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五章 下章
 香代终于忍耐不住,冲向路边的公共厕所,不一会儿,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交给了六郎一颗淋淋、黏答答的震器,表情似乎有些哀怨。“够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才刚开始呢…接下来还更刺呢…”

 “呜…你是个畜生!”六郎转身向前走。拦下计程车,自己先上车后,向母亲招手。香代在旁边坐下后,六郎问司机:“在这附近有旅馆吗?”“要到巿中心才有。”

 “是为玩乐的旅馆。”“那种地方车程十分钟左右就有。”司机还特意回头看香代。“这个女人是我的母亲。”六郎起香代的长发,让司机看清楚。“不要。”

 香代猛烈‮头摇‬,想把自己的美貌隐藏起来。“真是美丽的母亲,真令人羡慕。”司机说完后立刻开车。六郎拉开牛仔的拉链,受到压抑的猛然跳出来。“妈妈,请吧。”六郎用司机也能听到的声音说。

 蒊吻虽然轻柔,但有不容反抗的意味。“这…这个…”香代出求饶的眼神。“这样口,是向我老爸赎罪的。”

 “啊…把这个收起来吧…”香代的右手被六郎抓住,强迫握住起的。“好硬…”‮硬坚‬的触感使香代的‮体身‬搔。刚才过的余韵仍在体深处动。“妈妈!吧。”

 “啊…在这种地方…”苍白的脸上稍恢复红润,从领口散发出甜美的汗味。香代出怨尤的眼神看六郎后,右手握部,美丽的脸低下去。司机不停的看后视镜。

 “你们…真的是‮子母‬吗?”“是真的!”“哦…没想到…你连母亲都能搞…这是伦吧…”香代向司机道歉后,嘴靠近头。“啊…原谅我吧…”

 “唔…”用嘴包夹头,耸立的颤抖,香代伸出舌尖,轻马口。“妈妈。”六郎把手指入母亲的头发里抓紧。六郎的茎已经非常感,所以稍许刺,就使‮硬坚‬的部开始溶化。

 “唔…”香代紧缩脸颊,用力。“啊…我的快被走了。”六郎感到快要,急忙从母亲的嘴里退出。

 “啊…”噗吱一声离开嘴,香代发出惋惜的哼声,用润的眼神问为什么。在计程车上的口使香代感到无比的痛苦与‮奋兴‬。感到有视线而向前看时,在后视镜里和司机的眼光相遇。

 火热的突然紧缩,香代立刻移开视线,但司机的火热眼神仍旧留在香代的脑海里。香代再度把六郎的入嘴里。“啊…”香代吐出恼人的脉动,这种反应也刺香代的感。“啊…六郎…快要了吗?”

 香代看着儿子大的头。“啊…太好了…给我吧…”知道司机会听到,这样使香代更失去理性。香代张开嘴,把起到极限的入嘴里。“唔…”“啊…原谅我吧…”“你母亲真…”司机忍不住口水。入到部,脸颊和鼻尖。“唔…快要了…”六郎的茎在母亲的嘴里更膨。香代感受到这种的反应,‮体身‬更加火热搔

 “喔…妈妈!”六郎大吼一声,。“唔…”香代皱起眉头,咕噜咕噜的把完全下去。“客人,旅馆到了。”瞟到司机的声音,香代这才抬起头。司机似乎痴呆的看嘴边沾的‮女美‬妖表情。

 香代闭上眼睛,用舌尖。走下计程车,寒冷的北风掠过火热的脸颊。六郎先进旅馆,站在有房间照片的显示板前。香代稍犹豫,但先知道无法逃避,只得跟在儿子的身后。

 “这个房间好不好?有很多镜子,妈妈觉得如何?”“随便你选吧。”香代低下头,小声回答。脸上出紧张和羞的表情,和先前在计程车上如女般蒊的表情截然不同。

 六郎觉得看到母亲的两个不同人格。走出电梯,进入红灯闪烁的房间。六郎立刻抱紧母亲。香代哀求的眼神使六郎的跨下物一阵搔。六郎抓住母亲的头发,看她的眼睛。看到香代带忧愁的眼光,六郎的望无法克制,几乎要爆炸。

 突然把母亲推倒在上,‮体身‬上去,强吻。“唔…”红受到,香代觉得‮体身‬失去力量。已经多少次茎也喝下,如今拒绝吻又有何意义,于是放弃抗议。如此一来,和儿子的吻,在她的‮体身‬里引起被待的快

 “啊…晤…”六郎的舌尖进入嘴里时,香代没有逃避,也用舌尖绕,发出啾啾的声音。香代的脸通红。六郎站起来,下夹克,坐在边。

 “妈妈,光衣服吧。”香代下大衣,身上剩下黑色洋装。虽不是紧身的洋装,但能清楚的看到丰股。衣服朴素,但仍能散发出人的芳香。

 “快!”“就这样饶了我吧。”儿子的火热视线,早已使香代的‮体身‬燃烧。起的头和罩‮擦摩‬,产生很大刺。“在爸爸完全康复前,妈妈是我的玩具。”

