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七章 下章
 伴随着直肠被具强烈刺,亚希子的出了更多的。同时一张一闭地收缩着,似乎很期盼入似的。

 “怎么样…?很舒服吧…”儿子看着亚希子的反应,脸上出了满意的笑容,第一次就能把母亲调教到这种程度,接下来母亲就只能成为儿子的玩具了。

 “啊…”就在这一刹那,亚希子全身突然猛烈动。跟着大量透明的水从猛往外出,间歇在地毯上。

 “哇…”所有人不约而同发出惊叹的声音。“嘿嘿…你这个娃,还会吹啊…”田一说着转头望向在一旁看傻了的店员。

 “店员大哥,这几样东西帮我包起来…”“喔…”店员早看傻了眼,听儿子对自己说话才回过神来。跟着他匆匆包好东西算好帐,便递给了田一。

 “总共是860元。”“不用找了…”田一拿出一千元的钞票递给他,跟着头也不回地牵着亚希子走出大门。

 “谢谢…”店员看着她美丽的背影,犹自惊魂未定。亚希子从没想过这么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儿子竟然变成了可怕的兽,并对她施以‮忍残‬的待,那一晚虽然田一没有真正跟她,但她几乎崩溃了。

 她不敢再与田一见面,并且搬离了浅草,到秋田的一所国中教书,转眼便过了半年…

 下课后一个人搭上并不拥挤的公车,亚希子扶着上端的把手直望着窗外飘过去的景,心里回想着半年前被儿子凌的情景…她不能理解自己竟生了个恶魔,猜想也许是前夫没有好好教导。

 美丽的亚希子在公车中,经常成为情狂的目标。学生时代藉有氧舞蹈锻练的身材,成为情狂最理想的猎物。

 今天在公车上就有男人的手得寸进尺的‮摸抚‬亚希子股的双丘,而且一只手伸向亚希子的下腹部。(啊…不要…)就是想叫,但看到四周都是男人的视线,亚希子不敢叫出来。

 就在注意从下腹企图侵犯下的手时,摸股的手伸进宰裙。(啊!不能这样!)有警觉时,男人的手已经钻入亚希子的裙子里,虽然穿三角袜,亚希子也产生赤股被‮摸抚‬的错觉。

 男人的手指顺着三角的边缘动,好像在测量股的感,由下向上摇动‮摸抚‬。

 (啊…不要…啊!)有一股电从‮体身‬过,下半身颤抖了一下。男入的手指不仅重复在上‮摸抚‬,另一只手开始向下拉三角袜,亚希子心里感到战栗。

 (不要这样…我要叫人了!)以这样的表情转过头来瞪身后的男人。是年轻男人。看到亚希子瞪他,手指却没停止活动,三角袜慢慢向下拉动时,公车终于在宇院前停下。

 亚希子心想马上下车,没想到这年轻的男孩竟大胆的拉住她不放,硬是活生生的把亚希子拉回来“唔…”从没遇过这么大胆的狼,亚希子害怕到极点。

 “嘿嘿嘿…很吧?你希望手指进入吧?”狼在亚希子耳边轻说着‮态变‬的话,手指用力地着,隔着内慢慢挤入

 “啊…你…我会叫的哦…”“叫啊,嘿嘿…我可知道你与你儿子的事哦,你不希望别人知道吧?”

 “唔…”完了!亚希子以为逃到秋田来就可以躲避田一的魔掌,没想到半年就被发现了…男孩威胁她在下一站下车,亚希子完全屈服了。

 她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一个陷阱里了。这男孩正是六郎,他与田一找到亚希子后,就决定处罚逃跑的亚希子。

 两人下了公车后,亚希子被带往偏僻的公园里,从身边经过的行人,没有人会认为六郎是一个可怕的‮态变‬少年,正要带亚希子去地狱的刑房。

 “求求你…饶了我吧…”亚希子的‮腿双‬颤抖,每一次想蹲下时,就被六郎抱起来向前走。六郎只是不怀好意的笑着,没有说一句话,但这种样子显的更可怕。不知道要被带到那里去…儿子田一在这时出现。

