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章 下章
 当某人他的眼时,他记得自己正猛干别人的股,而那人正操控着爱莲里的假具。但他唯一明显记得的东西,是醒来后看到的景象。

 妈妈和爱美是蜷曲‮体身‬,睡倒在自己一边,睡的仙蒂在爱莲身上,可爱的放在这奴隶的嘴边。

 爱莲自己则是染了身的汗水、浆和。他命马克去搞定爱美的爸妈(关于这个,说明一下,马克早在昨天晚上就做好了),而且决定她们今天全部休假。

 过了一些时候,奴隶丽妲走过来,赤的‮体身‬仅有一个项圈系在颈子上,带了盛着早餐的大托盘餐,为了每个人…和一顿鞭笞。她在昨晚或今早,已经完成对警方的代,之后回到比利身边,尽她身为奴隶应尽的义务。

 比利还没有对她作什么事。玛莉总是在那边。当其他女孩纷纷醒来,围绕在他身边,比利左右环视,确定这样真好。而往后只会更好!

 ***十六年后,比利二十八岁。他住在一个离城镇有几英哩远的豪华大宅,拥有一群庞大的部属和几乎可组成一个小舰队的轿车。

 比利弯下,抚正跪在脚边的一名体奴隶。他赤地坐在轿车后座,刚结束了工作与奴隶旅行,从城市返家。每隔一星期左右,比利会去“采购”他是这么称呼的。

 这是一趟相当好玩的行程。这名赤的坐在他身边,大脯红发奴隶,与另一名正在的东方女人,仅是这趟六个蒐集品中的两个。

 剩下的睡在后行李箱。比利轻弹红色奴隶长而尖的蕾,在她的呻中微笑。

 她的名字好像是当娜,不过已是过去式了。她的意识已被消去,改由一个奴隶的简单顺从所取代;此刻,当娜等于是死了。

 或许,他还会让她有一段够长的时间恢复清醒,在那时候猛烈地强她;害怕与情绪剧变、大声尖叫和眼泪,通常是一个很大的‮奋兴‬。

 但现在,她是只不过是一个奴隶。比利揪起她左边的蕾,‮劲使‬扭转…用力…再用力…“啊…”原来如此!她对痛的忍耐力很强。

 在当娜大声尖叫前,他的捏扭几乎使得房旋转了四分之三。他把玩她的头,拉起、扭转。比利推摇那对极有弹房,一手夹起两颗蕾,拉扯、扭转,看着她的脸,因为痛苦的表情而紧紧地扭曲。

 放开蕾,他抓女郎的,从红色的处上撕下一小把。仔细看了一会,他将它放入她嘴里,在一声细微呻以后,比利打开女郎的嘴,命令她下,想像将于喉咙里感受到的奇与‮擦摩‬…一种微妙的痛苦。

 又抓了一把,他展开手掌,再次喂入她嘴里。他持续这动作,直到她的处完全地平滑和泛红。给了她痛苦而泛红的处一巴掌,比利将女郎的手与膝盖转过来。

 移开那名正在的东方女郎,把她放在这红发女郎的股后面,命令清理掉红发女郎股和处的任何残余发,用牙齿,但不准下。

 这是一件困难的工作,但这名东方女郎有一张妙嘴与尖锐的牙齿。她忠实地执行,即使比利同时拉扯、旋扭她的蕾。

 当这名东方女郎完成工作,比利把红发女郎拉得坐起来,让东方女郎坐在她膝盖上。比利命她们彼此热吻。东方女郎将嘴里的传进红发女郎口中;后者尽一切努力下去。

 当红发女郎的舌头,正清理东方女郎的口腔,比利拿起一些沉重的双面夹子。使用这玩意儿,他将两头女奴的夹在一起,之后用力拉扯,确定她们以给连成一串。

 一会儿之后,他也对她们蒂做这相同的工作。强推东方女郎的稀疏,磨擦红发女郎灵敏的处。

 她们几乎大声尖叫在彼此嘴里,但还是继续深吻,没有要求停止。他把这两个用头和‮体下‬连在一起的女人,推到水平的位置,让东方女郎在底部。

 迅速地在上涂润滑油(为了自己的舒适;红发奴隶的舒适与否,对他没有什么意义),比利将推入正对开绽放的紧窄‮花菊‬轮。

 这时,他真的听到红发女郎在大声哭叫,只不过被东方女郎的嘴封住。不足为奇。一个紧窄的‮女处‬门,突然被一个男人六寸半的撕裂。

 ‮忍残‬地拉扯蕾与身下的小女郎相互拉扯、夹住;她感的处被拔光,和其他女人的处夹在一起;而她灵敏、红色的处,被东方女郎砂纸般的处磨的火热。

 嗯。比利让门中膨,另外拿了个夹子,先分开两个女郎的头,夹子的一边,夹住红发女郎的舌头;他又拉出东方女郎的舌头,小心地夹在另一边。

 两个女郎一齐呻,然后当比利继续送,她们再一次地喊进彼此嘴里。比利大概花了十五分钟达到高。红发女郎昏倒一次,但是立刻被挂在主人脖子上的护身符,强迫回到令人痛苦的清醒中。

