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五章 下章
 张晶知道自己的‮体身‬已经开始发情,她用力的咒骂着,想怒张议员。“哼,你还嘴硬,不过今天老子是要强你,让你知道一下什么才是作女人的本分。”说着张议员趴到了张晶的身上,用手扶住自己大的茎对准张晶道一入底。

 “啊…”房间里响起两个人不同的叫声。张议员只觉得虽然没有破‮女处‬膜的感觉,但张晶的道却和‮女处‬一样紧,几乎要把自己的茎夹断了,道里的壁不断的动着,‮摩按‬着茎带来一阵阵刺道深处收缩着把茎向里拉,张晶的‮心花‬处像一张小嘴一样头,如果不是刚才才在张晶嘴里了一发,这一下几乎就要了出来,张议员趴在张晶身上悦得叫出声来。

 而张晶的叫声里夹杂着愤怒,痛苦和快乐,被这个自己最痛恨的人强,对于张晶这个倔强的女人来说,精神上的打击远远大过体。

 张晶的男友茎只是一般,从来没有入过深,而张议员这一下,头直接撞到了子颈上,深处从未被人碰到过的道在极乐的作用下收缩得很紧,当茎猛的入时,张晶感到几乎和失去‮女处‬时一样的强烈痛楚。

 而最让张晶无法接受的是,这强烈的痛楚反而让她的‮体身‬更加的火热,自己的叫声中快乐的成份居然大于痛苦“难道我真的是一个浮的女人吗?”

 张晶问自己,但强烈的催眠使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体身‬已经被注了多种药,‮体身‬已经被完全改造成了一个性玩具,这次只不过打开了玩具的开关而已。

 张议员感受着在张晶道里的美妙感觉,克制着强烈的:“好啊,小‮子婊‬,还说不要,夹得要紧,你是不是一直欠干啊?”“不是,不要。”张晶挣扎着,但这只是给两人带来了更多的快。“好,好,让我来足你吧。”

 张议员抓住张晶一对房作为支撑点,‮身下‬用力送起来,他根本不讲究什么技巧,只是每一下都深深的入张晶‮体身‬的最深处,然后再慢慢的退出来,道里的着,彷佛不愿让它退出去,头刮着道里的,张晶只觉得火热的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快,她咬紧下,生怕自己一张嘴,快活的呻就会叫出来,可是鼻子里却发出舒服的哼声。

 张议员了几十下,却没有听到张晶叫:“小‮子婊‬还硬的,那好,我就让你叫出来。”说着,他减慢了速度,先是道口,浅浅的上几下,手里抚着一对球,柔软的房在他手下变换着各种形状,然后在张晶稍稍松懈时猛的一下把头重重的撞在张晶的‮心花‬上。

 “嗯,”张晶被撞得浑身发麻,差点叫了出来,好在茎退出去后,又是只在道口轻轻的浅即止,让她的‮体身‬有了恢复的时间。一连几次之后,张晶只感觉当出后,道里的更重了,只有当茎深深入时才能缓解一点。

 由于‮体身‬被绳子紧紧的绑住,血通受到阻碍,皮肤变得更加的感,尤其是被绑紧的一对房,强烈的充血使一对鲜红的头变成了紫红色,张议员的手每次,就会有一道电穿过全身,击打着她心里理智最后的大堤。

 张议员一边着,一边观察。张晶现在两眼的焦点已经有些散,当自己深时,紧咬的嘴微微的抖动着,而在道口戏时,张晶不自觉的‮动扭‬着股向上合,他知道张晶已经快要完全败给了,这次他故意在道口多停留了一阵。

 张晶下意识的向上合,可是一连几次张议员都躲开了,张晶这才有些清醒看着张议员“怎么,想要了吗?”张议员问。

 “才不…”张晶刚说了一半,大的茎就猛的入了道深处,她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才想闭嘴可是张议员一阵猛,每一下都道最深处,已经叫出了第一声,张晶的嘴就再也合不上了,随着茎的大声的叫了起来:“啊…不…啊,好深,到底了,太大了,啊,不成,啊,撞到子了,好,啊,好我,用力死我,啊,不行了。”

 张晶听到自己无叫着,可是强烈的快让她无法控制自己,只能随着张议员的节奏叫着,水被大的茎带了出来,打单。

 当张议员咬住张晶的头用力拉扯时,张晶只觉得一道白光从眼前飞过,她的‮体身‬痉挛着,道死死的夹住茎,张议员也到达了极限,用力把到深处,出了浓浓的

 “啊…”被滚烫的,张晶长长的嚎叫了一声,‮子身‬弹了几下,瘫软在上,昏死过去。***脸上的疼痛让张晶渐渐的清醒过来“小‮子婊‬,别装死,我们还没完呢。”

 耳边是张议员的叫骂声,张晶疲惫的闭紧眼睛,让泪水从眼角下,她不想再看到那个无的男人,她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梦,一个过一会儿就会醒的梦。

 “装死。”看到张晶对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张议员火大的给了她一个耳光,可张晶还是不理不睬“好,好,你硬,我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厉害。”

 他弯下拉出了潘朵拉的盒子,张晶收到它后,就一直放在下。打开盒子,张议员取出了灌肠用具:“嘿嘿,想不到张‮姐小‬还爱玩这个,那我们现在就来玩一玩吧。”

 张晶闻声睁眼,看到那些东西,脸色不由大变,她是在催眠中接到这些东西的,所以没有什么印象,而每晚的灌肠也是在催眠中所作的,因此这还是她每一次清醒的看到灌肠的用具,大的玻璃注器,几袋淡褐色的灌肠原,还有一个专门收集排物的折叠式便盆。