 “呜…田一…”“妈妈…你为什么要跑掉呢?”这时说什么都没用了,亚希子知道自己很可能会被轮,也会被儿子‮暴强‬的。有一辆宾士轿车停在那里,里头有一个壮的黑人。

 “田一,好久不见了。”“索度,我们在恭候你的到来。”看起来就非常勇猛的男人,向田一和六郎点头,然后向亚希子瞄一眼。

 (啊…)亚希子不由的紧张起来。被儿子带到有这种氓的地方,做为逃亡的处罚,不知道会做多么‮忍残‬的事,想到这里亚希子就感到恐惧。进入车里后,田一让母亲坐中间,他和六郎坐在两旁。索度开车。“田一,你到的货真不错。”

 “她可是我的妈妈,身裁很,尤其是股更是没话说。”“怎么,我上次搞的那个麻衣子,不也是你妈妈吗?”

 “那个‮狗母‬是我的义母。”田一很得意的样子,亚希子的嘴轻轻颤抖,低下头没有说话,甚至连膝盖也开始哆嗦。听他们的谈话,亚希子知道儿子已把自己继母给干了,并且把她给朋友享用。

 为什么自己的亲生儿子会变的如此‮态变‬
‮忍残‬?亚希子实在无法理解。田一特意看着母亲的反应,继续说下去:“半年前在东京很无聊,所以就把妈妈凌辱。”

 “嗯,有听你说过。田一。”“嗯,给妈妈入假具时,妈妈就会用很好听的声音哭。”亚希子听了猛‮头摇‬,好像不要让田一说出来,强烈的羞使她啜泣。

 六郎抓住亚希子的头发,把脸拉起来看着说:“还不到哭的时候,遇到田一的刑罚,你就非哭不可了。”

 “嗯,为了使妈妈不要再产生逃走的念头,这一次要严重处罚。”田一又发出高兴的笑声,让六郎帮忙母亲的衣服,亚希子身上只剩下高跟鞋。

 “啊…不要…田一,饶了我吧,我毕竟是你的生母啊!”亚希子希望能用伦理与道德说服儿子放弃兽的行为,哭着哀求时,田一无情的把母亲的双手捆绑在背后,绳子也陷入丰房上下的体。

 “她的‮体身‬很美吧!”田一让六郎欣赏,同时‮摸抚‬母亲的房和有浓密黑丘。“唔…别这样…”六郎的眼睛,好像看到耀眼的东西眯起来。“难怪田一会喜欢,真是了不起。”

 “只做母亲太可惜了,她适合作‮狗母‬或奴的,让她作秀或接客,一定能赚到大钱。嘿嘿嘿…”控制热海风化区的索度,毫不保留的赞美亚希子的‮体身‬。亚希子听到吓得全身哆嗦,也增加亚希子的恐惧感。完全暴出来的房、肚子、‮腿大‬都冒出冷汗,发出光泽。

 “就因为妈妈有这样好的‮体身‬,玩起来才有意思。”“放过我吧…求求你…我…我是你母亲!”亚希子几乎快崩溃了。“田一,刑房已经准备好了。嘿嘿嘿,可以的话,我们也愿意帮助刑罚。”

 “好吧,大家一起来‮磨折‬我妈妈。”田一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钓鱼线,前端已经做好环扣套在生母的头上栓紧。

 “呜…”亚希子发出哼声,可是好像已经彻底认命,没有说话也没有抗拒。在另一个头也栓好后,就要六郎帮忙,把亚希子的‮腿大‬向左右分开。

 “啊…不要…”知道这群兽要做什么事,亚希子拚命‮动扭‬股。“妈妈,还是老实一点吧,如果反抗就帮你浣肠。”

