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四章 下章
 “我是个欠货,我想要男人的大巴。”张晶茫然的回答。“很好,注意说得再自然一点,不要让人觉得你在复述别人的话。”“我是个欠货,我想要男人的大巴。”“对,差不多了,再来一遍。”

 “我是个欠货,我想要男人的大巴。”这一次张晶说得非常自然,眼神轻轻的一挑,张议员原本就已经涨得老高的茎几乎顶破了子。

 “真是个尤物,就是这样。那天在街头,我就是被她这样给勾到旅馆里去的。哼哼,想不到吧,你今天真的是给我干的‮子婊‬了。”“好了这是以下的剧情,你一定要照作。”

 “是。”张晶回答。很快录像带就拍好了。小马从隐藏的摄影机中取出录像带,完成了最后的手续。“好了,张先生,她现在是你的了。大约在3点左右,我会来叫您。祝您玩得愉快。”说着小马走出房门,敲开隔壁的房门。

 “先生,你找谁?”那个住家的男人奇怪的问。“啊,我是xxx公司的销售员,想请您作一个调查,请看这个,”说着,小马举起了右手,中指上吊着一个小小的水晶坠子,在来回摆动着“你看,注意看,‮体身‬要放松,对,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个坠子里。”男人的目光一接触到坠子立刻呆住了“很好,你会觉得‮体身‬很舒服,对,很舒服。

 好了,现在无沦谁来问你,你都说今天上午你一直在家,你看到了这张照片上的男人,他是一个人来的,和你隔壁的那个女人在门口说了两句话就进去了,然后过了一会,他急匆匆气呼呼的走了,然后是我来了,过了一会,我也离开了,听清楚了吗?”

 “是,这个男人进去后,过了一会,气呼呼的走了,然后你来了,不一会儿也走了。”男人呆呆的回答。

 “好,就是这样,现在你回去睡觉,当三点半时,你会自动醒来,你觉得我刚才所说的都是‮实真‬发生的,而且没有丝毫的怀疑,听清楚了吗?”

 “是,没有丝毫的怀疑。”“好,现在把门关好,进屋睡觉。”男人听话的把门锁好,回到上,立即呼呼大睡起来。

 “好了,这个唯一可能出现的时间证人已经没有了。嘿嘿,张晶,你已经是我们的了。”小马笑着走到楼下。

 “喂,大哥一切都作好了,嗯,那个几个摄像头我已经拆掉了,对,在卧室里的那个还没动,对,已经接到我车里的机器上,一切都会录下来的。

 是,是,那么李倩…不要我出手?可是,我…是,由老虎他们做,是…什么,张晶的后续调教,真的吗?太了,大哥,我一做好,小那里我去说,东西我一定会准备好的。”

 小马高兴的挂上电话,跳上停在楼下的面包车,突然一个人猛的扑了上来,把他倒在车子的地板上“啊,你…”小马吓了一跳。“哈,吓到你了。”身上的人笑着坐了起来。“小鹃,你怎么来了?”

 小马一把将孙鹃拉倒在怀里“小母,吓我一跳,你要怎么补偿我?”“哼,谁让你这么不小心,这么高级的车停在这里,你不怕被人发现。”孙鹃说“好了啦,快点把车开走。”

 “是,我的女王。”说着小马爬到驾驶座,把车驶入了附近的一家停车场。“好了,现在我们来看看那个家伙到底做了些什么。”小马停好了车,坐到孙鹃身边,打开了监视器,把录像带倒回自己才出门的时刻。

 张议员送走了小马,走进了卧室,在卧室‮央中‬一个赤的‮女美‬站在那里,一脸甜美的笑容,但如果你细看她的眼睛,你就会发现她双眼呆滞没有神采,就像一个画着笑脸的木偶一样。

 张议员并不急着扑上去,他知道自己有的是时间,小马已经给了自己解开催眠的密语,随时能把这个听话的木偶变成一匹暴烈的悍马,不过他有大约三个小时,足够他使用各种方法玩的了。

 张议员大剌剌的坐在上“过来,小‮子婊‬。”张晶顺从的走过来“给老子把衣服了。”

 张晶伸出一双纤细的小手,一个个的解开张议员的扣子,一只手伸进去,轻轻‮摸抚‬着张议员的脯,另一只手慢慢的把衬衫从子里拉出来,然后把衬衫下来。

 张议员没想到小马的催眠术竟然这么厉害,张晶现在完全像一个高级女,手法熟练,手指轻轻的擦过男人的头,在头周围画着圈,然后一点点的向下划到肚子上,轻轻在肚脐周围划着圈,这种‮逗挑‬让张议员这个花丛老手也有些微微颤抖起来。

 然后张晶拉开他的皮带,抓住他的示意让张议员站起来,张议员刚站起来,张晶就猛的一把把他的内外同时全扒了下来。

 一条18厘米长的猛的弹了来,在张晶的脸前摇摆着,被压抑的茎一下子得到了解放,张议员快活的舒了一口气。

 张晶却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小嘴一张就把长长的茎全进嘴里,她用力梗起脖子,让大的头一直到喉咙深处,一只手轻重有致的着张议员的囊,另一只手则分开他的股在他门上轻轻的搔着,食指轻轻的探入门里。

 这给张议员极大的刺,一个刚才还在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女人现在却跪在自己面前,为自己巴,这种心理上和生理上的极大足让张议员十分的受用,他双手抓住张晶的后脑用力把入她喉咙的深处,张晶顺从的让茎进入,还不时用舌头挤嘴里的茎。

