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九章 下章
 他们看起来全都像僵;和爱莲一样,等着比利对他们问话。然而,比利有点失落。“马克,该怎么处置他们呢?”“我们必须剥夺他们的力量;而他们要为自己的罪行受到惩罚。”“我该做什么?”

 “每个女巫或魔法师有一个不同力量中心。除去或摧毁那个中心,他们便没有力量了。至于他们的罪行,只要问他们;他们就会告诉你。”“好,你的力量中心是什么?”“我就是中心。”父亲的声调很奇怪。

 “我将我的灵魂献给主人,它将我的心脏化为力量的黑钻石。”比利晒道:“一颗黑钻石?少来了,你怎么还能活?”那人的表情没有改变。

 “我没有说清楚。我的心,那是,我的灵魂所转变的。它不再是一个灵魂,被黑魔术集中成一个中心。然而,我的契约有问题。我的主人没有力量制造一个纯净的灵魂水晶。它有瑕疵,我比起应得的力量至少少了一半。”

 “你的女儿呢?”比利问道,指着呆滞的金发女孩。“她是一个让我得到更多力量的计划,她已经被提升到纯洁与清白无瑕的境界。

 经由她的牺牲,我将暂时地得到更多更大的力量。我储存这个祭品一段时间了,以便当我需要保护或着有机会得到更大的力量之需当我感应到我的魔法守卫殒落了,我打算要牺牲她,但被你的…”

 他中止说话,好像挣扎着想要说出正确的词句,却说不出来。“…仆人…阻止了。”比利最后问道:“我要怎么取走你的力量?”“牺牲我。”

 “牺牲你!你是指,杀了你吗?”“是的。我的力量系于我的灵魂。只要我的灵魂被‮体身‬所拘束,我就能接近我的力量。”

 “马克,我不能宰了他!我该怎么办呢?”比利有点头昏。“问问他,他的罪行,然后告诉我为什么他不应该死。”恶魔偷偷地笑起来。

 “你们犯了什么罪?”这男人没有中止说话或是表现出极为后悔,他只是开始列清单。“我已经杀了七个人,包括我的父母。我了我的大女儿,当时她只有五岁。我也同样‮暴强‬了其他十三个女人。我污染和烧毁二间教堂。

 我毁灭了十二名街坊邻里的生命。我在杂货与金钱方面偷窃了七十五万美元。我放弃与诅咒天堂。我崇拜撒旦,对恶魔宣誓忠诚。我也同样诅咒我家人的灵魂。”

 当听到这串连祷文,比利的表情慢慢地变得僵硬。他并不想听到这些罪行的细节。但是,比利仍没有办法让自己冷血到去杀了他。

 “主人,我提议,干脆让他‮杀自‬如何?”“好主意。谢了。”比利命令道:“仔细听着。你出去写一封个‮杀自‬遗言放在口袋,然后去‮杀自‬…从某个峭壁或大楼上跳下去。”男人走到附近的一张桌子,写一会儿,然后在家人的目光中,安静地走出门去。

 “他真正会照著作吗?”“他没有选择余地。”恶魔很有把握,它跟着提醒:“他一死,他的家人将是全部失去力量。”比利命她们集了所有家里的神秘器具,通通烧掉。当他们收集好这些东西,母亲和爱莲停止动作,开始颤抖。

 “主人。”马克向比利心电感应“事情做完,那男人现在已经死了。”那些神器具被放在金属垃圾桶中燃烧,比利在客厅召集了三个幸存者,要决定对她们的处置。

 “有什么建议吗,马克?”“这母亲需要处罚;这较年长的女儿,爱莲,或许也需要处罚。”恶魔道:“最小的女儿,玛莉,如果没有人领导,就没办法活在这世上。她没有过离开这屋子的经验。”

 “很好,女士们。”比利道:“柏莱克太太,告诉我你的罪行。”“我在我丈夫的罪行中与他共谋,我已经把一条无罪的生命奉献给主人,我同时也和女儿爱莲犯下伦罪。我毁灭了三个邻居家庭主妇的生命。而我诅咒、放弃天堂,拥抱地狱。”

 “很好,你现在是没有力量了,对吗?”“是的。”女人呆滞道。“那就不需要杀你了。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比利大声地说出考虑,但那女人…柏莱克夫人的反应不变。“如果我没有被杀,那么我该被刑求我应该保持俘虏之身,喝、吃屎。在往后的余生中作一个奴隶。”

 “唔,好吧。”拥有自己的奴隶,对比利而言倒是个新主意…但他这个想法。说实话,这可能干净的。甚至于,对她来说,那些屎与东西(可能是指胡说八道吧)听起来太可厌。

 “爱莲,你又怎么样呢?”“我已被提升为一个恶的仆人。我和爸爸妈妈犯下伦罪,我毁灭了四个同校同学的生命。我诅咒、放弃天堂,发誓我将坠落地狱。”

 “不怎么样。”比利耸耸肩:“你想怎么被罚?”“我应该被要求,当作一个奴隶。”比利不认为她需要被要求;不过奴隶似乎…适合的。比利转向最年轻的女儿。“我该怎么处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玛莉。我没有犯过什么显著的罪,也从未来开过这间屋子,你是我的新主人吗?”比利笑道:“嗯,我是你的新哥哥,这样如何?”玛莉侧着小脸,疑惑道:“什么是哥哥?”

