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五章 下章
 “哈哈,没关系,我们都是女人,没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你先简单说一下你的反应,我会帮你找一些好的玩具的。”

 孙鹃亲切的把张晶拉坐在沙发上。给她倒了一杯茶。张晶喝了一口,清淡的茶水‮定安‬了她的心,她低着头,喃喃的说:“我的房很涨,头很,而且,那里也很,我今天手了好几次,可是后来,”

 张晶惊讶自己为什么会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这些不知羞的话,可是,当她说得越下,越,‮体下‬的快就越强,水再次汹涌而出。

 “我手也很难高,我把口红放进去,可是它太小了。我想找一大的的‮摩按‬。啊,好!”说完,张晶长长的舒了口气,‮腿双‬用力夹紧,双臂紧紧的抱着肩膀,抖动着竟然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

 “你看,我说还是说出来好吧。”孙鹃不着痕迹的坐到张晶身边,亲呢的搂着她的肩膀,让张晶舒服的靠在自己怀里。“孙…啊,孙‮姐小‬,不要。”张晶‮动扭‬着‮子身‬,挣扎着,她从来没有和一个女人这么亲近过,这让她很不习惯。

 “没关系,”孙鹃把嘴贴近张晶的耳朵,轻轻的往里吹着气“叫我鹃姐,我们一起来。我会让你很舒服的,你不是想舒服一下吗?”张晶惑的点点头,双手紧张的握紧。

 “啊,不要紧张,”孙鹃的手轻轻的放在张晶的‮腿大‬上,张晶下意识的抖动了一下,‮子身‬
‮动扭‬想躲开,但孙鹃还是搂着她,放在‮腿大‬上的手轻轻的‮抚爱‬着张晶,给她带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全安‬感,同时女人细的手掌的‮摸抚‬所引发的快,也让张晶醉而放弃了反抗。

 “说说看,你今天过得好吗?”孙鹃一边小心的‮摸抚‬张晶,‮逗挑‬她的,一边在她耳边轻柔的问。

 “嗯,鹃姐,我…”张晶不知为什么,对这个刚刚见面的女人居然产生了极大的信任感,她转动了一‮身下‬子,更舒服的靠在孙鹃怀里,感觉就象躺在自己最信任的朋友怀里一样。

 张晶慵懒的闭上眼睛,让‮体身‬能更好的感受到孙鹃温柔的‮摸抚‬“我今天好难受。”“是吗?什么地方不舒服,这里吗?”

 孙鹃搂着张晶慢慢的从沙发上滑到铺着厚厚地毯的地上,柔软的地毯就象一样大,张晶枕着孙鹃的一只胳膊,闭着眼,脸上挂着轻柔的微笑,长长的睫轻轻抖动着,鲜的嘴喃喃的细语着。

 孙鹃的手轻轻的在张晶的房上着,张晶只觉得涨痛了一天的房,在孙鹃的手下向全身发散出一股股快的电,让她进入更加深层的醉中。

 “啊,嗯,鹃姐,不要,啊,就是这里,啊,好,好舒服。好。”张晶呻着。孙鹃一点点的出自己的手臂,把一个大大的抱枕在张晶头下,张晶挪动了一下,躺得更舒服一些,伸手抓住孙鹃的另一只手向两腿间送去。

 “鹃姐,你摸得我好舒服,我的房今天一直好涨啊,你摸得我舒服极了。可是你知道吗?我这里好啊,你摸得我上面舒服得很,可是下面真的很

 ““好妹妹,姐姐看看。”孙鹃说着,掀起了张晶的裙子,她知道现在张晶还有一些理智,需要慢慢来。“呀,妹妹,你怎么连内也不穿。”

 “不要说了,好羞。”张晶双手盖在脸上,股扭着,‮腿双‬轻轻的夹着。孙鹃用食指轻轻摸着张晶的,从道里出的水沾了她一手。

 “嗯,你好哪,你看这里的水都这么多啦,你是不是想要男人的大啊,别害羞嘛,告诉姐姐,你有多久没和男人那个过了。”孙鹃轻轻的按着张晶的蒂,‮逗挑‬着它,食指探入道里一点点,在道口轻轻的着。

 “啊,鹃姐,你好坏啊,问人家这个,我不理你了。”张晶羞得脸通红,扭过‮子身‬,不理孙鹃。

 “哈,有什么关系嘛,我们都是女人。这里又没有外人,也不会有人来的。来,跟姐姐说说,姐姐可以帮你找一的‮摩按‬,让你以后再也不用怕这种事了。

 “孙鹃趴在张晶身后,抱住她,双手从背后抓住张晶涨的房,用力的着。“啊…啊…鹃姐,不要,啊,不要,你得我,我要…”

 “要什么啊,说嘛。”孙鹃说着,一只手滑过张晶平坦的‮腹小‬,两手指道里,用力的起来。

 张晶哪是孙鹃这个女同恋老手的对手,双手抓着孙鹃的手,却没有力气拿开,只好任由她玩自己,没一会张晶就沉浸在这同的快中,无法自拔,嘴里除了一些无意义的呻,什么也说不出来。

 孙鹃见时机已到,一点点的解开张晶的扣子,把她的上衣拉开,了下来。然后拉开裙子的拉链,张晶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的意识,反而‮动扭‬着股帮助她把裙子掉。

 很快张晶就赤的躺在地上。孙鹃反手拉开脖子上的带子,紫红色的晚礼服轻柔的飘落在地上,孙鹃里面完全是赤的。

 她看了一眼正在地上?噩〡碟g髯攀忠恼啪?擦成细∠殖?丝完全与她高贵气质不融的笑,缓缓的扑了上去,抱住了张晶,四只丰房挤在一起。

 孙鹃轻柔的吻上张晶的嘴,对于这个同的吻,张晶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沉在孙鹃熟练的吻技里,张开嘴,把舌头伸过来和孙鹃纠在了一起。***“大哥,你看我做得还可以吧?”