 在松开她们二个之后(当血再进入她们‮体身‬各处时,欣赏她们的息),比利命红发女郎跪下,一如东方女郎先前的位置,清理干净他的

 当她舐、那微微沾着鲜血、粪便的,比利开始赏玩东方女郎。东方女郎很幸运,他们刚好进入比利庄园的范围。

 ***一个厚重的电动栅栏墙沿着周围启动,比利的特别警卫站在门边,警戒周围环境。

 事实上,为比利工作的所有人都是“特别的”在自己的领地内,比利已经决定,除了他自己,没有一个男人被允许达到高。所以,比利拥有这庄园一英哩内仅有的一对丸。

 嗯,倒不完全真是这样。他总是把丸还给属下们,附在一个徽牌上,让他们放在自己的头。(他的属下其实也有丸──只是在头的牌子上。)有一些例外。

 比利有许多儿子,但大多数没有留下(有些甚至跟着他们母亲一起消失),所以现在只有几个小儿子(四个是妈妈的,一个是爱美,还有三个是妹妹),才在学走路;他们是没被阉割的。

 克理斯是比利破的一个先例,他的童年好友;他被允许一个月中有一两次高。比利从不对同恋感什么兴趣,除了克理斯。克理斯是唯一仍让他感到‮奋兴‬的男人。

 喔,当然,比利偶尔会年轻的男孩,但大部分都只造成痛苦,让他能开放地得到全方位的经验。当每个为他服务的新人正在割除丸的时候,他也他们。在阉割的时候‮暴强‬,实在是一个大奋。

 (通常,他着他们的嘴,享受着当他们尖叫时,喉咙‮摩按‬着的感觉,但偶尔几次,他趁着这些牺牲者丸正在被割除的时候,非常小心地干着他们的门。)

 但他仍然叫他们“男人”即使没有丸。相对来说,比利的庄园内没有“女人”只有“女”、“‮狗母‬”或是“臭们”

 他摇下窗户,警卫看见了,立刻肃敬立正,敬礼,打开宅门。宅邸是难以想像的庞大。十间卧室,五间仆人宿舍(每间大约二十张),一间大厨房,用餐室,书房,藏书馆,地牢,游泳池,花园,和一个极大的游戏(居住)区域。

 加上这六个新来的,屋里几乎有五十个女人、大约二十名男人与男孩。牠们都是他顺从的奴隶。司机在大门前煞车,二名男子和六个女人跑出来接他,站好位置后马上跪下。

 男人,与这里所有男人一样,仅穿着紧身的短内。女人全是体。比利走下车,向前踱去,拍拍妈妈的头,宠爱她。当比利回家时,妈妈总是在那边接他。

 司机到后行李箱放出四个被在那里的女孩。她们几小时前,被比利选中后,就已经睡着了。比利不再同时在后车箱里放超过五个人。自从有次他了七人进去,却只有三个活着出来后,就不这么做了。

 (他不在乎她们死不死,只是惋惜他在她们身上花的时间。)“晚上把她们锁起来,我明天会把她们放出来。”

 比利作了个手势,三名男仆(包括司机)和三名女仆带领新的奴隶进屋,下到地牢。所有的新奴隶都会被铁炼栓物,度过第一晚。老实说,并不是真的需要去锁住她们,或是释放她们。

 护身符会照料所有的事…而牠它常常做。比利只是喜欢用吃力点的方法。这比较具有传统。剩下三个女仆爬在他脚边,用膝盖在这条人行道上‮擦摩‬,直到他走屋里。比利在门前止步,在“门槛”

 上面举起脚,让她把脚干净。为了某些原因,她今天的动作有些慢;所以当她完成工作后,比利往她脸上赏了一脚。

 踢断了她的鼻梁,或许吧。这没什么要紧。她唯一的工作就是干净主人的脚。踢在她脸上的脚,已经踩过狗屎,,泥巴,蚁丘和砂砾。她干净之后,全部下,没有吐出半点。

 (一个固定的房屋守则,任何人吐出什么东西都必须回去…除非比利生病)比利颇纳闷;她的舌头是不是已经磨掉了。

 毕竟,她已经当了超过一年的“门槛”对一个“门槛”而言,是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回想一下…自己是怎么甩掉上一个“门槛”的呢?

 啊!对了…给她一顿最后的狠干(上她的股;没什么好的感觉),然后踩在她头上,用自己全身重量破她的头。

 (这新的“门槛”在处刑之后,已经将他干净了。)嗯…这次他必须用一个不同的方法。他上次被一个头骨的碎片割伤他的脚,或许他可以只碎她的脖子。

 无论如何,这个想法还太早了,她也许还能撑个一、两个月。就像“门槛”比利还有很多头‮狗母‬仅执行单一的工作。有一种是便器。

 她只喝他的、吃他的屎,那现在是她全部的生命目的。到最后,她的动作会不够迅速,来不及咽下他的屎,然后呛到、噎死,就像她的前几任一样。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