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二章 淹溺(全文完) 下章
 妈妈跪在比利身下,温和地用嘴包裹住他的。比利随手摸摸她的头,然后去触摸上她的丰

 妈妈的门很大,主要是因为她每天和马一起干。她被命令每天和一头种马,把留在门内,来让比利检查。

 “好女孩,妈妈。现在去告诉大厨,一小时之内做好晚餐,然后把所有管教上的问题过来。”比利道:“叫爱美送来。”妈妈很不情愿地让从口中滑出,当她爬离开到厨房时,回头给了一个深情的微笑。

 一会儿后,爱美用她的膝盖爬进来,垂直的。爱美是这里唯一允许保有名字的女人,因为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妈妈和妹妹现在唯一的名字是…呃,妈妈与妹妹),比利没有在她头上刺下任何特殊字样,她的手总是被绑在背后,通常是用皮带或手铐。

 那代表她必须直‮体身‬来爬行,在其他‮狗母‬之前带头,但这同时也代表,她用一只狗碗来吃饭后,要由别的‮狗母‬负责将她的脸干净。

 (大部分的女人都是直接在地板上进食,所以拥有一只狗碗也是很大的进步了),他曾想过动手术切断她的手臂,不过却舍不得。(该死,但他没有办法。如果她做了什么错事,他会生气,然后切断她们的手脚作为惩罚。)

 比利示意爱美靠近他的,她渴望地将之放入温暖的嘴里。在等候任何管教问题被带进来的同时,比利暂时地把注意放在妹妹身上。

 她以大而充钟爱的棕色眼眸凝视哥哥,比利忍不住了。将她的俏脸捧到面前,比利把舌头深入她的喉咙。

 当他终于放开她,妹妹愉快地他整张脸,像高兴的小狗一样呜叫。继续‮摸抚‬妹妹的长发,比利注意到妈妈,她再度爬回房间来,身后跟着两头哭叫的‮狗母‬。

 第一头过去曾是女同恋主从关系中的主人…直到比利发现她。从她那边的消息,比利已将附近全部的女同恋和主妇列了张清单。他大约挑选了一个月。比利让马克接触所有这些人的心灵,在他还没看过之前,通通留在附近。

 至于这同恋她自己,比利有特别的残酷处罚。在让她对他的燃起极度的渴望之后,他拒绝给她。呃,他曾经在她身上,然后让“便器”把她干净,但仅只是这样。

 他不准她达到高,她只是其他‮狗母‬高的器具。她通常被锁在其他‮狗母‬的营房,当她们的宠物。‮狗母‬们在得不到比利爱宠之下,想得到高,唯一的办法就是其他‮狗母‬的嘴。

 如此,她不断地被要求,很少能一次睡过半小时。当然,比利拒绝喂养她。这些‮狗母‬,为了保持她们的宠物活下去,必须保留一些她们的食物给她。

 但自从她们到处爬以后,用手来携带食物成了一件难事。所以一天两次,这些‮狗母‬会排好队,把她们藏在嘴里,已嘴嚼过的食物强迫吐进她口中。

 假如护身符没有强制维持她神智健全,她现在已经发疯了。显然,她的尖叫(不为痛苦,只是为了她的处境)在每天晚上吵醒了其他‮狗母‬。

 她得到的处罚,比利决定,将是几乎不停止的鞭笞。在下一周,这些‮狗母‬,不靠比利而得到高的方法将会是,并非她们宠物的嘴;而是她的尖叫。

 所有有能力鞭笞这宠物超过十分钟的‮狗母‬;将被允许得到一次高。这些‮狗母‬将要小心别杀了她(为他们自己;比利才不在乎)。

 他同时也将提供一个隔音的房间来进行鞭刑,如此‮狗母‬们可以得到一些睡眠。比利命马克对‮狗母‬们的心智控制,做了必要的改变。第二头‮狗母‬,是个十二岁的女孩。

 她是一个记者的女儿;他试着要报导比利的故事。虽然比利不在传拨媒体上出现,他非常的富有,偶尔必须防止自己的故事被新闻报导。

 这名特别的记者,带着家人和他一起度假,藉此掩饰调查行动。一名‮察警‬在比利的影响下(就像大多数的‮察警‬一样)把他带到比利的势力范围。

 比利将他全家人送到大宅来。他儿子是一个矮胖、丑陋的小男孩。比利只是捆着他,股朝上,丢给厨房。他的眼被当成垃圾桶,直到他死为止。

 这对父母被四肢大张地锁在厨房门外的走墙壁上,彼此相对,而且完全能看到儿子的情况。比利每天在其中一个人的注视中,‮暴强‬另一个。更糟的是,他强迫他们哀求比利去‮暴强‬他们自己或是另一个伴侣。

