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章 下章
 “今天早上,议员张xx由于嫖之事公开曝光,而不得不当众道歉。下面我们来采访一下这次新闻的主要人物,电视台的记者张‮姐小‬。张‮姐小‬,听说这次是你假扮女,把张议员骗进了旅馆里,然后在他光了衣服后,公开了‮份身‬才抓到了他,请问这是你事先计划好的吗?”

 “是的。不过我只是想拍一下街头女的问题,没想到那个老头真的上来。哼,看他那个样子,都快老死了还想上我。”

 “听说事后他想用钱买回录像带,请问有这回事吗?”“对,他说只要不播出,他愿意给我一百万。我才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新闻呢。”“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会报复?”“哈,报复,让他来吧,我才不怕他。”啪,电视被关掉了。

 “你们去找人,只要能杀了那个‮子婊‬,出多少钱我都愿意。”肥胖的张议员大声叫着“我一定要杀了她,我要让她不得好死。”“张总,李先生来了。”秘书说。

 “好,快请。”张议员说着,站起身来。一个瘦高的男人走了进来“张总看电视了吗?那里把你可拍得不错啊,想不想拍个小电影啊?我可以出人出工。哈哈…”“不要取笑我了。上茶。”张议员说着示意他坐在沙发上“老弟,我知道你人脉广,就想个办法给哥哥出了这口气吧。”“可以,不过…”

 “好说,你说吧,多少钱?”“钱是小事,我想问你,你想要她怎么样?”“那还用问,当然是让她去见上帝。”“嗯,你太糟蹋了。你看到那个小妮子的身材了吧?”

 “对啊,还真是个性感的尤物,要不然我会上那个当?”“对啊,你想不想让她当你的奴隶,每天在你脚下,求你干她?”

 “什么?”张议员想起那优美的曲线,不觉连口水都了出来“你能有办法,那可是只母老虎啊,别再让她咬了。”

 “你放心,我手下有的是高手,这样吧,你先不要着急,现在她正红,不好下手,过一阵子等这事平息了,我会把她到你手上,那时,她就是你的私人物品了,你可以尽情的享用她。”

 “真的,太好了。”张议员一脸笑“好,还是老弟你有办法。你放心,你想要的那块地和那个项目过几天我就让我的手下去办,保证不会误你的事。哈哈…姓张的小‮子婊‬,到那时我看你还风光。哈哈哈…”***“张‮姐小‬,”马上就要下班了,张晶提着包,正想悄悄的溜走,听到主编叫自己,只好不情愿的回头看着他。

 主编是个五十来岁的胖子,虽然已经结婚,可偏偏心不死,电视台里的每个女主播他都想沾上一下子,但他那个样子没人理他,不过他是董事长的二叔,大家才不得不让着他。“什么事啊?”张晶装出一副笑脸。

 “给你,这是最近的一个专题的带子,你去把它编辑一下。”“是,”张晶放下手里的提包,接过带子,向编辑室走去。“哼,这是什么东西!”

 张晶坐在编辑台前看着萤幕上的一片彩条,不耐烦的站起来,拉开屋门“主编,这是什么啊?有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我还赶时间哪。”

 “啊,你等一下,小马,你去帮一下张‮姐小‬,今天一定要把那些作完,我会通知门卫给你们留门的。”说着,他把一个高大的男人推到张晶面前。

 “啊你好,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啊?”张晶很奇怪,电视台里的编辑师自己都认识,但这个人却从来也没见过。

 “我是新来的,正在实习,请张‮姐小‬多多关照。”男人喑哑的声音充了男人的魅力,张晶不有些惑,啊我这是怎么了,张晶一惊,对自己的失态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请快进来吧,我还有事呢。”张晶把他让进了编辑室,她没有注意到,男人进房前在门口的把手上,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小马,你看这是什么东西啊?我只看到了一些彩的条块,什么也没有。看得我头都有些晕了。

 “张晶说着,把带子放进了机器开始播放。“这是一种特殊的带子,你得把速度放慢。对,放到一半的速度,注意听,这样就能听到带子里的声音了。”

 张晶依言作了,果然带子放慢后,能听到一种特殊的声音,不过很微弱,听不太清。“张‮姐小‬,你注意听,对,眼睛看着那条红色的彩条,对,深深的看进去,你会觉得‮体身‬变轻了,是不是?”

 男人的声音里仿佛带有一种魔力,张晶不由自主的就沉浸了进去,她双眼盯着那条红色的彩条,视线随着它转动着,渐渐的有些呆滞。

 “看,你的‮体身‬正在放松,对,放松,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问,只是觉得放松,看着它,对,你就会感到非常的舒服。对,很舒服,‮体身‬动一下,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

 张晶的‮子身‬动了一下,整个人半躺在椅子里,眼睛还是盯着萤幕,不过焦点已经有些散了。

 “当你听到我说‘女播奴隶’时,你就会进入这种状态,你会对我有极深的依赖,认为我是你的主人,不论我说什么你都会去作,即使你觉得那很奇怪,只要是我说的你都会觉得是自己应该作的,当我说‘万事如意’时,你就会清醒过来,但你会把这段时间里的事全都忘记,现在,听清楚了,当我数到1时,你就会醒过来,5,4,3,2,1…”