 “你,你要干什么?不,不要,不要过来。”张晶的声音有些发抖,她盯着那些东西,从心底里害怕。

 “问我,这些东西可是你自己订购的啊。哈哈哈,想想看,高傲的主播张‮姐小‬,在自己家里有这些,还当着我的面灌肠,拉出你肚子里的肮脏的东西,哈…哈…”张议员发出一阵猛笑,他爬到上,把张晶翻过身来,让张晶的膝盖与头支撑着‮体身‬,这样雪白的股就高高的翘在半空中,他重重的在张晶的股上打了一下,在左边的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手印。

 “啊…不要!”张晶第一次被男人打股,股上的疼痛带来强烈的羞感。张议员看着张晶雪白的股在自己手下被打得晃动的样子,不玩上了瘾,啪啪啪,不住手的打下去。

 “啊,不要,好痛,啊,啊…”张晶叫着,股被打得‮辣火‬辣的痛,可是渐渐的当男人的手掌落到股上时,不仅仅痛,还带来了一种奇怪的快,尤其是张议员忽快忽慢,不让她掌握节奏,那种不知何时会被打的恐怖感更加剧了快的传播,不知不觉间,小里的水再次了出来,嘴里的叫声也逐渐变成了舒服的呻

 “你看看,被人打股居然还会出这么多水,你难道还说自己不是个的小‮子婊‬吗?”

 张议员用手沾了一些水,涂到张晶的嘴上,使原本就鲜的嘴更加红润“来,给你润润嘴,过一会,你还会叫得更好呢。”

 张晶无法躲闪,自己‮体下‬的分泌物被涂到嘴上,让她觉得很恶心,但鼻子里传来的混合着自己水和男人的气味又进一步刺着她的

 张晶的股上布了红红的手印,张议员这才放过她,翻身下取过一袋灌肠:“你看这里写着“灌肠原,请加注3倍的清水使用,否则请按平时的三分之一使用,最大限量为600毫升。”

 正好你的灌肠器也是600毫升,那我们就来试一下,一次注入600毫升灌肠原后,会发生什么事。”

 “啊,你这个魔鬼,不要,不要。”自从那次从孙鹃那里买回了那些‮摩按‬后,张晶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自我灌肠,但每次也只有大约300至400毫升,而且每每次灌肠后,她都会高涨,非要用用力的上半个小时才能高

 张晶一直很想停止这种事,但灌肠原里加入了使人上瘾的药,加上之后门里被小马注入了极乐,使得张晶的门也很感,她已经难以停止了。

 不过一次注入1800毫升,这个数量是张晶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的,但张晶心里却有点跃跃试的感觉,因为当灌肠在肚子滚动,会带来混合着强烈痛楚的快乐,这种感觉让她又爱又怕。

 她只能看着张议员把三袋灌肠原入了灌肠器中,大的玻璃管里充了深褐色的体,比平时自己所用的稀释过半透明的灌肠更让人恐惧。

 “不要,啊,求你不要,啊。”张晶‮动扭‬着‮体身‬,用脚趾用力的推动,使‮体身‬一点点的挪动,她不知道这样让她雪白的股在空中更的晃来晃去,彷佛在男人的‮躏蹂‬。

 张议员爬上,跪在张晶身后,他并不急着将灌肠器入,灌肠器的管口在张晶褐色的门上轻轻的擦来擦去,张晶哭叫着,笨拙的躲闪着,这种猫抓老鼠的游戏带给张晶的恐惧甚至比真正注入更强。

 “不要,求求你,不要。”被强过后,张晶所有的倔强都消失了,现在她只是个被绑住的脆弱的小女人,张晶拚命的‮动扭‬着股,躲闪著作最后的抵抗。

 啪“别动,再动我就把剩下的那几袋一齐灌进去。”张议员重重的在张晶的股上打了一下,威胁说。张晶果然不敢再躲了,她乖乖的把高,急促的息着,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啊…”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当灌肠器入的一瞬间,张晶还是叫了出来,‮体身‬僵硬的起来,门随着呼吸收缩着,紧紧地咬合着门里的管口。

 张议员故意一点点的将灌肠推入,冰冷的体一点点的进入了张晶的肚子里,由于这是原张晶几乎立刻就感到了强烈的便意,直肠动着,想把注进来的东西排出去,可是不但不成还有更多的体注进来,张晶叫着,却不敢太用力的挣扎,如果玻璃的管口折断了那就麻烦了。

 时间对于张晶来说彷佛停止了,张晶只觉得自己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自己的‮体身‬也消失了,只剩下不断注入的灌肠,有时张议员故意停下一会,当张晶以为一切结束了的时候,灌肠再次开始入体内,这样的游戏玩了好几次,600毫升的灌肠终于完全灌入了张晶的肚子里,张议员拔出灌肠器然后飞快地用一个门‮摩按‬牢牢的把张晶的住。

 600毫升灌肠原所产生的感觉让张晶几乎认为自己的肠子已经断了,肚子里不再是一阵阵的绞痛,而是持续不断的剧烈的疼,门已经完全失去了收缩的力气,如果没有门‮摩按‬所有的东西立刻就会涌而出。

 现在灌肠在肠子里滚动着,肠壁上就像有无数只小针在扎,张晶的脸色发青,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平坦的‮腹小‬已经涨了起来,从肚子里传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求求你,让我,让我去,去厕所,我受不了了。”张晶的倔强已经在这种从来没有过的痛苦中完全的消失了。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