 “…”“不错,美丽又高雅,但又非常好,而且是被待狂的玩具。”六郎来到母亲的身边,取下洋装的带。“你不,我给你吧。”六郎伸手要拉洋装的拉链。

 “我自己…你坐在那里吧…”香代去洋装,出黑色的三角。那是后来才穿上的“妈妈的股真美。”

 “不要…”香代‮动扭‬感的‮体身‬,解开罩的挂钩。几天前虽然已被玩过,但这样把在儿子的面前还是感到难为情。

 “要全部光。”“嗯…”香代右臂房,左手袜。“还剩下一件。”“啊…这样就饶了我吧…”

 感的体照映在三面墙的镜子上。“不…不要‮磨折‬我…我会难为情…”香代觉得让儿子动手剥光衣服还好一些,这样一件一件的,羞感像火一样包围全身。

 “妈妈,你是喜欢让男人看到体吧?”“不…我不是那种女人…”香代说着,看六郎下的。前不久才,此刻牛仔前又高高隆起。

 “我…请看…我的体吧…”香代觉得这样下去,还不如完全光更能获得解,于是把三角拉下去。受到迫的立刻暴出来。“啊…”香代的脸泛红。

 “妈妈,你的‮体身‬真感,但似乎还缺少一点什么。”六郎的眼光停留在母亲的体。“唔…是想捆梆我吗?”为羞涩‮动扭‬股的感曲线有说不出的美

 “可是没有绳子啊。”六郎如果用带取代绳子的话,丰房是绑不到的。“六郎…还是洗澡吧…”香代说,想把儿子的兴趣转移,不要执着捆绑。“六郎,让我给你洗后背吧。”

 “妈妈,要先捆绑。”六郎走到母亲的身边,搂住细。“去柜台看一看,也许有绳子吧。”六郎说完,只想和赤的母亲走出房间。

 “我在这里等。”香代‮动扭‬赤的‮体身‬不肯走。“妈妈要亲自拜托柜台的人。臭小子去拜托,不如像妈妈,这样赤‮子身‬去拜托,对方会更高兴。”

 “不…不能赤的去柜台…”香代出恐惧的表情‮头摇‬。“要反抗我的意思吗?”儿子的声音使香代感到害怕。“对不起…我去柜台。”香代小声说。六郎推开门。走到走廊。然后向双手掩饰房或下腹部的母亲招手。

 “至少…让我穿上‮衣内‬吧!”“妈妈不是赤的样子被看到会更加的感吗?还是让柜台的男人看到你美丽的体吧。”

 身穿上衣和牛仔的六郎走到电梯前等候香代。十秒…二十秒…三十秒…“啊…我怕…”穿黑色高跟鞋的香代低着头从房间走出来。

 “啊…有人看到怎么办…”香代出紧张的表情,用掩饰房的手抓六郎的上衣。对现在的香代而言,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六郎命令她赤‮体身‬到外面去,它只有服从,只有成为儿子的奴隶。走进电梯,六郎伸手‮抚爱‬丰股。

 “啊…不…”香代只能这样小声说,无法抗拒。到达一楼。六郎在股上拍一掌,命令她去柜台。“啊…”香代摇摇摆摆的向柜台走去。真不敢相信连三角也没有穿就离开房间。心脏怦怦跳,‮体身‬火热。

 “对…对不起…”香代的声音颤抖。在柜台低头办事的人抬起头。看到双手抱在前的体女,眼睛不由得瞪大。“请问…”“什么事?”男人好像连眨眼都舍不得似的,从里面走出来。

 “发生什么状况了吗?”“…请问…有绳子吗…”“什么?绳子…”男人从柜台探出‮体身‬,看女人的下半身。看到左手掩饰的下腹部,男人下蒊水。多么感的体,而且散发出令人难以消受的芳香。男人似乎陶醉的欣赏雪白成体。

 “对不起…我这种样子…”遇到男人的火热视线,香代的‮体身‬灼热,完全忘了没穿衣服的寒冷。“哪里…哪里…真是漂亮的‮体身‬。”“谢谢…谢谢。”“你是说要绳子吗?”

 “是…”强烈的羞感使香代的体颤抖。“做什么用呢?如果做勒脖子等可怕的事情就不好了。”

 “我…没有绳子…没有绑…就不会润…所以要绳子…”香代向站在身后的儿子瞄一眼,用很小的声音表示自己是被待狂的女人。“是要用绳子…绑你的‮体身‬吗?”男人的眼睛始终不离开香代的‮体身‬。

 “是…所以…有什么绑的东西…”起,碰到手臂。下腹部深处也因暴的刺产生麻痹感。“请等一下。”柜台的男人进入里面的房间时,有学生模样的一对情侣走进来。

 “啊…”一对情侣和香代同时发出叫声。香代想蹲下去,六郎却从背后抓住她的手臂,不许她蹲下去。 SanGWuxS.CoM
上章 虐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