 张晶眨了眨眼,眼前还是那个带子,她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问题,但又说不上来,她回头看着小马,小马的脸上是一副莫测高深的表情“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了?”张晶问。

 “没什么,张‮姐小‬。你听过这个词吗?‘女播奴隶’!”张晶的眼睛一下子就定住了,男人看着张晶的样子不由发出一阵狂笑“哈…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还不是一下就被我摆平了。大哥也真是,就这么个小娘们还用得着我出马。让小四来都可以。”

 原来,这个男人是那个神秘人的手下,是个一的催眠师,神秘人要他来给张晶催眠,把她变成一个性奴隶,那盘带子是专门用来催眠的,加上他这个大师的推动,张晶一下了就深深的进入了催眠状态中。

 “你在这里好好的坐着,不要动,我出去打个电话。”“是,坐着不动。”张晶麻木的回答。男人走到门外“大哥,搞定了,你说下一步怎么办,什么,用得着这么麻烦吗,我让她认为自己是奴隶不就成了吗?还得…啊,我知道了,好,好,我一定照办。

 是,三天,三天以后我把东西送到。”男人收了线走回屋里,张晶还呆呆的坐在那里。“你听好,过一会等你会在门口醒来,会觉得什么也没发生,我们已经把这带子作完了,你正要回家,你要正常的回家,听到了吗?”

 “是,听到了。”“那好,把机器关了。”张晶顺从的关好机器,把带子过那个男人手上。

 “好,站起来,”张晶站了起来。“拿好你的东西。跟我走。”张晶提着自己的皮包,象木头人一样,跟在男人身后。

 进入电梯后,男人看着张晶的眼睛说:“万事如意。”张晶的‮子身‬一震,眨了眨眼,有些不解的看着男人,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问,当电梯到了一楼,她走出去上了自己的车子,往家里开去。

 男人等她走远了,才骑上墙边的一辆重型机车,从后面追了上去。张晶回到家里,收拾好了一切,洗完澡,回想起下班前的事情总觉得有些奇怪。那盘带子最后作成什么样子了,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那个小马说带子已经作好了。

 张晶觉得自己的生命里好象丢了什么似的,但却说不出原因。想着想着,困意上来,渐渐有些迷糊了,突然,电话铃尖锐的响了起来。

 “谁,这么晚了还来电话,”张晶迷糊糊的拿起听筒“喂,你是哪位?”“我是小马,主编说有急事,让我来找你,我已经到了你家门口,请你开门。”

 “什么事啊?明天再说吧。”“不成,你到门口来,我这就上去,事很急的。”说着他就把电话挂了。真是的,张晶极不情愿的换好衣服,这时门铃响了“来啦,”

 张晶把头发简单的梳了一下,就打开了门,小马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大提包“什么事啊,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当然是给你用的东西了,女播奴隶。”一听到这个词,张晶的眼睛立刻就直了,僵硬的站在那里。

 “好了,让开,跟我进来。”小马说着,走进了屋里“你把门关好,到客厅里来。”“是。”

 张晶答应一声,把门锁好,走进客厅里。这时小马已经把提包打开,放到茶几边,看张晶走进客厅,说:“你就站在那里不要动。”张晶听话的站好,呆呆的象个木头人一样。

 “把手举起来,转个圈。”张晶照作了。“好,你听好,你已经和我回到电视台,把明天要作的东西作完了。你已经回到了家。”“是,我作完了,刚到家。”张晶低声应着。“你觉得很累,累得连头都抬不起来。”“是,我很累。”

 张晶说着双肩已经垮了下来,‮子身‬也在打晃。“对,”小马说着,从提包里取出了摄影机“你现在觉得身上很脏。”“是,好脏,”张晶回答,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颊。“‮子身‬脏,你就想洗个澡。”

 “对,想洗澡。”“现在,你已经到了浴室的门口,把衣服全下来吧。”张晶迟疑了一下,小马连忙说:“不要想别的,你的身上好脏啊,全是土,你闻闻还有汗味,你难道不想马上洗澡吗?”

 “啊,”张晶的鼻子动了几下,好象真的闻到了自己身上的汗味,眉头皱了起来。抬起手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小马打开了摄影机,开始拍张晶衣服。

 张晶解开了自己外边的套服,习惯性的向左边的衣篮里一扔,当然这是在客厅,所以,什么也没有,衣服被扔到了地上。

 现在正是夏天,外衣下,是粉红色的罩,张晶的上围不是很大,但是很尖,一对娇小的房,包裹在粉红色的‮丝蕾‬罩里,小马觉得自己的‮身下‬已经硬了。

 “是不是好过了一点呢?对,笑一笑,看你面前是一面大镜子,笑一下,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一下。”张晶的脸上出了惬意的微笑,但在小马看来,这简直是对他的一种‮逗挑‬,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张晶又拉开了裙子的拉链,把裙子也下来,扔到一边。现在她全身只穿着一套‮衣内‬,‮身下‬也是粉红色的三角底,包着神秘的花园,在灯光下,可以隐约看到黑色的。 sAnGWuXS.CoM
上章 催眠奴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