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章 下章
 “小奈…”俊彦走进美术室,见到小奈一脸苦恼的样子。

 其实小奈在这间市中有名的高中之内,可说是无人不懂的“学园偶像”的存在,不但样子甜美可爱、学业和品行也是名列前矛。

 而她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女儿,难得却是毫无骄傲自大的表现,反而更温文有礼和乐于助人,故此集合了众老师的疼爱和同学们的羡慕于一身。

 这样的完壁美少女自然对青春期的男生们是不可抵抗的惑,但却没有什么人真的会向她示爱。

 一来是对方的质素太高而令自己自惭形秽,二来大家也明白和她同班的俊彦才是与她天造地设的一对。

 俊彦有着出色的外表,但令小奈对他产生好感的却是他那冼练成的思想,虽然稍带神经质,但也令人感到那只是艺术家般的感

 但是,他们二人目前却仍是朋友以上、恋人未的关系,甚至接吻也未试过。虽然俊彦也曾提出要求,但小奈却顽固地拒绝了,因为她认为目前的未成年阶段并不适宜太快越轨。

 这样的一个似乎活在幸福中的少女究竟有什么烦恼?二人一起离开了学校,大家手牵着手,俊彦虽然想有进一步进展,却也尊重小奈的心意。

 直至来到了通往小奈所住的,那位于山丘上的洋馆的斜坡前,二人挥了挥手便就此道别。

 (啊…虽然我也喜欢俊彦,但…)回到了家中,小奈幽幽地叹息。她实在做不到更亲密地和俊彦交往,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她似乎有着少许恋父的情结。

 亲母已经去世了一年多,回想起母亲逝世时父亲悲痛的样子,便令小奈在心中暗下定决心自己要代替母亲去照顾爸爸。

 (但是,却介入了那个女人…)在数星期前当父亲带来了一个叫丽华的女人,并对小奈说那女人将会是她的新妈妈,那时她真的感到十分震惊。

 尤其那女人全无亲母那种贤淑的感觉,反而充了毒辣的神情和恶的气氛。

 小奈当然大力反对,但一向疼她的爸爸却充耳不闻,而在三十二岁之年便再娶了丽华入江家。丽华在不久后却解雇屋中原有的佣人,而自己带来了一个混血儿的女佣。

 但这个叫莉莎的女佣看起来却只和小奈差不多年纪,她是中菲混血儿,肤虽有点浅黑,但脸容五官则较像中国人,‮体身‬娇小玲珑,神情可爱之外却精灵得令人感到小恶魔般的气氛,实在怎样看也不像一个单纯的女佣。

 (妈妈…为什么你死得这么早?…)妈妈在世时,每天也生活在幸福快乐之中,一对高雅而互相深爱的夫妇、继承了父母的优点的美丽聪明的女儿、再加上富裕的家境,这种生活真是谁也会羡慕。

 小奈的家是在一座小山丘上,和车站相距颇远。而由她父亲经管的时装店到家为止更要两小时而上,所以若无必要小奈也不会在时装店面。

 这间能够望得到大海的洋馆,是小奈的很久以前的祖先任用英国技师所兴建,可说就算会被‮府政‬归入为重要文化财产也非出奇,所以只要一提起这间洋馆,在附近一带居住的人都会浮现一副尊敬的表情。

 虽然交通有少许不便,但却是被大自然所包围的优美环境,青翠的树木、海边吹来的阵阵海风…小奈便是生长于这个得天独厚的环境,而且自小便集只亲的爱于一身。

 可是在这一年间,事情的发展便急转直下…(爸爸这个蠢材!)小奈一边含着对爸爸再婚的不,一边推开了客厅的门正预备走进去。(爸爸!?)在那里可见到两个人的身影,一个是父亲江津仁,另一人便是继母丽华。

 小奈犹豫着不知是否应走入去,因为她见到一个奇怪的情景:丽华正坐在椅子上,但津仁却以跪坐的姿态在她的前面。当小奈看清楚二人正在做什么后,便立时脸色发白,津仁竟在吻着丽华那抬了起来的脚掌!

 “唔…亲爱的,很香吧,我已穿了一整天鞋子,相信气味已非常浓郁了!”虽然丽华的话听起来有点嘲笑的味道,但津仁却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并继续用面额深情地磨擦着她的脚。

 丽华才刚刚由外面回来,身上仍然穿着外出时用的华丽的裙子。“舐得仍未够瘾吧?不如把我的丝袜也下来吧?”“是…”丽华掀起了裙子和解下了吊着长丝袜的带子,然后津仁便好像很高兴地帮手拉下她的丝袜。

 “好了,舐吧!”津仁用口含住了她的脚尖,而丽华则在他的口中移动着脚趾。“好吃吗?”

