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一章 下章
 直到那时候为止,她唯一真正的营养是经过一个粪便滴滴下。(毕竟,比利没想到屎之中,有那么多体的养分)当然,一个粪便滴有点奢侈。

 但知道她晓得除了他的排物以外,不会尝到别的东西,这是不错的。他有一种纸巾‮狗母‬。她的工作是下主人的鼻涕,用她的舌头清洁主人的鼻孔。

 一个非常令人作呕,但不太苛刻的工作。比利只有在感冒的时候,才真正地使用过她。他有一种‮狗母‬专门用在晚上。她们拥有柔软的腹部与房,一个充作枕头,另一个负责温暖主人的脚。

 有一种是专门用在淋浴或洗澡的时候。(偶尔,比利命人用舌头来把他干净,但通常是使用一小群。

 如果一次仅用一头,那耗费时间太久,无法真的洗净。)有一种是当作脚凳,另外的还有充作餐盘。(他的“餐盘”的腹部,处和房,被热的食物烫出许多烙印,但那不真的让她困扰,比利已经让她成为一头痛苦的‮狗母‬,一个真正的被待狂。

 她也有因为偶尔举行烛光晚餐时,黑色蜡烬烫出来的伤痕;她必须以嘴和处支撑着这些蜡烛。)比利平常至少保有三或四头牛,他令女人持续怀孕,以维持她们的牛易于动。

 近三年,他的嘴从来不碰非人类生产的牛。(比利没有考虑,这些母牛的孩子是他的,他们只是未来的奴隶而已。

 事实上,男婴儿的丸还太小,不足以作为战利品,比利仅把它当作喂养妈妈们的饲料…一些劳动后的小点心。)屋子里一个专任医生在看护们,但她被止在没有得到特殊允许下,擅自医治严重的体破坏。

 严重的体破坏,可能是被故意施加的。她同时也被严在没有得到准许的情形下,擅自配药、使用任何止痛药或是‮醉麻‬。假如那时候比利没有想到要在‮狗母‬额头上,刺上她们在生活中的用途,每头‮狗母‬的不同工作可能因此而搞混。

 “便器”“纸巾”“门槛”“枕头”…等等,全都用高雅而引人的字母刺在她们的额头上。

 当然,也有某些‮狗母‬;并没有某些特定的用途。有一次,比利从一部黑社会电影中得到灵感,他将一头‮狗母‬封在水泥块中,只有她的出来。她的呼吸“进食”

 (如果喝态食物能叫进食)和喝水全经过一个管,靠她暴的生殖器排,整整两星期,过着被装箱,不能移动,完全黑暗的生活。

 虽然刚开始这是一个刺的主意,但是比利发现在干她的时候,‮擦摩‬生热的水泥块会刮着自己的‮腿大‬。当比利终于厌烦她,他进她的供气管,直到她溺毙。依照电影公式,她的尸体被扔近附近的一个湖里。

 还有一只‮狗母‬,现在仍然活着,他昵称她为“有的玛丽”(不是玛莉?柏莱克…她还活在这里,不像她的母亲与姐姐,很久以前就已成为过去式了)她看起来不太像人了;仅是一个容纳比利集合体。

 事情的开始,是有一次她以牙齿意外地磨疼了他的。比利当时心情不好,立刻把她拖给医生,拔光她所有的牙齿。

 没有‮醉麻‬。那真是一次狂野的猛干。当医生拔出玛丽牙齿时,她的头与躯干被绑住,但腿和部是自由,可以任意的摆动,让比利非常烈的干她。

 在接下来的这星期,比利很享受干她的小嘴直到血的感觉。过了一个星期左右,比利有个更了不起的主意。

 一个可以猛干她的小嘴,而不用经过嘴的主意。玛丽再一次被绑起来,当比利干她的股时,医生从她喉咙底部切下了一块

 有点类似于气管切开术,但大的足够让进出。他现在可以干她的喉咙,往上直到小嘴,就像字面上一样意思地干她的咽喉。(老实说,比利必须留神,以免呛死她而失去全部乐趣)这个主意让他继续对她恶搞下去。

 为了容纳,她的手被成了二个永久的手袖套。她的脚也被在一起,而他可以常常干她的脚背。

 (但住的脚仍然不会影响膝盖的张开,这样比利才能构着密门)目前为止,比利的精心杰作是她的部(如果那还算部的话)。他把玛丽的大部解剖成一体,形成一个大房(有两个蕾),中间有一个很好而且很紧的

 (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她必须在房的里面具,以免这个口癒合),另外,虽然比利难得使用,玛丽的外耳还是被割掉了,两边各留下了一个可以容纳尺寸的