 安慰玛莉几乎花了半小时。她没有真正地被吓到,而她的知识甚至贫乏到不能理解什么是惊吓。然而,她还是很混乱。比利是她第一个看到的非家庭成员。

 玛莉不识字,也不会算数。她从未看过电视。她的窗户根本是封起来的,到后院烧掉那些怪东西,是她记忆中第一次走出屋子。

 当他安抚好了玛莉以后,他对爱莲和柏莱克太太…等等,是奴隶爱莲、奴隶丽妲下命令。最后决定是,奴隶丽妲将卖掉这间屋子,所得的现金交给比利;他将用这笔钱,在家里扩建一栋小屋子(假设马克能够说服妈妈)。

 他们各自收拾了一个小袋子,堆放在奴隶丽妲的车上。几分钟后,他们抵达了比利的家。比利有点紧张,但他相信马克会帮自己处理这一关。“妈妈?”他呼唤妈妈,走进大门。

 “比利!猜猜谁来见你了?”妈妈自厨房走出,在围裙上擦着手。在她身后的是…爱美!“爱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好想你,主…比利,我想…想看看你。”很好,比利从没真正止爱美到家里来。现在,他全部的女人齐聚一室了…除了…“比利!”仙蒂又跑又跳地来到客厅,接着她看到这一群人。

 “这些人是谁?”比利做一个深呼吸。“好吧!大家各自找一个座位。我们有很多话要谈。”

 “和我一起,马克。”坐下时,比利向马克传思感。妈妈和仙蒂安静地坐在沙发,但爱美、奴隶爱莲、奴隶丽妲全试着坐在他脚边。

 看来,她们像是正要为此而开始斗争。比利牵着爱美的手,让她坐在身旁、她立刻亲昵地依偎过来。奴隶爱莲、丽妲各坐他脚边的地板。“让我用介绍来开始吧!”比利开始一一介绍。

 “这是我妈妈和妹妹,仙蒂。这是我的…女友,爱美。大家,这是…嗯,爱莲、丽妲和玛莉。”

 比利道:“关于她们,我有一个十分有趣的故事要告诉你们…”即使知道马克会帮助自己,比利还是惊讶于大家似乎很好说话。当他终于说完,他往椅子后靠,等着大家的反应。妈妈站起身。

 “很好,过来吧!”妈妈道:“比利,我们要为你的奴隶准备一些睡袋。玛莉可以睡仙蒂的房间,而仙蒂自然是和我们一起睡。”“这是说,她们可以留下来吗?”

 不太相信自己,比利感到惊讶。“当然,玛莉需要一个好的家庭,爱莲、丽妲都属于你。”妈妈踱到比利身前,给他一个漫长,润的吻。

 “记着,比利,我们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妈妈领到那一家人到卧室,仙蒂好奇地尾随着。爱美转向比利,道:“主人,我能不能也当您的奴隶呢?”比利啼笑皆非:“爱美,她们是奴隶;是因为她们被处罚。你没有作过任何应该被罚的事。”

 “但我想要服侍您,取悦您,怎么她们能而我不能呢?”爱美眼眶一红,快要哭出来了。比利为之叹息。“你认为这样如何?任何时候,只要你想要,你可以任意过来这里,待上一整个夜晚,直到妈妈允许的时间。”

 爱美高兴地捧起主人的手,谦卑地一吻,喜道:“谢谢你,比利。你妈妈和我一起谈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真的好喜欢彼此,所以,我想不管什么时间,她都会让我留下的。”

 “这间屋子会变得相当拥挤!”比利想着。之后,奴隶爱莲、奴隶丽妲,随着妈妈和妹妹的脚步,赤地爬进房间。

 “我们把玛莉放上,她因为‮奋兴‬,真的给累坏了。”妈妈道,跟着引导这些奴隶到比利身边。妈妈坐下来,在比利和爱美的旁边。

 “比利,我们应不应该送丽妲回家呢?”妈妈毕竟深思虑得多“‮察警‬现在可能已经发现她丈夫的体,是正往他们家的路上去报讯。”

 比利早把这忘光了,立刻同意,且送奴隶丽妲离开去应付‮察警‬。她被命令去扮演一副心烦意的样子,而且代出女儿已经被送到一个朋友家里过夜。她离开比利、爱美,妈妈,妹妹和爱莲。妈妈首先打破这沉默。

 “比利,你想要一个狂宴会吗?”难得地,妈妈的脸上有着骄傲、自信,与少女般的腼腆“我想,对我们大家来说,这会很有教育意义的。”

 一个狂宴会?妈妈怎能对此这么平静?“没问题的,主人。”马克道:“你早先寻求我的帮助和支持。我仍然在心理上增长她的竞争意识。”

 “唔…谢谢你,马克。”的确,比利认真地考虑这提议,一个狂宴会可能真的很有趣。“好吧,它听起来很有趣,但首先…爱…奴隶,过来。”

 几分钟后,比利叫她们进入他的(嗯,妈妈的)卧室。爱莲赤地摊在上。她的手被铐在头板,脚伸的笔直,给绑在放脚台的位置上。

 “爱莲从现在起,是一个需要被处罚的奴隶,任何人都能用喜欢的办法来对付她。但她不被允许达到高。”

 比利开始衣服。比利的女人们,跟随他的动作,用毫不遮掩的望看着他…对比利来说,很难去回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只知道,自己最少了四次,在三个不同的和一个股,但他记不得自己到底干了谁。他记得曾看见,爱莲被强迫去大家的处。其他女人操纵一个有二端分叉的假具,在她的处中不住送。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