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八章 贪婪(全书完) 下章
 “嘿嘿嘿,会让她舒服得忘记伦的事。”索度和六郎从左右伸出手,捏起亚希子的拉开,同时在里外摸索。

 “啊…不要…不要…”亚希子一面尖叫,一面‮动扭‬股。本来就有强烈羞感,再经过这样捏,亚希子几乎要昏过去。索度好像很了解女人的感带。

 “你母亲的好极了,嘿嘿嘿。”在周围磨擦,又突然把手指进去,同时用指尖在栓上钓鱼线的核上迫。田一也配合他们拉动钓鱼线。

 “不要了…”“妈妈,很舒服了吗?”“啊…饶了我吧…”亚希子疯狂的‮动扭‬
‮体身‬,汗珠飞散,这种样子只会使男人们更高兴。

 “田一,你妈妈有感,这里已经淋淋…”这些男孩们对女人可以说是专家,亚希子当然无法抗拒,她自己也感觉出官能火热的燃烧起来。

 “啊…”亚希子想说话也已经困难,只有急促的息。六郎在亚希子的身后对田一说:“田一,已经准备完成了。”

 六郎的手里,拿着‮大巨‬玻璃制的浣肠器,里面已经装醋。“嘻嘻嘻。妈妈,帮你一次浣肠,这一次是只有醋,一定很有意思。”

 “…”“妈妈,你怎么啦?高兴得话也说不出来了吗?”田一笑嘻嘻的来到母亲的身后,从六郎的手里接过浣肠器。

 “不要…不要浣肠…”这时侯亚希子已经忘记索度的手还在挖。“饶了我吧…”“妈妈,真的这样不喜欢浣肠吗?会比较好吗?”

 “这…”亚希子说不出话,索度站起来高高兴兴的衣服。后背有龙的剌青,还有镶入珍珠的丑恶‮大巨‬…亚希子想叫也叫不出声音。

 “田一…救救我吧…”亚希子拚命的向田一哀求。索度也在看田一,等他说下一句话。在这个时间里,‮大巨‬的不停的摇摆。

 “可以干了,但还不能进去。”田一发出低沉的笑时,索度做出会意的笑容,他已经知道田一想什么。“哎呀…”亚希子发出尖叫声,头向后仰,疯狂的‮头摇‬。

 索度开始向亚希子纠。“太太,我会好好的爱你,要试试看你的有多么好。”“啊…不要…不要…”“这样淋淋的,还说不要,实际上是很高兴吧?”

 “不要…”“又不是‮女处‬。太太,不要动了。”索度低头看着哭叫的美丽女人面孔,把大火热的头慢慢顶在柔软的花瓣上。“啊…”亚希子的开始猛烈痉孪,哭泣的脸向后仰。“哇!好厉害!”从上向下凝视的田一发出‮奋兴‬的声音。“呜…不要…”“嘿嘿嘿…哭吧…哭吧…”

 “啊…”亚希子几乎要窒息,全身颤抖。大的巨里,几乎使那里裂开。“真…她的‮体身‬真好…”亚希子虽然哭泣,但里的紧紧住索度的

 “我过去和不少女人干过,但你妈妈是最好的。”索度看着田一,毫不保留的赞美亚希子的体。“不要…不要…”

 只要哭着想逃避,里的就会更缩紧。“嘿嘿嘿,太太,哭吧,那样会更好的。”“噢…”亚希子的哭声更大,因为索度的已经顶到子上。“田一,已经到底了。”

 索度显出很高兴的样子,然后就这样不动,等田一的吩附。“就这样不要动,马上让妈妈痛快,就没有意思了。”从后面看的田一,也清楚的看到乌黑的深深入了母亲的里,用“贯穿”来形容大概最妥当。

 “妈妈,这样的景真好看。被氓强的滋味好不好?”“呜…饶了我吧。”“好像很舒服的在里面,现在我猜你门也想要了吧。”

 “啊…不要…”当亚希子哭叫时,‮大巨‬浣肠器的管嘴,已经深深入亚希子的门里。醋大量入亚希子的肚子里…

 “啊…难过…”亚希子美丽的脸孔已经苍白,全身拚命摇动,黑发随着飘散。

 “受不了…这个浣肠受不了…肚子要爆炸了…”“妈妈,醋的滋味很厉害吧?要好好的反省逃走的事了。”