 到了这种地步,比利在她的鼻子加工。鼻隔膜已经被移掉了,仅剩的鼻孔,最后被伸展到可以容纳进入鼻腔。

 “注:请想像骷颅头的鼻。”昨晚,干着她的肚脐(已经被外科手术加宽、加深,可以让他的进入她的内脏三、四英寸),享受她痛苦的哀嚎,比利已经开始对她的眼睛感到眼睛。

 周末,他决定让医生挖一只眼睛出来。将造出来的,可能还不会比他的头大;但这主意已经令他‮奋兴‬了。无论如何,干一个正被施以外科手术,却没有‮醉麻‬的‮狗母‬,是很愉快的。

 无法正常地走路与进食,玛丽生命唯一的目的便是提供来干。最后,等到某天比利厌烦她了,他已决定如何来杀她。

 他将命医生切开她的肠子,让他试试干肠子的滋味。然后,当他再次起时,玛丽的部将被打开,这样比利就能干进跳动的心脏,直到死亡。

 的确,他可能必须用部分‮醉麻‬来维持她的垂死生命,免得她死的太快,只要想到这个,比利就觉得自己开始发硬了。但这可以等待。可怜、卧不起、痛苦挣扎的“有的玛莉”

 仍是他的最爱之一。比利从不厌烦她的大声哀嚎。也许…嘿!他能在她舌头上钻个!这样就能同时干她的嘴与舌头。这将像是干她的尖叫声。他必须小心别撕破她的舌头;但无论如何,比利心里已经把这加到将开的表单中了。

 玛丽是活着的酷刑中,最明显的例子,但还有其他的,更传统的例子。当他进入他的起居间,他看见三头传统酷刑展示‮狗母‬之一,吊带固定她的手腕、脚踝和部,将她水平地悬挂半空。

 (其他的酷刑‮狗母‬分别被固定在他的睡房墙上,地牢的拷刑架上。)当然这些酷刑烂货、‮狗母‬(像是“有的玛莉”);她们没办法照顾自己,每个人都会被分配到一个女仆来照顾她们,喂食、洗澡、清洁排物、注抗生素防止传染…等等。

 屋里大部分地方是铺着上好的地毯,但在这些酷刑‮狗母‬的地方下,是一道‮硬坚‬的瓷砖,将血水排走以免染污地毯。比利停止思考,开始检查她。全部的脚指甲、包括两只趾头,都被拔去。右膝盖骨破裂,包扎好了。

 她的左手没有指甲和小指,但她的右手仍然原封不动。鼻子捣毁。一只眼睛泛黑、肿大。一对牙齿已经没了。头和处被烧焦。假如运气好,他还能让她多活个两三天。

 他通常一周用掉两头酷刑‮狗母‬。他转过一台在轮子上的小机器并拉出二条电线,一条是附夹子的,另一条则是在末端有一个小的金属制

 他将夹子夹上她的处,又把那个干燥的推进她股。猛力往前推,确定它们已牢牢地附着,比利走到这台机器旁,按钮开始发动。

 电量的钮可以定在低声呻的1;到刺穿耳膜的尖叫的8;或到失去意识的10。电不能固定,否则她将轻易地适应它。所以电会变动,但是“平均”起来,会落在设定的强度里。

 比利只想要从这‮狗母‬身上得到一些背景“音乐”所以他将刻度设定,定在“3”和“4”之间。当他移开后,负责照顾这个酷刑‮狗母‬的臭马上靠过去,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

 在酷刑的过程中,她的工作是蒐集所有的眼泪。热而咸的眼泪,是比利最爱的饮料之一,但要装个一杯,要花上一段时间。

 倾听这‮狗母‬的大声呻,比利走过她,坐在他最喜欢的那张椅子上。原本椅子是白色的,他以血将之沾染成暗红色,人类的血。(他那张覆盖着古铜色人皮的椅子,实在太不舒服了,不过那张椅子应该还在房子的某处。)他的“脚凳”

 立刻爬到该在的位置,让他把脚放在她背上。二头‮狗母‬在壁炉前的地毯上,开始同恋的69姿势。比利总喜欢在做事时,背景有点表演在进行。

 比利吹出口哨,妹妹闻声爬了过来,娇、摇摆她的美。他的妹妹不再有任何人类的虚伪作做。她的心灵已经是一只狗,一只不断散发热情的‮狗母‬。一头金发非常地长,扫曳着身下的地板。

 妹妹是一头他唯一允许不用刮除的‮狗母‬;她的非常的杂乱纠,而且很长,大概有个几英寸。

 (但是,但他固定刮除她的腋和腿),妹妹是这里唯一被授权管理整栋庄园的‮狗母‬,她拥有许多公狗(真正的狗)养在外面,每天她都会和牠们干在一起。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