 津仁继续含着脚趾,同时也点了点头。“那便继续一直上去直到股间为止,如果舐得我舒服的话便会有奖赏哦!”说完,丽华便卷起了裙子,把股间曝出来。

 (爸、爸爸!)这是在做梦吗?但当津仁的舌开始舐在对方的‮体下‬而发出了靡的声音,小奈再也忍不住眼眶中正要溢出的眼泪。

 虽然也听说过‮女男‬间的爱情有很多种不同的型式,但看见爸爸这种样子实在令人情何以堪。平时看见丽华高的态度和爸爸唯唯诺诺的情况,小奈也曾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氛,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会看到如此不堪入目的事。

 “被狂”这个名词她也曾听人说过,但却对其内在意义一无所知,难道那便是指现在父亲的表现?不理自己的反对而执意再婚,难道便是为了足自己的特殊癖?“对了,很好…便这样的一直到上面来吧…”

 并不知道这一切正在被女儿偷看着,津仁继续沿着那美丽的脚线用舌一直舐上去。“这里,想吃吗?”

 当舌头经过膝部而舐到‮腿大‬的内侧,丽华便把只股尽量分开,而津仁则好像着魔般,把脸凑近那穿着紫的股间。“但还未得哦,首先尽力地嗅嗅我的味道吧!”见到父亲把脸深埋在继母的股间,小奈几乎不忍心再继续看下去。

 “气味怎样?”“这个…甘甘的、芬芳的…”“哦?真是这样好嗅吗?我为了你连上厕所后也没有抹干净哦,难到你嗅不到有小便的气味吗?”津仁被丽华挖苦的说话得有点狼狈。

 “难道你喜欢嗅味吗?”津仁什么也没回答,但却把鼻再凑近她的股间,以行动来作为答覆。(什么回事?爸爸哦,难到你真的喜欢小便的气味吗?)“果然是喜欢这东西吗?”

 丽华说完便稍一站起,把紫的内向下拉。好像仍带有体温的薄布从脚底了下来,然后被拿着在津仁的面前虚晃着。津仁果然便像很想要般,只眼紧盯着眼前的东西。

 “想要的话便下衣,摆出像个奴隶般的样子!”在支配者的命令下,津仁果然便在客厅中把自已个清光!

 (啊!爸爸!)已经不知多少年末见过父亲的体了,那均整而结实的肌,看不出有老化的迹象,令小奈也不看得有点心跳加速。

 但真正令小奈吃惊的,却是那强壮的‮体身‬上竟布了瘀肿和鞭痕,再一次想起“被狂”这个词语,令小奈的心中也不升起一阵动。

 这时津仁正曝着股间已起的逸物,同时像狗般伏在年轻子的脚边,以渴望的表情抬起头望着她。

 “好,便给你吧,张大口!”丽华把内向内翻,令本来包住自己‮体下‬的一面向外,然后便把那部份入津仁的口中!“唔咕!”

 丽华把一只丝袜拉直,然后以猿辔的方法把津仁的嘴连口里面的内封起来,而另一只丝袜则把他只手反绑在背后,她的动作既快速而且熟练。

 被强迫束缚住的津仁苦闷地息。(好‮忍残‬!但是,爸爸的那地方,竟然…)虽然津仁的样子看似辛苦,但他的具却反而得更劲。虽未亲‮体身‬验过,但小奈也知道男人的器官会随着‮奋兴‬度而增大。

 (爸爸啊,这样做你真的会很高兴吗?)被年纪少他近十年的继当奴隶般对待,用穿过的内和丝袜封着口,那究竟有什么高兴,小奈完全无法理解。

 但是虽然不明白,她的口中却像鸣响着鼓动,为了抑这感觉而把手放在前,但她惊觉自己在围下的尖竟已变硬和突了出来,虽然隔着数重衣物,但手一贴上去仍然感到十分感。

 (啊?为什么?是因为看到爸爸的事吗?但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反应?这是假的!假的吧!)小奈像在否定着自己的心情般闭上眼用力摇着头。这时厅中的丽华却继续嘲着津仁。

 “味道怎样?有小便的味道、爱的味道…还有的味道呢!”听到丽华的话,津仁立即脸色一变。“不错,我刚才曾和另一个比你更强更劲的男人完,他还把入我里面呢!”“喔…”

 连吐出口中污秽的布团也办不到的津仁,只有带着恨意地望着丽华。“什么啊,那种眼神…你不也风的很吗?被狂男人别摆出一副一家之主的架子了!”

 丽华这样说着同时把‮体身‬跨过津仁的脸,然后用手指把自己的女的花弁张开,那里竟仍然仍有丽华刚才和另一个男人做后留下的白色的,而且还随着下的张开而向下滴落津仁的脸上。

 “哈哈,因为你是被狂,所以这样也会令你很‮奋兴‬吧!”丽华的股间仍在滴着污,小奈对这超越常规的情境像在逃避着般闭上了眼睛。

 但是视界一转暗,便令她更清楚感觉到自己‮体身‬的变化;右手无意识地越过裙子,感到内的前端竟然有一点气。(讨厌!怎么回事?)小奈心中诅咒着自己‮体身‬的反应,同时紧咬着下

 “啊?大‮姐小‬,你在这地方干什么?”背后突然响起一把清翠的声音,令小奈差点吓得弹起来。但她无须向后望,只凭空气中传来一阵浓浓的体味,她便知道来者是丽华所带来的女佣…莉莎。 sANgWuXs.cOm
上章 美少女被虐饲育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