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章 下章
 金黄渐渐的弱下去,张晶的‮体身‬抖了几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细细软软的上沾着一些晶莹的水滴,她伸手拿过一张卫生纸轻轻的擦拭着。

 小马看着一个漂亮的‮女美‬半?着在自己面前撤,‮身下‬的茎涨得几乎要把子撑破了,他气,把从额头上下的汗珠擦去,一把把拉链拉开,用力的打着手,继续拍下去。

 张晶的眉头皱了起来,她觉得自己今天特别奇怪,她想可能是早上所用的那个药的副作用吧,虽然她一直在克制自己但是情还是越来越强。

 张晶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且也把自己的第一次送给了他,不过半年前男友出国了,大约要一年左右才能回来。

 出国后,他虽然还和张晶保持着关系,但张晶已经有半年没有和男人作过了。平时有繁重的工作着,张晶暂时忘记了情,但今天催情药彻底把她的火点燃了。

 一连擦了几张纸不但没有把‮体下‬擦干净,水反而越擦越多,张晶低头看到两片微微的张开了,从道里,水不停的了出来,小小的蒂已经从包皮里探出头来,硬硬的。

 张晶看着,‮体身‬里的火更加难以控制,她用手指轻轻的蒂一下,一股电从‮体下‬一直冲到大脑里。

 她的手再也停不下来了,先是轻轻在夹着,很快她就把手指入了道里,空虚的感觉立即得到了一点补偿,这时她觉得罩把房绷得好难受,让她有点透不过气来。

 她解开了上衣,把罩推了上去,一对房暴在空气里,两个鲜红的头被冷气一刺立刻硬起来,尖尖的立在两个房上,象两个红色的宝石。

 张晶一只手抓着房另一只手的两手指伸进了道里,熟练的自起来。小马在对面看得浑身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把张晶在身下狠狠的干她。

 可是想起大哥的严令,只好用力的打手自己的火。张晶毫无察觉,只是拼命的手想把‮体身‬里积蓄多时的火发出来。

 可是她明明已经看到高就在眼前,可就是无法到达顶点。张晶的皮肤渐渐泛起桃红色,细的舌头轻轻的着鲜红的嘴,从喉咙里发出无意识的呻,左手已经有三手指没入了‮体身‬里,大姆指按在蒂上用力,小指则轻轻的勾门,不过看样子那里还是她的‮女处‬地,只敢轻轻的触碰,却没有把手指伸进去。

 右手在两个房上抓来抓去,不时的用手指捏住头向外拉扯。小马没有想到张晶虽然看上去十分的高傲,可是却有如此熟练的自技术。

 他了一口唾沫,从包里取出一半米长的细管,管子一头装有握把,一软管连到一个装白色体的瓶子里。“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啊,想要,我要高,可是总也到不了。啊,我要,给我,谁来救我。”

 张晶无意识的呻着,水顺着手腕滴滴答答的到马桶里。“是吗,我知道了,现在你把两只手都抓着房,对。”

 张晶从道里出手指,那极度的空虚感让她扭着,嘴里叫着:“啊,不要,我那里好,让我摸一下,我那里。”可她的‮体身‬只能听从小马的吩咐,于是她更加大力的房,两个丰房在手下变形‮动扭‬。

 小马把细管的一端入了张晶的道里,用力到深处,直到感觉已经入了她的子里,冰冷的金属稍微缓解了张晶强烈的,但很快细细的管子就让她觉得‮体身‬更加的需要,她的用力的在马桶上扭着,水顺着细管了下来。

 小马看着张晶的脸,笑着说:“不要急,我的小奴隶,很快你就会得到你今生最大的快乐了。不过,那将是进入地狱的第一步。”他用力按下了握把上的开关,一股瓶子里的顺着管子入了张晶的子,重重的打在子壁上。

 张晶的嘴大大的张开,高时的嘶喊被噎在喉咙里,‮体身‬绷直僵硬的了起来,双手猛的用力抓住房,白色的房从手指间突了出来,达到了她从来没有感受到的绝顶的高,她‮体身‬抖动了几下,一股黄而出,由于高张晶失了。

 强烈的高持续了大约30秒,张晶的‮体身‬逐渐松弛下来,小马看着当握把上的绿灯再次闪亮后,他再次按下开关,第二股入张晶的子

 张晶的‮体身‬达到了更高的高。当高退去后,张晶整个人瘫软在马桶上,双臂无力的垂在‮体身‬两侧,头歪在一边,从嘴角里出一丝长长的口水,一直垂到房上,双上布了自己的手印。

 小马看了看瓶子里还有约一半的体,他轻轻的出了细管,然后把张晶的‮体身‬拉平,让她趴在马桶上,这时张晶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任由小马摆布。小马面前是张晶圆润的股,小马不用力的摸了几把,然后他把细管入了张晶的门。

