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六章 下章
 俊彦一边享受着这火热的吻,同时今次把针刺在尖头上。“呒咕!”莉莎虽然痛叫了一声,但同时上面的舌和下边的手却也动得更加厉害。

 “你明白了吧,这个被狂无论被怎样待,反而会更‮奋兴‬呢!”这时,只见莉莎在责和下,果然在渐渐迫近高状态。

 “不行啊!莉莎!在我未准许前不可以高,而且你也未足得到俊彦吧!”莉莎咬着牙同时大力刺俊彦的逸物。可是在这样狂的抚下俊彦反而却未能达到高

 “俊彦!用针刺!那家伙的蒂!”俊彦照做的同时,丽华在她中的推送也猛烈地加速。

 “哇呀呀!”莉莎的头大力反向后,全身一阵痉挛,而在剧烈的高下,竟同时失起来,恶臭的小便潺潺地出来。

 “嗄吖!”在发出了野兽般的呻后,莉莎整个人像立刻失去了所有气力似的软倒在地上。“真是没办法的奴隶!不止自己随意地丢了,竟连也撤出来了!”丽华大声责骂着,可是表情上却充了嗜的‮奋兴‬。

 “你也想好像莉莎般‮奋兴‬吧,着被狂之血的女儿?”莉莎陷入半昏后,丽华恶的眼转而望向小奈。

 “不…好可怕…”鞭打、拳、针刺、加上用极大的具侵犯门,刚才那一幕幕的情境实在太过异常和冲击,令小奈简直完全被吓呆了。

 丽华那像看着猎物般的眼神,令小奈被盯得如要发狂,如果刚才的事也发生在自己身上,后果真的可怕得不敢想像。

 “讨厌…我不是什么被狂哦!”“真吵呢!”丽华一手把埋在她中的拔出来!“啊!呀!不可以!”

 失去了住的异物,世上已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止那积存数天的粪便“噼噼啪啪”地狂泻出来。

 “呀呀!不要看!俊彦!讨厌、讨厌哦!呜…”崩溃般地大哭起来,房间中迅即充了粪便的恶臭。“真是污秽的女人!”俊彦不快地皱着眉说道。

 “俊彦…”做梦也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太过‮大巨‬而残酷的冲击,令小奈的脑中也一片空白,一时间像完全失去了任何思想能力。

 “我说的没错吧,这女儿是个不知的被狂呢!”羞而悲哀的心跳,在丽华的言语刺下更加增幅。在泪眼中所看到的俊彦,他的表情已经看不到对自己有什么怜惜。

 “俊彦,这家伙的你想尝一下吧?”“嗯,不过我还是觉得和丽华姨你玩的话更开心呢!”

 “嘻嘻,真懂说话!”二人紧抱着便旁若无人地热吻起来,只剩下可怜的小奈,跪在自己的污物堆中,像呆了般看着二人的靡情境。

 ***

 当江津仁回到家中,他见到自己的睡房已经变成了一个的乐园。在巨型的睡上,自己的子正在和自己女儿的恋人全地紧抱在一起。

 “啊,是你,回来!”丽华张开濡的,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说着。津仁却没有向子发怒的能耐,只有连衣服也不更换便自己走出睡房。

