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七章 下章
 “你看完后,会照着光盘所演的作。你会认为这非常正常。现在,我帮你把皮内下来,当我数到1时,你会觉得非常高,你会当着我的面拼命的手给我看,当达到高后,你将昏睡过去,你会忘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当你醒来时,你已经回到家了,你只会记得你到过这里,买了这条皮内,以及你非常喜欢它。你会只吃一点东西就开始迫不及待的看这本书和光盘。听清楚了吗?”张晶茫然的点了点头。

 “好,注意听4、3、2、1!”“啊…”张晶长长的呻一声,倒在上,她只觉得浑身发烫,道里极了,一股股的水从间滴出来,当手指道里时,发出一阵阵水响。

 “啊,为什么,好啊,我里面好。给我,我要,死我,来人啊,我。”现在张晶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兽,除了疯狂的追求快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手指不够长啊?”孙鹃问。

 “啊,是,里面,里面。求你给我,求你。”张晶勉强睁开眼,盯着孙鹃手里摇晃着的大的‮摩按‬,嘴里哀求着。

 “好,给你吧。”孙鹃说着把‮摩按‬丢到张晶身上。张晶欢呼了一声,一把抓起来,打开开关,用力把‮摩按‬进自己的道里。

 张晶窄小的道从来没有入过这么的东西,两片被完全撑开,如果不是先前被极乐改造过,道几乎就会撕裂了。

 这给张晶带来了极大的痛楚,但只是一瞬间,极大的痛苦就被极乐转变成了极高的快,张晶双手抓住‮摩按‬的尾端,用力着,每次‮摩按‬都把两片带入带出,‮摩按‬带出大量的水,使得整张单上都沾了张晶的分泌物,屋子里弥漫着糜的气息。

 张晶呻着,嘶叫着,了十几分钟,却总是在高的边缘徘徊“啊,为什么,怎么总也不成。啊,要到了,啊,为什么,呜…”

 强烈的快‮磨折‬着她,张晶脸上泪水横,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几乎要把她疯了。“为什么?你这里还没有动。”孙鹃说着,用力把食指入张晶的门里。

 “啊,就是,就是这样。”突如其来的刺,让张晶离高又近了一步“啊,再来,再来,我,我的股。”

 张晶叫着,翻身象狗一样趴在上,头顶着,把圆润的股高高的撅了起来,一只手还在用力的道里的‮摩按‬,另一只手把自己的股打开,出收缩着的‮花菊‬。

 “你要我什么地方啊?”孙鹃拿起一门用的‮摩按‬,在张晶的‮体下‬上沾水,然后抵在门上,轻轻的‮擦摩‬着。

 “就是这里,我的股。进来。求你,进来。”张晶一边喊,一边用力把股向后顶,希望能尽快让直肠里的麻得到缓解。

 “说,求主人把大到张晶的小眼里。”“这…我说,别走,我说,求主人把大到张晶的小眼里,啊,别走,我说啊,求主人把大到张晶的小眼里!”

 张晶第二次已经是声嘶力竭的在喊了。孙鹃满意的笑了,手上用力一按,把一支20多厘米长的完全入了张晶的股里。

 “啊,进去了。”张晶皱着眉,张着嘴,着冷气,第一次被入的门还在排斥新入的异物,强烈的痛感和便意,带来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也在不停的‮动扭‬着,与隔着一层薄膜‮动扭‬的‮摩按‬互相配合,使张晶积蓄了一天的火终于到达了顶峰。

 张晶长长的发出一声濒死的呻,一股水从了出来,她浑身僵硬的抖动着,门和道不断的痉挛着,最后黄也倾而出,高过后,张晶倒在上自己的水里,昏死过去。

 “好了,该送你回去了。”孙鹃说着,走到外间屋,拿起了电话。“小白,小紫,你们马哥作完了吗…呦,他正那边等着,好,你和小红把那辆出租车准备好,然后过来和我把这个原料抬出去。”过了一会儿,那个柜台‮姐小‬和一个一身出租车司机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姐,都准备好了。”“嗯,你们就这样把她赤着放到出租车的后座上,我会让她一直闭着眼手。当送到她家门口时,你们马哥会接应你们的。”

 “是。”两人答应着,搀起张晶,把她的东西都收拾好,离开了这间房子。他们把张晶架上了一辆车,这辆车外观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内部后座却完全依照出租车的设置,如果只看车里,你完全认为自己是坐在一辆出租车上。

 一路上,张晶坐上后座上,闭着眼,一直在手着,车子里充了她的呻,而这一切都被坐在助手座上的柜台‮姐小‬,用v8一点不漏的拍了下来。

 车子到了张晶家门口,小马从屋里了出来,一起把张晶放到上,然后又布置一番,并对张晶下达了新的指令,然后打开安装在房间各处的‮窥偷‬探头,离开了张晶的家。

 “啊…”呻声充了整间屋子,张晶渐渐的醒过来,但第一感觉却是‮体下‬传来的涨感和快。张晶下意识伸手向下摸去,抓住了道里的‮摩按‬

 “啊,这是,啊,好,嗯,对了,我今天下班后,啊,去了,去了,那个地方。啊,又顶到了,啊,我还买了这个回来,然后呢?啊,再深一点,到家后,我,啊,我就把衣服全光,然后就一直在,啊,在,啊…”张晶呻着,觉得门里也有一‮摩按‬,她用力收缩‮身下‬的肌,把‮摩按‬夹得更紧“啊,对了,我特意买了这种压力控制的,我用力,啊,啊,果然,啊,振动加强了。啊,好,啊。,不成了,又要了,啊,了。”

