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九章 下章
 这期间,两‮摩按‬已经给张晶带来了好几次高,如果不是皮内边上加了两条类似于月经带一样的水层,张晶现在早已是水地了。

 不过,张晶感到水带已经快到极限了,如果自己还这么不节制的高下去,可能到不了下班,自己的椅子上将又会是一片洪水了。

 幸好这时小马还回了遥控器,张晶急忙关上了两‮摩按‬的开关,让已经由于高而几乎虚的‮体身‬稍微休息一下。还回了遥控器,小马走进了总编室,过了一会,收拾了一些东西,从自己桌子里取出了一些录像带,走了出去。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张晶都在高的边缘徘徊,虽然完全能达到高,但中午躲入厕所检查过后,张晶知道皮内最多还能支持自己三次高,否则,水会顺着‮腿大‬一直出来。

 张晶奇怪自己的‮体身‬为什么会突然这样的感,虽然以前也和男人作过爱,但男人每次都较快,张晶很少能达到高

 仅有的几次还是男友吃了一些药才带来的。对于,张晶并不熟悉,这几天中,张晶达到的高比以前的总和还多。张晶已经渐渐的上了这种感受。但为了不在大家面前出丑,张晶克制着,将‮摩按‬设在了最低的等级。

 好不容易下班了,张晶一到家,就剥光了自己的衣服。当解开‮摩按‬罩后,一对迫了一天的房蹦了出来。

 仅仅二天的时间,在强力丰剂的作用下,张晶的围由原来的33b,迅速升到了34d,尖,一对鲜红的头向上翘着。

 张晶轻轻的托起一对房,站在镜子前,转着身,镜子里的女人完美的上围让人陶醉,张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骄傲的笑着。接着,她解开了皮内,已经有一些了出来,在袜上留下了两条水痕。

 “啊,我的水好多哟。”当出‮摩按‬时,积在体内的水一古脑的了出来,张晶伸手沾了一点,放进嘴里轻轻的着。

 已经积蓄了一下午的情,现在终于可以得到发,张晶的理智已经完全崩溃了,她从下的盒子里取出了最的一‮摩按‬,就着道里的水,一下子到尽头。

 “啊…”大的‮摩按‬带来的充实感,仿佛将‮体身‬里完全充一样,当‮摩按‬头撞到子颈上时,张晶觉得自己的心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入后,张晶‮腿双‬发软,坐在边的地板上,背靠着,用力着,每一下,都到‮体身‬的最深处。

 “啊…好,啊,嗯,嗯,真,好哥哥,死我了。”张晶嘴里胡乱叫着,攀向高的顶峰。当当当当“张‮姐小‬,张晶‮姐小‬,你的快件,”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叫门。“啊,好讨厌,让人不上不下的。”张晶想不去接,可是门口的速递员就是不走,一直在敲门。“啊,你好,先生。请问张晶张‮姐小‬是住在这里吗?”看到旁边一个单元内出来一个男人,速递员连忙问。

 “是啊,我刚看到她回来的,不会出去的啊。”那个男人回答。“谁要你多事。”张晶生气的想,知道已经躲不过了,只好把‮身下‬的‮摩按‬拔出来,然后套上一件浴袍,装作正在洗澡的样子。

 “来啦,请等一下。”张晶喊着,来到门口,打开了屋门。“张‮姐小‬,您的快…递。”送货的小弟一抬头,一下子呆住了。

 眼前站着一个‮女美‬,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脸上带着一层红,润的嘴鲜红滴,小舌头不时轻轻的着嘴角,象在向人发出邀请,没有罩的房在轻薄的浴袍下,能够隐约看到两颗鲜红的头,随着呼吸轻轻的起伏。

 两条雪白的胳膊在外面,皮肤光滑细,由于没有内,加之浴袍的前襟处打了,透过半透明的布料能看到‮腹小‬下一片黑色的阴影,两条修长笔直的‮腿大‬大半在外面,圆润的脚踝下一双细的小脚穿着一双粉红色的拖鞋。

 小弟和隔壁的男人都呆呆的看着张晶,‮体下‬的茎不由自主的起立敬礼。张晶见两个人呆呆的看着自己,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穿着有多暴,但张晶觉得男人的视线给自己带来了新的快,于是她故意伸手扶住门框,让上身的浴袍更贴身,两颗硬硬的头突现在浴袍上,一条腿轻轻的抬高踩在台阶上,让雪白的‮腿大‬更多的在空气里,同时两腿间的花园也若隐若现,只要稍稍转动一个角度就能看到黑色的

 两个男人已经完全看呆了,口水从那个老男人嘴里了出来,送货小弟的子上已经明显的支起了高高的帐篷,两个男人的呼吸越来越重,如果现在不是白天,他们可能就要扑上来了。

 张晶柔声问:“小弟弟,什么事啊?”送货小弟这才反应过来“啊,您的…您的包裹。”“呦,你等一下,我去拿支笔。”说着张晶转身向屋里走去,摇动着的波吸引着两个男人,张晶可以感觉到两个男人的视线集中在自己的股上,那种赤盯视的感觉,让张晶产生强烈的快,她故意用力‮动扭‬着部,在门厅里走来走去的假装找笔“呀,我的笔呢?怎么找不到了。”