 “好厉害,小‮子婊‬,你的嘴还真成,嗯,再用力,对,就这里,啊,不成了,要了,出来了。”

 张议员很快就守不住了,股一耸,一股了出来,张晶也不躲避,‮劲使‬把到喉咙里,然后把嘴里的了下去,这才把已经半软化的茎吐出来,小小的舌头轻轻的,一副没有吃够的样子,眼睛还盯着半软不硬的茎。

 “好好,停止,再下去我就不成了,你给我好好的清理一下,然后现把它含硬。”才过一次,张议员气吁吁的坐在边命令道。张晶轻轻的将茎上沾着的一点点的净,然后拉开头上的包皮,头的蘑菇头,张议员的茎很快就再次硬了起来。

 “可以啊,小马,你到底给她做了什么,她怎么会这么熟练呢?要知道这些没个把月的训练是作不好的。”孙鹃看到张晶这么熟练吃惊的问。

 “哼…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从你那里给她带去了十几盘不同格式的口带子,每天晚上她以为自己在看新闻,实际上是在看这些教学带,而且边看边用手里的假具练习。

 她也真是个性奴的好材料,才几天就有模有样的,前天我看了她用测试具一下,口指数已经到了24,作为一个没实际经验的人已经很高了。”

 “真的,那你知道我的指数是多少吗?”孙鹃一边说着,手已经拉开了小马的拉链,一22厘米长的茎弹了出来。

 孙鹃的手环绕住小马的茎轻轻的上下套着,只几下就让小马的喉咙里传出了低低的呻“小鹃,你不要,我还要看这…啊,好,我知道…啊,你厉害,我怕了还不成,求你,放…啊,放手。”

 小马虽然身经百战,但对上孙鹃这个克星还是不敢大意,他一只手把录像机调到自动档,另一只手入孙鹃的低上衣里,抓住一个房用力的起来。

 车厢里空间不算太大,小马合上坐椅,坐到地板上,孙鹃妖媚的‮动扭‬着‮体身‬一点点的爬上来,掀起‮裙短‬,‮裙短‬下是真空的,小里早已是一片泥泞,对准小马大的茎,‮腹小‬微微一收,就下了大半,然后就用力的套起来。

 小马抓住孙鹃的,配合着她用力向上顶,两个人和着监视器里的声音疯狂的。在这个偏僻的停车场的角落里,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剧烈的摇晃起来。这时,张晶已经把张议员的得干干净净,张议员拍了张晶的头一下:“起来,把把客厅里的绳子拿来。”

 张晶就这么赤的跑去,很快抱来一大堆绳子和假具。“站好,转过身去。”张晶顺从的转过身“把双手背到身后。”张议员把张晶的两条小臂并排放在一起,用绳子细细的绑好,这样,张晶的双手还可以活动,可是却无论如何也碰不到绳子。

 然后他把张晶拉到上,让她趴好,把张晶的‮腿双‬折叠起来,脚后跟靠到股上,把‮腿大‬和小腿捆在了一起。接着把张晶拉起来。这时张晶只能跪坐在自己的双脚上,他取过一条长绳子,在房上下连同大臂绑在一起,多余的部分,穿过沟用力一拉,原本就丰房更尖了,然后又用绳子把张晶原本就纤细的扎得更细,这才站在边细细的欣赏。

 在宽大的弹簧中间,躺着一具雪白的体,糙的麻绳由于捆得太紧,已经扎进了里,部的绳子影响到了张晶的呼吸,使她只能小口的快速气,这样一对被绑得突出的房上,两颗鲜红的头更是快速的跳动着。

 张议员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把各处的绳子更拉紧一些,确认张晶根本无法挣脱,这才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坐在边说道:“万事如意。”

 张晶第一个反应是浑身很痛,嘴里有些粘乎乎的东西,她想伸一下胳膊,谁知一动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而且身上没有一丝布料。

 发生了什么事,我这是在什么地方,张晶慌乱的望向四周。“你好啊,张‮姐小‬。我们又见面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啊!我这个样子被一个男人看到了。”张晶想到自己赤的被绑着躺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她羞愧的脸都要烧起来了,可是当她看清身边的那个男人时,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啊,是你,你怎么会?为什么我会…”

 “哈,当初在旅馆里,你在我洗澡时溜了出去,等我赤着‮子身‬出来时,上没有了一个漂亮的‮姐小‬,屋里反而是一台摄影机。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的,而且我还要你在上赤的等我,怎么样啊,今天我说的话实现了吧。哈哈哈哈。”

 张议员说着一阵得意的狂笑。“你…”张晶知道自己现在完全是人家手里的‮物玩‬,但倔强的性格让她丝毫也不服输“你这个垃圾,你这个混蛋,你快放开我,不然我一定会去告你。你干什么,放开我。”

 张议员哪管张晶骂什么,他爬上趴在张晶两腿之间,深深的了一口气:“啊,好香,张‮姐小‬,想不到你这里还真香啊,让我来看看你的小和别人有什么不同。”说着,他伸手轻轻的捏住张晶的向两边拉开“嗯,不错,颜色还是鲜红的,一看就知道用得不多,不过这里,”张议员轻轻的拉了拉张晶的还是很厚的哟,一看就知道是个浮的小,你看看这个,”说着他用手指入张晶的道里捣了,张晶用力咬住嘴,克制住那种恶心的感觉,当他把手指出来时,已经沾水,当两个手指打开时,一条细丝糜的连在一起。

 “哼!嘴里说着不要,可是下面这嘴却在叫着来我呢。”张议员故意说。“不是,你这个畜生,我死也不会求你的。”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