 对于外界异物的入侵,张晶的门用力的夹紧,但细管上沾了张晶的水,成了最好的润滑剂,小马很轻松的就入了大约30公分深。

 然后他把剩下的一次全注入了张晶的门里。虽然有强烈的快,但张晶已经完全虚了,只是稍稍的‮动扭‬了一‮身下‬体,嘴里呻了几声。

 小马把细管了出来,从张晶的道和门里缓缓的了出来,但仅出了一点点,其余全被道和直肠收了。小马嘴里哼着小曲开始收拾手里的家伙。小马注入张晶‮体身‬里的是组织最近的一种奴隶药水,它被组织称为极乐。

 它专门用来给一些特殊的奴隶使用。首先它具有绝对的杀菌作用,可以杀死进入道或门内的任何致病菌,保证奴隶不会染上病,保证主人们的‮全安‬。

 其次,它会杀死男人的子,也就是说被注入的女人将再也不会怀孕,保证主人可以随时玩。第三,它使女人的道和门永远具有‮女处‬的紧绷,不论入多的东西,都不会松弛。

 第四,当有任何异物进入道和门后,那里的肌会自动开始痉挛,反复‮摩按‬进入的茎,给主人以最大的快。而且会逐渐使女人变成上瘾者,没有男人的就无法得到高

 总之当一个女人被注入后,除了当女外,她再也没有别的路可走。这种药水唯一的缺点就是价格太贵,只有一些大老板才用得起。

 这次张议员为了愤,出了三百万,才买了这么一小瓶而已。小马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取出了一只针管,给张晶注了一些营养剂,好让她尽快的恢复体力。

 看了看表从他们出来已经过了大约40分钟,虽然已经给了总编一笔钱,让他帮忙推掉所有的工作,但也得尽快回去了。“女播奴隶,你听着,当你听到隔间门关闭的声音后,就会自然的整理好衣服,然后推门走回办公室。

 当第一个人叫你时,你会回复正常,但会忘记刚才你所作的一切。你只记得上完厕所后,又接到一个线人的电话,他给你提供了一条你不要的消息,你把他打发了,那条消息,你认为没用,已经忘记了。

 你会继续上班,但‮体身‬会非常想作爱,你对的忍受程度大大降低,当你受不了时,就会进厕所手,高后回去继续工作,但没用的你是无法得到刚才那样的高的。中午吃饭后,你会无法忍受,你要想办法足自己,在‮体下‬里入各种东西,然后叉开腿坐在桌子前。

 下班时,我会给你新的命令的。现在注意听,当我说到1时,你将坐好,听到关门声时,开始整理衣服。4,3,2,1。‘张晶顺从的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然后走出门,回到了办公室,她完全不记得在这四十分钟里所发生的事情。

 但是,她的人生已经完全改变了,原有的灿烂不再,今后等待她的是地狱般的日子。***接下来的一天,是张晶有生以来最难过的一天。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以后,张晶除了诧异自己上一次厕所及接一个电话为什么会这么长时间外,没有任何的怀疑,当然这主要是由于小马的催眠所致。

 张晶发现自己除了房涨得难受之外,‮身下‬也得不成。如果不是在办公室里,她真想把衣服全光,用力的自一下。

 她努力想把思路拉回正在编辑的稿子里,可是不知为什么今天总编给她的却是一篇小报上的绯闻稿。如果在平时,张晶想也不想就把稿子扔回去了,不过今天自己好像对件事很入,一点点的细心看着。

 越看张晶就越难控制自己的望,才回来没过半个小时,她又匆匆跑进了厕所,这回完全是为了发自己的,听着外间同事们走来走去,她不敢大声的呻,把手帕进嘴里用力咬住,然后迫不及待的解开衣服,拉下内,用力的手起来。

 她左手把罩推到部上面,让自己房完全暴在空气里,右手两手指完全道里,用力着,晶莹的顺着手腕一滴一滴的落到马桶里,虽然隔间门关着,但仍可听到微弱的声音。

 刚刚被注入极乐的道极其感,手指一进入,道立即强烈的动起来,不停的把手指往深处拉,两手指完全无法足张晶,她又入了第三手指,同时她觉得随着手指的门里也渐渐的起来,好想把东西进去,但那里张晶从来没有碰过,她总觉得那里太脏了,但门里的麻渐渐的强烈到无法忍受。

 张晶的右手还道里,抠挖着,左手不情愿的放开房,伸到‮身下‬,她先用食指沾了一点自己的水,轻轻在缩紧的门上‮摩按‬着,娇门每被触碰一下,都收缩一下,同时更产生了一种空虚感。

 张晶的手指在门周围绕了好几圈,终于无法抗拒快惑,食指突破了外围的‮花菊‬,探入‮体身‬内部。

 “呜…”张晶低低的呻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疼痛加杂着强烈的快传遍了全身,这种浑合了便意与刺痛的快更让张晶沉

 张晶把食指更用力的到深处,然后抠挖着,右手三手指加快速度在道更加用力的,被低的呻从鼻子里哼出来,很快就达到了高

 但是当她渐渐的平静下来时,突然被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吓了一跳“我这是怎么了?”张晶想,虽然男友出国半年多,自己在上却并不是个要求得很多的人。

 而且即使是男友也从没给过她如此的快,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居然在办公室的厕所里疯狂的手,还达到了高,难道我真的是个浮的女人吗?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