 两个男人现在恨不得张晶家里的笔全丢了才好呢。“啊,找到了。”张晶拿来了一支原子笔“你抱好啊,我给你签个字。”说着,她有意弯‮身下‬子,让两个人能从领口处看到大半个房。张晶故意写得很慢,好让两个男人充分的看到自己的‮体身‬。如果她现在是在抄百科全书那该多好,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的想着。

 “好了,啊,小弟弟,你怎么了?”张晶写完满意的看到送货小弟出两道鼻血“你怎么血了,来,姐姐给你擦擦。”说着,张晶从屋里拿出一张卫生纸,凑到小弟面前,给他擦鼻血。送货小弟只闻到一阵阵女人身上的香气,一对丰房在眼前跳来跳去,强烈的刺下鼻血得更快了。

 “呀怎么会这样,来,我给你住。好了,你走好啊,再见。”砰,屋门关上了,两个男人愣愣的站在那里,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隔壁的男人匆忙跑回家,拉出自己的,坐在边,用力,没有几下一股浓浓的而出。

 送货小弟呆呆的走下楼,在回公司的途中,一头撞上电线杆,摩托车报废了。“啊,被男人看的感觉真…”

 张晶靠在门背后息着,她伸手拉起浴袍的下摆,水已经顺着‮腿大‬一直到了膝盖上,暴的快让张晶十分的‮奋兴‬“我真是一个浮的女人啊。”张晶想着,走到客厅里坐下,看着手里的包裹。

 “这是谁寄来的呢?上面没有写寄件人的名字。”张晶好奇的打开,里面是一个盒子,盒子上面贴着一个信封,信封上写着四个字:“女播奴隶”张晶看着这四个字,呆呆的打开了盒子。在盒盖上画着漂亮的花纹,其中写着几个字“潘朵拉魔盒”一个‮大巨‬的阴谋正式开始了。***“李倩,你过来。”

 “是,主编。”李倩不情愿的走进了主编室。对于这个的老头,李倩没有一点好感,总是尽量的躲着他。“听说你和张晶处的不错?”“是,她是我的学姐。”“你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吗?”

 “知道啊,什么事?”“是这样,今天有一个特别重要的采访,可是从昨天到现在我们一直没能联络到她,你到她家去一下,看看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的,我这就去。”李倩说着,转身走了出去。李倩敲了敲门,但门里没人答应。对了,学姐告诉我,她常把钥匙放在门框上,啊,找到了。李倩把钥匙进锁眼里,用力一扭,门应声而开。

 “张姐,学姐,你在吗?我进来喽。”李倩喊着,推开屋门走了进去。“张姐,”李倩走进客厅,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屋里静悄悄的。桌上放着两个杯子,好象有人在这里交谈过。这时,李倩忽然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阵声音,听上去好象是一个被住了嘴的人在呻。李倩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轻轻把门打开。

 “啊,这是…”李倩被完全惊呆了,因为屋里的一切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在墙边的大上,张晶赤的被绑得结结实实的,身上的绳子完全陷入了里面,嘴里被入一支假具,外面还用绳子绑在脑后,防止她吐出来,口水从嘴角溢了出来,已经打了头下的枕头。

 糙的麻绳成8字形,把两个房完全的绑紧,原本就很丰房更加的突出,在两个头上还用胶纸贴了两个震蛋,开关被开到最大,控制器在绳子里。

 张晶纤细的肢被绳子绑得更细了,已经妨碍了她的呼吸,她只能小口的气。两腿间是一塌糊涂,道和门都进了‮摩按‬,还有一些从‮摩按‬之间了出来。两只条腿被对折着绑好,小腿贴在‮腿大‬上,浑身上下布了男人抓咬的痕迹。

 张晶被绑成这样已经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只是从被住的嘴里,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呻

 “啊,张姐,你醒醒。”李倩扑上去,把张晶嘴里的东西掏了出来,然后用力摇晃着她。张晶呻着,慢慢睁开眼睛,眼神十分的迷茫,渐渐的她看清了李倩,张嘴想说话,可是喉咙干涩难忍,从眼角下一连串的泪珠。

 “是谁,是谁干的?”李倩一边给张晶松绑一边问。“张…张…张议…”“是张议员,那个被你抓住的人。”“嗯,对,是…他。他昨晚,来…”“他昨天晚上来的,他干什么?”“他…他…哇哇哇…”张晶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张姐,你别哭,别哭。嗯。”看着平时那么坚强的张晶放声大哭,李倩也下了眼泪。“我这就报警,张姐你放心,我姐姐是员警,她会帮助我们的。”李倩说着拨了报警电话。***

 “根据最新报道,女主播被‮暴强‬一案将在下周二开庭。被告人张议员前段时间曾被原告抓住非法嫖。据有关人士分析,这很可能是一起报复‮暴强‬案。

 本台将继续追踪报道此案,下面是广告时间。”***“现在开庭,请全体起立,这位是本案的主审法官张立人,张大法官。

 原告律师赵‮姐小‬,被告律师胡先生。现在开始,首先请原告律师发言。”“谢谢,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我作为原告的律师,在这里向各位陈述本案的案情。

 我的委托人张‮姐小‬,是电视台的记者,在两个月之前,在‘公务员调查’这个节目中,曾经抓住了议员张先生非法嫖,并作成了节目播出。

 为此张议员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于几天前,非法进入我的当事人家里,将其强,其后还‮忍残‬的将她绑起来达数小时之久,险些造成她终生的残废。现在我要求请主人出庭作证。”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