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六章 下章
 “好啊,只要你能让我的宝贝出来,我就给你拔出来。”说着张议员把大的茎顶在张晶的道口,他并不急着进去,反而在门口轻轻的划着圈子,逗张晶。

 “啊,不要了,我受不了了。”张晶现在一心想的就是赶紧把肚子里的东西排出来,听他这么说,连忙用力向后顶,可是一连几次都滑开了,而张晶‮体身‬又被绑得结结实实,急得两只手在空中抓来抓去,嘴里哭叫着哀求:“求你了,快点进来,啊,我的肚子快要炸开了。”

 “求我进哪里?”“我,我的…我的小,求你了,快一点进来。”张晶为了排什么都顾不上了,大声的叫出来,泪水口水鼻水糊了一脸。

 “哼哼,这就对了,给你吧。”张议员一用力,整条茎全进了张晶的道里“啊,好,果然够味。”

 由于门里被灌入了大量的灌肠,张晶‮体下‬的肌拚命的收缩着,道比起刚才更加的紧缩,动得也更密集了,道里的包裹着大的茎不断的‮摩按‬着,几乎用不着就给张议员极大的快

 可是对于张晶却是地狱一般,道里的使直肠里的灌肠翻动得更剧烈了,为了能尽快的足他,张晶拚命的收缩‮身下‬的肌,张议员这次没能坚持多久就在张晶密集的攻击下一如注,软软的茎渐渐的退出了,一股从张晶的道口了出来,一点点的滴落。

 张议员跪在张晶背后了一会气,转到她面前,把沾水的到张晶嘴边:“,把我的东西干净,老子就给你拿出来。”

 “嗯,”张晶现在连反驳的力气也没有了,张开小嘴把糊自己分泌物和进嘴里,一股腥臭的味道直冲脑门,可是现在她已经完全顾不上那么多了,尽快解决自己肚子里的问题才是最主要的。

 张议员看着张晶皱着眉,由于用力两颊完全缩了进去,张晶的舌头在嘴里灵活的过自己上的每一寸地方,虽然已经了两发,但心理上的足让他的很快又硬了起来。

 “不愧是名嘴,你每次采访是不是也靠的这个技术啊,哈哈…”张议员故意羞辱了张晶,张晶嘴里含着,屈辱的哼着,不敢反抗。

 “够了!”张议员用力向里顶了一下,大的头撞到了张晶喉咙深处的,张晶一阵的干呕,可是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呵呵呵,啊,让我,让我去厕所。”张晶咳着哀求道。“好吧。”说着张议员把折叠式的便桶打开,放在卧室‮央中‬,然后把张晶抱在怀里,像把小孩撒一样,端到便盆上。

 “啊,不要,让我自己去厕所,啊!”要在这个男人面前排,张晶一想这就羞愧得要死,可是一挣扎肚子里就更疼,被绑紧的‮体身‬根本动弹不得。

 “好了,你这个小‮子婊‬,让我看看我们的大记者肚子里到底有什么。”说着张议员一点点的拔出门里的‮摩按‬

 “啊!no,no,no。”张晶拚命的摇着头,张议员故意减慢‮摩按‬出的速度,那种即将到来的恐惧让张晶几乎崩溃了。

 “啊,啊,”终于‮摩按‬被拔了出来,张晶惨叫一声,噗的一声巨响,一股褐色的浊了出来,打在便盆里,屋子里立刻弥漫着一股臭气。

 “好臭,好脏,看来我们的大记者肚子里面也是一堆臭臭的大便。”张议员在张晶耳边说,张晶两眼呆呆的看着前方,完全没有听到,她快要垮了。

 张晶好不容易才排完,被张议员扔到了上,她趴在那里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听,直到一手指入自己的门才反应过来。

 “啊,不要碰那里,不要。”张晶从来没有过,刚被灌完肠,门非常的感,入的手指让张晶非常的不舒服。

 “呸,小货,前面的‮女处‬已经给了别人,那后面的‮女处‬今天就让老子给你来开苞吧。”张议员骂着,双手抓住了张晶的大滚烫的顶在张晶的门上,才被灌完肠的门微微张开着,出里面每天的,当头顶上后,张晶明白今天已经是无法幸免了,她闭上眼咬紧牙,等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啊…”虽然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当大的门时,张晶还是大声的惨叫,那种不亚于破处的痛苦,让她浑身搐,门猛的缩紧,牢牢的夹住入的异物,直肠动着,想排出进来的东西。

 而张议员则是得冒泡,他只觉得紧紧的箍把自己的茎从头到尾全包住了,门里的温度比较高,烫得他十分的舒服,而直肠不断的动更是‮摩按‬着整茎。

 他不管张晶还是第一次,抱住她的就用力的送起来,一丝鲜红的血线顺着张晶雪白的‮腿大‬缓缓的了下来,张晶闭着眼,呜咽着,晶莹的泪水打了脸下的单。

 当张议员终于发完了自己的兽后,上的张晶已经完全昏死过去了,雪白的肌肤多处已经被糙的麻绳磨破了,留下一道道血痕,一对丰高耸的房上布了男人的手印和牙印,到处都是瘀青,抓痕,两条‮腿大‬间户已经肿了进来,一缕白色的从中间渗出来,门处更是惨不忍睹,已经被绽开了,在白色的里混合了一丝丝鲜血。