 “哦呜…不能那样…”从亚希子的身上失去力量,田一伸手到母亲的‮腿大‬‮摸抚‬,又用手指捏核。

 “啊…不伦的…”亚希子拚命甩头,亚希子的股猛烈抖一下变成僵硬。“嘿…跟半年前在东京时一样感!”田一继续把母亲的核包皮剥开,出里面的芽,用手指磨擦、捏

 亚希子的体,立刻使芽红红的充血。然后儿子在妈妈的芽上栓好钓鱼线。

 “啊…”亚希子的‮体身‬变成弓型,田一把三条线放在手里一起拉。“呜啊…”亚希子发出哭叫,混身是汗的体因为儿子的待而猛烈‮动扭‬。

 “嘿嘿嘿,田一对付女人的方法真妙。”坐在另一边的六郎说奉承话。田一笑一声,好像表示这不过是刚开始的序章,又用力拉钓鱼线,让自己的亲生母亲发出悲叫声。就这样玩时,汽车停在看起来像酒家的旅馆前。

 “妈妈,到了,下车吧。”田一牵着三条钓鱼线拉出亚希子,亚希子简直像木偶一样,从后门进去时,有不少年轻人跑出来看。

 “啊…”亚希子已经吓成半死,在二、三十个陌生人的注视下,亚希子赤的仅穿高跟鞋,而且还被栓在头和核上牵着走。“是一个中年美妇…她的‮体身‬很好吃的样子。”“那个女的怎么会这样啊?”

 “那种栓住核的样子,真教人‮奋兴‬。”“我也想干她…”男人彼此嘀嘀咕咕的说着,欣赏亚希子的美貌和恼人的体。亚希子低下头,咬紧牙关不要发出哭声,‮体身‬像有恶寒般的哆嗦。

 “田一…我已经30几岁了…‮体身‬不好看…放开我吧!求求你…”亚希子被儿子带进旧仓库里,里面有皮面的和木马,还有砾刑架,从屋顶垂下锁和绳子,完全有如刑房。架子上排‮磨折‬女人的具。

 “田一,请用这里吧!凡是‮磨折‬女人的道具都齐全。”索度把房里的情形,概要的向六郎介绍。田一感到很满意,他早就想在这样的地方彻底的‮磨折‬亚希子。

 “呜啊…不要…饶了我吧…”亚希子哭的声音也沙哑,作梦也没有想到会被带到这样可怕的房里。六郎把亚希子捆绑双手的余绳,绑在天花板垂下来的锁上,拉动锁使亚希子不得不用脚尖站立。

 索度把很厚的门关上,没有一个窗户的仓库里变成听不到声音的密室。“田一,不管你妈怎么叫喊,外面是完全听不到,放心的用刑吧。”

 “嗯,现在就开始吧。”田一站在母亲的前面,用力拉栓在头和核上的钓鱼线。“啊…不要拉…”“嘻嘻嘻,把腿分开,要分开到能看清楚眼。”

 “呜啊…我分开,所以不要拉了…”亚希子哭着,把穿高跟鞋的双脚向左右移动。前面有索度,后面有六郎蹲下来看。

 “啊…饶了做母亲的我吧…”亚希子向田一哀求,可是六郎和田一互相看一看,出满意的笑容。“阿姨,眼还看不清。”

 “这一边也不行,还要分开大一点。”田一又拉钓鱼线。“妈妈,没有听见吗?他们说还看不清楚。”“啊…”头和核的疼痛,使亚希子的双脚继续向二侧移动。

 亚希子的门,都活生生的暴在男人的面前,索度立刻把亚希子的双脚栓在地上的铁上。

 “她的真不错,不论是颜色或形状都是最好的。”“脸漂亮、也漂亮的女人,还很少见到。”索度从左右看,发出感叹的声音。田一任由索度们欣赏母亲的体。

 “啊…不要看了…不要那样看了…”亚希子哭着痛苦的‮动扭‬被绑成人形的体。可是,她的哭声逐渐变小,通红的脸也开始变成灰白。

 “现在,设法让妈妈的注意力分散吧。”索度非常高兴。“太好了,我们来帮忙。” SanGWuxS.CoM
上章 虐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