 小马毕恭毕敬的站在一边。男人坐在沙发上,着着对面屋里两个滚在地毯上的女人。“不错,小马,作得很好。明天过后,先等一周,让药力和催眠暂时深入一下。

 另外,你现在就到她家里去,在各处安装好摄影机。严密监视这几天她的动向。随时用电话控制她的行动。听懂了吗?”“是的,我这就去作。不过…”“怎么了,”男人盯着面有难的小马。

 “不是有关她,而是在电视台里的另外一个女孩。”“噢,怎么回事?”“是这样,那个女孩叫李倩,只有21岁,是个刚来实习的大学生。她和张晶走得很近,我怕她会妨碍到…”

 “李倩,这个名字好啊,我在哪里看到过。她和李情是什么关系?”“她就是那个火爆女警的妹妹。”

 “什么,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好了,你不用管她,只要作好你自己的事就可以了。李倩的事我会找小虎和小蛇去作。你和小把这个作好就可以了。”“是,大哥。我去了。”“嗯,去吧。记着这几天不许你动她。”“是。”

 小马出去了,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屋里的两个女人,阴沉的冷笑着:“李情,谁让你的妹妹和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是朋友呢!”

 张晶现在正沉浸在孙鹃温柔的‮摸抚‬里,女的‮摸抚‬不同于男人,女人的手更加柔软,虽然比男人的手更轻,但同为女人,孙鹃更能了解如何让女人更快乐。她从张晶的嘴一点点的向下,吻过细的粉颈,来到丰房上。

 张晶双手反手抓住地毯,用力把起来,让孙鹃更方便的。孙鹃含住了张晶的一个房,用力把更多的进嘴里,然后一点点的吐出来,舌尖‮逗挑‬着发硬的头,另一只手包裹住张晶不大但很尖房,用掌心轻轻按头。

 张晶只觉得涨了一天的房,在孙鹃温柔的逗下,向全身散发着一股股快乐的电。她呻着,当孙鹃的手伸向自己的两腿间时,她只是象征的挣扎了一下,就张开‮腿双‬,任由孙鹃将手指入自己的道中。

 孙鹃只入了两手指,但手指快速的,与灵活的抠,让张晶浑身颤抖,很快孙鹃就找到了张晶的g点,她用力的攻击张晶的g点,每次都让张晶颤抖着得到一个小小的高

 但是经过了极乐改造的‮体身‬,这样是无法到了顶点的。很快这样的刺就已经无法足张晶了,孙鹃出手指,道里立即传来极度的空虚,张晶难受的‮动扭‬着纤细的柳“不要,鹃姐,不要出去,人家还要,人家还要嘛。”

 “嘘,嘘,我的小猫咪,我会给你的,听话。听话。”孙鹃一边轻柔的说着,哄着被冲昏了头的张晶,一边慢慢的向下吻。

 张晶平坦的‮腹小‬雪白的一片,孙鹃的舌头轻轻的探进了她的肚脐里,爱干净的张晶每次都把肚脐洗得干干净净,那和母体连接的部份被另一个女人轻柔的着带来一种倒错的快

 呻从张晶嘴里一连串的叫出来,她双手入孙鹃的头发里,用力把她的头按向自己最需要的地方。孙鹃坏坏的笑着,故意在张晶‮腿大‬内侧去,每次都刻意忽略中心的花园。

 “啊,好坏啊,鹃姐,不要再逗我了,给我,我。”“啊,你就这么想要吗?”“啊,不要,不要过去,那里,那里啊。”

 “哪里啊?嘿嘿,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嗯,是这里,还是这里呢?”孙鹃故意一左一右着张晶感的‮腿大‬内侧,而从花园里出的水已经浸了张晶股下的地毯。

 “啊,你好坏,是那里啦,我,我说不出。”“这个吗?”孙鹃的舌头轻轻的弹了一下张晶突出的蒂。

 “啊…就是那里,还要,再用力一点。”“这是什么地方啊?”孙鹃又了一下,张晶弓起,用‮体下‬追逐着孙鹃的舌头。

 “不要逗我了,啊,鹃姐,求你了,我说不出。”“嗯,不成,我的小猫咪,说出来,说出来鹃姐就给你。”孙鹃非张晶说出来。整整一个下午积蓄的火,刚刚找到发的管道,却又被再次给堵住,张晶已经快要疯了,到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能发,什么话她都敢说。

 “是,是蒂啦,鹃姐,啊,啊,我的蒂。求你,求你,用力的咬我的蒂吧,啊…”张晶终于受不了了,嘶喊着。

 孙鹃用力咬了蒂一下,然后用双夹住已经硬红涨大的蒂,用舌头‮逗挑‬着,不时用牙齿轻轻的研磨几下,左手抱住张晶的股,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张晶得一塌糊涂的道里用力,无名指和小指还不时轻轻的在张晶的门上轻触一下,不过还不深入。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