 张晶大叫一声,到达了高。她趴在息了好一会,才慢慢的爬起来,看着单上被自己水浸的痕迹,吐了吐舌头。‮身下‬着两‮摩按‬,连步子都迈不开,可是,才刚一道和门里立刻传来极度的空虚感。

 “啊,这可不成。明天我还要上班呢,总不能这样吧。”张晶摇摇晃晃的走到浴室,打开水龙头,冲了个澡,连冲澡时,她也没有把‮摩按‬拔出来,反而不时的收缩‮身下‬的肌,刺‮摩按‬起动。

 在浴室里又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才勉强走出来,可是两腿间的水总也擦不干净,她索就让它顺着‮腿大‬下来,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水的脚印。

 她泡了一包快餐面,吃下去。然后坐在桌边一边慢慢在‮体下‬里的两‮摩按‬,一边想如何明天才能不暴的问题。

 “啊,对了,我怎么把它忘了。嗯。”张晶想起了买回的皮内,高兴地一下子跳了起来,可是这一下,两‮摩按‬被她道和门用力一夹,立即高速旋转起来。

 “啊,讨厌,这么快,啊…受不了了。”张晶站在桌边,双手支在桌子上,两腿软软的发抖,险些摔倒。

 屋子里只有张晶重的息声,从她的‮体下‬里,隐约传出马达的转动声。过了一会,水渐渐的积蓄在‮摩按‬的顶端,一滴滴的滴落,发出清晰的声音。

 张晶听到自己水的声音,羞得脸通红,可是沉浸在强烈快中的她却不想动弹,只是用力的收缩道和门的肌,让‮摩按‬更快速的振动,僵持了好一阵,她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瘫坐到椅子上,任由高过后,从道里出的水一点点的在椅子下的地上积出一个小小的水洼。

 张晶过了好一会才勉强平静下来,不成,再这样下去,我什么也做不了,张晶想了想,不情愿的关掉了两‮摩按‬的开关,可是还是舍不得把它们拿出来,就这样夹着两‮摩按‬,‮动扭‬着,走进了卧室,从自己的下拉出一个大盒子。

 打开后,里面放着一套皮内和一些玩具。张晶脸上浮现出喜悦的表情,伸手把连着两遥控‮摩按‬的皮内拿出来,放在脸边摩娑着“啊,真好,有了你,我明天就可以…嘿…”然后,她把说明书和光盘取出来,先看了一遍说明书,然后把光盘放进了vcd机里,认真的看着萤幕。“啊…嗯,好人,再用过一点,再灌进来。啊,好涨啊,肚子要爆了,啊,不成了,出来了。”

 张晶被萤幕上的一切吓呆了。虽然她也曾听过灌肠等,但从来没看到过,电视上那个漂亮的女人,被人灌入了大约一升水,肚子涨得好象怀胎5月的孕妇,脸上痛苦的扭曲着,可呻中还含着一丝丝的快,这让张晶很是好奇。

 当男人用力一踩她的肚子,一股黄的啸水从门中出好远,这时,女人脸上充了幸福感。

 “这是为什么呢?灌肠,哟,把那么多的水能从这里,”张晶的手轻轻的抚过还的‮花菊‬“灌到肚子里,那会是什么感觉呢?”

 想着,张晶不跃跃试,可是她又有些害怕,正在踌躇间,忽然从盒子里发现了一套灌肠专用的大号针筒,在针尖处还连有一橡胶管,一看就知道是为了方便自己灌肠的专用器具。

 “呀,想不到我已经买了。”张晶有些吃惊。她觉得自己的确是去了一家成人用品商店,但到底买了些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灌肠用具,灌肠用具,”张晶想着,又从下拉出一个袋子,里面装有一些密封包装的药,上面写着“灌肠用原,每包加水400毫升”

 “这,这些东西?”张晶的脑子有些了,她不清楚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当她的眼光再次转到针筒上时,她的脸上又现出了‮渴饥‬的神情,她的手颤抖着伸向针筒,多年的教育和高傲的自尊与强烈的催眠对抗着,但催眠的强大威力最终占了上风。

 当张晶的手一触到针筒时,一切抵抗全失败了,她一把抓起针筒和一袋灌肠,跑进了浴室。***“你到底给她下了什么命令,她怎么会这么熟练的。”

 孙鹃盯着监视器问小马。监视器上,张晶熟练的调配好灌肠,把针筒,然后拔出门里的‮摩按‬,将橡胶管了进去,用力将针筒里的200毫升体全注入了直肠中,然后坐在马桶上,轻柔的‮摩按‬略略有些突起的肚子,一会咬紧牙克制住强烈的便意,一会又放松‮体身‬,体会灌肠在肚子搅动的感觉。

 “很简单,我告诉她:你会非常非常的想和光盘里的女人一样,当你看过后,你会学会她的一切,而且就象作过很多次一样。‘你看,只看了一遍你的光盘,她就完全学会了。不过,只靠这一次就真的能让她上灌肠吗?”小马自得的说着,手已经不安分的滑入了孙鹃的衣服里。孙鹃只哼了一声,闭上眼任由小马的手抓住自己丰房。

 “那还用问,你不想想人家是作什么的。那原里加入了三种会让人上瘾的中药,和收缩扩约肌的‮物药‬。不但让她对灌肠上瘾,而且还可以配合极乐,让她的门收缩能力更强。不过还有个缺点,就是以后会产生经常的便秘,也就是说,如果不灌肠,她就别想自己拉出来。”孙鹃一边享受着小马温柔的‮摸抚‬,一边说。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