我将指尖入了一小节时,道里猛的痉挛起来,从特写镜头里看到子口收缩了几下,猛的张开,一股白色的了出来,打在镜头上,屏幕上的图像象蒙上了一层雾,模糊中,带来一种新的感。

 “好啊,太精彩了,太好了。”台下爆发出一阵掌声,我微微的鞠躬,表示谢意,这让我更接近了李倩的头,我能看到从皮制的面具下,两道泪水正缓缓的出,而被口球堵住的声音里,却充了高爆发时难以克制的嘶叫。

 “你已经坠落入地狱了。”我微笑着,在她耳边说,把最后一把钢刀入她已经崩溃的意识中。***

 阳光一样照耀在屋子里,不过卧室的却收拾得干干净净,从厨房里传出一阵少女低声的哼唱,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咔嚓,女孩没有听到钥匙入门锁的声音,还在厨房里忙着,屋门被一点点的打开,现出门口一双糙的皮靴。

 皮靴的主人显然没有想到客厅里会如此的干净,踌躇了一下,才走进门来,当听到厨房里的歌声时,更让他惑不解,他小心的走到厨房门口,向里张望。

 “看我七十二变…”李倩没有发觉有人在看自己,嘴里哼着戨,手里熟练的翻着煎锅,让里面的煎蛋飞起来,打了个旋又稳稳的落在锅里。

 “那个…小倩?你…”听到说话声,李倩连忙把锅里的蛋倒到盘子里,关上火,转过身来,猛的扑到门口的女人怀里,嘴里叫着:“姐,你回来了。”

 “小倩…你…”李茜突然被妹妹抱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李茜和李倩长得十分相似,李茜只是为了工作方便,剪去了自己的一头长发,齐耳的短发更现出她的娇媚,不过,黑道上的人却不这么看。

 李茜自从出道以来,一连挑了四五个帮会,不少大小人物都落在她手里,虽然他们个个有钱有势,但没想到李茜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让他们想找人顶罪都不成。

 现在这些位原来吃香喝辣的大老板们都在监狱里苦着脸喝菜汤呢。当然也有人想干掉她,但一连几个杀手被李茜轻易废掉,还抓出后台指使者,让这些人都死了心,所以李茜在道中被称为“夺命红”有些小混混甚至用她来发誓:“如果我作了这些事,就让我落到李茜手里。”

 “姐姐,你累了吧,快把包放下,热水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先洗个澡,我这就把饭作好。”李倩不由分说,把李茜手里的包夺下来,推着她往浴室走。

 “可是,小倩,你…”在妹妹的一连串催促下,李茜连话也不上,就被推到了浴室里,在浴缸里,已经放了热水,衣物筐里放好了换洗的‮衣内‬,李倩把她推了进去,然后把门砰的关紧“姐姐,不洗好,不许你吃饭哟。”

 “这小丫头。”李茜笑着摇了‮头摇‬,下衣服,坐到浴缸里,温暖的热水扫除了旅途的疲倦,透过迷茫的热气。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