 张议员满意的看了一会儿,见时间已经差有多了,打电话把小马叫来。小马对张晶下了新的催眠暗示后,收拾了一下,两人悄悄的离开了。

 “嗯,”屋里张晶的呻声,打断了小马的回忆。这几天来,张晶已经乖多了,不再像刚来时那样烈的反抗,但是小马知道张晶这种倔强的女人必须将她最后的心理防线打塌,才能让她变成自己踏实的奴隶。

 想着,他掏出了‮机手‬:“喂,我是小马,你准备好了吗?好,一切从明天开始。”他挂上电话,看着屋里闭着眼手的女人“这是你最后的一天了,一切明天见。”他转身走了出去,森森的楼道里回响着他的脚步声。***

 天亮了,张晶躺在上,看着阳光一点点从窗户里进来。自己到底来到这里多久了,张晶已经完全记不得了,每天都生活在中。

 开始的几天张晶还反抗,但完全改造后的‮体身‬不起一点‮逗挑‬,总是当男人的手摸到身上后就失去了反抗的力气,最终只能撅起股求进来的人她。

 现在她已经完全不反抗了,当房门一响,她就立刻把股转向门口,双手拉开自己的淋淋的户,嘴里呻着,摇动股求男人来她。

 每个男人都会骂她一声货,然后就把进她的道时,张晶也就配合的扭叫,直到浓稠的进子里或是嘴巴里。

 这时男人就会舒的叹一口气,然后鄙视的看她一眼转身出去,没有人注意到在张晶充的眼睛深处还有一丝清明,那里充了复仇的怒火,那是一种能让人化为灰烬的力量。

 当男人再次离开时,张晶注意到房门仍然没有上锁,这已经是第5天了。头几次张晶还以为是在试探她,但现在她明白了那些人已经认为自己不会再逃了,所以不会再上锁了。机会终于来了。张晶的斗志再次燃烧起来,她撕开单给自己作了一套最简单的比基尼,然后小心的走到门边,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

 楼道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张晶轻轻的推开门,润滑良好的门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她探头向外张望,这是一道笔直的通道,楼梯在另一端,那里没有人,看样子可能是由监视器控制的,张晶小心的溜出门,把门轻轻的掩好,然后轻手轻脚的向楼梯走去。

 楼梯口处是间办公室,宽大的窗户半开着。张晶趴在地下一点点的向前挪,她拚命压抑着紧张的呼吸,面前就是楼梯了,走下这里,自己的逃亡路就成功了一半。

 “小马,我问你,我的事都办完了,你什么时候给我报酬。”张晶猛的呆住了,这声音太熟悉了,不可能,不可能是她。张晶拚命告诉自己,可是她知道那就是她的声音,那个她最信任的人。

 我要看一下,我一定要看。张晶小心翼翼的从窗边探出头,真的是她,她来干什么,她和小马是什么关系?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张晶脑子里。

 “别以为你作得那么好,你们还丢下了几样东西,那是一盘记录着你催眠张晶的录像带。当时我妹妹先给我打了电话,所以这盘带子就在我手里。如果你不把许诺给我的三百万拿出来,我就把这个到电视台去,然后再公开你们藉着精神病院的幌子开院。那样…嘿嘿,后果你是很清楚的。”

 那个站在屋子正中,正在和小马烈的争吵的女人就是我最信任的人,在我打官司时给我无限支持的人…李情,张晶一瞬间只觉得整个世界全崩溃了,我的一切,我最信任你,可是你。

 张晶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女人,那个她曾经最信任的人。被出卖的感觉使得张晶浑身的血几乎要燃烧起来了。

 “可是,我现在还一时拿不出这么多现金。”小马皱着眉头。“这样吧,你知道这里是一间院,张晶已经成了这里有名的女,我就把她的卖身钱分你一半,你看如何?这也是我们这里的规矩,谁送来的女人,就像入股一样,可以有分红。

 现在张晶的身价是一次600元,我们对半分如何?”“不成,我要三七开,别忘了,我手里还有不少你们的证据。”李情毫不留情的说。

 “不成,三七,你也太贪了,四六如何?”“好,我六你四,我们一言为定。”李情说着和小马击掌为定。

 在窗外,张晶瘫软在地上,紧咬着嘴,无声的哭泣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出卖我,仅为了三百万吗?用我的‮体身‬换来的钱你还要走六成。我要报复,我要报复。张晶在心里叫着。当小马送李情出去后,张晶就爬进了办公室里,她掉了身上的所有东西,摆出最人的姿势。

 当小马走进门时,看到在屋子的正中一个赤的‮女美‬站在那里,她脸上还挂有一丝泪痕,但眼中却放着无尽的怒火,雪白的房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快速的跳动着,两点殷红的立在空气中。

 “我把我的灵魂卖给你,只要你能让我报仇。”张晶嘴里吐出决然的话。“呃,你说吧,你能怎么样?”小马坐到椅子上,看着面前赤的复仇女神。

 “我会接受你对我的一切调教,我会实心的听从你的命令,我会用我的‮体身‬为你作任何事,我可以随时为你去死。但我只求你一件事。”

 “说吧,什么事?”“我要你把李情也抓来,我要让她变得比我还下,我要让她生不如死。她毁了我,我再也不能回到人世间去了,我被她推下了地狱,那么我也要把她也拉下来。”张晶咬牙切齿的说。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