 “唔…难过…受不了。”亚希子拚命‮动扭‬
‮体身‬,好像这样能减少痛苦。可是,这样又夹紧索度里的

 “她的真会缩紧,如果是普通的男人早就完蛋了。嘿,太美妙了。”“真的那样美妙吗?”六郎问,他也已经光衣服大的茎。

 “不只是美妙,这样的女人还是第一次遇到,只是进去就快要投降了。”田一一面推助浣肠器的推,一面向六郎做一个手势,六郎点点头站起来。索度换手离开,六郎就在亚希子的深深入。

 “啊…确实好极了,没有想到会这样夹紧。”六郎立刻发出感叹声,慢慢欣赏美的滋昧。“呜…”从来没有被轮的亚希子全身是冷汗,发出快要断气般的哼声。

 大量注入醋,肚子里的便意愈强烈,前面的六郎就能享受到更紧的收缩。

 看到痛苦的哭泣,受到‮磨折‬还会有这样反应的女人,连六郎也不由得感到惊讶,只是深深的入,并没有活动,女人就大量水。

 “阿姨真感,真的这样舒服吗?嘿嘿。”六郎在亚希子的脖子或肩膀上亲吻,不停的‮摸抚‬房。在得到田一的许可以前,只能这样进去,不能进出

 “嘿嘿嘿,换手了。”又换人。这样不止一次,每隔几分钟就轮换。田一‮忍残‬的继续推动浣肠器,食用的醋“咕嘟咕嘟”的进去。

 “啊…呜喔…还不如杀了我…”亚希子哭泣、呻息。轮班在亚希子身上入的索度和六郎、加上门上灌入醋的浣肠器,这二者隔着薄薄的粘膜前后发出共鸣,使得亚希子几乎昏过去。

 没有多久,亚希子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呼吸也感到困难。“六郎,差不多了。”田一继续推动浣肠器说。

 “田一,随时都可以。”“唔…要…要出来了!”只有达到限界的便意,在亚希子的心里,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又有索度在亚希子身上发,使亚希子的感觉更加混乱。

 “呜…难过…我要死了…”“嘻嘻,妈妈,很难过吧?不过,真正的刑罚是现在才开始。”田一说完猛推卿筒,把剩余的醋也猛推入亚希子的门里。

 “啊…”发出惨叫声,从亚希子的门开始“嘀咯嘀咯”的漏出来。六郎好像等待这刹,用‮大巨‬的头顶在亚希子的门上。

 “呜啊…不行…不要…”“妈妈,我是要六郎给你住,他的东西很大,也许会痛苦一点,但一定是很好的。”

 “啊…”亚希子拚命的想躲避六郎的头,可是前面已经有贯穿,动弹不得。

 (怎么会这样…简直疯了…是野兽…)刚刚注入浣肠腋的‮体身‬,还要同时从前后被男人,简直是魔鬼的行为。

 亚希子的门被扩张到极限,几乎就要裂开。六郎不管她的痛苦,将入,便意开始逆

 “唔…要死了…”亚希子觉得眼前一片黑,冒出痛苦的火花。而且门的,隔着薄薄的粘膜和前面的‮擦摩‬,使得已经像火柱的‮体身‬更散发出火花。

 “嘻嘻嘻,妈妈,已经完全进去了,前后已经贯穿。”田一发出嘲笑声。亚希子翻起白眼,咬紧牙关仰起头。“呜…你…你是魔鬼”“饶了你就不能算处罚了。妈妈,你就痛快的哭吧。”

 “啊…还不如杀了我的好。”亚希子疯狂的摇动黑发。索度和六郎把亚希子夹在中间,动也不动的等待田一的命令。“不知道妈妈是痛苦的滋味强,还是痛快的滋味强?”田一向六郎和索度做手势,要他们开始。

 “田一已经答应了。太太,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嘿嘿,阿姨快扭股,哭啊,大声哭啊。”索度和六郎从前后慢慢在亚希子的‮体身‬里