 “等一等!什么事哦,作为奴隶竟一脸不快的样子,快下衣服往这边来帮我清理一下!”津仁肩部一震,停下了脚步。对于丽华想作出什么要求,津仁自己最清楚。

 当想到接下来将要受到什么屈辱,便令他几乎想当场晕倒。

 “快一点!难道你敢不听我的命令吗?快以奴隶的姿态往我这里来!”丽华以强硬的语气命令着,而旁边的俊彦也一边抚着她的房,一边以充恶意的表情向津仁微笑着。

 津仁无言地把衣服下,在子之前受什么待也好,但在第三者的眼前,尤其对方是一个非常年青的少年,实在是残酷的辱。

 “好,在这里仰在上!”津仁只有照着做,然后丽华便在他的面孔上方跨开只腿,只见她的股间已被刚才无限的所溢出的完全覆盖,甚至连也是濡的。

 而那粘再加上少年青臭的,令她的‮体下‬发出了强烈的异臭。丽华便把一沉,坐落津仁的脸上。

 “呒…”“好好地,把那里清理干净吧!”之前也曾试过被强迫下和丽华‮夜一‬风的男人的,但毕竟那是个完全陌生的人。

 然而今次那些的主人便在面前看着,这更令屈辱又更加添一层。

 可是在丽华高的命令下,津仁却没有反抗之途。他只有一边用舌头清理着子的下,一边在心中凄苦的淌着泪。

 “‮姐小‬,你在干什么?”这时在隔邻小奈的房间,莉莎没有拍门便私自走进去,却见到小奈的右手正伸入了自己的裙下。

 “讨厌,‮姐小‬你在自啊?”小奈立刻连耳也红了,便如莉莎所说,在这里一直听着邻房的丽华和俊彦在胡天胡帝时的声音,令她自己的心中也产生了一股热意。

 再加上刚解开了束缚了她几天的贞带,那种解放感也帮了一把,令小奈不自觉地把手伸到跨下。

 “把裙卷起!”“想、想干什么?”小奈看见莉莎的手中拿着一支小绵

 “我来帮一帮你啊!不过太太说还不可以你的,那我惟有先另一个吧!”连逃避的余瑕也没有,棉猛地刺在细小的道口上。

 “啊!求求你、停手!停手啊!”绵刺入了道中,更带点暴地摇动着。剧烈的疼痛夹杂意的催起,令小奈的头摇得发也了地泣叫着。

 “说什么啊,不是很舒服吗!”但是莉莎对她的哀求置诸不理,一边在她的道中着绵一边在吻着她的

 “喔唔!呒呼…”在道被刺同时舌头也被对方啜着,令小奈‮体身‬颠动地不住在息。

 极强的刺、加上嘴暖的感触,令她刚才在自时产生的官能之火燃烧得更烈,莉莎浓厚的体臭也有如催情剂般助长着她的感觉。

 (啊…好、好像…要丢了…)小奈正临近高的一瞬,莉莎的却突然离开了她,同时也把下面的棉一下子出来!“啊呀!”道一下子失去了异物,令那张开了的不能一下子立刻关上。

 “不要!”充膀胱中约,随着小奈的悲鸣开始向外出来。但排辱却没有淋息将近高火,反而更帮了一把,令小奈全身都在震抖,然后便整个人软倒下来。

 “竟在撒的同时丢了?真有趣!非得向太太报告不可,跟我来!”“啊!莉莎,等等、等等哦!”小奈的手腕被捉着,强拉着她往预备好了晚饭的饭厅走去,这时她的股间仍然在滴着黄的水滴。

 来到饭厅,丽华和俊彦已坐了在那里,同时津仁则跪坐在丽华脚旁,只手扭向后而被手枷扣着。听到莉莎的报告,丽华只眼发光地道:“想不到女儿和爸爸一样的不知廉

 爸爸用舌帮我清理合后的污物,而女儿更在自中失而是到高!”父女二人都羞得别开脸不敢面对对方。

 “现在是晚饭时间,但你下面仍在滴着,那样臭臭的叫人怎有胃口吃饭!快过来,让我帮你抹一下!”小奈像一个将步向刑场的死囚般,以绝望的步伐走向丽华的所在。

 “讨厌,连裙子也了,真污秽呢!快点下来吧!但小奈正穿着的是一件头的连身裙,而且她最近一直被止穿‮衣内‬,所以一旦下了裙子便立刻变成全状态了。

 下了裙子后,更强烈地感到俊彦的目光直向自己的‮体身‬,令她浑身不住颤抖。

 毕竟在数天前仍是纯白如纸的小奈,就是在经过了几天辱无限的调教(、人前身、失…)后,仍未失去矜持之心。

 “把只脚打开!”严厉的命令下,小奈咬着慢慢把只腿张开。“好,现在便帮你抹干净吧!”丽华一边地笑着,同时拿起桌上一块面包潜入她的股间。“咕!”

 感的触及面包的瞬间,小奈小巧的‮体身‬猛烈一震。“不要动!”丽华泠酷地命令道,然后用面包轻擦着她的下

 “咕啊…不、不行!”强烈们刺令小奈震着身泣叫起来。过敏的粘膜被面包磨得又痛又麻。

 “看,干净了吧?”“呜…”“津仁,这是你今晚的晚餐!”说罢,她竟把才刚抹完小奈的‮体下‬的面包抛在旁边的津仁面前!

 “怎样?不吃吗?那小奈的‮女处‬身怎样也没所谓了?可能我会带她去让桥底的宿者轮,又或者找只狼狗来了她如何?”

 津仁为了疼爱的女儿,不得不在丽华残酷的威胁下彻底服从。“爸!不要吃!求求你…”可是,津仁仍不理会的独自吃着那沾了女儿的的面包。

 “小奈,你坐在这里!”丽华指着旁边的椅子,只见在那张椅上的‮央中‬竟放了一支朝天而立的‮大巨‬

 “但、但是…”小奈看到椅子上可怕的具,不连面也青了。那支好像牛瓶般的异物,怎可能得入门内?“看来的确有点勉强。莉莎,帮帮她!” sANgWuXs.cOm
上章 美少女被虐饲育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