 比利也决定,他们应该彼此喂食,他们吃着彼此的残渣和排物。但这还不够。比利以彼此的生殖器来宴请他们。他们在这里的第二天,子被迫嚼碎了丈夫的丸,慢慢地吃下。

 丈夫之后咬断子的处,嘴嚼她大半的。第三天,子吃了她丈夫半,而丈夫吃掉了子的一边房。

 子在第四天死去,当她丈夫吃掉她令一边房时。比利强迫丈夫一直吃完子的‮体身‬,直到他死。(为了让后的公众记录满意,他把尸体放进他们的汽车,推下一个远处的峭壁,确定它起火燃烧。

 他们仅剩的黑骨渣,将会在一个月后被发现,而比利确定,在正式记录中,女儿的尸体会和双亲在一起,即使她现在还在他身旁。)这女儿,与她弟弟与父母是个明显的对比,以她十一岁的幼龄来说,非常可爱。

 比利常在她家人面前狠干她,派她到厨房做事。刚巧,她是最后一个东西进她弟弟门的人,在他死之前。不幸地,她非常笨拙。她常常因为煮糊了东西,或是打破盘子,一个月至少受罚两三次。

 今天,她把面粉和苏打粉错了,因此搞砸了一批什锦饼干。比利叹息。他气恼于失去一个如此美味的小‮狗母‬…嗯,美味…那倒是一个主意。

 “好吧!‮狗母‬。”比利怒道:“自从你来这里以后,总是给我制造麻烦。我已经受够了。”小‮狗母‬颤抖道:“抱歉,主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很抱歉,下次不会了,我…”比利打断她的话。

 “你居然敢在我说话的时候嘴!”她畏缩惶恐,而且害怕。她知道最好打断他,或者要求原谅。比利转向妈妈。

 “把她交给大厨。”当妈妈爬开,比利轻抚着妹妹的头,闭上眼睛听着这小女孩的哭声、噎,和后方酷刑‮狗母‬的呻

 假如他要甩掉这头可爱的小‮狗母‬,他最好还是给她一个特别的送别。有些事是自己早想一试的…他张开眼睛,看见妈妈和大厨(一个稍胖的“特别”

 男人,但手艺很好,)耐心地等待主人的命令。“为这笨拙的小‮狗母‬,我们要办一个特别的送别会。”

 利道:“明天,把她身上刮干净,好好洗一遍,里面和外面都要。大家把她涂口水,从她的部到嘴都是,然后烤了她当晚餐。”

 比利往后作倒,倾听到她的尖叫、啜泣,当大厨将她拖往厨房。或许自己可以安排,当她是被吐口水时,自己来干她的股。

 想像一下她的味道会像什么。假如如预期中的一样好;自己便将这列为一周例事。这是一个可以去探索的全新感官领域。

 ***护身符中的恶魔,小心地维持主人的发展轨迹。经由牠的计算,比利是现在世界上最恶的人。再过个几十年,他可能会成功地变成历史上最恶的人。

 好一恶魔帽子(也被称为“地狱”)上的羽!而最的部份是,最近五年,恶魔已不再主动地试着影响比利!现在他完全凭自我意志做事。

 有一件事,大部分的人都不了解,那就是,只有能真正认知自己的行为和后果的人,才能真正达到“最恶”的境界。很多恶,都是被不了解自己所作所为之结果的人所犯下。

 他们或许从没想过,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眼里看来如何。或许他们仅是无知、愚笨或精神错。这些人可能构成“恶”的一部份,虽则他们终究去到地狱,但是他们本身仍然称不上是“恶”

 然而,比利看见了受难过程,心智和体上的,那个他正施加给别人的。他狂于其中。比利现在是恶,而且在通往恶的道路上持续进行。

 即使有人向比利解释这一切,那也没啥用。他的良心已死,而他享受了太多的乐趣,以致于无法改变。

 假如很多年前,当比利接触护身符时,事先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他可能会抛开护身符或是‮杀自‬,来阻止这样的未来,但是,堕落已慢慢地、小心地进行,一次一小步。

 经验这份‮刺冲‬,享受它,长期地沉湎于它,直到它开始失去它的效果。没有决心去停下来,成为自己望的奴隶,比利将尝试更高一层的感官知觉,变得更凶残,更堕落,更具支配

 很快地,一个刺不够,比利将自己全浸溺于新的感官刺,探索他们,加速淹溺他的良心。

 如此,就这样继续下去…(全文完)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