 “啊…饶了我吧…”亚希子仰起下额,嘴巴一张一合,几乎要冒出泡沫的样子。男人开始动作,使亚希子的便意向下降,可是排的痛苦使亚希子发出哼声。

 而且产生腹部快要爆炸的感觉,但同时在‮体身‬里也出现火烧般的感。尤其是二在前后磨擦时,会产生强烈麻痹感。

 “唔…救命啊…要死了…”亚希子哭叫。有自己也莫明其妙的快美感,这样的感觉和痛苦混在一起,在亚希子的‮体身‬里互相竞争。

 “哭啊…快扭股啊!”六郎和索度的动作逐渐增加速度。亚希子的体在二个男人之间受到‮躏蹂‬。不只如此,田一在这种情形下,也不断拉扯手中的鱼线,这样更使亚希子狂

 “啊…”在痛苦和快美感的竞争中,快美感逐渐占上风,亚希子是毫无办法的任由快美感膨

 “嘻嘻嘻,妈妈,好像快战胜了痛苦。”田一看着亚希子发出嘲笑声。在亚希子前后入的二个男人,也明确感觉出来。

 不只是亚希子‮动扭‬
‮体身‬的样子出现妖魅的气氛,前后里的都紧紧动。

 “真是了不起的女人,还有这样厉害的反应。”“你可不要忘记,现在是帮助田一处罚他的母亲。”

 “这个我知道。”六郎和索度更有节奏的攻击亚希子,要迫使她产生高。一下子六郎停止动作,只有前面的索度,或相反的只有六郎在后面进出。

 这样反覆多次后,亚希子突然发出尖锐的哭声,体猛烈痉挛。“啊…”亚希子在两个男人之间猛烈动几次股,然后前后一起收缩。

 “妈妈,你终于达到高了。不过,还会让你很多次。”田一高兴的看着亚希子说。

 还不允许亚希子排,大声要求六郎和索度。“不能让我妈妈休息,要她连续出来。”“唔…我已经…”没有片刻休息,亚希子继续受到‮磨折‬。

 “啊…我的‮体身‬不行了…不要…”“嘿嘿,行不行要试一试就知道了。”六郎和索度又开始从前后猛烈。“啊…不要…”亚希子哭泣,真的快要疯了。

 已经软绵绵的‮体身‬又开始冒出火花。‮体身‬里的开始溶化,脑海里一片空白,从微微张开的嘴角出唾,有如注强烈的麻药。“啊…要死了…”

 “妈妈,真强烈,真的那样好吗?”“噢!啊…好…”亚希子忘我的大叫,不如何时积极的疯狂‮动扭‬股,如今便意痛苦也变成快

 “啊…又了…”亚希子翻起白眼,双脚直,不停的痉挛,强烈的快使亚希子不停的呻。虽然如此,田一还不肯放过亚希子,让六郎和索度继续攻击亚希子。

 六郎和索度都能忍受亚希子的收缩,还没有。“太太,现在才开始进入好处。”“快哭着扭股吧!”把半昏状的亚希子摇醒,毫不留情的从后入。

 “啊…求求你…让我休息吧…”就在这样的错中,不知道了多少次,亚希子已经说不出话,呼吸也困难。到最后,‮体身‬不停的痉挛。

 “田一,你妈妈差不多了。”六郎一面在亚希子的一面说。完全昏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听到信赖的六郎这样说,田一才看手表。

 “好吧。就到这里为止,不过,要最后给妈妈一点厉害的。”“是,田一。”六郎和索度前后呼应,进行最后‮刺冲‬。

 在六郎和索度的前后冲击中,亚希子的体弹动,亚希子的股不停的颤抖。亚希子已经被得半死不活,可是她的‮体身‬仍旧有反应,对的贪婪达到这种程度,男人们在心里也感到惊异。

 “啊…”亚希子的后背直,股颤抖的跳动,喉咙发出沙哑的哼声。六郎和索度都感觉出这是最后的收缩,于是做最后的,这才将一直控制的东西出来。

 “啊…”亚希子感到自己的‮体身‬深处有火热的冲击,‮体身‬再一次猛烈收缩,然后全身的力量消失。

 亚希子闭上眼睛,从口角冒出泡沫昏。当六郎离开亚希子的‮体身‬时,从出黄白混合的体…(全书完) SanGwUxS.CoM
上章 虐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